躺在皮箱中的,是一堆黑色啞光的金屬物件,冰冷,精緻,給人一種金屬機械的美感。

0

這就是羅格托安森帶過來殺戮兵器,A85狙擊槍,槍長1.1米,重6.5千克,有效射程2000米。

裝在皮箱里的是拆分裝的零件,需要羅格自行組裝。然而,雖然還沒組裝好,但就算只看這些零件,也能感受到這玩意的猙獰氣息。

「這是….」一旁的蒂娜,驚訝的看著皮箱里的殺戮兵器。

「以防萬一,它不是用來對付人的。」羅格對著蒂娜說道,他現在做事時,能不避開蒂娜的,都不會避開蒂娜,這樣才能慢慢改變蒂娜的三觀!

羅格在『自我格式論』第一個階段時,想要最大程度的提升戰力,槍械是最好的選擇,處於這個階段的他,配合槍械那就是如虎添翼。

「來看看這個。」羅格將黑皮箱關上,拿起旁邊兩個銀色手提箱。

打開第一個手提箱,裡面是兩把銀色左輪,尺寸一大一小,而第二個手提箱,則是兩把半自動步槍,六個彈夾。

「這是給你的。」羅格將那把稍小的銀色左輪遞給蒂娜。

蒂娜接過左輪,眼中閃過一絲欣喜之色。看到這一幕的羅格暗暗點頭,他沒看錯人,蒂娜確實是有潛力的人。

「以後隨身帶著它吧。」羅格看著蒂娜說道。

「嗯。」蒂娜點點頭。

羅格拿起另一把左輪,拿在手裡把玩了一會兒,隨後將槍放在身上,然後將另一個手提箱關上,並對蒂娜說道:「密碼是32xx」

……..

傍晚,兩人一起出門吃晚飯,在出門的時候,正好遇到一個背著背包,推著行李箱的男子,男子正掏出鑰匙開他們對門的門。

「嗨,你好!」蒂娜出聲說道。

男子身體微微一抖,然後猛地轉過身來,他似乎被蒂娜突然出聲嚇到了。

「抱歉,抱歉,不好意思嚇到你了。」蒂娜趕緊道歉道。

「你們是…」一個略微沙啞的聲音響起。

這是一個戴眼鏡的年輕男子,面色蒼白,眼眶深陷,黑眼圈很重,看起來非常疲憊。

「我們是才搬來的,你好。」羅格伸出手。

「你們好。」男子伸手握了握羅格的手。「你們是大學新生吧。」

「對!」

「我是耶爾·蓋比,艾洛尼亞大學大二…不,大三的學生。」

「原來是學長,我是羅格·迪斯,這是我的女友,蒂娜·克羅。」

「以後就請學長多多關照。」

「嗯!」耶爾含糊的應聲道。

「對了,學長吃晚餐了嗎?我們現在正好要去吃晚餐,學長不介意的話,一起吧。」羅格主動邀請道。

「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已經吃過了。」耶爾拒絕道。

「好吧!那我們先走了。」羅格說道。

……..

離開公寓后,蒂娜不時側頭過來望著羅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有什麼就問。」羅格拍了一下蒂娜的屁股,說道。

蒂娜面色微紅,頓了頓開口道:「他有什麼特別嗎?」

兩人相處這麼久了,蒂娜了解羅格,他對陌生人不會這麼熱情。

「是有點特別。」羅格輕聲說道。想起那個男子,羅格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他哪裡特別了?」

「那個人,可能也是超凡者。」羅格說著,但隨即又搖搖頭:「但他的狀態又不太對勁,他看起來很虛弱。」

「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冰冷、陰暗氣息,還有一股異常活躍的精神力。」

聽到是涉及超凡者的事,蒂娜也一下認真起來。聽完羅格的描述,蒂娜並沒有立即發言,而是認真的思考起來。

兩人默默的沿著街邊道路走著。

突的,蒂娜出聲道:「他會不會被什麼東西纏上了?」

「纏上?」羅格停下來,疑惑道。

「比如說惡靈什麼的?」

「你是說鬼?」聽到蒂娜的話,羅格一下恍然大悟!他早應該想到的!

