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連煜牽著澋煜進去,打量了一下。地方雖小,但是乾淨整潔。

0

「你們隨便坐。」老頭已經坐在火盆邊烤火取暖。

赫連煜跟澋煜在烤火盆邊尋了一個位置坐下,剛坐下老頭便問他們。

「兩位來這裡有何事?」

見老頭直接詢問,赫連煜也拐彎抹角。

「我們來就是想打聽打聽您昨夜賣的那些葯是從哪裡採得,特別是其中有兩顆毒草,你能說說毒草從哪裡採得嗎?」

老頭認識赫連煜,知道他是天啟的五皇子,聽著他一口一口「您」的說話,老頭笑了起來。

「就在十裡外的嵩山。」

「謝謝。」赫連煜道謝。

他沒想到老頭會如此好說話,還以為會糾纏一番才能問到。

「不用,該說謝謝的是我,要不是你們買了我的葯,我也沒錢給我家老婆子買她想吃的東西。」

老頭口中的老婆子是他媳婦,已經是將死之人,想著這輩子沒給老婆子什麼好吃好喝,才冒險去崇山採藥。

因為不懂採藥,採回來的葯賣相很不好,甚至有些已經損壞,去藥鋪變賣,人家都說他破壞了草藥,然後可想而知就是壓價。

他不想賤賣,雖然有些草藥的確損壞,但是那只是賣相,藥效沒損壞,所以後來才有他擺攤賣葯的事情。

他在那裡擺了很久,雖然有人問但是都不是他想要的價錢,因此沒賣出去。

就在他打算收攤回去的時候,沒想到來了幾個長相好看的公子。

看頭想著,看著昨晚毫不猶豫買他葯的孩子。

「你要毒草?」

「嗯,越毒越好。」澋煜道。

老頭擰眉,雖然好奇不過沒問。

「我可以帶你們過去。」老頭的話剛說完房間內又傳出咳嗽的聲音,而且越咳越急,老頭抱歉的起身,轉身進去。

「舅舅,走吧。」澋煜道。

赫連煜點頭,起身帶著澋煜離開了這裡。

走出后,赫連煜便問:「現在去哪裡?」

舅舅的意思澋煜明白,他想了一下,決定先回城準備一下,順便跟澋軒葛凌說一聲,免得他們擔心。

「先回城。」

「行,那走吧。」

兩人回到疆城,兩人直接去李氏湯麵館,果然澋軒還在。

慕絕看到主子回來,立即上前。

「皇子。」

赫連煜點了一下頭,然後尋找澋軒。

在麵館的一個角落,他找到澋軒,旁邊還有麵館老闆。

李德見另外兩人回來了,立即對小傢伙道:「你可以走了。」

「老闆,明天我還會兒再來。」澋軒說完跑向澋煜,走到澋煜面前停下來笑問:「找到了嗎?」

「嗯。」澋煜應了一聲,然後看了那麵館老闆一眼。

「那回去。」澋軒說完便率先走出麵館。

慕絕擰眉。

赫連煜見自己的人這般,好奇的詢問。

「發生何事了?」

「說來話長。」

「那回去再說。」

赫連煜說完也走了,因為澋煜已經出了麵館。

他們一走,李二便過來叔叔跟前。

「德叔,你為何不答應?」

「他只是一個孩子,孩子的話你也信。」李德只當那個小傢伙開玩笑,並未當真。

「可是我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何以見得?」李德問二子。

「不是您常教導我人不可貌相嗎?雖然他只是一個孩子,但是他說得有理有據,條理還很清晰,我就覺得他說的是真的,而且我覺得跟著他我們的生意會更好。」

