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麗珠趕緊介紹葉小鷗給他,並說明了來意,那師哥有個女孩子的名字,馬英。

0

他看着葉小鷗,“原來你就是視頻裏的女主?”

葉小鷗一下就臉紅了,“我被黑了,我根本就不認識那個女人。”

“馬英師哥,你幫幫小鷗唄,她是無辜的!”趙麗珠看着馬英請求着,“你總有辦法的。”

“我試試吧!你們先回去吧!一會我還有課。”馬英看了葉小鷗一眼,想了想,“加個微吧,聯繫方便,有事情也好及時通知你!”

“好!”葉小鷗趕緊調出自己的微信碼。

馬英掃了一下,“妥妥的,你們回去吧!”


“師哥,那拜託你了!”趙麗珠一邊拉着葉小鷗一邊對馬英說道。

馬英已經轉身又向圖書館裏走去,擡手沒回頭對着身後的兩個丫頭揮揮手,樣子還挺灑脫。

葉小鷗吐了一口氣,有些無奈,也不知道這個師哥能不能幫助自己。 兩個人一起向外面走去,身邊不時的走過下課的學生們,還有的指指點點的對她們指着,葉小鷗垂頭喪氣的感覺特別的鬱悶,她不明白爲什麼自己無故的就捲到這種八卦裏來。

“你看,不就是這個嗎?聽說她的一身衣服就十多萬,真不要臉!”

“嗨!那也是能耐,咱沒能耐不穿唄!”

“能耐什麼呀,這樣的還念什麼書呀,跟男人睡不就完了?”

“人家說她就是社會上的小太妹!沒成想還能進我們學校!”

幾個女生一邊闊步向外走,一邊回頭回腦的看着葉小鷗她們兩個議論着。

趙麗珠一下就氣不公了,衝着那幾個還在邊走邊熱議的女生一聲吼,“嗨!你們給我站住,說什麼呢?你那隻眼睛看到人家是太妹了?瞎BB什麼啊?”

那幾個女生一怔,回頭看向葉小鷗與趙麗珠,一臉的懵逼,各個的有些不太自在。

其中一個看起來就很妖道的女生當即還真的就站住了腳,接上了茬。

“站住就站住,就說你們了怎麼着?誰被包誰知道,包都包了,還裝什麼清純啊?滿學校的都在說,怎麼我們說怎麼了?不行嗎?”

這個女生一臉的不屑,七個不服八個不憤的看着她們兩個叫囂。


“你這是以訛傳訛,你確定了事實嗎你就傳?”葉小鷗看着那個竟然敢站下來的女生追問。

“什麼叫我傳啊,這點破事滿學校都知道了,怎麼就看見我傳了?還掩飾什麼啊?事實明擺着,上學的學生穿好幾十萬的行頭?她家有礦還是有冤大頭,自己不知道嗎?”

那女生還真的是個不衝硬的,回覆的很坦然,很理直氣壯的。

“你少在那胡說八道,我家就有礦,怎麼了,我還就告訴你,別小人之心,我穿多少錢的衣服跟你有關係嗎?”


葉小鷗看着那個女生也一樣氣不打一處來。

“我就是有能力穿,誰告訴你的穿十幾萬的衣服就是被包?小心你的嘴。”

“你威脅我是嗎?我就傳了,愛咋咋地,你就是被包養的,不要臉!”那個女生還真的是個戰士,根本就不買賬,“沒看出來,一個臭小三竟然這麼囂張,不要臉還有理了!”

“你TM的纔不要臉,你就是一個傻逼,無腦的貨,早晚你會爲你這張嘴付出代價的!”趙麗珠上前一步,指着那個女生的臉說道,“我勸你還是省點燈油,別助紂爲虐。”

“滾一邊,有你什麼事?你是不是羨慕她被人養,想讓她給你也介紹一個金主啊?”說完,這幾個就突然的爆笑,那個女生得意的嘚瑟着,“我看不行你們就伺候一個好了。”

周圍已經又圍上來一幫人,都是下課要出去的同學,她們都駐足的看着她們拌嘴,有的也參戰起來。

“你放屁,你纔不要臉,你說出這樣的話,不覺得髒嗎?”葉小鷗看着那個女生氣的渾身直抖。

“呦!我說話你都嫌髒了?你做的時候怎麼不髒啊?”那女生嗓音尖銳的叫嚷着,仗着她們幾個人多,她身後的幾個在調節氣氛,不停的在笑着起鬨。

葉小鷗看着她們的嘴臉真的是又氣又急,百口莫辯,她拿出手機,對着她們幾個噼裏啪啦的拍了幾張,那幾個起鬨的趕緊圍過來,“拍什麼拍?你拍我們幹什麼?”

“你記住你們說的話,你們會爲你們說的付出代價的!”葉小鷗對着她們警告着。

帶頭的那個刺頭攔着自己的同伴,“讓她拍,她就吹牛逼,拍,你使勁拍,就是我說的,你就是個臭小三,被包的貨,就是我說的!”

“吹不吹牛逼,你會明白的,你等着爲你這張嘴買單吧!”

