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前面的就連蒼無惑都沒想透,居然是那個學生趙丁!

0

這傢伙膽子也是大,徑自的就走在前面,都不怕怪物跑過來把他第一個給吃了。

“沒有,安全的!”他說道。

外面正是黃昏,天還不算太暗,大概的都看得清楚,一行十多人就這樣踏上了這條通向E區的“特別”短道!

不像之前那麼寂靜了,外面漸漸的可以聽見蟲鳴了,偶爾還能看到有幾隻鳥在樓與樓之間來回的穿梭。

沒有過多久,天也變得潮溼了起來,大路上起了一層白霧,帶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只有很少的幾個人聞到了這味道。

其中一個說道:“大家小心點,起霧了!”

“對!大家走緊一點!別分得太散了!”蘇瑩也提醒道。

蒼無惑走在人羣中,眉頭都擰成了一團。

這個是起霧的時間點嗎?他看了看天邊,太陽還有一點露在外面,還沒完全下去呢。

“這羣蠢貨,以爲走在一起就安全了嗎!”其中一個染着紅色頭髮,戴着耳環的青年心裏嘲諷着。

他慢慢的放慢了腳步,走到人羣的左後方。

這麼大的人羣,靶子也太大了吧!他這樣想着,也爲自己的聰明高興了一把。

這些霧氣變得越來越濃了,潮溼的空氣中似乎還黏糊糊的,粘在身上讓他很不舒服,就取出了一條圍巾圍在了脖子上。

“嗯?人呢?”他就跟在人羣不遠的地方,就在被圍巾擋了幾秒鐘的時間,前面一個影子都沒有了!

“不!”他大聲的喊了出來。

“人呢!人呢!都死了嗎!”他瘋狂的咆哮着,向着人羣消失的地方跑了過去,不過等待他的依舊是白霧。

“啊!!”他發出一聲慘叫,又傳來一陣吞嚥的聲音,後面一下就變得極度寂靜了。 “你聽到了嗎?”蘇瑩拉了拉蒼無惑的衣袖。

“嗯……慘叫聲。”

“該死!誰tm掉隊了?不是說了不準脫隊嗎?”陳遠山不滿的說道。

這白霧也越來越大了而能見度也越來越低,而那個紅髮青年沒有人認爲他能活下來,人們乾脆提都不再提起。

“都靠近點,別分散了!”陳遠山和蘇瑩組織着小隊,一左一右的包圍着他們。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會很容易在這迷路的!大家跟緊點,我們要加快步伐!”蘇瑩說道。

趙丁走在最前面,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他畢竟只是一個學生,但是有過三次遊戲經驗的他知道其實無論在哪個位置都不是最安全的。驚魂遊戲城的特點就是,突如其來!未知的時間,未知的地點,對未知的人。

所以他乾脆賣力點,而且他是聽過月鴿這個組織的,所以在聽說蘇瑩是裏面一個重要的人後,他要毅然決然的加入了這個隊伍,對於蘇瑩也是有求必應。

此刻聽到蘇瑩發話了,他也加快了腳步。

“要不了多久這白霧就會完全擋住視線,到時候人人都是瞎子!”餘杭對蘇瑩說道。

她也這樣覺得,於是就叫趙丁順便看看前方有什麼可以住人的地方。

趙丁也樂得這樣做,要說作用,他其實就像後面加入的那些人一樣如同累贅一般,所以幹活特別賣力。

前面朦朦朧朧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霧濃稠的如同糊糊一般,說不出來的噁心。

“咦?你頭髮上怎麼那麼多絲?”蘇瑩看可看蒼無惑的頭,上面白色的一圈絲線似乎還蠕動着,特別的噁心。

“不!不止是我!你看看周圍的人!”蒼無惑用手把那些絲線扯了下來,黏糊糊的,讓他很不舒服。

“啊!”後面發出一身尖叫,是個女孩子的聲音。

“叫什麼叫!別吵!”陳遠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頭上……頭上……”她含糊不清的說道。

“什麼頭上!好好說!”

