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賜教不敢說,你乃是天命之人,命數之中自有另論,老朽現在不方便多說,只能告訴你一個淺顯的道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段時間你還是要好好表現才行,要不然你的目的是達不到的,即便是找到那個人,也會走掉”王清說道。

0

“前輩知道我們要找的那個人現在在哪嗎?”陳若柯問道。

“天機不可泄露,自己的路自己去走吧”王清笑了一聲,隨即再次給兩人各倒了一杯茶。

“喝完就走吧”王清已經開始下逐客令了。

陳若柯兩人無法,只能喝完茶之後站起身走向門外,只聽王清在其身後再度傳出聲音:“如果在s省有什麼疑問或者是有什麼困難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陳若柯再次轉過來微微欠身。 陳若柯帶着林無敵回到酒店之後,和雲凌萱等人簡單的吃了點東西,隨後便開始商量來此的目的,找韓柏。

“陳哥,咱要找的人是啥樣的?”王胖子拿着根牙籤剔着牙問道。

“只知道叫韓柏”陳若柯也相當無奈的說道,當初陳龍鼎告訴他的時候好像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所以並沒有說這個叫韓柏的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給了個名字就讓陳若柯自己來找,也真是爲難他了。

h市就有幾百萬人口,s省比h市只多不少,人海茫茫只知道叫韓柏怎麼找?再者說這個名字有而不怎麼特殊啊,叫這個名字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呢。

“那我們怎麼找啊······”王胖子苦着臉說道。

高冷Boss的命定妻 “我怎麼知道”陳若柯翻了翻白眼說道,他現在心裏還沒有是很麼頭緒呢,更不知道要找這個韓柏是爲了什麼。

“或許是和那什麼七大險地有關吧”陳若柯心中想到,但是陳龍鼎真正的意圖到底是什麼陳若柯根本就不知道。

“我們到底該怎麼找啊!!!”王胖子有些憋不住的喊道。

“找誰找誰?”

就在這時高手進來了,咧滿嘴黃牙大嘴,光着腳丫子就進來了,高手進來之後一股子味道隨之撲面而來。

“唔~”

三個女生瞬間忍不住了,就要捂着鼻子跑出去。

但是高手似乎滅有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一個勁的朝着裏面走,直到最後房間之中只剩才三個大男人,王胖子還是陳若柯死死按住肩膀才留下來的,林無敵雖然也在苦苦的忍耐着,但是顯然要比王胖子要好一點,只是眉頭緊緊地皺起。

“沒,沒什麼,只是在商量點事情”陳若柯苦笑着回答道,臉上帶着歉意。

雲凌萱三女見到高手來了直接跑了出去顯然是非常不禮貌的,但是高手似乎不太在乎這些東西,一手摸着下巴一邊迅速的拉過一張椅子大喇喇的坐下,翹起二郎腿,那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的腳底板子上有着一層不知道要用多少肥皂才能洗乾淨的污垢······

“商量什麼事情啊,你們來到這裏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不如交給我來做吧,我真是閒的蛋疼”高手不滿意的說道。

“高手啊,你確確實實是高手,但是我們現在根本就不是要去打架,只是想找個人罷了,這件事情你幫不上忙的”陳若柯好心說道。

陳若柯已經看到王胖子想要起身走了,還是陳若柯在桌子底下死死地財主王胖子的腳纔沒讓他離開。

“找人啊,我認識啊,我在s省待了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你隨便說個地方我就認識,就算是找人我也認識一些”高手牛逼哄哄的說道。

“那人叫韓柏,你認識?”陳若柯實在是耐不住高手的折磨,直接說道。

“韓柏?我認識啊”高手接口說道。

“你認識韓柏?!”不僅是陳若柯,王胖子兩人也驚訝的看着高手。

看到三人一臉驚訝的看着自己高手似乎非常的有成就感,很得意的將退再次翹起,得意之色寫在臉上。

“韓柏是男的是女的?”陳若柯緊張的看着高手問道。

“額······”陳若柯一問出這個問題之後,高手臉上猶豫了一下說道:“男的吧”

“男的,吧~”王胖子滿臉不敢置信的看着高手,這一刻似乎也忘記了高手身上那辣眼睛的味道。

“對,沒錯,就是男的”高手非常肯定的說道。

“那他在哪?”陳若柯再次問道。

“嗯,你說他應該在哪?”高手反問道。

“臥槽,你這老傢伙不會是在忽悠我們吧”王胖子突然跳起來怒喊道。

只見高手也站了起來,一臉不耐煩的說道:“哎哎哎,年輕人不要這麼浮躁嘛,你要知道尊敬老人家知道不知道!”