葉小鷗說完,拉起趙麗珠向外走去,趙麗珠不依不饒的掙扎着,“我看你們幾個就欠撕,你們跟造謠的人有什麼兩樣,你們什麼品質?”

“我們什麼品質啊,品質值幾個錢啊?還不如你們陪睡值錢呢!我們羨慕嫉妒恨!有合適的也給我們介紹啊,真心的哦!然後我們保證不傳。”

那個帶頭的女生幸災樂禍的帶頭大笑,一幫人起着哄,看着葉小鷗拉着趙麗珠離去,還在背後叫囂,“有能耐別走啊?讓大家瞻仰瞻仰你們是怎麼被上的,分享一下不好嗎?”

趙麗珠不幹了,掙扎着想衝回去理論,葉小鷗死死的拉着她把她帶走,她是怕在惹出什麼事情來,上次打葉小青的事情廢了那麼大的周折,纔算平息,她不想趙麗珠跟自己在吃了瓜落。

直到走出校門,趙麗珠才氣的跌腳捶胸的問葉小鷗,“小鷗,你怕她們幹什麼?”

“我不是怕她們,在學校院裏跟她們吵,還圍了那麼多人,我也怕你跟我吃虧!你這樣幫我,我不能害了你!”

“嗨!小鷗,有的時候就不能怕這些人,你說說她們都什麼人呀?”趙麗珠氣憤的回頭看着,她還想着出了這口氣。

“走了!我們吃東西去,你想吃什麼?”葉小鷗問趙麗珠,她當然比趙麗珠更氣,也更惶恐,她不知道,這件事情什麼時候才能過去。

“我只想安安靜靜的讀好書都不行,就是個招黑體。”葉小鷗垂頭喪氣的撅着嘴對趙麗珠說,“我招誰惹誰了?”

“所以說,不能饒了這幾個傳播謠言的!”

“小鷗,你能不能告訴我,你… …”趙麗珠咕嚕着眼睛,欲言又止。

“我們吃小面去行嗎?辣辣的那種,你敢吃嗎?”葉小鷗突然很想吃東西,“我請你!”

“敢,我就喜歡吃辣的,走!”趙麗珠拉着葉小鷗大步的向前走去,“我知道一家真的是重慶的,可好吃。”

兩個走邊走邊聊,到了那家店,每人叫了一大碗麪,放了好多辣椒,大口的吃着。一邊吃一邊聊。

葉小鷗把自己的經歷簡單的跟這個仗義的新朋友說了,葉小鷗感覺得出,趙麗珠是個很可交的朋友。

那幾個貨色,像打了一場大勝仗一樣,嬉笑着一起興高采烈的走出學校。 其中一個小個子的女生對剛纔挑頭的那個女生說,“倩倩,我也拍她們了,讓她拍我們,要不要發到校熱搜上湊湊熱鬧?”

那個倩倩當時停住腳,“你拍了?趕緊給我看。”

她伸手接過小個子女孩的電話翻看着,“唉我去,你TM的還真有用,發發發!趕快發!”她興奮的大叫。

“王倩,你真想發?別鬧出事來?”另一個問那個王倩。

“怕屁呀?鬧什麼事呀?誰讓她跟我叫囂,長的好看算個屁,還不是等着被男人上的貨,好看的就都一個逼樣!憑什麼呀?”

她一副刁蠻的樣子。

“一張漂亮臉就值錢,發!就不能讓她消停了,早就有人發了你怕啥。”

她說完一把又把電話搶回來,三下五除二就編輯了一條新的小視頻發了上去,“我讓你美,憑什麼她就得穿十幾萬的衣服啊?”

然後把電話又撇回小個女孩的手裏,“你看着吧!一會就得炸,我讓她們跟我拉硬。”

幾個人隨後一陣歡呼,跑出學校。

劉丹陽自從昨晚回到家,就回想着溫靜雅的話,她越想越有理,自己怎麼這麼沒腦啊?一定得整整這個葉小鷗出出這口惡氣,自己總不能因爲她下崗了,就完了?沒有下文了?

所以思前想後,挑燈夜戰發了一張帖子上去,果然,就勾引出了今天與葉小鷗對峙時的那些人拍的小視頻,她當即興奮的不要不要的,趕緊煽風點火,成就了美術學院的爆炸新聞。

她暗中這個笑,沒想到這幫學生還真上道,沒事閒的人還是有的。

然後她就坐山觀虎鬥的躺在家裏,吃着零食關注着事態的發展,心裏還不停的佩服着溫靜雅,難怪人家就能扶搖直上,看來人家腦袋真的好使。

她也仔細的分析着溫靜雅的話,自由撰稿人,沒準自己還真的可以走走這條路,現在自媒體還是挺牛逼的。

不過就怕沒有料,如果真有料,那.. …不是能撈一大筆的外快?她在設計着怎麼來運作這件事情,越想越熱血沸騰,越想越坐不住,她趕緊給溫靜雅撥了一個電話。


“哎我說鐵子,你的腦袋真的管用,簡直醍醐灌頂啊!”她一陣狂喜的對溫靜雅一頓噼裏啪啦的彙報。

對不起,我愛你 ,然後對劉丹陽說,“你拉倒吧,我可沒時間跟你胡扯,你還是消停點吧!那錢好正,可是得有腦袋,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老實做人,別總想沒用的,我都說了,有機會我找你,這個有甜頭,不過你可別掉進去!”