這裡已經不是地球了,而他的思維方式卻還沒有完全調整過來。

「嗯!」蒂娜點點頭。

「有可能!」羅格點點頭。

既然已經想通,羅格也暫時把這件事放下。

雖然他對鬼什麼的挺感興趣,但也不急於這一時。

「蒂娜,今晚想吃什麼?」羅格說道。

…… 「老熊,守在外面,不要任何人進來!」吳賴吩咐趙多熊道,隨之便進入了樓道之內,不一會兒雷院長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從樓道內傳了出來!

趙多熊以及菜刀幫眾小弟在外面聽得是毛骨悚然,周圍有人聽到要圍觀過來,被趙多熊帶領眾小弟驅趕得遠遠的,吳賴很明顯是在動用私刑,這可是犯法的事情,趙多熊可不想授人以柄,畢竟在現在的社會裡,即便是混黑社會,也是要講究策略的!

沒用多長時間,雷院長那慘叫的聲音戛然而止,趙多熊心裡頓時咯噔一聲,暗道,吳哥不會將人給整死了吧,對方雖然可惡,畢竟是省會城市醫院的院長啊,若是處理死了,吳哥可就得趕緊跑路啊!

而隨著一陣腳步聲,吳賴便手裡提溜著雷院長肥碩的身體走了出來,滿臉的陰沉,雷院長那個重達三百斤的身子在吳賴的手中便似是一片羽毛似的,好像沒有分量一般!

吳賴出來之後,趙多熊連忙迎了上去,口中問道:「吳哥,怎麼樣?這雷胖子說了沒有?」

吳賴點了點頭,將手裡的雷院長拋了出去,那雷胖子摔到地上,頓時發出了一聲痛呼,費力地爬了起來,趙多熊見這胖子似乎沒有大礙,方才鬆了一口氣。

而雷院長站起身來,卻是根本就不敢動彈,怯怯地看著吳賴。

吳賴嫌惡地揮了揮手,口裡叱道:「滾!」

那雷胖子頓時如蒙大赦,連忙轉身連滾帶爬地朝著遠處跑去,只是吳賴和趙多熊誰也沒有看到那雷院長轉身之後一臉的怨毒。

「小王八蛋,我堂堂的一院之長,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揍過?這口氣我怎麼能夠咽下去,我現在就找我哥去,一定要好好地修理一下這個小子,媽了個巴子,那些警察們也不趕緊過來管管,一會兒得報警試試!」雷胖子心裡憤憤地想著。

趙多熊卻是湊到吳賴的身邊悄悄問道:「吳哥,到底是什麼人傷了梅傑啊?」

吳賴冷冷地說道:「實在是沒有想到,竟然是龍組?」

「龍組?這是個什麼組織?沒聽說過雲州有這麼一個幫派啊?」趙多熊卻是沒有聽說過什麼龍組,還以為這龍組是跟菜刀幫一樣的黑社會組織,不由詫異地問道。

吳賴搖了搖頭說道:「龍組很神秘,不是什麼幫派,而是一個國家的秘密組織,旨在守護華夏!」

「呃?守護華夏?既然是這樣的組織,那為何要打傷梅傑呢?」趙多熊聽得是一頭霧水。

吳賴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了,不過我已經查明了他們落腳的地點,今晚就會去會會他們,看看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趙多熊聞言,頓時拍了拍胸脯說道:「吳哥帶上我們,雖然幫不上大忙,但是搖旗吶喊,壯壯聲勢還是可以的!」

吳賴卻是搖了搖頭,神色凝重地說道:「不行,你們都不要露面,從現在開始,菜刀幫就不要管這個事情了!」

「啊?為什麼啊?」趙多熊大惑不解。

吳賴解釋道:「事情涉及到龍組,已然不是你們能夠插手的了,我和龍組的人打過些交道,裡面能人異士很多,多個菜刀幫也無濟於事,若是強行參與進來,就怕一不小心,整個菜刀幫都陷落進去,那可就大大不妙了,你剛才派出去打聽消息的人也趕緊撤回來,千萬不要驚動了龍組!另外胖子這邊,也不用這麼多的人守著,你留下幾個辦事可靠的小弟,你也親自留在這裡,照顧胖子,我一會兒便要出去一趟,一旦胖子這裡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這……好吧!」趙多熊雖然大惑不解,可是見吳賴神色凝重,知道情況很嚴重,也不敢多說,只好點了點頭答應道。