“就你,你也算老人家,頂多算是個老流氓,老雜碎!”王胖子實在是忍受不了了。,

剛纔聽見高手說他認識韓柏,但是看高手的樣子是真不知道韓柏這個人,而且就連名字都應該是第一次聽說,至於高手說的什麼在這裏待了多少年多少年什麼的,還有認識誰誰了,全都是放屁的事。

王胖子因爲聽見高手說什麼認識韓柏他才勉強留下來的,忍受着那刺鼻的氣味,一直在等待着高手說點什麼有用的信息。但是現在的情況看來,高手完全就是在胡編亂造呢。

“好吧······”陳若柯無語了,竟然被這個老傢伙給忽悠了,要是一般時候的話絕對不可能被忽悠了的,或許也是因爲找人心切吧再加上沒有什麼頭緒,現在也算是有病亂投醫了,從高手的作風來看的話,就是一個不靠譜的人,怎會真的知道什麼韓柏呢?

“喂喂喂,我真的認識,妞們不能不相信啊”高手一看三人的臉色都有些不正常連忙辯解道。

但是三人根本就不再相信這個老傢伙的話了,滿嘴的胡話怎麼能讓他們相信?

見到三個人都走了之後,房間之中只留下了高手一個人,房間之中充滿了高手身上的味道,高手似乎什麼都聞不到,只不過此時的高手和剛纔的高手已經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氣質了,眼睛微眯,盯着已經走到門口的陳若柯的背影。

“陳哥,你說這個老傢伙是不是神經病啊”王胖子走到門外之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耐煩的說道。

陳若柯到是沒有什麼感覺,只是感覺這個高手確實不像個高手的,但是這老傢伙的實力確實不是蓋的。

“我感覺這個傢伙不簡單,我們今天剛到s省就碰到了他,但是他好像是賴上我們了一樣,到底有什麼企圖?”林無敵分析道。

“這點我不清楚,或許是感覺我們有意思吧”陳若柯笑了一下說道。、

陳若柯現在也吃不準這個老傢伙到底是想幹什麼,今天算是剛剛認識的,就要和他們同行,還是主動提出來的。

不過陳若柯心裏有種感覺,這個高手對自己等人道士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或許真的是哪裏隱世的高手出來玩耍一番吧。 陳若柯三人從有高手的房間出來之後同時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和感受待在一起實在是太煎熬了。

“無敵”走廊內響起王美晴清冷的聲音。

“嗯,怎麼了?”林無敵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陳若柯兩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是幸福的洋溢。

“唉”陳若柯和王胖子兩人同時捂臉,自己這個兄弟已經淪陷了…

不過下一刻,他們兩個接連淪陷,全部被自己的女人叫了回去……

林無敵進入到王美晴的房間之後,輕緩的走到牀邊坐了下來。

不過看王美晴的臉色好像有些不太正常,此時的王美晴好像是在想事情,陷入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怎麼了?”林無敵難得露出溫柔的一面。

這個鐵塔般的男人平時都是憨憨厚厚的模樣,動起手來又是一副冷血無情的面貌,也只有面對王美晴的時候才難得的露出這樣的溫柔,伸出手輕輕的撫摸着王美晴披散在身後的秀髮。

王美晴聽到林無敵的聲音好像猛然驚醒,就這麼短短的時間,從走廊走到牀上,就已經陷入了沉思,林無敵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事情能夠讓平時性情冷清波瀾不驚的王美晴變成這樣心不在焉。

