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符文傳來的感覺,林浩迅速在人群中穿梭,最後來到街道的盡頭一個毫不起眼的鋪子,門面很差,關鍵是開在角落裡沒有幾個人光顧,與不遠處熙攘的人群相比,顯得極為凄涼。

0

「雜貨鋪?」林浩抬頭一看,「這店鋪的名字到是,名如其店。」

踏入店鋪,一個老嫗蜷縮在牆角里,眯著眼睛不停摸索著手裡一件球形事物,林浩的到來似乎根本沒有引起她的注意。

林浩眨巴下眼睛,仔細感應了那種渴望的感覺,確認無誤之後才硬著頭皮走向老嫗,隨即躬身一禮問道:「這位老人家,您這的東西怎麼賣?」

老嫗抬起聳拉的眼皮掃了一眼林浩,有氣無力的說道:「十塊靈石一件。」

「什麼?每一件都是一樣嗎?」林浩古怪道。

「你是第一次來雜貨鋪嗎?」老人家再次抬起頭看向林浩,用沙啞的聲音淡淡說道,「我這裡的東西啊,每一件都是那些冒險者放到這裡的。他們不能識別的東西也用不到,就丟在老身這裡積攢著,有的不知道多少年了。能賣出去則賣出去,賣不出去就在這放著。淘寶街我呆了一輩子,幾家歡喜幾家愁啊,小傢伙,你隨便看看吧。」

老人家絮叨完之後,便繼續摸索手裡的事物,不再搭理林浩。

林浩也樂得如此,於是按照右手符文的感應,不斷的試探著什麼,只見他摸摸這看看那,不停的搖著頭。

突然。


當他的右手碰觸到一塊黑黝黝的石塊時,猛然一愣,內心狂喜道,「找到了,就是它!」

關于我轉生變成女玩家這件事 ,但林浩臉上卻一片平靜。

他只是將石塊拿在手心把玩著,可就在他把玩之時,手心中竟傳出一股吸力想要將石塊吞噬,林浩大急,心中大喊道,「老子還沒付錢呢,你丫的著什麼急著啊!」

說來也怪,被林浩這麼一喊,那股奇異的吸力居然消失不見了。

「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林浩驚奇道,「難道這符文還通人性不成?」

想到此處,林浩眼珠子一轉,心中默念道,「這裡還有什麼好東西嗎?」

一心居 ,過了許久,卻再也沒有之前的感覺傳出,這讓林浩大為失望。可就在他要把石塊的錢付掉,邁動腳步走向老嫗時,異變突生。

他右手手心的肌肉劇烈的抖動起來,林浩一驚,心臟猛的一跳,之前的那種感覺再次出現了!

「還真讓我猜對了?」

林浩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液,穩住神態,繼續探寶之路。

經過一般探索,林浩總共選擇了五件東西:一塊黑黝黝的石塊,一把銹跡斑斑的古劍,三顆泛黃的將要枯萎的「靈草」。


林浩拿出了剩下的全部靈石遞給老嫗,在他看到老嫗驚奇的目光時,暗自抹了一把汗,心念一轉立刻撓著腦袋說道:「我父親的嗜好便是研究稀奇古怪的東西,我買幾件回家哄他開心。」

「哦,原來是這樣啊。」老嫗露出瞭然的神色,接過靈石以極低的聲音自語道,「倒是個孝順的孩子。」

「呼。」

走到門口的林浩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這玩的可是心跳啊。

摸了摸懷裡的事物,林浩自語道,「最好能有點用,現在可是真正的窮光蛋了。」

……

林家子弟在踏入煉體六重之後,便能夠擁有獨自的院落,林浩為了安靜,就前往林家大院,在眾人驚奇的目光中完成測試后,順利的領取了一處院落。

他從管事那裡領來院落的憑證,向自己的院落走去,一路上林家的門人子弟都對他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你聽說了嗎,林三爺的公子竟修鍊出元力。」

「是啊,不愧是林三爺的公子,竟擁有那般妖孽的天賦。」

「哼,這算什麼,林二爺的大公子林俊一年的時間便從煉體六重,衝到煉體七重了,聽說有望在演武大典上爭奪冠軍呢!」

「呵呵,笑死我了,煉體七重就像奪冠軍,您知道那位的境界嗎……」

一個青衫下人聽到夥伴談及那位的事情,臉色狂變,說道:「不要命了,那位也是你敢提的嗎?若是那位真的參加躍龍賽,冠軍倒是提前定下了。」

……

「林俊達到煉體七重了嗎,倒是迅速,還有那位是……」對於不問世事的林浩來說,大部分堂兄弟都叫不出名來,何況是傳說中的人物!

