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燈可以是一模一樣的,路燈下的垃圾桶也可以是一模一樣的,但我還從來沒有見過,有哪裏的垃圾桶全都擺着一模一樣的布娃娃!

0

而且那個布娃娃我也不是第一次見了。

那分明是之前那個紅衣的小姑娘,手中拿着玩兒過家家的布娃娃。我之所以會記得,是因爲這個布娃娃只有嘴,並且還是被縫上的。

其他的五官卻一個都沒有,而那個小女孩而在之前也曾變了樣子,整張臉上只有一張縫上的嘴,並沒有其他的五官。

“的確是鬼打牆。恐怕你在殯儀館裏面碰到秦安,並不是什麼偶然的事情。”宮洛也淡淡的掃了一眼窗外,卻並沒有因此而停車。

就好像遇見了鬼打牆,並不是什麼大事一樣。

似乎這種事情也確實不算什麼大事,他並不會傷害人的性命,只會讓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轉圈而已。

一般來說,這種都是用來捉弄人的,並不存在什麼惡意。

大多數時候遇見這種事情,要麼就地撒一拋尿,要不你就吐上幾口唾沫大罵幾句,這種情況就會消失了。

可是這一次在殯儀館門口遇見這樣的事情,我和宮洛都沒有當做這是一次簡單的鬼打牆。

“一會兒每經過一次,剛剛那個路燈的位置,你就向外打出兩道符紙。”宮洛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一沓紅色的符紙。

和我之前所用的黃符不同,這種紅色的符紙更加高級一些,效果也就更好一些,但是製作起來也更加的費力。

因爲它裏面需要融入很多的黑狗血,卻又要保證黑狗血不會將黃紙給泡壞。

等黑狗血全部都幹了之後,用硃砂活着雞血,在上面畫上符咒。

並不是所有人在上面畫的符咒都能夠成功,大多數人都會因爲硃砂和黑狗血的顏色融爲一體,而失敗。

可見這種紅色的符紙有多珍貴,但是現在宮洛卻給了我一大沓,別讓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打出去兩張。

對於他這種行爲我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敗家!

雖然這麼想着我卻並沒有耽擱手上的行動,大概打出了二十多張符紙之後,宮洛纔將車子停了下來。

他從我手中將剩下的符紙拿了過去,在車外貼了一圈兒,然後又迅速的鑽進了車裏,重新啓動車子。

等到車子漸行漸遠,我回過頭去看的時候才發現,我們剛剛居然開到了一片墳地裏,而宮洛剛剛停車的位置,往前大概四五米的距離

是一條河。

雖然在黑漆漆的夜裏根本就看不清這條河有多深,但是看着他透過月光反射出來的波光粼粼,就知道不會太小就對了。

還好,剛剛發現的快解決的也快,不然真想不到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你還好吧。”宮洛雖然從始至終都沒有做過眉頭,但他的臉色卻微微有些發白,讓我忍不住有些擔心。

“沒事,坐好,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裏。”他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就踩下了油門兒。

那種在路上飛馳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我很快就看到了在巷子口,等着的高小一他們,一直提着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我原本是想要閉上眼休息一下的,宮洛的聲音卻再一次響了起來:“事情還沒有完全解決,我們想要離開這裏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驚訝地瞪大了眼,不明白他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以爲剛剛看到的是高小一他們?”

我皺了皺眉,很是不理解的說:“難道剛剛的不是嗎?那你又爲什麼往他們那邊開?”

我打量的看着他,目光之中帶着質疑:“該不會你也是假的吧?!”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我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帶了警惕!心裏面不停地在想着該如何跑路!

結果……

猛然之間車子就停了下來,我因爲一時之間的始料不及,再加上慣性的原因,腦袋向前撞了過去。

光是聽到砰的一聲,就知道這一下子撞得有多疼了。

我有些惱怒地瞪着宮洛,誰知道我的控訴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聽到他,淡淡的聲音:“現在你還懷疑我是假的嗎?”

懷疑個屁!除了你沒有別人在有這麼大的惡趣味了。

“我現在可以十分非常肯定,你就是假的!這樣子惡趣味的人,我纔不認識呢!”雖然心裏面確認了,這是宮洛無疑,但是嘴上卻不肯放過。

宮洛這次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盯着我看,那樣子就好像是想從我的臉上看出花來一樣。

我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撇過臉去,覺得臉上有些發燙,有些不滿地說:“你總是看着我幹嘛?有什麼話你直接說就是了。”

他語氣幽幽的說:“你是怎麼發現,我不是真的宮洛的?我明明把他學的那麼惟妙惟肖……”

我吞了吞口水,在心中衡量着他這話說的是真是假:“宮洛,你別鬧了!”

“你究竟是怎麼發現,我不是真的宮洛的?”他的語氣突然間凌厲起來,帶着質問的態度,眼眸之中滿是陰狠和冰冷。

這樣子的宮洛是我從來沒見過的。

我心中真的開始懷疑,這個將我從百鬼的包圍之中救出來的人是不是真的是宮洛?

