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頭山的野獸大家都熟沒啥問題,李雲知道這山裡的野獸在自己和白沉靠近的時候自己就會瑟瑟發抖了。

0

地震的時候野獸尚且亂竄,更何況是一條白龍還有修真者。

「總之呢,謝謝你們的關心啦,我叫王棠,一個路過的大學生沒,等一下可以一起下山哦。」王棠還鼓著肌肉自豪道:「我保護你們哦,弱男子們。」

「在此之前,我要先忙忙自己的事兒…」

此時,這金剛芭比小姐姐從身後的包包里取出不少東西來。

燒雞。

焚香。

還有…

冥幣。 「咔!」

鬍子哥打了個手勢,來到攝像機的面前,望著眼前的鏡頭,一陣陣的欣喜。

「完美,太完美了,比什麼好萊塢巨星都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完美的長鏡頭。」鬍子哥一陣欣喜道:「你這鏡頭感簡直無敵了,彷彿就是為此而生的,每一幀都是MV級別的啊…」

「承蒙誇獎。」小黑笑道。

站在鬍子哥旁邊的一個光頭漢子嘆氣道:「只可惜的是小棠不在啊,她在的話這段長鏡頭肯定更完美了。」

「誰叫你那麼弱,不能長時間扛著攝像機。」

「怪我咯,不是誰都有小棠鍛煉的那麼結實的啊。」

「嗯,怪你。」

「多謝你啊小姐。」鬍子哥轉身對著小黑深深的鞠了一躬道:「為我們的電影,我們的夢想做出了那麼大的貢獻…」

光頭漢子也表示感謝,直呼這是最完美的鏡頭外貌。

「即使不拍成電影,拍成MV都能讓人為之痴迷啊。」

「小事一樁。」小黑看著鬍子哥淡然道:「如果需要我出場的話可以再叫我,我隨時都能出場。」

「謝謝你…真的是太謝謝你了…」

很快,這由年輕人組成的劇組又開始了自己的工作,燈光閃爍,一副【浩大】的戰爭戲在此上演。

由在場的劇組成員,穿著簡陋的盔甲道具客串的兵士,用五毛特效進行著戰鬥…

小黑看著這樣子的電影,直言道。

「感覺挺滑稽。」

「額…」鬍子哥好像被戳到了痛處,最後苦笑道:「怎麼說呢,我們只是追夢人,不是電影人啊,並沒有什麼經費技術去弄好的特效,所以…嗯,我知道這種古裝戰爭片很吃特效和經費,不過沒辦法啊。」

旁邊的特效師在用電腦處理著場景,無論怎麼處理,都處理不出鬍子哥想要的結果來。

五毛的道具做出的五毛特效,怎麼看都只值五毛錢…

鬍子哥不甘心。

大家都不甘心。

奈何這並不是靠夢想,靠愛就能彌補的事情,對此他們也只能說盡到自己的全力做到最好而已。

「你們,對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事情有執念吧。」小黑感受到了鬍子哥的情緒歪著腦袋道。

「嗯,怎麼說呢,執念倒是不多,更多的是想留下一部能讓人明白,讓人了解的電影。」鬍子哥笑道:「其實就是崇拜英雄啊,超級帥氣的哦,小時候上學的時候,就讀到了【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這句詩。」

「不管怎麼樣,這真的很帥氣啊,一人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飛將軍李廣一人抵抗敵人入侵時的氣勢,都讓人深深著迷。」

鬍子哥雙眼閃爍,對於這一部電影的題材選取,理由真的簡單過了頭。

僅僅只是覺得非常的帥氣而已。

男人的浪漫,就是那麼簡單,那麼樸實。

「很樸素的想法。」小黑先是讚歎,但還是冷不丁的戳穿:「但夢想和現實是不同的啊,既然沒有實現夢想的實力,那就只是夢而已啊,你們劇組根本拍不出【不教胡馬度陰山】的氣勢來。」

「嘿嘿,所以我們打算用取巧一點的方法嘛。」鬍子哥面對小黑的挖苦絲毫沒有氣餒,笑道:「電影的題目是《龍城》,所以體現的是龍城飛將的氣勢啊….」

說完鬍子哥帶著小黑來到了電腦的面前,在五毛的特效下,佇立在中間的,是這一部低成本電影的主角,一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青年。