被這兇狠的眼神給嚇到了,她脖子一縮,但還是慢慢的伸出手指了指陳遠山的頭。

他奇怪的摸了上去,這下把他也嚇壞了,入手處是一節軟軟的東西,拿下來一看,就是一手指,血淋淋的手指,都還沒完全冷透,帶着它主人生前的體溫。

“臥槽!”他趕緊就把它丟了出去,不停的在衣服上擦着,想要把那血液弄乾淨!

“大家小心些!可能有怪物出現了!”

這兩件事把他們都嚇壞了,都相互靠得更近了,生怕自己步入那掉隊之人的後塵。

這時候,走在最前面的趙丁突然停了下來,後面沒反應過來的人直接撞到了前面人的背後,引起了一陣吵鬧。

“別碰我!”

“把你的髒手拿來! 我和渣夫都重生了 笨女人!”

“怎麼了?”蘇瑩走了過去,向趙丁問道。

他沒有說話,只是顫抖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

蒼無惑也走了過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前方都是雜亂的車輛,不過這些車輛都被像是蜘蛛絲一樣的東西給覆蓋了,不過卻是沒有看到任何的生物。

“要不我們繞開吧!”蘇瑩將這個情況給後面的人看了後說道。

“我同意,萬一待會從裏面跑出來一萬隻蜘蛛呢?”趙丁說道,他最怕這些東西了。接着表態的是陳遠山,這傢伙被之前的手指嚇到了,他也同意。

“好,既然大家基本上都同意了,我們就改道吧,只要能到城口的加油站就可以了。”蘇瑩也同意。

“走吧走吧!”

“對啊,這裏太嚇人了。”

當他們要後退離開這裏的時候,蒼無惑卻是突然大聲說道:“等一下!”

“幹嘛小子!別耽擱我們,否則我揍你!”其中一個比較壯的人歷聲喝到。

“對!你想從這裏過去,我可不陪你!”

“呵呵,他估計是怕了!”

沒有理會那些人的話,蒼無惑自顧自的說道:“你們沒有發現後面的霧要濃一些嗎?後面是粘稠的霧,而你看這裏,前面幾乎沒有霧,濃霧都在這片區域的上方。”

“可是這也不能說明什麼吧!”蘇瑩疑惑的看着他。

“對!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這一路上也太安全了,走了三個多小時了,除了掉隊的那個人我們這是不是安穩的過分了?”

“呵呵,有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走的路線就像被安排好了一樣。”

“嗯,不錯!前面肯定不安全!但是,如果獵物逃跑了,怪物門會怎麼辦?”

“那個……會傾巢出動嗎?”那個文文弱弱的尖叫的女生說道。

“不!我想它們……已經在後面等待着我們了,重兵把守!”蒼無惑說道。

“小子,別嚇我們!我纔不會去前面那個可怕的地方呢,前面那看着就像他們的老巢,白癡纔去呢!要後退的跟我走!前面肯定不是個好地方!”陳遠山怒道。

說完真就帶着幾個人就走了。

蘇瑩白了他一眼,道:“我好不容易纔召集那麼點人,你說幾句話直接就給我趕走了幾乎一半!”

“怎麼,你不是也同意了嗎?怎麼留下來?”讓蒼無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柔柔弱弱的女生,趙丁,餘杭,那對母子,還有那個老人都留下來了。

“哦,人家相信你唄!”她捂着臉,以爲自己賣了個萌,不過蒼無惑看都沒看她一眼。

“嚯嚯嚯,老頭子我老啦,走不動了,小夥子我相信你喲!”這老頭子笑了笑,看着蒼無惑。

“嗯……應該不會錯的。”現在他們就剩下這麼點人了。

“希望你不會錯……”蘇瑩嘆了口氣,又道,“走吧,我們大家小心點!”

一路上他們都沒敢發出任何的聲音,儘量避開那些白色的絲狀物。

諸天最強安保公司 見確實沒有什麼危險,一路上也挺尷尬的,趙丁向蒼無惑靠近了過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吧!”蒼無惑低下頭,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

突然被那怪異的笑容給嚇到了,趙丁一顫,心裏猶豫了一一下,不過還是又小心翼翼的說道:“哥哥,其實昨天晚上我……”

話沒有說完,在後方不遠處突然傳來了機槍突突突的聲音,然後是巨大的爆炸聲。 一股硝煙的味道從後方傳來,夾雜着一絲絲的血腥味,讓這裏變得躁動了起來。從那一輛輛車後面出現了很多怪異的八爪怪。

【造霧蛛】F級,這種怪物恐怖的不是它的力量,而是它們團隊的協作能力。

特點:造霧,往往都是一大片造霧蛛造一大片霧,形成它們的包圍網。吐絲,這些黏糊糊又噁心的絲可是具有慢性毒性的的!