李德很欣慰二子把他以前說的話記住了。

其實他也信那個孩子說的話,只是那個孩子不是北疆人,而又叫天啟五皇子舅舅,那就是天啟皇室中人。

北疆跟天啟現在面上友好,可實際上兩國並不友好,若他跟這位跟皇室有關係的孩子合作,到時候兩國交戰,他李家的獨門手藝就真的完了。

他死無所謂,可是二子還沒娶妻,以後的生活還長著,他不能不為二子著想。

想了想,笑道:「二子,該去收鹿了。」

李二一聽叔叔這話,只能自己心裡鬱悶,點了點頭去收鹿。

叔叔不同意,他也沒辦法。

城西宅子,澋軒澋煜回了房間,進去就暖和了。

他們這個宅子還有一個特別之處,那就是沒有地暖也很暖和。

澋煜見澋軒喝茶,問:「可有希望?」

「有。」澋軒淺笑,喝完一杯后又倒了一杯,遞給澋煜,「給你。」

澋煜接過茶杯,喝了一口後放下。

「我要去崇山,明天就出發。」

澋軒愣了一下,很快便明白澋煜回來是跟他吱一聲。

「為了小金?」澋軒盯著他。

澋煜點頭。

見此,澋軒嘆了一口氣,一本正經的對澋煜道。

「行,你去吧,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但是你要把葛凌帶著。」

「不需要,讓葛凌陪著你,方便你辦事。」

「有五皇子,我怎會缺跑腿的人,你若是不帶葛凌去,那我就跟你一同去,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去崇山。」澋軒收起平時嬉笑玩樂的模樣,很嚴肅的說話。

澋煜笑了笑,然後點了一下頭。

「行,我帶葛凌一起去。」

「這才聽話嘛。」澋軒又恢復了玩世不恭嬉笑的模樣,「我去給你準備進山需要用的東西。」

「嗯。」澋煜淺笑。

澋軒回以一笑,轉身就去找葛凌,從進門那一刻他就知道葛凌在房間里。

「葛凌,跟我一起出去採辦東西。」他推門進去就道。

葛凌正在擦拭手中的劍,門一開他就把劍收起來,聽完澋軒的話,他看著跑到他面前的澋軒。

「採辦什麼?」

「澋煜要進崇山採藥,我要給他準備一些東西,到時候你跟他一起去。」

本來葛凌皺著的眉頭,聽到最後一句,舒展開。

「我一個人去買就行了。」

葛凌說完便拿起配劍走,澋軒出去的時候,哪裡還有葛凌的人影,氣得澋軒冷哼了一聲,然後甩袖回去找澋煜了。

澋煜見他又回來了,問:「不是跟葛凌一起去買東西了嗎?」

「那小子一個人去了。」

瞧著澋軒氣呼呼的模樣,澋煜便知道他是被葛凌甩下了。

「這些你收著。」

澋軒看著三個瓶子,他接過來每個瓶子都打開,明知道聞不出區別,他還是每個瓶子聞了一下。

「這是什麼?」

「傷葯。」澋煜指著他手中的那瓶說,然後說另外兩瓶,「這個是餓了吃一顆,另一瓶也是傷葯,外敷,你手裡的那個內服。」

「好,明白了。」澋軒把瓶塞塞好,然後貼身放著,隨後詢問,「你此行要去多久?」

「不知。」

「是不是小金不醒你就不回來?」

「不會。」說起小金,澋煜臉色就變了,「昨晚給小金餵了從那兩個毒草提取出來的毒液,它有反應,我想只要我給它喂足夠的毒,應該會醒過來,即便醒不過來想必對它恢復也有用。所以這次崇山之行,我必須要去,至於去多久。」