有一排性感的小鬍子,帥氣邪魅又不失男子漢氣概的熏肉味笑容。

主演,飛將軍李廣。

這位李廣,在五毛特效的背景下,做著五毛的事情,一個人抵擋著『千軍萬馬』的進攻。

「這部電影,本來就是【龍城飛將】,至於其他人也就不那麼重要啦。」鬍子哥一陣陣的得瑟,覺得自己的想法太機智了:「用最低的成本,打造最高的回報。」

小黑望著屏幕上的電影剪輯畫面一陣陣的沉默。

「這就是,你想要的【電影】,你想要的【夢】嗎?感覺…很廉價。」

「是啊,這就是…這就是…」鬍子哥本來想說,這就是自己想要的電影。

可終究沒有說出口來——

在場也是一陣安靜,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來。

「我們知道…這是一部註定要撲街的電影啊。」主演飛將軍的青年摘下了紙板頭盔:「可笑,滑稽,五毛特效,沒有什麼演技,由一群青澀大學生拍出的初女作。」

鬍子哥在這個時候接茬道。

「可就算知道又如何呢,知道了註定的結果就能不去做了嗎?知道可能會失敗就放棄,這和鹹魚有什麼區別…我們不想當鹹魚,只想讓自己不悔而已。」

「嗯…不悔是吧,還不錯,知道自己的電影挺爛。」小黑的話毫不留情,隨即說道:「其實我覺得吧,你們這一部電影還算不錯,畢竟有我的出演,缺乏的,就是【氣勢】,既沒有殘酷蒼涼的氣勢,也沒有那種喚起熱血沸騰的場景…嗯,我覺得吧,這樣也許更好?」

小黑打了一個響指。

周圍開始瀰漫著水霧,籠罩著在場的所有人。

「怎麼突然起霧了…」

鬍子哥呢喃道。

突然,在霧氣的中央,一個個身披兵甲的戰士緩緩出現。

步伐堅毅堅定,朝著山的那邊走去。

陰兵借道。

鬍子哥等人都看呆了,被眼前這宛如神跡一般的場景…

然而很快,鬍子哥就反應了過來,激動的說道:「快!黃子,這是…這就是我們夢寐以求的場景啊!」

一般來說出現這種場景,一般人都會被嚇到昏迷。

然而在場的陰兵們並沒有過多的嚇到在場的追夢人。

所有人在驚了一驚后都冷靜的一筆,甚至還隱隱有些興奮狂熱。

很快,燈光起,攝像機走你。

主演加入到了這些陰兵們中去,彷彿當年大將一樣,帶領著他們走向戰場,走向勝利。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看著鏡頭裡這浩浩蕩蕩的場景,鬍子哥說不出的感動。

「這…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場景啊…」

「所謂的龍城飛將,從來都不是一個人而已,而是千千萬萬駐守在這裡的將士們,他們才是龍城飛將啊…」小黑說道:「護衛疆土,保衛家園,雖死不悔。」

鬍子哥沒有聽小黑的話,只是自顧自的盯著眼前史詩一般的場景。

最後的拍攝完畢。

電影畫面出現在有些老舊的筆記本電腦上。

場景恢宏。

宛如史詩。

在場的所有【龍城飛將】們,抵禦著敵人的進攻,拋頭顱,灑熱血。

「這才是我們心中的《龍城》啊…」

「真是,太好了…」鬍子哥的臉上表現出解脫的神情來:「謝謝你啊,讓我們看到了最好的《龍城》。」

小黑這一次沒有挖苦鬍子哥他們,而是點了點頭深感同意。

「嗯,這一部龍城的確是最好的電影…畢竟有我參演嘛。」

鬍子哥笑的一本滿足。

大家都一樣。

小黑好像困了,打了個哈欠,微微眯上雙眼。

等睜開后,眼前只有一片寂靜和空白。

沒有喧鬧的青春男女們。

沒有拍攝手忙腳亂的身影。

帳篷啊,燒烤啊,都是不存在的東西。

眼前的陰兵們都緩緩的消散。

只留下了原地的一台破舊的攝影機。

布滿傷痕,全是缺口,布滿腐爛的樹葉和泥土。

小黑托著下巴,看著這攝像機。

「夢想啊…」

「終歸,還是一場夢罷了。」

……

「我呢,就是為了見見這些老同學們才來到這兒的啊。」王棠輕描淡寫的說道:「我是傳媒大學的大學生,本來打算來這裡取景拍攝的,不過呢那一次我因為生病了沒來,夥伴們就先來了…結果呢,我等到的就只有夥伴們已經去世的新聞啊。」