“糟糕!這些絲有毒!”蒼無惑故作驚訝的對他們說道。

“快跑吧!它們似乎還沒完全甦醒!”餘杭觀察了一下四周說道。

“對!我覺得還是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吧……”趙丁有些害怕。

……

“哥,沒子彈了!”那個有些強壯的人對陳遠山說道。

“廢話我知道!都掏傢伙吧,只有剛硬碰硬了!”陳遠山後悔了,後悔沒有聽蒼無惑的話。

他們後退沒走出三百米就被大霧給完全封住了去路,能見度不到兩米。而怪異的事開始發生了,旁邊的人發出一聲慘叫直接被拽得飛了出去,噴出一大片血灑在他們身上。

幾個心性不穩的人當然直接就拿出機槍開始掃射,甚至有人動用了手雷。

“哥,在這霧裏什麼都看不見,這完全是浪費子彈呀!”其中一個人這樣說了。

“退!用火力壓制!我們去找蒼無惑他們!”陳遠山說道。

“Tm的!怎麼這麼多,這東西防禦力不怎樣,可是tm這數量讓人頭皮發麻呀!”陳遠山退到沒有霧的區域後纔看到,前面那黑壓壓的一片,完全是堆出來的。這些怪異的東西的爪子很有力,能夠直接把水泥地面給插一個洞,這玩意來一發不死也得廢掉!

“看到他們人了嗎?”陳遠山變得越來越焦急了,那些怪物要不了多久就要追上他們了。

“他們的腳印突然消失了!怎麼辦?”前面那追尋蹤跡的人驚呼了起來。

“媽蛋!他們都死了嗎?”陳遠山心都涼了。

看來他們選的路也是錯的嗎?陳遠山無奈的苦笑了起來。

“沒想到老子不是死在鬼的手裏,而是死在這爛爪子玩意兒底下!”

“不!我還不想死!不要!”這個人已經瘋了,瘋狂的向前方跑開了。

“回來!蠢貨!”陳遠山大怒,想要去追他,可他剛剛把手槍上膛就邁開步子,然後就看到那人跑去的方向的一輛車背後突然就伸出了一根爪子,噗嗤一聲直接就把他的胸口洞穿了,他顫抖着噴出了血,被拋飛了出去,消失不見了。

“臥槽!不要亂跑,注意車背後!別tm給老子放棄了!誰要是再跑,老子第一個來了結了他!”陳遠山也展現了他血性的一面,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這兩個人道,“你們是我帶出來的,我會帶你們回去的!”

“哥!”

“我們不怕!”

“哈哈哈,好兄弟!我們殺!”陳遠山克服了心中對那怪物的恐懼,整個人都越發的光彩了起來。

他們拿出了不同的武器,重重的砍在從旁邊冒出來的造霧蛛身上,時而發出陣陣金屬交接聲。

“哥,這東西好硬啊。”

“何東!注意它們爪子的尖端!”陳遠山看着自己的唐刀,上面剛剛被那東西給刺了個小洞。

啪,陳遠山手上的唐刀直接斷掉了,他的手中也溢出了鮮血,那怪物真的太多了。

“哥,我沒有武器了!”何東低沉的說道。

“該死!他們真的都死完了嗎?”陳遠山咆哮着把旁邊那隻怪物扔了出去。

“要來支菸嗎?”何東遞給了他們一人一支。

點燃了煙,呼的吹出一口白煙,那人說道:“它們是故意在玩我們呢!這是在逼我們到前面去,以它們的速度早該追上我們了吧!呼……”

“可是爲什麼他們那隊人卻突然消失了?”何東說道。

“是呀,難道在那就直接被吃光了?”

