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白魅的身邊,釋彌夜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輕輕的推了推他:“白魅!你回來了?怎麼都不跟我們打個招呼就走了?到底又是去處理什麼事情……”

0

白魅擡起頭,一臉的睡眼惺忪。他‘揉’了‘揉’眼睛,詫異的看着釋彌夜:“那個,你是誰?”

釋彌夜一怔,然後一把就把他從座位上拉了起來:“誰叫你坐這裏的!這裏有人坐了!”

不是白魅。

雖然的確是很帥,可是他不是白魅。

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些衝,釋彌夜又一臉歉然的看着他:“對不起,我認錯人了。但是這個位置真的有人坐了。”

帥氣的男生打了個哈欠,撓了撓頭:“沒關係。我再另外找個位置就好了。”

他嘿嘿一笑,‘露’出了兩顆小虎牙:“你好,我是轉學生,我叫——明月瓏。”

“明月瓏?”佳沫兒驚得都叫了出來。她幾步衝了過來,一把就扯住了帥氣男生,“你,你是明月瓏?”

明月瓏偏着頭看了佳沫兒半天,才恍然大悟:“佳沫兒!你是佳沫兒!”

“你,你怎麼會轉到甲乙高中來了?”佳沫兒的心裏百味雜陳。

明月瓏左右看了看,才壓低了聲音,一臉的神祕:“因爲我被我那個學校開除了……因爲我把一個老師給揍了一頓!”

潘錦繡也跳了過來,一臉好奇的打量着明月瓏:“佳沫兒,你認識他?”

佳沫兒有些呆呆的看着明月瓏,然後點了點頭。

明月瓏又笑了,潔白的牙齒閃着光:“佳沫兒是我的‘女’朋友呢!”

“啊!”潘錦繡傻眼了。

“你胡說什麼!”佳沫兒的目光有些躲閃,“我們都已經分手了好不好!”

“那是你單方面的想法,我可沒有同意哦!”明月瓏聳聳肩。看到佳沫兒一臉不自在,他才又大笑了起來,“好了,我開玩笑的!佳沫兒,都過去了快六年了!”

佳沫兒點了點頭:“沒錯。我爸爸去世之後,我們就搬家了。然後就斷了聯繫了。”

“不過我沒有想到,你竟然還記得我。”明月瓏笑眯眯的,“我還以爲你都忘記我了。”

“六年前啊?那不是小學嗎?”潘錦繡‘奸’笑起來,“喲,是初戀呢!”

佳沫兒臉上的表情更不自然了。

教室的‘門’又被打開,幾個人扭頭一看,佳沫兒臉上的表情就更加好看了。

是唐海桐和南宮叡。

唐海桐徑直走了過來:“釋彌夜,龍錚轉學了。”

“什麼!”釋彌夜一驚。

“剛剛他纔給我打了電話。”唐海桐解釋道,“好像是因爲約書亞神父因爲急事要趕回美國,所以龍錚也要跟着約書亞神父回去了。”

釋彌夜沒有一皺:“那他還回來嗎?”

“不知道。”唐海桐搖了搖頭,“不過就算是要回來,要也是要等到我們上高三的時候了吧!”

南宮叡倒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靠在一邊牆壁上的明月瓏:“這位是?”

“轉學生。”釋彌夜聳聳肩,“正好坐龍錚的位置。” 一秒記住,更新快,免費讀!

“趙老師應該會重新排位置吧!”南宮叡友好的走了過來,“你好,我叫南宮叡,睿、又字的叡。”

“你好,我叫明月瓏。”

佳沫兒低着頭,用腳尖搓着地面。

“都站着幹嘛?坐吧!”唐海桐也友好的一笑。他正要坐到位置上,潘錦繡卻搶先一步坐到了他的位置上。

“沒錯,明月瓏坐龍錚的位置,我們就恢復一下,南宮叡你照樣跟唐海桐坐,我跟佳沫兒坐。”

“也好!”南宮叡點了點頭,“這個位置,還是留給老大回來了坐……上學期的時候我還在想,老大突然回來了,見到你坐在他的位置上,肯定會發飆的。”

“纔不會呢!你以爲白魅跟你一樣小氣啊!”潘錦繡撇了撇嘴。

明月瓏倒是來了興趣:“白魅……剛剛聽到這位同學也在說,是這位同學的男朋友?”