很快,趙多熊便安排好了一切,而吳賴再次叮囑了幾句,回到手術室看了看梅傑的狀況,便大步流星地離開了第一人民醫院,心中卻是對梅傑充滿了愧疚,因為從剛才那雷院長的招供得知,這一次嵐芳夢葯業集團所遭遇的危機,完全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原因便是因為自己開發出來的「腦黑金」!

原來,自從自己的「腦黑金」產品推向市場以後,很快便因為極佳的滋養效果在全國的保健品市場上掀起了一股熱浪,這還好說,關鍵是龍組中有人發現,這種「腦黑金」中竟然蘊含著精粹的靈氣,竟然要比天地間的靈氣好上幾分,對於修鍊者極有好處,這便引起了龍組中有心人的注意。

而那龍組駐雲州的辦事處先是找到了當地衛生局的雷副局長,想要通過正常的渠道將嵐芳夢葯業集團佔為己有,畢竟衛生局算是葯業集團的主管單位,可是梅傑根本就沒有搭理那雷副局長,龍組無奈之下,只好用強,便找到了嵐芳夢葯業集團,想要謀取嵐芳夢葯業集團製作「腦黑金」的方法,可是被梅傑嚴詞拒絕,這才導致了事情的發生。

而由於梅傑沒有給雷副局長面子,這才使得那位雷副局長傳下了命令,要求全市的各大醫院,誰也不準給梅傑治病,而由於龍組的強勢介入,當地的警察機關也無權干涉,只好任憑龍組作威作福,這也是為何吳賴在醫院大鬧了一通,但是警察機關不聞不問的原因所在,畢竟龍組插手了,警察機關可以保持沉默!

現在,吳賴已經從那個雷胖子的口中得知,雖然雷胖子自己不知道龍組的辦事處在哪裡,不過他的哥哥雷副局長和龍組其中一人的私交很好,所以只要找到了雷副局長,龍組辦事處的地點自然就可以知曉了,所以現在吳賴先要去的是衛生局,找到那位副局長大人!

吳賴這一次是飛來的,沒有開車,而且很明顯在市內自己不能隨意的飛行,所以吳賴只好到醫院門外打計程車,不過他先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從懷裡取出了一個紙鶴,口中微微念動法訣,那紙鶴便撲扇著翅膀飛了起來,操縱紙鶴之法很是簡單,吳賴在紫霞觀的幾個月早就學會了,他是要用紙鶴通知青山真人前來,畢竟青山真人在紅塵歷練多年,處理這種事情要比自己有經驗得多!

出了醫院的大門,吳賴看了看天色還早,應該沒到下班的時間,便喊了一輛計程車,直奔衛生局而去!

衛生局離雲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並不遠,不過是半個小時左右的路程,便看見衛生局雄偉的辦公大樓屹立在眼前。

吳賴付過車錢,下了車,邁步便要朝著衛生局院內行去,門口卻是一個保安模樣的中年人將吳賴攔了下來,口中喝道:「喂,小夥子,你找誰?」

吳賴微微一笑說道:「這位大叔,我是來找雷副局長的,不知道雷副局長在幾樓啊?」

「你誰啊?找雷副局長什麼事情?預約了沒有啊?」那名中年保安分明不信,一臉狐疑地問道。

吳賴早就想好了託詞:「我是第一人民醫院過來的,是雷院長讓我找雷副局長說件事情的,事情很重要,我必須要馬上見到雷副局長!」

那中年保安聽得吳賴提到雷院長,頓時信了大半,也不認為這個學生模樣的少年能在裡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便揮了揮手說道:「那好,你進去吧!雷副局長的辦公室在六樓往西最裡面的套間!」

「哦,多謝大叔!」吳賴聞言,有禮貌地朝著那中年保安稱謝道,可憐的中年保安自然不會想到,自己放進的這個貌似無害的少年,會讓那位高高在上的副局長大人面臨什麼樣的命運,當然,他即便是知道,又怎麼能夠攔得住吳賴呢?