溫靜雅恰恰對劉丹陽說的是心口不一的反對的聲音,“那些賺這個錢的,可是老謹慎了,你一天天的大大咧咧的那行!消停的在家呆着吧啊!”

劉丹陽是那種越是撤火越上道的人,她偏偏以爲溫靜雅看不起她,否定她的能力,“老鐵,你這是幾個意思?我有那麼笨嗎?你別總打消我積極性!好不好?”

“行了,我要上節目了,你自己玩吧!別說我沒提醒你啊!”溫靜雅是誰呀?她建好就收,風也煽了,就不能在戀戰了。

“得得得!那你忙去吧!”劉丹陽無奈掛斷了電話。

心想,牛逼什麼呀?還不是你的點子好,盤亮點,你也別牛逼,你等於吃青春飯的,早晚你也有吃到頭的時候,你還能一輩子當主持人?了不起?

溫靜雅掛斷了電話啞然的笑了一下,暗暗在心裏嘟囔一句,祝你一路好走吧!

帶你上路,腳下的路就得你自己走了,自求多福吧?就你劉丹陽也能吃自媒體的飯,怕是這條不歸路上得有撐死的。

自己得防着點,她只想藉着劉丹陽的手,利用她懲治一下那個叫葉小鷗的小丫頭片子,讓她滾出香山別院也就完了,她可是沒想給自己找麻煩。

現在既然劉丹陽上道了,自己就只剩下輕鬆看好戲了,可不能讓這個蠢貨點火燒了自己。

她不由得淡淡的一笑,樣子很優雅。

葉小鷗與趙麗珠吃完了面,兩個人都撐的不得了,嘴脣被辣的紅紅的,這一頓飯把兩個人徹底的拉到了一起,成爲了好朋友。

趙麗珠本來就是個熱情洋溢,性格開朗,古道熱腸的東北大妞,模樣俊俏,個子高挑,雖然跟葉小鷗的顏值還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也絕對算得上美女。

聽了葉小鷗的遭遇,更加激活了她的狹義心腸,“小鷗,以後我們兩個在學校,有事就商量辦,本來成爲同班的同學就是我們的緣分,我們兩個人總比你一個人面對的好。”

“謝謝你幫助我!”葉小鷗由衷的謝過趙麗珠,她很欣慰,自己因禍得福多了這個朋友。

“嗨!這謝什麼呀!”趙麗珠看着葉小鷗說,“我師哥既然說了試試,就能幫,我瞭解他,他這個人從來就不把話說滿。”

“你們很要好嗎?”葉小鷗眨着大眼睛看着趙麗珠問道。

趙麗珠突兀的臉一紅,“還行吧!他是我的老鄉,也是遼寧的,我們上學的時候坐了一趟車,結果竟然都是這個學校的,比我們大一屆,之後他就總幫助我。”

葉小鷗看着趙麗珠一臉愜意的樣子,就明白了,趙麗珠肯定是對馬英師哥有好感,但是她沒敢問,畢竟這是隱私。

“其實… …小鷗,我… …挺喜歡我師哥的!”趙麗珠羞澀的對葉小鷗說。

葉小鷗一聽趙麗珠這樣說,‘噗嗤’一笑,“我都看出來了,可是我沒敢問!”

“嗨,那有什麼沒敢問呀,以後你別跟我總是客氣,我們做好朋友就要坦蕩蕩好不好?”趙麗珠看了葉小鷗一眼,繼續說,“反正我可以保證。”

“嗯!好,我也不隱瞞,不過的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隱瞞!”葉小鷗刻意這樣說道,因爲她沒跟趙麗珠說宇少的事,她不想說宇少說的太細。

畢竟她心裏知道,宇少可不是普通人,自己不可以搬出這件事,這件事情絕對不是拿出來炫耀的,對任何人都不行。

“好,你當然可以有隱私!但分什麼事!”趙麗珠很理解的點頭同意。

“不是隱私,我絕對沒什麼隱私,不過我現在寄住在別人家裏,不可以說太多別人家的事情。我是指的這件事情,我自己的事情沒有隱私可言!” 兩個人一直聊到很晚,因爲趙麗珠是住在學校宿舍裏的,所以一直給葉小鷗送到了地鐵站,自己纔回學校。

葉小鷗回到香山別院都已經過了晚飯的時間了,她看着家裏的狀態就知道,宇少還是沒有回來,她一下子又失落了。

李姐看她回來就問,“葉小姐,開飯嗎?”

“嗯!”葉小鷗淡淡的應了一聲,“開飯!”說完把自己的書都送回自己的房間,才下樓吃飯。

因爲中午的一大碗麪,晚上吃的很少,一點都沒有食慾。

剛剛吃完了飯,趙麗珠就發了語音微信來,“小鷗,你快看看,我師哥厲害吧!他把你的視頻全壓下去了。”

“啊?真的?”葉小鷗一陣興奮,頓時心情好了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