我再轉頭看向巷子口站着的那些人,想要努力的去看清那裏面有沒有宮洛的身影,但是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見幾個人的身形罷了。

我大腦飛快的運轉着,我在想現在是不是要下車。

(本章完) 衡量了幾番之後,我最後決定不管這個宮洛是真是假,還是先跳下車去比較安全。

畢竟現在街道上已經有了其他的車輛,並且在這周圍還有不少行人以及攤販。

在這麼想之後,我的手就摸上了車門,只不過我還沒來得及把車門打開,就被宮洛,騰出一隻手拽了回去。

“韓沐顏,你做什麼?”他的語氣不怎麼好,像是很生氣的樣子:“不過就是分開了一年而已,你竟然都認不出我來?連剛剛我只是和你開玩笑的不知道嗎?”

我撇了撇嘴,我哪裏知道你究竟是在說真話還是在開玩笑。再加上剛剛那個樣子實在是太過於逼真……想到我剛剛是被騙了,心中很鬱悶。

乾脆偏過頭去不再理他!

很快,車就停在了巷子口。而站在那裏的那些人,的的確確就是高小一他們。

我之所以會如此的,確定是因爲我在看到高小悸的時候,會有一種很是強烈的熟悉感。

雖然只不過是一種類似於直覺的東西,但是我相信這種感覺沒辦法作假。

一路上大家都沒有說什麼話,表情都很是沉重。

回了住的地方之後,大家也是一言不發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也沒有多想什麼,實在是這一天下來,折騰的太累。

舒服的泡了一個熱水澡之後就躺在了牀上,雖然有很多事情還沒有想通,但實在太過於瞌睡,沒多一會兒就睡着了。

“沐顏……”

我聽見有人叫我,並且伴隨着河水流動的聲音。

我有些疑惑的睜開雙眼,發現四周已經不是我之前在酒店裏的房間,而我躺的也不是那張舒適的大牀,而是一塊兒堅硬的青石板。

“這裏是什麼地方?夜媚?”看着那個熟悉的背影,我很快的就確認了,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份。

“這是你的夢裏,也是我的夢裏。”夜媚溫柔如水的聲音,讓我放下了戒備。

“沐顏,甦醒吧!去救他!”夜媚目光凝聚在我的身上,隱隱的還帶着期盼。

“救誰?甦醒?是讓我覺醒你的記憶麼?”

“沐顏,去救他!去救你心底愛的那個人。”

我愛的那個人?老爸?

但是很快就個想法,就被我給否定了,老爸被送到了國外,有宮洛的安排,很安全。

那我還要去救誰呢?還有誰需要我這樣一個半吊子去救……但是因爲並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他只是說了一串兒名字:“永生的力量,崑崙天泉,長白積雪,地獄岩漿,聚陰珠,命魂鎖,愛人淚,得到它們去救他。”

我還沒有問這些東西究竟是什麼?要去哪裏找?夜媚就消失了,將我一個人扔在這麼個莫名其妙的地方……甚至都沒有告訴我該怎麼離開這裏。

悲催!

我不得不起身四處去看,試圖找一個出口。

可是我在這個地方走了很久,別說出口了,我連盡頭都沒

有看到。

就在我已經準備了放棄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個聲音突兀的想起:“這裏是你的夢,只要你想,醒過來,就可以出去了”

我一時無語,沒想到居然就會這麼簡單,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果然我又再一次回到了酒店的牀上。

我心中想着,因爲跟我說的那些東西,究竟是什麼意思?

打開手機看了一下時間,發現不過就過了一個多小時而已,但是卻已經沒有了什麼睏意,心中想着事情,得不到一個答案,總是不大舒服的。

我想着宮洛或許會知道什麼,關於千年古屍。

起牀披了一件衣服,準備去宮洛那裏問一問。

可當我出了門,站在走廊上的時候我就特別後悔。

我居然一直都沒有問過宮洛,他們究竟住在哪裏?

這一層樓有這麼多的房間,我總不可能一個一個的敲門去問。

但是沒有得到心中想要的那個答案總是覺得不甘心的。

我掏出手機給宮洛發了一個短信,問了一下他有沒有睡……可是短信編輯好之後卻怎麼都發送不出去,我這個時候才發現手機居然一點信號都沒有。

看着空無一人的樓道,我突然間就生出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追魂令,你在不在?”

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這個走廊裏,圈裏剛剛進來的時候要冷的多,而且這種冷……並不是指那種自然的氣溫下降,而是那種陰氣聚集的感覺。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總算是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這種冷分明,就是剛剛在殯儀館裏面,被百鬼圍攻時候的感覺。

這樣子想法很快就佔據了我全部的意識。我前前後後的都看了一眼,雖然並沒有發現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但是直覺告訴我,一定有什麼東西藏在哪個地方正看着我。

“宮洛!曉曉!”我挨個的喊着他們的名字,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支援,但讓我失望的是空蕩蕩的走廊裏面,除了我的聲音在迴響,並沒有任何一個人出現。

反倒是在我的聲音消失之後,我的耳邊很快就出現了,陰測測的笑聲。

我好不猶豫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從揹包裏面翻出黃符,在門口的位置貼了幾張之後又掐訣佈下了結界。