“我以前和你們說過我以前就是s省的對嗎”王美晴擡起頭看向林無敵的美女之中蒙上了一層霧水。

林無敵頓時有些不知所措,女孩子哭是他最受不了的事情,不過王美晴只是眼中噙着淚水並未流下。

林無敵目光凝重的點了點頭。

王美晴不會無緣無故說起這件事的,她本就是s省人,五毒門天驕人物,當初是爲了躲避符宗的追捕才逃到h市的,現在重新回到了這裏,心裏肯定會有些難受,或者是,五毒門出了什麼事情。

“我感覺宗門好像是出事了”王美晴抽了抽小巧的鼻子,“剛剛回到s省的時候我一直都有一種心慌的感覺,不知道是爲什麼,剛開始還以爲休息一下就好,但是就在剛纔我在牀上躺了一會兒,做了個夢。”

“夢到我的宗門正在被符宗正在面臨一一場劫難,我的母親正在拼命地抵抗敵人的侵犯,保護宗門的所有人,我害怕…”王美晴此時就像一隻受了傷的小白兔。

林無敵伸出手溫柔的攬着王美晴的肩,王美晴順勢將頭依靠在他的肩膀上,這個時候林無敵可以給她莫大的安全感。

“要不然我們找個時間回去看看?”林無敵建議道。

王美晴離開五毒門至少有四年時間了現在的五毒門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又或者是否還存在都不清楚。

當初爲了王美晴能夠安全的躲過符宗的追捕,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的聯繫方式,只要她能活着,五毒門就不會有任何事情,但是這一晃多年之後再次回到這片熟悉的土地,王美晴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變了,全部都變了。

“我們來着不是還有事情嗎?”王美晴擡起頭看向林無敵說道。

“我和陳哥商量一下”林無敵拍了拍王美晴纖弱的後背。

“嗯”王美晴嗯了一聲。

隨後林無敵敲響了陳若柯房間的門,和陳若柯說明之後,陳若柯也非常贊同回五毒門看看,和他們的事情並不衝突。

五毒門是老門派,傳承數百年,而且一直紮根在s省,或許會有自己的信息來源有自己的關係網,而那個韓柏只要不是人海茫茫之中得一粒沙,肯定會找到一點蛛絲馬跡的。

和林無敵商量好之後,林無敵便回房間去安排一下行程,五毒門畢竟是一個傳承多年的古老門派,其宗門所在之地應該是比較隱祕的,最起碼世俗的普通人是肯定不知道的。

陳若柯再次走進那間充滿辣眼睛的味道的房間。

只看到高手還在那坐着,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上稍顯昏暗的燈光。

“高手?”陳若柯試探性的叫到。

陳若柯腳步輕輕的走向高手,口中再次叫到“高手”但是感受依舊保持那個姿勢一動不動。

雙腿交疊在一起,搭在旁邊的沙發上,半邊身子陷在棉花一般的沙發中,頭靠在沙發椅背上,向後仰着看着天花板。

“嗚~嗚~”

忽然房間之中傳出一陣火車的汽笛聲,嗚嗚嗚直響。

“我去,這都行”陳若柯驚訝的看着姿勢怪異的高手低聲低估一聲。

陳若柯接着向前走了兩步。

“嘶~”房間之中出現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只看到陳若柯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牙齦咬的緊緊的,上身前傾,胳膊成一個怪異的姿勢向後面扭着,陳若柯的手腕之上還有着一隻像是樹皮一般的油乎乎的手。

“放,放開”陳若柯咬着牙說道。

實在是太疼了,陳若柯本來就是想要走進一點叫醒他,但是誰曾想到,就在陳若柯接近到高手五步之內的時候,高手的身體突然彈起,眨眼間高手的身體已經凌空而起,陳若柯只感覺眼前一道虛影,接下來便有一陣鑽心的疼痛感傳到大腦之中。

“啊,啊!是你小子啊”高手好像剛剛清醒過來。

高手鬆開陳若柯的手腕之後陳若柯長舒一口氣,這老傢伙真是變態,身手快的不可思議,陳若柯根本就不知道高手是怎麼到達他的身後的,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胳膊被人擰了起來,這才知道高手到了自己的身後。

現在陳若柯不禁有些後怕,如果自己不是陳若柯而是一個想要趁着高手謀害他的人的話,現在應該已經命喪於高手之手。

“你睡覺不閉眼啊”陳若柯揉着手腕,皺着眉頭說道。

高手打了個哈欠,毫不在意地說道:“我仇人多,再加上常年都是天爲被地爲牀的日子,平時睡覺都是睜着眼睛睡覺的,只要有人接近我五步之內我便能感覺到”

“你有很多仇家?”陳若柯皺着眉頭問到。

高手看了一眼陳若柯,目光之中有着一點不一樣的問道:“怎麼了?”

