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南放棄,靳東獲得藥材。

0

就連前面那個一面之緣的男人,都詫異的看了他們兩眼,搞不清楚他們究竟在幹什麼。

路南只不過是為了速戰速決。

那些人如果看見,他一個人對那株干枝葉勢在必得,肯定會不厭其煩的加價。

貴了也沒有什麼,路南只不過是不想節外生枝。

如果靳東也抬價的話,這些抬價的人,就會自然退出。

靳東成功拿到了干枝葉。

他們也沒有離開,而是安靜的等著拍賣會結束。

其實,他們更多是等著是否有驚喜存在。

結果,等到拍賣會結束,也沒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拍賣會一結束,四個人就打算離開。

誰知道,他們剛走了兩步,就有個黑衣男子走過來,攔住他們:"幾位,我們家先生有請!"

路南和靳東愣了愣,將路西西和蘇北護在身後。

路南挑眉:"你家先生,我們認識嗎?"

黑衣男子面無表情:"我家先生說,他跟幾位有過一面之緣,只是想請你們喝個茶而已!"

路南和靳東,立馬猜出對方的身份。

他們點了點頭,跟著黑衣男子,向著拍賣場的一個小包廂走去。

包廂門打開,路南一眼就看見,前兩天被人追著,狼狽的在大街上跑的男人。

他看著路南幾人,哈哈笑著站起來:"幾位,我們果真是有緣啊,進來坐一坐!"

路南和靳東也沒有推辭,帶著蘇北和路西西走進去。

幾個人坐定。

那個男人讓屬下,給他們端來喝的,這次開始自我介紹:"在下姓鄧名輝,是個做生意的,不知道幾位怎麼稱呼!"

"路南!"

"靳東!"

"蘇北!"

"路西西!"

他們四個人介紹完,鄧輝愣了愣,隨即,他再次笑起來。

他看著路南幾人:"你們四個人的名字,該不會是編造的吧,聽起來,怎麼有點虛呢,東南西北!"

路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愛信不信!"

他們好不容易說一次真名,結果別人還不相信,以為他們是信手拈來的。

鄧輝看起來,也不是一個愛計較的人。

他笑著說道:"姓名什麼的,只是個代號,不重要的,我請幾位過來,其實,主要的目的,還是想感謝幾位,畢竟,你們前兩天,真的是幫了我的大忙,不然的話,我被那幫人抓去,肯定沒有什麼好果子!"

靳東搖搖頭:"這沒什麼的,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我們還有事,也不需要你的感謝,我們就此別過吧!"

靳東說完,給路南一個眼色,起身,拉著路西西,就要離開。

結果,鄧輝立馬開口了:"小夥子,你急什麼,你們兩個剛才在拍賣會上,為了一株干枝葉,兩個人換著舉牌,看的我的都懵了,我叫你們來,自然是覺得,自己的謝意,你們肯定會收下的,不然的話,我幹嘛自找沒趣!"

路南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

"我看你們,是來東南亞找藥材的吧,這邊一些稀罕的藥材,在外面可不一定找得到,尤其是那種似毒非毒,嚴禁市面流通的一些葯,其實,有時候用對了,這些葯,是可以救人命的!"鄧輝若有所思的說道。

路南的眸子,閃過一絲亮光。

他伸手拉了一把靳東,坐下來。

他看著鄧輝:"先生的意思是?"

"我嘛,是個藥材商,其實,不瞞你們說,你們手上的干枝葉,其實就是從我手裡出售出去的!如果你們還需要其他什麼藥材,我可以給你們打聽,甚至我手裡就有,如果你們不需要,這株干枝葉,我全當送給你們的,你們買它的那筆錢,會原封不動的退回你們的賬戶,權當是我對你們的感謝!"

