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東是個狡猾的人,不管什麼時候,他的身邊至少有兩個高手護衛。以八哥的身手,他也能幹掉謝東,但是絕對做不到全身而退。

0

「你真的殺了他?」八哥有些木然地問道。

陳立淡淡道:「現在的你,沒有了後顧之憂。昨天說的事,你能考慮了嗎?你應該明白,你替我做事,王露會到市裡的學校讀書,以後還有個好的前途。你仔細想想吧。」

對於八哥來說,女兒是他的一切。陳立相信,只要抓住這個點,八哥就沒有反對的理由。

「我能替你做什麼事?」八哥沉聲道。

「謝東已死,海州拳館必定會亂。怎麼控制形勢,需要你在其中初力,有不服的人,直接打服,行不行?」陳立笑道。

「我可做不了老大。」八哥攤手道。

陳立不由失笑:「你倒有自知之明。」接著,他指了指陳玄,「他才是老大,你是一柄刀。」

「行,只要讓小露有書讀,我沒問題。」

八哥點點頭,算是接受了這個安排。在打打殺殺方面,他在行,讓他去用計謀,那絕對是他的短板。

陳立看向陳玄,兩人會心一笑。

「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去市裡。你收拾一下東西吧。」陳立笑道。

八哥點點頭,進去收拾東西了,很快,他提著一個旅行包出來了,裡面只是一些王露的衣服。

一行人駕車駛向海州市。

王露看著窗外的風景飛逝,不由十分激動,從小到大,她幾乎沒有去市裡的機會。而現在,她即將去到海州市,並且有可能在那裡讀書。

陳立也不含糊,到了城南,他直接在城南實驗小學附近買了一套房,上面寫了八哥的名字。

對於八哥這樣的一名猛將,這些投資絕對是超值的。

八哥對這一切都是來者不拒,他覺得反正要給陳立辦事,這也算是應得的。

當天,八哥父女倆便安頓下來。

陳立和陳玄離去時,八哥也跟了出來。

陳立奇怪地道:「還有事?」

「現金給點吧,吃飯成問題了。」八哥語出驚人。

陳立頓時哭笑不得,這個八哥,也太極品了,居然淪落到沒錢吃飯的地步,也不知道他的錢到底花到哪裡去了。

陳立拿出錢夾,將裡面幾千塊的現金全塞到八哥手上,八哥也不拒絕。錢拿到手,他轉身就往回走。

陳立和陳玄面面相覷。

陳玄苦笑道:「這傢伙,脾氣古怪得很,只怕他以後不服管。」

陳立笑道:「不見得。他這樣直來直去,反而沒有太多的花花腸子。讓他辦什麼事,直接吩咐,想來應該不差。」

陳玄攤手道:「他是你收服的,在他心裡,他服氣的只是你。我只不過是他臨時的老大。」

刻骨驚婚,首席愛妻如命 陳立無奈道:「分得這麼清楚,也沒什麼意思。我先回去了。」

說著,他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了進去。 陳立趕到唐家公司樓下,還不到五點,他一直等到快六點,還是沒有等到唐夢雲。

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陳立覺得很奇怪,這也太反常了。

此時,唐明運和唐明蘭兄妹倆有說有笑地走了出來。

陳立上前問道:「你們看到唐夢雲沒有?」

唐明蘭錯愕道:「陳立你不知道?在下班之前她就離開了。」

陳立一聽,他轉身就走。

下班之前就走了,唐夢云為什麼不肯等他?

有什麼事情不能當面說清楚,非得要弄得這麼僵?

唐明蘭看到陳立的反應,疑惑道:「怪了,這陳立怎麼了,唐夢云為什麼不等他?」

唐明運臉色發青:「唐夢雲在布一個大局,她是想甩了陳立,以此來取得奶奶的信任,想要把我排擠下去。這個八婆,好重的心機,好狠。」

唐明蘭嗤笑道:「哥,你別灰心,唐夢雲哪來那麼大的本事,倒是這個陳立,一門心思幫唐夢雲,到頭來還被一腳踹開,實在夠好笑的。」

唐明運嘆了一口氣:「現在還管什麼陳立,唐夢雲這是要下猛葯。陳立現在成了她的累贅,她毫不猶豫地一腳踢開,足以見得,這個八婆心機重得很。但是,有我唐明運在,她唐夢雲只能是做夢。」