說到這裡,澋煜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

「一個月,不管有沒有收穫,我都會回來。」

澋軒沉默了,他不知道該如何勸說,畢竟小金是因為救澋煜才會受傷。

許久,澋軒才開口。

「快晌午了,我去看看廚房裡有什麼。」

「我跟你一起,說起來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做飯。」澋煜笑道。

「對呀,我們都好久沒一起做飯了。」澋軒接著說。

回想起在竹林里的生活,他開始惆悵。

「也不知道可兒姐姐怎麼樣了。」

澋煜聽澋軒叫可姨為姐姐,抬起手就拍了他的頭一下。

「沒大沒小,你應該叫可姨。」

澋軒白了澋煜一眼,連連點頭:「是是是,是姨。」 赫連煜跟慕絕說完話從房間里出來,聽到廚房裡打鬧的孩童聲,他眉頭一皺,抬腳向廚房走去。

走到廚房門口,看到廚房裡兩個燒火和面的傢伙,眉頭皺得更緊。

慕絕吃驚的看著澋軒澋煜,看著他們還有模有樣,又皺起眉頭。

「皇子,看他們的樣子應該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

赫連煜自然看出來了,抬腳走進去。

「你們在做什麼好吃的東西。」

「我們打算煮疙瘩湯。」澋煜回頭回答,他的臉上還沾著麵粉。

赫連煜走過去把他臉上的麵粉擦乾淨,看著盆里粘稠的麵糊,糊糊里還有別的東西,似乎是肉沫還有菜沫。

「疙瘩還能這樣做?」赫連煜問。

「這是我們兩個發明出來的東西,有肉有菜營養均衡,光吃麵疙瘩不長個。」澋軒拍了拍手過來。

赫連煜淺笑,看著麵糊量,問:「這是也給我們準備了?」

「嗯。」澋軒點頭。

赫連煜明白了,轉頭對慕絕吩咐。

「剩下的你來做。」說完對澋煜說,「把手洗了。」

「不用,我自己來。」澋煜拒絕了。

「需要怎麼做,澋煜公子可以跟屬下說。」

慕絕看到一旁還有切好的菜,便知道待會煮的時候也有技巧,心想:澋煜公子拒絕肯定就是因為這個。

澋煜見他這樣問,便道:「待會水開了你把這些放進去,然後水在開你就把這個弄成這麼大一坨的往鍋中放,速度要快,疙瘩全部浮起來再放鹽,還有這個。」澋煜把裝有雞精的瓶子遞給慕絕。

「這是什麼?」慕絕拔開塞子聞了一下,覺得這個特別香。

「這是雞精,添加這個提香,放一點點就行了。」

赫連煜從慕絕手中拿過裝有雞精的瓶子,聞了一下后還給慕絕,然後他問澋煜。

「你做的?」

「嗯。」澋煜點頭,不過很快又補充,「我是按照娘說的方法做出來的這些顆粒,娘說這是雞精,主要就是提鮮。」

赫連煜明白,笑了起來。

自從那年離開張家村后他就沒有與劉小禾相見過,雖然有書信往來,但是也都是一些她問關於楚雲笙的事情。信中並未多說別的事情。

縱然如此,他也不會怪小禾。

看著眼前的澋煜,他臉上的笑容更深。

「你娘是個很特別的女人,你醫術也是你娘所教?」

「並不是,不過醫書什麼都是我娘找的。」

赫連煜吃驚,看來這是一個聰明的孩子,能夠自學成才,不是一般的本事。

說話間,水開了,慕絕按照澋煜剛才說的放切好的菜。

澋煜見他都記住了,也就沒有再留在這裡。

澋軒知道澋煜跟五皇子有話要說,便沒有跟著,而是回去繼續燒火。

外面,赫連煜跟澋煜進了堂屋。

「你什麼時候去崇山?」赫連煜問。

「明天一早就走。」

聽此,赫連煜便道:「那明日舅舅跟你一起去。」

「不用,葛凌跟我一起去,他是我娘培養出來的人,武功高強,定會護我周全,況且舅舅不能離開,不是嗎?」

赫連煜笑了起來:「我若是要離開,這小小的北疆又能耐我何?」

「可舅舅並不想惹起兩國紛爭,不是嗎?」

澋煜說到赫連煜的心裡去了,他的確不想引起兩國紛爭,若不是因為這個,他早就可以離開北疆,何需在這裡受人鄙視。

他想修建兩國長久的友好,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著,並未放棄過。

澋煜見舅舅不說話,便道:「舅舅放心,我經常上山採藥,所以崇山之行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危險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