想到父母的音容,林浩心中湧出無盡的戰意,「為了父親,就算是拚命也要爭取拿到好成績!」

來到自己的院落,林浩命令下人勿要打擾之後,就徹底閉關起來。

「哐當!」

林浩把一包袱東西放到桌子上,立刻取出那塊黑黝黝的石塊握在右手心。

「嗡!」

一聲輕顫,右手吸力乍現,恐怖的吸力緊緊黏住石塊,林浩能夠感覺到,從他的右手心突然湧出一股奇異的力量,滲透到整個石塊中,汲取著裡面的能量。

隨著時間流逝,林浩看到右手石塊的顏色慢慢變淡,從黝黑迅速變成淡黑,進而變成了灰色,到最後直接化為白色的粉末從右手的指間滑落。

林浩抬起右手看到那漸漸淡去的紋絡,看了半天,然後眨巴下眼睛,拿起那把銹跡斑斑的古劍。

「簌簌……」不一會,古劍徹底變成粉末從指尖滑落。

做完這些后,林浩精神力掃向自己的身體,確認沒有任何改變之後,一股無名的怒火填滿胸膛,指著自己的右手心吼道:「該死的,你花我的!吃我的!總得給我留點吧?」

似乎感受到林浩無邊的憤怒,他右手心消失不見的紋絡竟又重新出現,行成一個箭頭指向桌子的包袱。

「咦?有戲!」林浩大喜,連忙順著箭頭的方向拿起一顆乾枯的靈草,握在右手心。

「嗡嗡!」

吸力再現,這一次,那乾枯的靈草幾乎是剎那間便被吸收乾淨,化為粉末消散。

林浩再次抬起右手看了半天,嘴角抽搐道,「這就完了?我的……」

可他話沒說完,就看到右手心,突然出現一行省略號,林浩張口就罵,「好啊你,耍我?我,我打死你!」林浩暴怒中,左手握掌成拳轟向自己的右手心。

「哎幺,疼。」

林浩慘叫一聲跌倒在床上,就在他倒下去的那一刻,異變突生!

他雙目立刻瞪得滾圓,就在剛才他感受到一股極強的熱流,化作驚人的藥力從右手心向全身瀰漫。

來不及多想,林浩連忙按照《養氣訣》的姿勢盤坐起來。

這股藥力極強,幾乎是上次林浩吞服聚靈丹的十倍有餘!

「熱,好熱啊!」

林浩的臉龐也是通紅一片,濃郁的白煙從頭頂升起,他的身體也變得滾燙無比。

若是此時林浩的神魂僅僅是普通人的話,定是不能控制體內如此狂暴的藥力,但其神魂異於常人,此刻他太陽穴處青筋鼓起,竭盡全力才堪堪控制住這股藥力。

「要快,必須將藥力帶入骨髓,壯大骨髓內的元力,才能使元力凝聚形成元力漩渦邁入煉體七重!」林浩心思急轉,艱難的控制著藥力轟向自己的骨髓。


按照《養氣訣》的描述,若是要邁入煉體七重,需要不斷壯大骨髓內的元力,然後壓縮元力形成一個元力漩渦,就能夠踏入煉體第七重。

若是能夠使這元力漩渦突破骨骼的限制,進入體內經脈,就能夠踏入煉體第八重,若是到了那個時候他便能夠汲取天地元力猝煉身軀,使身軀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砰砰!」

隨著恐怖藥力的注入,骨髓深處傳來了震動之感,並且越來越強烈,到得最後,竟連林浩的身體也出現了細微的震動。


「這太不可思議了……」

察覺到骨髓內瘋狂增長的元力,林浩心中狂喜。

但隨著時間流逝,體內的熾熱終究逐漸散去,藥力也隨之減弱,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的林浩緩緩睜開了明亮異常的雙眸。

「謝謝了。」林浩撫摸著右手心那嵌入血肉的符文,他舔了舔嘴唇,看向桌子上另外倆顆靈草,大笑道,「好寶貝,我們再來。」

話落,一顆靈草猛然握在掌心。

吸力再現,又是一股絕強的藥力從右手心瀰漫全身,有了一次的經驗,林浩沒有如同第一次一般驚慌失措,僅僅只是身體細微的顫抖幾下,便是能夠將體內的藥力盡皆控制。

林浩還細心的發現,經過上一次的控制,他的神魂強度再次有了提高,這個發現令他驚喜莫名。

「呼。」片刻之後,林浩睜開越發明亮的雙目,激動道,「還差一點,差一點就能形成元力漩渦了,到那時體內的元力將更加雄厚!」

再來!