“不是。”釋彌夜坐回了座位上。

明月瓏輕輕笑了一聲,坐到了以前龍錚坐的那個位置上,才又看向了佳沫兒:“佳沫兒,不跟我介紹一下你的這些朋友們?”

“哦。”佳沫兒醒了神,才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這位是潘錦繡、釋彌夜、唐海桐,還有南宮叡。”

“希望可以跟你們成爲好朋友!”

南宮叡立刻就伸手拍了拍明月瓏的肩:“瞧你這話說的!從今以後,我們就是哥們了!對了,你飯卡辦了嗎?被分到那個宿舍的?”

見三個男生湊在一起聊了起來,潘錦繡又扯了扯佳沫兒的衣袖,壓低了聲音:“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佳沫兒還是有些晃神。

“明月瓏啊!”潘錦繡瞟了那邊一眼,“這個明月瓏可是你以前的男朋友……這件事情被唐海桐知道了的話……”

佳沫兒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唐海桐他……他應該可不會在意吧!”

“誰說的!我看唐海桐明明就很喜歡你!”潘錦繡撇撇嘴,“去年你們在醫院的時候我就發現了!而且唐海桐的家裏人也差不多都見過你了,看起來對你也比較滿意……”

“你在胡說什麼!”佳沫兒的臉又紅了。

“不過。”潘錦繡的聲音壓得更低了,“小夜,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了白魅了?”

佳沫兒遲疑了一下,也壓低了聲音:“有可能……”

釋彌夜翻了個白眼。

她們倆就坐在她的前面,而她的耳朵本來就靈敏,他們壓再低她也能聽得見的好不好?

咳了一聲,見潘錦繡和佳沫兒轉過身,釋彌夜聳了聳肩,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潘錦繡立刻乾笑了起來。

“白魅走了,龍錚也走了!”想了想,潘錦繡又有些傷感了,“你們一開始什麼事情都不跟我說,後來我知道了,卻又只是相處了十多天。感覺身邊的人一個一個的離開了,心裏真的挺不舒服的。”

“龍錚就在美國,以後總有機會見到的。”釋彌夜遲疑了一下,才又開口,“至於白魅,見不見他也沒有關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們可能再見面的時候,就是站在完全的對立面的時候了。”

“我總覺得小夜你太悲觀了。”潘錦繡聳了聳肩,“如果白魅沒有想過要復興萬妖山呢?”

“我不知道。”釋彌夜勉強的一笑,“防範於爲必然吧!”

上課鈴打響,趙世川走了進來,環視了一下整間教室,看到了釋彌夜旁邊的空位,眉頭微微皺了皺。看到了一邊的明月瓏,他的表情才稍微的舒展了一下:“明月瓏同學,請上臺來做一下自我介紹。大家歡迎新同學!”

明月瓏立刻站了起來,嬉笑着走上了講臺:“大家好,我叫明月瓏,月亮的明,月亮的亮,玲瓏的玲……不對,是明月的明,明月的月,玲瓏的瓏。我今年十六歲,希望大家多多關照。”

佳沫兒撇撇嘴:“明明都十八了,還說自己十六!”

明月瓏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撓了撓自己的頭:“我總是忘記……我今年下半年過十八週歲生日……還是希望大家多多光照!”

等明月瓏回了作爲,趙世川才又慢慢的開口:“接下來我就給你們通知一下這個學期的任課老師……”

他逐個逐個的念着,等唸到了歷史老師的名字的時候,所有人都“咦”了一聲。

“趙老師,歷史老師怎麼不是陳老師了?”潘錦繡直接就舉手發問了。

“陳老師被調去去高一十二班的班主任了。”趙世川耐心的解釋,“因爲高一十二班原來的班主任休產假去了。”

“這樣啊!”潘錦繡有些失望。

“其實也沒事啦!”佳沫兒安慰她,“不是都還在學校裏嗎?”

潘錦繡想想也是,便也點了點頭。

等兩節晚自習上完了,明月瓏立刻就站到佳沫兒旁邊:“佳沫兒,我送你回宿舍吧!”