“那是什麼?”那人驚呼到。

無數的“繭”懸掛在樓之間的前面不遠處,還有個特大號的“繭”像是巨無霸一般在那前方三岔口的樓頂上。無數的怪物在半空中建起了巨大的網結構,它們正在上面休息呢。

“它們來了!”後面是十多隻造霧蛛。

“又來了!一波接一波的,好玩嗎?”陳遠山感覺自己會被活活累死,這十多隻就夠他們吃了。

“幹吧!死也要死得痛快!乾死他們祖宗的,草翻一個算一個,決不能虧了這條命!”陳遠山吼道,掏出一把西瓜刀就衝了出去!

這是一場廝殺,以命博命的打法,這東西太難纏了,爪子又長,想要砍到它們的中心卻是很有難度的。

陳遠山感覺一陣豪情,手中的刀也越來越有力,速度也越來越快,往往需要兩刀才能砍斷的爪子,現在只需要一刀了。

何東也注意到了陳遠山的變化,他明白這或許是他覺醒的徵兆,可能——他們還有救!

“哈哈哈!好!再來!” 驚天戰將 遊刃在這怪物之中,他都能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瀟灑寫意。

終於,最後一隻被他們聯手幹掉了!

“哈哈哈!兄弟,我覺醒了,我來保護你門……”這個門字被拉得很長,剛過來準備給何東一個熊抱的陳遠山一臉驚愕的看着何東,他的胸口一下就被一隻巨大的帶着金色光彩爪子的造霧蛛給洞穿了!

“哥……不能陪……陪你廝殺了……”何東的眼神一下就暗淡了很多。

“不!”陳遠山大吼着,想要拉抓住他,可是在這怪物的面前顯得那麼無力。

“快走!別管我!”何東發出最後的嘶吼,從他的口袋中摸出了一個手雷,就拉開了!

“走啊!”他噴出了一口鮮血,被穿在那爪子上,此刻手發着軟,幾乎沒有力氣了。

“不!” 最強戰兵 陳遠山快瘋了!之前的戰鬥多虧了何東,否則他活不到現在的。

他含着淚,帶着那人就向遠處跑走了。這怪物他們不是對手。

【金絲蛛】變異高等F級,它已經進化得完全用肢體去戰鬥了。

陳遠山二人剛沒跑多遠,就看到更奇怪的生物,全身都是那黏糊糊的蛛絲,就像一個人形糉子。

陳遠山拿出了匕首,準備戰鬥。

“噓,別反抗,跟我來!”

那東西居然說話了! “你……你是蒼無惑?”陳遠山驚訝的說道。

蒼無惑把那遮住自己面部的蛛絲給扒開,露出那張不算英俊的臉。

“對!”他帶着這活下來的兩個人到了一輛被蛛絲完全包裹起來的巴士上,裏面拉上了窗簾,黑壓壓的坐着的全是人,其中一個大個子特別明顯,陳遠山清楚的記得他在超市裏單手一推就把一人推出去幾米遠,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是他們帶我們來這裏的,事實上我們也是纔剛到這裏。”蒼無惑坐了下來,沒有再去理會他們,自顧自的吃着東西。

“這事說來話長,我們比你們先走一步到了這裏。”羅傑看着眼前的衆人說道。

“那你們的打扮?”

“這也是偶然發現,多謝了誤闖進來的其它怪物。”羅傑說道。

“都怪我!都是我的錯”他敲打着自己的胸口,懊悔萬分的說道,“要不是我,他們也不會死!何東也不會死!”放鬆下來後,這個男人居然哭得稀里嘩啦的。

其實蒼無惑等人是看到了他們的苦戰的,不過他們不能出去,那隻巨大的金色怪物一直埋伏在那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這一車的人都會完蛋。

幾個好心的便開始安慰他起來,說不是他的錯,是他們自己做的決定,好不容易纔把他安定了下來。

“你確定這東西有用嗎?”蒼無惑歪着頭,看着羅傑說道。

“這個我也不能完全肯定,不過肯定的是它能覆蓋住我們的氣息,之前有好幾波怪物過來,就彷彿沒看到我們一樣,直接就過去了。”他咬了咬嘴脣,一直和他哥哥待在一起,從來沒有分開過。

“那裏好像是它們的巢穴,好多的繭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