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好像聽到有人急急忙忙跑來,皎若抬起頭看著來人。

0

「小姐,程公子來了。」

白棠華眼睛一亮,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又覺得自己太過於失態,立馬收斂了情緒,臉上又恢復溫柔的表情,只是眼底的那一抹喜悅出賣了她。

程家曜她的未婚夫,從小自己懂事起,白家人就告訴她,以後會嫁給程家曜,後來程家曜跟隨出國留學的風波,白家人又告訴她,等程家曜回來他們就會成親。

白棠華從小就這樣被教育,也聽了不少白家人告訴她有關程家曜的事,所以對她名義上的未婚夫十分崇拜。

她早就知道程家曜回國了,也知道他們的婚期將至,現在聽到下人的傳話,即期待還有一點小小的害怕,少女的心事也浮現在她的眼底。 「程少爺他是來退親的。」

下人的話,猶如晴天霹靂,皎若的身形晃悠了一下,臉色頓時蒼白下來,抬起頭不敢置信的看著通知的下人。

眼神裡面無助,羞怒,各種情緒交織在眼底,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手微微顫抖「隨我去看看吧。」壓抑下去的情緒,故作堅強的說。

白棠華接受的教育相夫教子,退婚這件事是她從來未想過的,也是不敢想象的事,現在卻發生在她身上當聽到這個消息時,白棠華一瞬間大腦是死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

但是她骨子的傲骨,又不允許她這樣誇下。

所以一段其實極其考驗演技,因為稍有不慎,就算演砸,多一分會太浮誇,少一分又會太生硬。

而皎若恰恰把握的很好,情緒也調動的很好,還有姿態也把握的很好,不會讓人感覺她在演戲,反而很自然,一舉一動透著大家閨秀的秀慧,彷彿她就生活在那個時代。

原本抱著看看態度的許導,當皎若進入佳境時,正式起來,手激動的握在一起。

等到表演到這一段時,許導已經確定,白棠華這個角色就是皎若,非她莫屬。

因為皎若的表演,讓他真的看到那個傲骨的女子的無措,還有就是她因退婚時,受到極大羞辱時,努力維持唯一尊嚴。

試鏡也再這裡結束了,皎若恢復了一下情緒,禮貌的鞠了一躬。

「好,好,好。」許導高興的連連說了三個好,臉上也露出這個月試鏡以來唯一的笑容。

真是一個不錯的苗子,不錯。

當初同意皎若試鏡,其實為了買棠紀川一個面子,現在許導無比感謝棠紀川替他推薦這麼好一個苗子。

「謝謝,許導。」被人誇獎自然很開心,眉眼彎成好看的月牙形狀。

「你的白棠華表演的很好,看來試鏡之前做了不少功課。」 婚來孕轉:傅少醫見鍾情 許導是那種愛才之人,遇到那種演技很差的人,會把人罵的狗血淋頭,所以每一次跟他合作的演員,都十分害怕他。

但是他的電影,是票房的保證,所以就算無數演員被他罵哭,還是其他和他下一次合作。

皎若聽到許導的誇獎,鬆了一口氣。

她還是有一點忐忑的,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試鏡。

不過聽到許導的誇獎,原本的擔心通通不見,也不負她最近通宵刷電影,磋磨別人的演技,然後回憶她曾經到人間玩時,那些大小姐是什麼樣的姿態。

看到許導的表情,皎若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白棠華就定你了,稍後會有人跟你經紀人聯繫。」許導一錘定音的道。

「謝謝許導,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皎若開心的說。

「不要高興太早,這只是一個開始,你應該看過劇本,白棠華還有學戲的片段,這兩個月的時間,你還要跟著老師學習,唱戲的姿態。」許導臉冷下來,嚴肅的說,不過眼底還是惜才的笑容。