吳賴進了辦公大樓,乘坐電梯直奔六樓,上了六樓之後,果然看到樓道的最西面有一個朝東開著的套裝門,不過此時緊緊地關著。

吳賴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正要抬手敲門,卻是眼睛珠子微微一轉,試著拉動把手,卻是發現門鎖著,回頭看看樓道內空無一人,便伸出手掌,暗運五行功法,指尖頓時冒出了長長的火焰,朝著那鑰匙孔燒去,卻不是南明離火,若是南明離火的話,頃刻間那扇木門便化為灰燼了!

很快,那鑰匙孔便被燒出了一個大洞,吳賴收起火焰,輕輕地轉動把手,那門頓時輕輕地被打開了!

吳賴腳下無聲,身形百年如同輕盈的狸貓一般,閃進了屋內,順手將套裝門關了上去。

屋內很明顯是辦公室的裝扮,屋子牆壁上是紅木書架,書架前則是一張大大的辦公桌,上面擺放著電腦、國旗以及日曆牌之類的物事,牆壁上還點綴著名人字畫,豪華的吊燈,名貴的花草,順著牆角一溜真皮沙發,處處顯示著奢華!

「一看就是個貪官,這辦公室比五星級酒店還豪華啊!」吳賴暗暗罵道,卻是沒有發現有人,倒是裡面的套間門虛掩著,臉面隱隱地傳出了人聲! 吳賴知道人在裡屋,而且貌似不止一個,便躡手躡腳地走到了裡屋門前,由於那裡屋的門不過是虛掩著,所以屋內的人聲聽得更為真切了,只是那裡面的聲音讓已然經過人事的吳賴聽得竟然是一陣激動。

好在屋門不過是虛掩,還留著一條縫,吳賴順著那條縫隙往裡望去,眼前頓時出現了令人熱血泵張的一幕。

裡面同樣裝飾得極為豪華,靠著牆裡面是一張雙人大床,只是此刻這大床在搖搖晃晃,似乎不堪重負,不斷地發出吱吱扭扭的聲音,一男一女兩個人影在床上做出各種不堪入目的動作

「我勒個去,好一場春!宮戲啊,這可是以前只能在倭國的愛情動作片里看到的場面啊,今天有眼福了!」吳賴不由暗暗咽著口水想道。

吳賴看了一會兒,卻是想起了什麼似得,伸手從衣兜里取出手機,打開了攝像的功能,悄悄地伸進門縫,對準了門裡的那對運動著的男女。

「嘿嘿,老熊送的這部手機還真是不錯啊,像素這麼好,高清的啊!而且男女主角的臉都能看清,這實在是好東西啊!」吳賴看著手機里的畫面,暗自想道。

「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為何每個妹妹……」就在吳賴看得正精彩的時候,突然傳出了一陣手機的鈴聲,把個吳賴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是自己i的手機響了,卻是沒有想到屋內的兩人都很是從容,放眼一看,卻見那床!上便扔著一部手機,和自己的手機一模一樣,看來鈴聲的設置也是一樣的!

那名男子停下動作,拿起手機按下了免提鍵口裡問道:「老二,你有什麼事情嗎?我現在正在忙著呢!」

手機里頓時傳出了一個聲音:「大哥啊,大事不好了,我今天被人給揍了,你得幫我出氣啊!」

吳賴一旁聽得一愣,感覺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呢?好像是剛才自己揍完的那個雷院長,果然這裡面的那個禿頂老男人是那個雷院長的哥哥,雷副局長!