誰知陳若柯並沒有繼續追問而是問到:“你和五毒門有仇嗎?”

高手見到陳若柯並不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便也不再提這個事情,說道:“五毒門到是沒有,怎麼五毒門惹到你了,想讓老子去幫你報仇?”高手看向陳若柯的目光充滿了玩味。

“不是,是有點事情要去辦”陳若柯說道。 “那我和你們一起去吧”高手笑嘻嘻的說道,好像非常想和陳若柯他們在一起一般,不過陳若柯總感覺高手只是單純地想湊一下熱鬧。

不過陳若柯並不知道去往五毒門的路上是否會遇到什麼事情,現在畢竟是在符宗的地盤上,自己等人剛下機場就已經被人盯上了,誰知道如果要去五毒門的話會不會在遭遇什麼事情,有高手一同隨行的話,至少可以鎮鎮場子。

“那好吧,不過高手你可得保護我們啊”陳若柯玩笑道。

“放心,你們的安全包在我身上就是,我的本事,哼誰要是敢不知道的話就揍誰!”高手說着揚了揚沙包大的拳頭。

陳若柯只能苦笑一下。

隨後陳若柯和雲凌萱還有王胖子交代一下之後便帶着帶着高手跟着王美晴前往五毒門的山門所在。

五毒門的山門坐落於一座孤山之上。

距離現在等人所在的地方至少需要坐車三個小時才能到,在車上也就是高手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但是這一次卻是做的出租車,剛開始的時候司機一聽說要去孤山本來是拒絕的,因爲那一帶有非常多的蛇蟲鼠蟻,而且都是劇毒無比,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往那一片區域去,輕則被刮傷蹭傷,如果真的被蛇蟲鼠蟻什麼的咬中的話,那後果真的就是不堪設想啊。

不過他們幾人可不在乎這些,王美晴本就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本身就是玩蟲子的行家,難道還會懼怕那些東西?

“美晴,你離開多長時間了?”陳若柯在車上問道。

王美晴好像是在想什麼事情,心思並沒有在這,所以在陳若柯問完之後楞了一下才想了想回到道:“四年了吧,我在h市就待了有四年了,這是第一次回來。當初被逼走的時候真的沒有想到我還能夠回來”說到這王美晴好像又想起了什麼,臉色變了一變。

“怎麼了?”林無敵關心的問道。

“我回到s省之後就一直有些心慌的感覺,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似得,越是接近宗門那種感覺越是清晰,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王美晴看着林無敵說道。

一路顛簸之下,終於接近孤山了,但是司機死活也不敢再往前開了,不僅僅是因爲前面的路更加崎嶇主要還是因爲司機早就聽說這孤山附近經常會看到一些不乾淨的東西。

在幾個月之前,就聽到同行的司機有將客戶拉倒這邊的,回去的時候就撞到了不乾淨的東西,回家病了好幾天,高燒不退,即便是上醫院輸液打針也不見退燒,最後好想是他的妻子給他請了個神婆幫他收了收魂纔好的。

“先生,我是真的不敢再往裏送了,這段時間這邊確實是不安寧,所以您也諒解一下,實在不行我就稍稍您一些錢,您看怎麼樣”司機是還在世沒有辦法了,最後竟然連降價的方法都說了出來。

但是陳若柯等人肯定是不會真的讓司機降價的,畢竟這邊本就是五毒門的地盤,來這邊的人真的是有很多危險的,最終給了司機貳佰元,司機直接開着車就走了。

“我們往前面走走吧”王美晴有些歉意的說道。

確實這邊的路實在是太過崎嶇,一般的司機根本就不敢往這邊開,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車毀人亡,剛纔那個司機將他們送到這已經算是很大膽的了。