嗯,這個女娃,真是越看越滿意。

「嗯,我已經完成任務。」皎若嚴肅保證道。

後面白棠華聽說程家曜迷戀上唱戲的女主梨衣,白棠華在家妹的慫恿下,專門為了程家曜學習了唱戲,希望有一天他可以看到自己。

沒想到這戲一唱,成了白棠華和程家曜的永別。

這也是這部戲中,比較重要的鏡頭之一。

因為劇中有大量的戲曲鏡頭,許導大手一揮,找了幾個戲曲老師,替這些沒有基礎的藝人,短時間培訓。

雖然到時候會有替身,但是這就是許導拍電影的特色,能不用替身演員一律不用,除非藝人真的做不到,這也是為何他每次拍出來的電影,是票房的保證。 告別許導之後,皎若離開了試鏡的房間。

等候多時的常洲連忙上來,因為一直不知道裡面的情況,又看皎若遲遲不出來,常洲已經等的心急如焚。

見到皎若自然第一個上去,關心的問「沒事,沒有通過,我們下次再來。」

常洲不知道情況,自然以為皎若試鏡失敗,安慰道。

「常哥,你這麼不相信我?」聽到常洲安慰的話,皎若有些哭笑不得看著他,無語的說了一句。

常洲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沒有,只是……」話還沒有說話,意識到什麼停頓看了一眼皎若。

皎若沒有說話,只是笑著看著傻掉的常洲。

他這是有多不相信自己?

「嗯,等會,你應該會收到工作人員的聯繫。」皎若想了一下說。

常洲楞楞的看了一眼,皎若笑著搖了搖頭,從常洲身邊離開了。

皎若試鏡成功的消息,也在試鏡人之間傳開了。

至於她們在背後怎麼議論的,皎若一概不知,而且也不想知道。

帶著小狐狸回去之後,就跟棠紀川分享自己試鏡通過的消息。

皎若:我試鏡通過了,謝謝老闆提攜,小女子無以為報,只能先欠著。

棠紀川:嗯,我知道了。

皎若愣了一下,應該是常洲告訴他的,也就沒有糾結了。

皎若:你還沒回來?

棠紀川:快了,明天就完了。

皎若:明天我也要去唱戲曲老師那裡學習。

棠紀川:知道是哪個老師嗎?

皎若:怎麼?你還認識唱戲曲的老師?!

棠紀川:嗯,認識一個,如果你需要可以介紹給你。

皎若:不用了,不用了,許導好像已經找好了。

皎若和棠紀川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

在城市的另外私人別墅里,陸少覺坐在沙發,房間裡面沒有開燈,黑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手機屏幕亮起閃爍著光,印在陸少覺的臉上,有一絲陰沉,黑色的眸子閃爍翻湧著怒意,冰冷的目光化為利劍,落在自己的手機屏幕上,手機屏幕是一個聊天界面,不斷的翻滾。

翌日一大早,常洲就來敲門,經過昨日皎若差一點遲到的情況,常洲覺得還是自己上門來接皎若比較好。

「我說姑奶奶,你還沒有收拾,這馬上就要出發了。」常洲去時,皎若才從床上起來,還有些迷迷糊糊打開門。

常洲見此十分無語,覺得自己真是操心的命,以前只是棠紀川,現在又來一位姑奶奶。

皎若抬眸看了一眼牆上的鬧鐘,確定時間沒錯,看了一眼常洲,就知道是他來早了。

「馬上就好。」 懸浮在空中的吻 皎若招呼常洲坐下,自己回到房間裡面,洗漱。

二十分鐘的樣子,皎若就收拾好出來了。

「好了。」皎若安撫好要跟著自己一起出去的小狐狸,招呼著常洲走了。

「你就這樣好了?」常洲無語了。

這個女人還能不能有一點做明星的自知之明,不化妝素顏出門就算了,誰讓別人有顏值,只是這一點不偽裝。

「等一下,你把下個戴上。」還好常洲自己有準備口罩墨鏡什麼的。

皎若不情願的看了一眼常洲拿出來口罩和墨鏡,極其不情願的戴上。

兩人才匆匆的離開了。 常洲帶著皎若,來到戲曲老師的家。

「我們進去吧。」常洲放好車,跟皎若說。

因為老師的家,需要經過一段車進不去的巷子。

踏進巷子之後,外面的繁華喧囂就被阻隔在外面,歷史歲月銘留下痕迹的圍牆,越往裡面走越幽靜,不多時皎若就聽到傳來戲曲的聲音,嗓音清亮含蓄,華麗溫婉。

唱腔優美,皎若被聲音感染了,尋著聲音一路往前走去。

是一個圓形的拱門,朱紅的大門,推開大門彷彿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放眼望去成片成片的小樹林,放著一張小圓桌,幾方凳子,林中一個身著白色衣服的身影,聲音就是從那邊傳來。