一群為了夢想而拼搏的追夢人,在即將起航的時候就夭折在了這裡。

因為山體滑坡的原因,死在了這大山之上。

李雲默默的聽著王棠的傾訴。

健壯,開朗。

將傷心掩蓋在笑容裡邊——

王棠最後自豪的說道。

「希望他們在天堂能夠完成那一部還在萌芽中的電影吧,龍城飛將,是不是超帥…」

「嗯,他們已經完成了這一部電影哦。」李雲笑道:「超帥的。」

「謝謝了…聽你這麼一說我心情倒是好了不少。」王棠臉上原本帶著的陰沉表情都一掃而空:「好了,我要下山了,你們也趕緊的吧,野獸出沒就不好咯。」

說完王棠就開始收拾地面的香火,燒雞就留在了這兒。

扛著攝像機,一步步的走下山去。

拍攝,屬於自己的【龍城】。

李雲盯著王棠的背影,有一排年輕的大學生們,勾肩搭背,樂此不疲。

鬍子哥。

男主角。

燈光師。

王棠…

其樂融融,仿若當年…

………

………

「沒想到。」

「嗯,我也沒想到,那些大學生們居然是亡者。」李雲看著前方逐漸隨風消散的大學生幻影,最後只剩下了身為生者的王棠。

死者如生,實在是挺不可思議的。

「沒想到,我們倆居然都沒發現,這就有點問題了,咱們什麼身份,你有最高級的法眼我還是常常混跡於死人堆里的神兵,對亡者的感應更是明顯。」白沉望著這些周而復始的士兵沉吟道:「你說,會不會跟這些陰兵有關。」

那一邊亡魂已經消散,這一邊的陰兵的思念體依然沒有消散的趨勢。

沒有靈智,沒有顯而易見的能量來源,那麼問題來了,他們究竟是借著什麼屹立在這一片大地之上的。

這時候小黑出現在李雲還有白沉的旁邊。

「你們倆在這罰站呢…」

小黑面帶微笑的走了過來。

笑容是聖潔的,美麗的,奪人心魄的。

然而一開口就是一股子大蔥味,和白沉如出一轍,都是不開口歲月靜好,一開口瞬間爆炸。

「白沉,你的血壓又升高了,年紀大了就別老是動氣,對身體不好。」李雲拍了拍白沉的肩膀后看著小黑說道:「怎麼,你的演員夢也做完了?」

「嗯,做完了,這夢還算不錯,權當消遣吧。」小黑雙手揮動,一片冰凌產生,覆蓋在了地面的泥土上。

這下子不是身體冷了,而各種意義上的冷…

而這冰塊覆蓋的地面為中心,蔓延出一條條紅色的絲線來。

這些絲線,連接在這些陰兵身上。

能量源,找到了——

並不是這些思念體成精了,而是有一個固定的能量體逸散著的能量讓他們保存了下來。

「陰陽輪轉的土地?」李雲皺眉道。

「差不多吧。」小黑少見的沒有嘲諷,說道:「也不怪你們找不到,這一片土地陰陽逆轉的有點特殊,如果不是我在這裡的畫,絕對是找不出來的,在【另一面】有你們絕對不理解的東西存在哦,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吧。」

術法啟動,陰陽逆轉,李雲感覺自己身下的土地開始偏移,一陣失重感過後,又腳踏實地的在地面上。

還是原來那座山。

只是現在站在【相位】裡邊。

徹骨的寒冷傾襲著身體,簡單粗暴,純粹的物理傷害。

【陰】之極的寒氣。

在面前,有一棟超大號的白色宮殿,沒有富麗堂皇,只有純粹的白和冰藍交加的顏色。

本來這寒氣就夠冷了,看著這宮殿的色調更是冷上加冷。

宮殿,有破損,最上邊的屋頂好像被掀開來了一樣,露出了空空的內部。

更詭異的是,這白色的宮殿,並沒有地基,而是以漂浮的姿態維繫在這裡…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