林浩將最後一刻「靈草」抓在手心,決定一搏!

「咦?這是怎麼回事?」突然間林浩右手抓著靈草呆在當場,因為這一次無論他心中如何呼喚,那股吸力再也沒有出現。

「老夥計,你怎麼了,累了?罷工?」林浩說完,看向右手心,只見右手心處一道道符文逐漸顯化而出,逐漸形成幾個模糊的文字。

林浩凝神看去,仔細辨認之後,最後確認那幾個字是,「性,葯,余,殘,化,煉。」

「性葯余殘化煉?」林浩眉頭皺起,「這是何意。」

「對了,煉化殘餘藥力!」林浩一個機靈頓時其中的意思,「原來神秘符文煉化靈草形成的藥力,我並沒有完全煉化吸收,一味的吞服會對身體造成損害,所以……」

林浩雙目放光,看向右手心的符文,激動道:「好寶貝,真是好寶貝啊。」

接下來的日子,林浩便深入簡出,除了必要的進食之外,都在屋內閉關,終於在半個月之後,完全煉化了體內殘餘的藥力。

與此同時,他每晚他都會觀想星雲圖,使他的神魂以極快的速度增強著,等待著蛻變的那一天。

現在林浩骨髓內的元力濃郁的幾乎化不開來,心念一動,便如同沸水般滾滾湧出,只是那元力漩渦卻始終並未形成,但這並不是因為林浩不夠努力,或者是元力不夠,而是他刻意壓制的結果。

就在幾天前,林浩想要煉化最後一顆靈藥的時候,就被神秘符文阻止了,按照它的意思,需要壓制體內形成元力漩渦的時間,繼續積累元力,從而形成更加強大的漩渦,為以後「突破丹田屏障,開闢丹田」做準備。

林浩略一沉吟便接受了神秘符文的意見,一連數月在自己的院落內閉關修鍊。白天修鍊演武閣中的各種武技,晚上則是吐納練氣觀想星雲圖,生活很是充實。

這種緊湊而充實的生活也是他所喜歡的,這幾個月以來,最令他欣慰的是他感覺到了自己的神魂有了明顯的增強,隱隱有些突破的感覺,只是神魂突破之後會是什麼樣子,他不知道,卻異常期待。

今日,林浩吃過早飯之後,照常盤膝而坐進入了修鍊狀態。

「浩哥哥!!」

突然,聽門外傳來一陣悅耳的聲音。

「不是讓她們莫要打擾嗎?」林浩眉頭微皺, 美國鄉下當醫生 。 「浩哥哥,你不理瑤兒了嗎?」此時,林雪瑤站在林浩面前,嘟著小嘴滿臉的幽怨的說道,「瑤兒前些日子,聽說浩哥哥修出元力,本想來恭喜你的,卻聽那些侍女們說你在閉關,瑤兒很是乖巧沒有打擾浩哥哥,不料今日又在閉關,哼,哼。」

林浩上下打量著許久未見的雪瑤,感嘆道,「可真是女大十八變啊。」

林雪瑤今日身著碧綠霓裳,腰間纏著雪白的絲帶,將她那精巧細緻的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墨一般的秀髮披在雙肩,隱約可以看到那頭髮之下如玉的肌膚,讓人看去,忍不住有咬一口的衝動。

林浩用力晃了下腦袋,笑道,「瑤兒越來越漂亮了,以後不知哪家的公子會娶到瑤兒,當真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撲哧!」

林雪瑤聞言,玉手掩面忍不住輕笑起來,她笑的那樣甜美,又讓林浩一陣恍惚,「浩哥哥莫要來取笑瑤兒,你怎麼成天在屋子裡悶著啊,也不嫌無聊啊。」


看到林雪瑤天真無邪的模樣,林浩搖了搖頭笑道,「演武大典將至,我也想拿個好成績,這不是笨鳥先飛么?」

「咯咯,浩哥哥才不是笨鳥呢?」林雪瑤被林浩的逗得開心一笑,眼睛眯成一條縫,「浩哥哥可是一隻聰明的小鳥呢。」

「大賽將至,六叔不是應該把你關在家裡苦練的嗎,今日怎麼有空來我這裡的?」林浩問道。

林雪瑤吐了下可愛的舌頭,說道:「前些日子瑤兒突破到煉體五重巔峰了后,便陷入了瓶頸。父親讓我前往五陰洞尋找突破的契機。可是那個地方陰森森的,瑤兒可不想一個人去,浩哥哥陪我去好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