佳沫兒一怔,隨即有些不自然的開口:“不用了,我跟釋彌夜和潘錦繡一起回去。”

“可是我想送你啊!明月瓏一臉的認真。

南宮叡嬉笑着湊了過來:“哇哦,明月瓏,你是對佳沫兒一見鍾情了?”

“不是的,佳沫兒是我小學同學啊!”明月瓏聳了聳肩,“差不多五年級的時候,她跟着秦阿姨搬到了桐明縣了……不過我一直都不知道她的住址而已!”

“這麼說難道明月瓏你從小學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佳沫兒了?”南宮叡歪眉斜眼的捅了捅明月瓏。

“不是!”佳沫兒和明月瓏同時開口。

“喲,這麼有默契啊!”南宮叡又嬉笑起來。

“我不是從小學就喜歡她,而是佳沫兒本來就是我的初戀女朋友啊!”

佳沫兒立刻緊張的看了唐海桐一眼。

唐海桐一怔。

察覺到佳沫兒的視線,明月瓏也看了唐海桐一眼,然後一臉的意味深長:“不過……後來佳沫兒搬家了,我們就分手了。”

“那個時候都才幾歲,不過是開玩笑的。都是爲了好玩,倒也沒有什麼喜歡或者不喜歡。”釋彌夜若無其事的插了進來,“佳沫兒,走吧!我們回宿舍。”

“唔,釋彌夜說得沒錯。”明月瓏也輕輕一笑,“不過,還能再見到你。佳沫兒,我們還是挺有緣的啊!”

佳沫兒剛想要說什麼,釋彌夜卻拽了她一把:“走了,回去了!再晚就沒有熱水了。”

潘錦繡更直接,拉着佳沫兒的手就大步大步的往教室外走了。

等出了教室,潘錦繡才放緩了腳步:“佳沫兒,明月瓏肯定喜歡你!我都在想,他是不是因爲知道你在甲乙高中,所以才轉學到的甲乙高中?”

佳沫兒沉默了。

釋彌夜推了她一把:“佳沫兒怎麼會知道!走了走了!再不回去就真的沒有熱水了!”

走到樓下,釋彌夜才又皺着眉回頭看了一眼跟她們身後說說笑笑的下來的南宮叡等人。

明月瓏給她的感覺很奇怪,不像是普通人。釋彌夜甚至都在想,會不會是因爲白魅走了,所以他派了一個人,到了二十四班,來保護他們。

不過釋彌夜很快就把這個念頭給甩了出去——白魅是那麼體貼的、好心的人嗎?

第二天下了早自習,一幫人浩浩蕩蕩的去食堂。佳沫兒正要去排隊,明月瓏就嬉笑着拿過了她手裏的餐盤:“我去給你買就好了!”

“不用……”

佳沫兒的話還沒有說完,明月瓏就立刻擺出了一張誇張臉:“不是吧!作爲老同學,我就請你吃頓飯,你如果覺得不合適,那你中午再請回來不就好了?”

釋彌夜眉一挑,把剛剛拿到的餐盤丟在在明月瓏的餐盤上:“這樣啊!那麻煩明月同學幫我也打一份,晚上我請你。”

潘錦繡也嘿嘿一笑,把自己的也遞了過去:“還有我,明天早上我請你!”

明月瓏立刻鬱悶了。

南宮叡順手就拿走了潘錦繡的餐盤:“你也要想想,明月瓏就兩隻手,你們讓他怎麼拿的動!”

唐海桐也抽出了佳沫兒的餐盤:“對啊!所以明月瓏你就負責給釋彌夜打早飯吧!”

“沒錯,大不了待會你一起付錢就好!”南宮叡也嬉笑着,“要不我們輪流着請客好了!”

明月瓏咬牙切齒:“在你們請客的時候,我一定要往死裏吃!”

南宮叡哈哈大笑,攬着明月瓏的肩膀就往打飯的窗口走去。

潘錦繡倒是坐在一邊的凳子上,一臉的杆塔:“如果,如果明月瓏變成白魅就好了。”

釋彌夜臉黑了黑,她輕輕踢了潘錦繡一腳:“這麼說,你承認你跟南宮叡是一對了?”

潘錦繡噎了噎,立刻也反駁:“這麼說,小夜你也承認你跟白魅是一對了?”