“沒事”陳若柯笑了一下並不在意。

高手更是一臉的不在乎,只是看着這種地方有些稀奇,四處瞅瞅看看,跟在陳若柯三人身後晃悠悠的走着。

一行四人接着往前面走了近一千米左右的地方,高手突然停了下來。

“等等”

高手突然提醒道,陳若柯等人雖然不知道有什麼事情,但是聞言卻也都停了下來,疑惑的看着高手。

溺寵上天:腹黑老公惹不得 只見此時的高手眼睛微微眯起,依舊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目光看着不遠處一人多高的雜草,好像是在等着什麼。

陳若柯三人隨着高手的目光看過去,王美晴和林無敵並沒有看到什麼,陳若柯雖然眼前依舊是一片漆黑,但是隱約的能夠感覺到那裏好像有生命體的氣息。

“有人”陳若柯低聲提醒道。

他們四人就在原地站了足足有三分鐘,終於那一人多高的雜草發出一陣窸窣聲,但是依舊沒有人影出現。

“小心!”陳若柯突然出聲。

只見一個黑影突然間從不到十米的地方射向王美晴。

林無敵眼疾手快一把攬過王美晴的腰肢,一個瀟灑的轉身,那道黑影驚險的擦着林無敵的側臉而過,林無敵只感覺臉龐一陣冰涼。

流血了。

是匕首,閃爍着寒光。

“閃開!”

一道黑影閃過之後,在另一個方向再度出現一條黑影朝着陳若柯射來,因爲陳若柯本來就已經有所防範,所以在那道黑影剛剛出現的瞬間,陳若柯便已經做出了反應,沒等那道黑影到近前,陳若柯的身體已經動了,主動攻擊!

“困!”

陳若柯一聲大喝,只見陳若柯右手甩出的時候一片複雜的紋路直接向前面的黑影壓了過去,正是困陣,自從上午從高手哪裏學到了這一手之後,陳若柯對這個困陣的領悟更加深刻,多以施展起來也得心應手了很多。

高手一直未曾出手,而那些黑影也沒有一個是射向他的,接二連三的一共出現四條黑影,但都是一閃而逝,陳若柯攻擊的那道黑影見到自己已經暴露了,瞬間向着旁邊的草叢之中閃去,身影直接被淹沒在了雜草之中沒有了蹤跡。

“大家都小心點”陳若柯低聲提醒道。

現在陳若柯三人已經站到了一起,高手依舊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站在一旁,好像剛纔的那幾道黑影的出現和他沒有關係一般。

“不足爲懼”高手嘴脣蠕動,吐出幾個字,但是陳若柯幾人根本就沒有聽清楚,一直在防範着那幾個神出鬼沒的殺手呢。

這四道黑影應該就是那種非常專業的殺手,一擊不中直接遁走,絕不會將自己暴露在攻擊目標的目光之中。

“想不到竟然被你們發現了”一道低沉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滾滾而來。

陳若柯聽到聲音之後耳朵的聳動一下,但是根本就辨別不出聲音的位置是在哪,聲音是從四面八方一起涌來,看來這個殺手非常的有經驗,要不然就是四個人一起發出的聲音。

“不用緊張”陳若柯低聲說道。 陳若柯低聲說道,林無敵還有王美晴一臉的緊張,目光凝重的觀察着四周的風吹草動,只要稍有動靜身體就會緊緊繃住,以防被那幾個暗中的殺手襲擊。

高手依舊像一個沒事人似的站在一旁,面帶笑意的看着這一幕幕的發生。

“高手,他們在哪?”陳若柯低聲問道。

“不說”高手笑意吟吟的說道。

“······”陳若柯無語的看了一眼高手,隨即也是緊張的關注着四周的動靜,雖然高手不說,但是陳若柯並不認爲高手會什麼都不做,因爲剛纔這幾個殺手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就是高手提醒他們的,沒有高手的話,現在他們可能已經進入了那幾個殺手的圈套之中在沒有絲毫防備的情況下冷不丁的被人偷襲一下子,即便可以躲過也有可能身受重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