路南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

他們需要十種藥材,現在已經找到了三種。

如果這個鄧輝真的能幫他們找到幾種,那可真是幫了他們大忙了。 洗完澡出來的紀優陽,看到餐桌上擺著熱浪滾滾的食物,沒見到沈呈的身影,紀優陽便往廚房方向走。

一進廚房,就看到沈呈穿著圍裙,拿著兩個玻璃杯正在來回倒水。

這次出差熬通宵工作,在回來的路上累的連走路都無力的沈呈,此時卻感覺自己精神抖擻,猶如打了亢奮劑一樣,幹什麼都起勁。

來回倒了十幾回,沈呈將杯子拿到唇邊嘗溫度。

剛喝了一口,後背就貼上一個溫暖的懷抱,耳邊傳來男人吸氣的聲音:「還是跟你在一起好,什麼都不用我干。」

只要他做的一切,能入Augus的眼,他就滿足了,沈呈將手上的溫水遞給紀優陽,「喝點水,吃的熱好了。」

他喜歡跟沈呈在一起,因為能放鬆,可以做自己,最重要是,沈呈對他好,讓他那顆漂泊不定的心,能嘗到一絲溫暖,抬起一隻胳膊,伸手去接水。

喝水的紀優陽餘光注意到沈呈拿起一旁的水壺在倒水,倒進水杯里的水溫度高到熱滾滾。

「哥。」

「嗯?」拿起水杯,小口喝水,被燙到反覆移動杯子高低的沈呈,聽到紀優陽的話,應了一聲。

「喝我這個。」將剩一半溫水的玻璃杯遞給沈呈。

「我喜歡喝熱點的開水。」輕輕搖晃手上的玻璃杯。

沈呈不是感知失靈,一個正常人,怎麼能喝那麼燙的水,這一杯下去恐怕得喝出問題吧,紀優陽側過臉,望著沈呈被燙紅的下唇,說話得時候,故意若有所思盯著沈呈的唇瓣看,一字一頓,壓低音量,「哥,聽說喜歡喝溫度高得水的人,一般唇瓣的溫度都很低,我真想嘗嘗你的嘴是不是那麼冷。」

被紀優陽調.戲到面紅耳赤的沈呈,輕聲咳嗽,「好吧。」說著,接過紀優陽手上的水杯,放下那杯已經把他的手燙紅的滾水。

生怕紀優陽真的親過來,沈呈趕緊喝水。

看到沈呈被他嚇唬住的樣子,紀優陽忍不住笑了。

對上紀優陽含笑的目光,沈呈深呼吸一口氣,將喝剩一些的水杯遞給紀優陽,「去吃東西吧。」

「嗯。」接過水杯抽回摟住沈呈腰身的胳膊轉身去餐廳。

見紀優陽走了,沈呈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輩子,他誰都不怕,唯一怕的人就是Augus。

那個,輕而易舉就能摧毀他原則的Augus。

正在沈呈取圍裙的時候,走了幾步路的紀優陽忽然轉身望著他,「哥。」

「嗯?」

「你過來。」

一臉不解的沈呈,把圍裙放到操作台上,快步走向紀優陽,「怎麼了?」剛來到紀優陽面前,就望見紀優陽忽然身體傾向他這邊,下一秒,他的手就被紀優陽拉住了。「這裡你第一次來,怕你迷路了,所以我這個做弟弟的,就勉為其難拉著你的手吧。」

聽到這話的沈呈,惹不住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怎麼會迷路呢。」

被紀優陽帶著來到餐廳,坐在能容納十來個人的方餐桌,兩個人面對面坐著。

吃東西的時候,誰都沒說話,氣氛變得很安靜,吃東西的聲音也被無限放大成為響聲。

吃得差不多,沈呈見時候不早了,怕打擾紀優陽休息,「Augus,你早點休息,我自己回去。」

吃東西的紀優陽臉朝下,眼眸微抬,「那麼晚了,回去不方便,今晚就住這裡吧。」

沈呈想了一會才點頭,「那行。」

「出差回來,累了吧,快去洗漱吧,這裡我來收拾。」 鳳馭天下 說完后,遞了眼樓上,「電梯二樓出門右拐那間房。」

看到紀優陽還沒吃完,想著自己吃快點下來,應該能趕得上收拾餐桌,「嗯。」

在沈呈上樓的時候,紀優陽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收拾碗筷,收完碗筷后,紀優陽轉身跟著上樓。

搭電梯到二樓的沈呈,找到房間后,打開行李箱找睡衣,裝在口袋的手機順著褲兜滑落掉在地上。

撿起睡衣的沈呈,拿起手機,很自然的點開社交軟體,查看是否有最新的消息。

朱門毒後 沒看到有關於木兮的負面新聞,沈呈順手將手機和脫下的西裝外套及領帶放在床上。

在沈呈拿著睡衣進了浴室后,浴室里傳來水聲時,從外面進來的紀優陽看到床上的西裝,隨手撿起整理,西裝和領帶放到床尾的凳子上面,床上還有一部手機。

看樣子應該是沈呈的。

橫躺在床的紀優陽,正盯著天花板發獃,耳邊傳來震動聲,被吸引住目光的紀優陽看了眼旁邊,撿起沈呈的手機。

看到是銀行簡訊通知。

紀優陽點擊屏幕,發現有密碼鎖。

幾乎不用花心思去猜,紀優陽直接輸入自己的生日,手機屏幕就解鎖了。

點開右下角的簡訊,點進銀行信息,當頁面跳轉后紀優陽拿著手機的指尖逐漸用力。

望著信息上面的餘額,紀優陽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想起沈呈自己只吃一個漢堡,卻怕虧待他,要給他買那麼多吃的,紀優陽心裡就很感動。