轉身,身段優美,水袖一甩,期期艾艾的聲音,婉轉動聽,

李文華夏京劇院主要演員,國家一級演員,工青衣,花衫。現任京劇院長,也是這次皎若要拜訪的老師。

皎若和常洲靜靜的站在一邊聆聽,一時聽入迷了。

李文瞧見皎若他們,隨即結束了。

替嫁甜妻:顧少超寵的 「李老師,好。」皎若禮貌的問候。

皎若以前認識很多戲曲大師,不過後來他們都不在了。

「等久了吧。」李文和藹的說。

「沒有,能聽李老師一曲,值得值得。」皎若以前也是戲痴,只是隨著那些人一個一個離世,皎若好像失去了興趣。

「李老師好,我們家皎若就拜託你了。」常洲說。

李文打量了一番,隨後做了一個動作,讓皎若做出來「你來做這個動作。」

皎若點了一下頭,學著李文的姿態,從新做了一遍,雖然有些生疏,到底是以前學過,身段優美,功底還是有的。

「嗯,不錯。」李文對著一個半路出家的弟子,還是頗為滿意的。

許導能請來李文完全是因為為了還人情,不過李文也給許導打個預防針,如果不過她的關,她也不會教。

學戲曲不比其他東西,學戲曲表演的演員必須基本功過硬,而李文在收徒方面出了名的嚴格,對待每一個徒弟一視同仁,沒有另外。

「今天我們先學習站姿。」很快就進去了學習的狀態。

「謝謝李老師,皎若晚上我來接你。」聽到李文的話,常洲知道成了,他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而且還有事情等他去處理,把皎若交給李文之後,也就功成身退了。

帝國掌門人 「嗯」皎若乖乖點了點頭。

「勾腳;腳跟踹出,腳尖,腳背用力往回勾起。綳腳;腳尖點地,腳跟向上提,腳背綳直儘力往上。kuai腳;腳背綳起,腳窩朝上,腳尖儘力往回」李文站在皎若面前,指導皎若的問題。——(百度)

皎若按著李文的說,一步一步的來,很快原本被她忘記的功底,也漸漸回來了。

皎若的進步,引來李文的側目。

天路殺神 「你以前學過?」李文微微有些詫異,皎若的進步太快了。

那是她第一次偷偷溜出妖界,誤打誤撞闖到梨園,在一個梨樹下,一身青衣的裝扮,在哪裡咿咿呀呀的唱著,紛紛揚揚的梨花飄落,水袖甩出,悅耳動聽的戲腔……

皎若收回飄遠的思緒,微微一笑「嗯,以前跟著別人學過一段時間。」只不過那人死了,她也就沒有在唱了。

啊,已經過了好幾百年了。

站立如勁松,雙肩切勿聳。

立腰收臀腹,氣沉丹田中。那是當年那人跟她說的,可現如今又換了一個人。

皎若跟在大太陽下,汗水隨著額頭流了下來,後背早已經打濕了,因為李文沒有叫停,皎若也不敢鬆懈。 「李老師,我們又來叨擾了,還希望你能……」楚暮經紀人Kelvin的聲音響起,在訓練的皎若看了過去。

就看到Kelvin一身黑西裝,胖胖的臉上帶著一副藍色邊框的眼鏡,臉上待著笑意,他身後還跟著一個全副武裝的人,看不清樣子,但是皎若知道那是楚暮。

抬頭看了一眼頭頂的太陽,包裹這麼嚴實也不閑熱。

皎若收回自己的目光,目不斜視的繼續訓練。

「不行。」那邊李文斬釘截鐵的聲音傳來。

皎若又有些好奇,忍不住看了過去,正好與楚暮眼神對上。

楚暮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皎若,黑色的眸子微微露出一個詫異的眼神。

「皎若,你也在。」到時Kelvin見到皎若,有些驚訝,不過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