雷副局長聞言,卻是微微一愣,接著問道:「呃?你被人打了?誰吃了雄心豹子膽啊,竟然敢招惹我們雷家?」

手機裡面繼續傳出雷院長的聲音:「大哥啊,今天你不是說那個嵐芳夢葯業集團的總經理受了傷,不讓我們收治嗎?我是嚴格遵照你的吩咐辦事,可是後來醫院裡面來了菜刀幫的一眾人,強行進入手術室啊!」

「菜刀幫?那個嵐芳夢葯業集團竟然和菜刀幫有關係?」雷副局長又是微微一驚。

「是啊,那個菜刀幫的老大趙多熊親自帶人來的!」雷院長的聲音繼續從手機里傳來!

「媽的,這趙多熊竟然敢欺負到我們雷家的頭上,竟然還敢打你,莫非他以為黑社會能斗得過政府嗎?」雷副局長卻是有些生氣了,使勁地在那名女子的背上拍了一巴掌,那名女子頓時發出一聲長長的詠嘆。

那邊雷院長趕緊接著說道:「對了,大哥,打我的不是趙多熊那小子,另有其人!」

「呃?另有其人,什麼人,你知道嗎?」雷副局長又是一愣!

那邊雷院長回答道:「這個我也不認識,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還穿著校服,不過看趙多熊對那小子是畢恭畢敬的,好像很怕這小子似的!」

「呃?竟有此事?才是個十七八的少年,莫非是什麼大人物的孩子?」雷副局長猜測道。

「這個就不知道了,不過這小子實在是心狠手辣,不知道哪裡學來的整人的招數,問我是誰指使不給那梅傑看病,兄弟實在是招不住,只好說出了你和龍組的名字!」那邊雷院長老老實實地說道。

雷副局長頓時大吃一驚道:「什麼,你把龍組也說出去了?」

「是啊,怎麼了?」那邊雷院長也是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

雷副局長沉吟了一下,接著說道:「好吧,說了也就說了,反正龍組可不是隨便一個官二代或者富二代惹得起的,你現在沒事吧?」

「沒事,不過,大哥你小心些,我怕那小子找你去!」那邊雷院長擔心地說道。

雷副局長卻是輕蔑地一笑道:「沒事,放心吧,大哥我辦完事就回郊外的別墅去,那小子就是再神通廣大,也找不過去,好了,既然沒別的事情就先掛了,大哥我還忙著辦事呢!」

「好吧,大哥悠著點兒,別把腰閃了,記得給小弟留著,小弟也嘗嘗這個小妞兒的滋味,這叫聲也太銷!魂了,兄弟我都有些忍不住了,也得找個地方泄泄火去!」那邊雷院長打趣道。

「哈哈,放心吧,記得你呢,過幾天就讓她伺候伺候你去!」雷副局長哈哈笑著,掛斷了電話。

那名女子喘著氣說道:「雷局長,你要把我送給誰啊?」

「嘿嘿,小妞兒,是我親弟弟,怎麼,你莫非不願意?」雷副局長喘著粗氣戲謔著問道。

那名女子盪笑一聲道:「只要你雷大局長願意,小女子當然願意,只是我丈夫的醫師資格證,不知道雷副局長您……」

「哈哈,放心吧,只要你能夠將本局長伺候爽了,一切都好說!」雷副局長哈哈大笑著,整個人再次撲了上去!

「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為何每個妹妹都那麼……」就在吳賴聚精會神地欣賞著屋裡的愛情動作片時,又是一陣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這次真的是把吳賴嚇了一大跳,因為很明顯,自這一次響的是自己手裡的手機。

那邊正在劇烈運動的男女卻是以為是雷副局長的手機,一開始沒在意,最後感覺有些不對勁,側耳一聽,卻是發現響鈴的根本就不是雷副局長剛才扔在床鋪上的手機,那鈴聲分明是從門口處傳來!

吳賴見雷副局長和那名女子都看向了自己這邊,知道自己被發現了,只好無奈地笑了笑,推門走了進去,在雷副局長和那名女子目定口呆的眼神中,施施然地走至床邊的沙發上坐下,對著雷副局長和那名女子抱歉地笑了笑說道:「實在是對不起啊,不知道是誰竟然這個時候打電話,擾了二位的雅興,我接個電話,你們繼續,就當我是空氣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