聽到裡面的水聲停了,擔心沈呈出來看到這一幕尷尬,紀優陽立刻將沈呈的手機放回原位,起身走向浴室。

浴室門打開,頂著一頭濕漉漉頭髮的男人,那張線條過硬的臉,此時散發出一股成熟的男人氣息,和他比起來,二十三四的紀優陽更像個孩子。

「Augus,怎麼上來了,吃完了嗎?」

路過沈呈的紀優陽走進浴室,「吃完也收拾了,你把頭髮吹吹吧。」

「好。」

進到浴室后,紀優陽拿了牙刷刷牙,沈呈在一旁吹頭髮。

這樣簡單再普通不過的畫面對沈呈來說,卻是美好的,一分一秒都值得珍惜。

頭髮還沒吹乾,沈呈就拿著風筒給紀優陽吹頭髮。

漱口的紀優陽看到沈呈操心他的樣子忍不住笑了,把牙刷丟回原位,拿著毛巾擦臉。

等紀優陽的頭髮吹乾,沈呈的頭髮也幹得差不多。

離開浴室的紀優陽,想起什麼,停下腳步轉身望著浴室里正在放風筒的沈呈,「哥。」

「嗯?」深邃的眼神望向紀優陽時,裡面帶著平時沒有的溫柔。

抱著胳膊,肩膀靠在門框嘴角掛著一抹痞氣的紀優陽,說話時深呼吸一口氣,好像自己終於能鼓起勇氣說這句話:「我養你吧。」

紀優陽說話的方式很輕鬆,並未給沈呈造成任何心理壓力,沈呈笑了笑,「下輩子吧。」如果下輩子,他是女人的話,或許就不介意這句話了。

在沈呈拒絕的時候,紀優陽的態度更堅決,轉身背靠著門框,抬頭望著天花板,「你名義上是AS的少東家,總不可能一直住在宿舍。」

「沈董有給我安排過這些,但,地方太大,用不上,我還是習慣住在宿舍。」隨著紀優陽語氣的轉變,浴室里的氣氛變得微妙,沈呈臉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

沈呈的拒絕讓紀優陽有些不開心,他不想沈呈連填飽肚子都是難題。堅持自己的決定,「這裡,環境不錯,隱私度高,從今天起,你也別回那裡了,就住在這裡吧。」說完后,紀優陽轉身走向更衣室。

看到紀優陽走了,沈呈立刻追過去,追到更衣室,剛剛還有力反駁的沈呈,此時說話的語氣卻變得有些沒底氣,「Augus,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我真的不喜歡住在這種地方,我能自給自足。」

紀優陽覺得最後一句話才是沈呈拒絕的理由。

找到一件和上衣一樣款式的睡衣,換衣服的時候,紀優陽望著固執的沈呈,想起沈呈現在過的日子就是一肚子氣,「就這麼說定了。」被沈呈激怒的紀優陽,轉身背對著沈呈系扣子。

他不想讓別人以為,他和Augus在一起,是為了Augus的錢,他也不想成為依附Augus的廢物,「既然我們的意見不一致,我看我今晚還是回去好了。」說完后,沈呈轉身就要走。

轉身離去的沈呈,肩膀被人抓住,直接推到衣柜上。

「碰!」後背撞上衣櫃門,發出巨大的響聲。

面部肌肉僵硬的紀優陽,強忍著心中被沈呈屢次拒絕的不悅,指尖用力抓著沈呈的肩膀,「哥,骨氣不能當飯吃,你明明可以過得更好,為什麼就不能遵從現實,利用已有的資源,減輕自己的負擔呢?」

紀優陽的話,猶如掀開了沈呈的遮羞布,令沈呈尷尬又難堪,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可已經習慣了這種局面的沈呈,並未被情緒控制住,而是從容淡定應對問題,「我不想讓我們的關係建立在金錢上……」指腹摸著紀優陽因為生氣而僵硬的臉部肌肉,「我也不想有朝一日,你以為我是因為錢才跟你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話,哥想靠自己的能力,給你最好的。」