這個圈子看起來很大,其實很多事情都是透明的,Kelvin自然也聽說皎若接了許導的戲。

「Kelvin哥好,你們來找李老師做什麼?」皎若有些好奇,沒有聽說楚暮要接戲呀,他來找李文做什麼,他們兩人的專業也不對口呀。

「楚暮馬上要出新專輯了,裡面有一首歌,有一段戲腔,所以特意來找李老師學習一下。」Kelvin也沒有遮掩大方的說。

想著說不定皎若,可以幫他們在李文面前說兩句話。

其實這件事也不是非要找李文不可,只是楚暮這個大少爺被拒了之後,非要找李文。

「哦哦」皎若聞言點了點頭,這也就能說痛了。

又抬眸看了一眼楚暮,沒想到他還這麼努力。

「那你又在這裡做什麼?改行了?」楚暮有些不滿皎若只顧著跟Kelvin說無視自己,語氣有些沖。

「楚少爺可能要失望了,如果李老師願意收我為徒弟,我改行唱京劇也不是不行。」皎若笑眯眯的說。

楚暮有不滿意了,果然皎若這女人還是那麼討厭,自顧自的生氣起來。

「就你,能學會嗎?」楚暮諷刺道。

「能不能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一定比楚少爺你好。」皎若還是笑嘻嘻的說。

面對皎若的笑容,楚暮有些煩躁。

尤其是皎若還小秀了一把,唱了貴妃醉酒的一個片段「海島冰輪初轉騰,見玉兔,玉兔又早東升,那冰輪離海島,乾坤分外明,皓月當空,卡便似嫦娥離月宮,奴似嫦娥離月宮……」嗓音甜美圓潤,蘭花指翹,一招一式都漂亮。

楚暮驚訝的張大嘴巴,久久不能合上,眼底是震驚。

Kelvin也大吃一驚,見鬼一般看著皎若,她不是剛學習嗎?

就皎若剛才那一段,一點不像是剛學習的人,不是誇大其詞,直接登台都沒有問題。

「嗯,不錯,只是你有些地方,氣息不穩,念詞的時候……」李文還有些不滿意,一一把自己覺得有問題的地方指出來。

「嗯」皎若虛心聆聽,聽到李文提的問題,又按著她說的,在做了一遍。

師徒倆討論起來,直接把楚暮他們涼在一邊。

楚暮他們到也見怪不怪了,他們來了已經不是一次了,而且已經被嚴肅的拒絕了。

「皎若,要不你來做我這首歌mv的女主。」楚暮聽見皎若唱的那一個前段之後,眼睛一亮,想到什麼,自認為皎若不會拒絕的提議道。

「不要」皎若想也沒想就直接拒絕了,一點不給楚暮反應的機會。

楚暮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皎若,皎若的回答簡直超出他的意料,他以為他的提議皎若不可能拒絕。

「為什麼?」楚暮不死心的問。

他的提議很好呀,她做自己mv的女主增加她的曝光率,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她居然拒絕了。 「不想做你mv中的女主。」皎若看了一眼楚暮,認真的回答。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搶著想做我mv的女主?」楚暮聽到皎若的回答,有一點激動,還有一點生氣。

皎若這個女人真是氣死他了,不知道多少人搶著做他mv的女主,她居然拒絕了。

「那是她們不是我。」皎若一點都不心動的回答,反而覺得有些煩躁,在回答是還故意用強調的語氣。

「你……」楚暮真的快要被氣死了,真想撬開皎若這個女人的腦袋,看一看裡面到底裝什麼東西?他就那麼令她討厭,只不過是一個mv的女主也要拒絕。

「你不要打擾我,我要練習了。」皎若不想搭理楚暮,直接以訓練做為借口趕人。

楚暮十分氣憤,想要說什麼,但是面對皎若不待見你的表情,又十分挫敗。

他第一次在一個女人身上,感受到這種挫敗,而他只是覺得有些生氣,就僅此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