雖然東西弄的多了一些,但是好在動作麻利,沒有多久,就將一切都佈置好。

我勉強的鬆了一口氣,再次拿起手機給宮洛發短信,但還是和之前一樣,根本就沒有信號。

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差不多已經快要11點了。

之前站在走廊裏那種陰風測測的感覺,在我回了房間之後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躺在牀上,雖然心裏面很是忐忑,但是過度緊張,之後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我也就放下心來。

又撐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的時間,睏意再次席捲而來,我又直勾勾的看了一會兒門口並沒有出現什麼異樣。

心裏有些懷疑剛剛會不會只是我的錯覺。

想着想着覺得沒什麼事也就睡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

我原本還以爲這一晚上都不會再出現什麼變故,就這樣相安無事的度過。

卻沒有想到在我剛要鬆一口氣的時候。

居然響起了敲門聲。

砰砰砰!

劇烈的敲門聲在靜謐的夜晚顯得格外刺耳,我愣了那麼一會兒之後,被門外的聲音給拉回了思緒。

是之前在殯儀館的時候,那個小姑娘的聲音!

“姐姐,你開門啊,外面好冷,我想進屋去玩!”

傻子纔會放你進屋來玩!

如果這個時候,我還相信我會掉到殯儀館裏面,是一個意外,是我的運氣不好的話,那我就是傻子!

我掀開被子下牀,將黃符握在了手中,迅速的點燃之後,向門口的位置丟了過去。

伴隨着一些痛苦的吼叫聲落下,門外有了那麼一瞬間的安靜,但是很快的,就有一陣更加劇烈的敲門聲傳了進來。

我甚至都不用懷疑,如果我不開門的話,外面的那個東西,是一定會把這扇門給敲爛的。

我目光緊緊的盯着房門,以求在外面那個東西破門而入的時候,我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反應,將她直接打的灰飛煙滅!

果然不出所料,在敲了一陣子沒有得到迴應以後,原本劇烈的敲門聲,變成了用力的砸門。

可是偏偏這麼大的動靜,高小一宮洛他們,居然沒有一個人聽到,就更不用說有誰會進來幫我了。

也不過就是三兩分鐘的功夫,酒店實木的房門,居然就開始顫抖了起來!

我忍不住的在想,如果這扇門壞掉的話,酒店是不是會讓我賠錢!

“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夜半鬼敲門。”我喃喃自語,忍不住的想着有沒有做什麼虧心的事情。

被這麼個東西給盯上,是誰害得我心知肚明,怎麼可能還沒有去找那個人算賬,就這麼的掛掉呢!

我來了脾氣,對着門口大聲喝道:“看在你年紀小的份上,我不願意和你計較,識相的速速離去不然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大聲厲喝起了作用。門外果然安靜了那麼一陣子。

但也就只是安靜了那麼一陣而已,很快就再一次響起了劇烈的敲門聲。

並且伴隨着那個小姑娘陰森森的質問:“姐姐!你不是說要陪我一起玩嗎?你現在爲什麼不出來,又爲什麼不讓我進去!我就知道你是個騙子!”

“你們這些大人就只會欺騙小孩子。我要殺了你們!這樣你們就再也沒有機會欺騙,其他的小孩子了。”

“咯咯~殺了你們!你們所有人都要死!都要死!”

隨着她的聲音落下,陰氣從房門的位置像裏面逐漸的擴散進來!

我現在唯一的一個感覺就只有一個字,冷!

(本章完) 我輕手輕腳的走到了門口,手中捏着兩張紅符,那是在車上的時候,宮洛給我的那些,剩下爲數不多的幾章。

我嘴中喃喃念着咒語。

就在,又一次的劇烈敲門聲中,我將手中已經點燃的紅符扔了出去。

幾乎是在紅符接觸門板的那一瞬間,我就聽到了小姑娘淒厲的笑聲,伴隨着類似於野獸的嘶吼。

看起來這紅符對付這個小姑娘還蠻不錯的。確切的說,這個紅符對付任何一個厲鬼,效果都是很不錯的。

敲門聲,從那以後就消失了。

可是我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就被突然之間劇烈的陰風,給凍得有些發抖。

這樣的陰氣鋪天蓋地而來,好像一瞬間這個房間就進入了寒冬臘月。

雖然敲門聲沒有再一次響起,但是,這樣濃烈的陰氣卻依舊讓我感受到了外面那個東西,強烈的怒意。

“姐姐!你究竟是想要做什麼?你不是已經答應了要陪我一起玩的嗎?就算你不想和我玩,有必要如此害我對我趕盡殺絕嗎?”

“姐姐!如果你現在把門打開的話我還可以原諒你之前對我做的事情。但是如果你還依舊這樣執迷不悟的話,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不僅僅是你,還有這裏所有的人,他們都會被你連累。”小姑娘似乎是因爲剛剛的痛苦,被徹底的惹火了,說話的聲音都是陰測測的,帶着怒火!

我還沒有完全放下去的心,瞬間就提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