可沈呈卻忽視了一樣東西。

活在社會底層的人,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去逆襲改變命運,是一件多難得事情。

紀優陽深呼吸一口氣,臉微微偏向一邊,身體往沈呈的身上貼近,「哥,你聽過一個說法嗎……」抓住沈呈肩膀的手滑落勾住沈呈的腰,把人擁入懷中,「讓一個人改變原有的原則,最好的辦法,就是馴服對方,男人馴服女人,一般都是把她睡了,那男人馴服男人,是不是也可以效仿這個做法?」

身體緊繃的沈呈,別過臉望著更衣室的房門口,「Augus,別開這種玩笑。」他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護Augus,自然不會讓這種可能導致Augus身敗名裂的事情發生。

「那你儘管試試看,我是不是開玩笑的。」紀優陽垂下臉,臉埋在沈呈脖子和肩膀的交界處。

頸窩傳來的異樣讓沈呈的心狂亂到無處安放,用力把紀優陽往外推,「Augus,你冷靜點。」

用力把人頂回衣柜上。

那個在他眼裡,從來都只是個孩子的Augus,此時身上卻散發出一股能把他鎮住的氣勢,如果他不答應的話,極有可能會發生什麼自己無法抵抗的事情,沈呈立刻投降,抬起雙手,「OK,我同意,我同意行了吧。」

既然沈呈同意了,那就另當別論。

紀優陽抬起臉,往後退的時候,舔了舔自己的牙齒,「看來,我們意見是一致的,時候不早了,那我就先去休息了。」

在紀優陽沖著他微微一笑時,言語中流露的強勢,讓他想起了一個人。

紀澌鈞。

超級神召喚 這也是他,第一次覺得,紀優陽很像紀澌鈞。

不止長得像,就連有時候,紀優陽的強勢也跟紀澌鈞很像。 路南認真的看著鄧輝:"不瞞先生說,我們的確是來找藥材的,如果先生手裡有,那就再好不過了,也算是幫了我們大忙,我們絕對感激不盡!"

鄧輝笑著搖搖頭:"你們就別客氣了,說說吧,還需要什麼藥材!"

路南幾乎是脫口而出:"明耳,風田麻,變化干,六葉蘭,紫膽,金滿珠,這七種藥材,不知道先生能幫我們找到幾種?"

鄧輝沉吟了一聲:"這個明耳,我現在手上就有,待會我讓手下送給你們,至於風田麻,六葉蘭,芥青和紫膽,有是有,只不過,我需要去外面,親自給你們調貨,因為在三個不同的地方,大概需要五天時間,如果你們相信我,我可以幫你們去調貨,最後,我們在緬甸的仰光接頭,那裡有你們需要的金滿珠,至於剩下的一種百花干,我雖然沒有,但是,我有準確的消息來源,在泰國曼谷的一家賭場里,這種藥材,還是有好幾株的,被他們用來當成賭錢的本錢!"

鄧輝的一番話,頓時讓路南幾人,喜出望外。

路南激動的看著鄧輝:"如果您能幫我們找到上面的五種藥材,已經算是我們的大恩人了,剩下的兩種,我們親自去曼谷和仰光找!"

鄧輝笑著點點頭。

他走過去打開門,對門口的幾個屬下說了幾句。

那個屬下便離開了。

鄧輝笑著走進來:"如果在東南亞這邊,想要找什麼稀罕藥材,找我那是准沒錯的,五天後,我們在仰光聯繫,現在,我讓人去給你們拿明耳了!"

路南忍不住再三感謝。

他們沒有想到,竟然會在新加坡城,遇到這樣的貴人。

不然的話,這五種藥材,他們需要一樣一樣的找多久。

鄧輝看著面前的幾個人:"現在,我都給你們幫了這麼大的忙了,眾位總該告訴我,你們的真實姓名了吧,不然的話,到時候,我們聯繫的時候,讓我繼續找東南西北嗎?"

鄧輝半開玩笑的說著。

路南笑了笑:"您或許覺得,我們是在騙您,或者在開玩笑,可其實,我們說的句句屬實,這位是凌風集團的靳總,真名靳東,我是盛世集團CEO,名為路南,若是鄧先生不相信,可以去查一查,我們沒有必要騙你,這是我妹妹路西西,我妻子蘇北,名字只是巧合而已,我們也沒有必要騙您!"

路南將他們每一個人介紹了一遍,鄧輝的臉色,頓時一變。

"這我倒是沒想到啊,原來路南和靳東,竟然出現在我面前了,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兩大跨國集團的名號,我還是聽說過的,只不過,我沒有想到,會這麼巧啊,同時遇到二位,真是失敬失敬,沒想到,你們這麼年輕!"鄧輝笑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