佳沫兒輕咳了一聲:“我跟唐海桐也不是一對。”

潘錦繡聳了聳肩:“遲早也是一對!”

六人吃了早飯,又說說笑笑的往教室走去。

剛上樓,釋彌夜就聽到二十四班的教室裏面傳來了女生的聲音。

“來了!來了!我看到他們上來了!要送情書的快去!”

“是啊!不然又被釋彌夜搶走了!”

“對!對!白魅轉學了,誰知道釋彌夜那個狐狸精會不會又把明月瓏給勾搭上了!”

釋彌夜的臉黑了黑——明明白魅纔是狐狸精!

釋彌夜知道,因爲白魅,所以班上的女生對她的印象一直不好。這會白魅雖然走了,可是顯然,她在所有女生心中的惡劣形象也是扭轉不了的了。

明月瓏本來就走在最前面,他前腳纔剛一踏進教室,幾個粉紅色的信封就被塞到他手裏,然後聚在門口的一羣女生立刻一鬨而散了。

明月瓏看着自己手上的幾封情書,呆了。

“喲,明月瓏,眼福不淺哦!”南宮叡笑嘻嘻的攬着他的肩,“想當初我收到的第一副情書,還是在開學一個星期之後呢!”

“喲,照你這麼說,你還收到了挺多情書的?”潘錦繡撇了撇嘴。

南宮叡得意的一揚頭:“那是自然!”

唐海桐拍了拍明月瓏的肩:“先進教室,你慢慢看!”

“佳沫兒,你收到過情書嗎?”走了兩步,明月瓏突然又停下了腳步。

“啊?”佳沫兒一呆,“我沒有……”

“那這些就都給你!”明月瓏一把就把所有的信封都塞到了佳沫兒的手裏,“就當是我寫給你的情書。”

整個教室立刻鴉雀無聲。

佳沫兒立刻尷尬了。她不由自主的又看了唐海桐一眼。

“還沒有誠意啊!”潘錦繡撇撇嘴,“情書都要自己寫的!你怎麼能用別的的情書呢!而且還是寫給你的!稱謂和署名都不一樣的!”

“看內容不就一樣了啊!”明月瓏聳聳肩。

“女孩子寫的內容怎麼都跟男孩子的不同吧!”釋彌夜也有些無奈了。

明月瓏撓了撓頭:“這樣啊!我都沒有寫過情書……”

“那你們當時是怎麼談戀愛的?”潘錦繡立刻好奇了。

她這句話一說出口,本來已經開始喧鬧的教室再次變得鴉雀無聲。 明月瓏又嘿嘿一笑:“我堵人啊!那天放學之後,正好是佳沫兒做衛生,所以我就把佳沫兒關在教室裏,然後在外面死死的拉着‘門’把手。她不答應做我‘女’朋友,我就不放她出來。”

“你還說!” 百婚不如一賤 佳沫兒輕輕的踢了他一腳。

“你簡直就是無賴嘛!”潘錦繡目瞪口呆。

“但是後來佳沫兒也沒有答應啊!”明月瓏一臉的沮喪,“你們都不知道,佳沫兒以前力氣很大的!她從裏面把‘門’拉開了!”

潘錦繡嘴角‘抽’了‘抽’:“你……那最後你們怎麼成了的?”

“我把她堵在‘女’廁所裏了。”明月瓏的臉上‘露’出的狐狸一樣的笑,“她不答應,我就不讓她出來……”

“怎麼又是這一招啊!”潘錦繡的臉都黑了。

“後來上課鈴響了,她沒有辦法,就答應了。”

“無賴啊!你真的是無賴!”潘錦繡猛搖頭。

明月瓏又伸手把佳沫兒手裏的幾封情書拿了回來:“這些你就別要了,什麼時候,我一定要真真正正的給你寫一封情書……你就等着看吧!”

“我纔不要!”佳沫兒低着頭,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明月瓏耳朵機靈:“不要?不要我硬塞在你桌肚裏!”他嘿嘿一笑,又‘露’出了兩顆小虎牙,“反正你也知道,我是經常耍賴的!”

釋彌夜坐在座位上,看着班上那些‘女’人‘精’彩紛呈的臉‘色’,不由得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