唐明蘭立刻表態:「哥,還有我幫你,唐夢雲翻不了浪。」

唐明運笑了:「妹子說得是,以後你嫁入陳家,她唐夢雲就是個屁。我們唐家和陳家合力,這海州由得我們橫著走。」

唐明蘭感嘆道:「只是不知道,那位神秘的陳公子,到底什麼時候出現。」

「放心,是你的跑不了。」唐明運笑道,「人家天天忙著賺錢,等到他出現的那天,你就什麼都不缺了。」

「那是。」唐明蘭得意笑道,「為了掙錢,忙碌一些也是必然。不過呢,我等得這麼辛苦,到時他出現,我要好好給他出出難題,讓他知道,我唐明蘭可不是好惹的。我們唐家的女兒,是有刺的。」

唐明運聽得滿腦門黑線,要不是唐明蘭是他親妹妹,他早就聽不下去了。對於唐明蘭這些口是心非的話,他實在覺得很諷刺。到時,陳家公子出現,唐明蘭怕是第一時間投懷送抱,哪裡還會想什麼別的。

要知道,嫁入豪門,這是唐明蘭畢生的願望。只有這樣,她才可以最省力的獲取榮華富貴。

像她這樣的拜金女,好逸惡勞,這已經烙進了她的靈魂。

陳立回到雲頂山莊,沒有看到唐夢雲,只看到一臉冷漠的孫瑩坐在大廳。

「陳立,你回來做什麼?還不快滾。」孫瑩譏笑道。

「夢雲在哪?」陳立對孫瑩的尖酸刻薄已經習慣,他直接發問。

孫瑩不清楚唐夢雲和陳立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到唐夢雲對陳立的態度冷淡,她覺得是個好機會。

「都說了讓你滾,你還問什麼?已經給你重新收拾了房間,你看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嗎?」孫瑩挖苦道。

「閉嘴。」陳立冷聲道。

要是平時,對於孫瑩的胡攪蠻纏,他當成耳旁風也就算了,現在他心情不好,孫瑩還出來嘰嘰歪歪,他的火氣也上來了。

「陳立,你膽子肥了,有本事沖夢雲吼啊,跟我叫什麼板?」孫瑩老大不服氣。

陳立淡淡地道:「你看清楚,這別墅在我名下,你記得嗎?」

孫瑩怔住了,這不是她的別墅,她的氣焰頓時一滯,但是想到唐夢雲,她不由得膽氣一壯:「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你要把我們全家趕走嗎?」

「只要你開口,我們全家都走。」唐夢雲在房間里聽到了,她在門口大聲道。

孫瑩大急,她急忙衝過去,在唐夢雲耳邊小聲道:「夢雲,你說什麼胡話,我們走了住哪啊,就算是走,也必須他走。」

唐夢雲無奈道:「媽,這別墅是他的。」

陳立嘆了一口氣:「究竟發生什麼事,不能跟我明說嗎?」

「已經不重要了。」唐夢雲冷冷地道,她無法接受陳立去到星雲路的事。那個地方,在海州是臭名昭著的,男人去到那裡,不用想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重要,我想要知道真相。」陳立沉聲道。

「那好,我問你,你昨天去星雲路做什麼?」唐夢雲質問道。

孫瑩大驚,她當然知道星雲路是什麼地方,傳說那地方是男人的天堂,她在年輕時候,天天管著唐慶國,就是怕他跑去那地方學壞。

「好啊,陳立你的手上有錢,什麼壞習慣都來了。離婚,堅決離婚。」孫瑩怒吼道。

陳立一怔,這事他已經很小心,怎麼會讓唐夢雲知道,究竟是哪個環節不對,他百思不得其解。

「怎麼?不說話了,心虛了是吧。」唐夢雲不依不饒地道。陳立的沉默,在她看來,這就是默認的表現。她本以為,她當面把話說出來了,陳立總也要解釋一下,如果解釋得有道理,她也打算鬧一陣,然後就算了。

現在陳立什麼也不說,豈不是坐實了她的猜測?

「實際跟你想的不同。」陳立辯解道。

有的事,他根本不可能說出來,尤其是當著孫瑩這個大嘴巴。如果說了,無異於通告整個海州,謝東是他做掉的。

孫瑩這樣的長舌婦,是不會有什麼保守秘密的覺悟的。

「到底哪裡不同?你啞巴了?」唐夢雲怒道。

陳立暗嘆一口氣。他去到星雲路,就是去幹掉謝東的,這事,他哪裡能夠跟唐夢雲說?

社會總有黑暗的一面,這些東西,陳立根本不想唐夢雲知道。

「我只能說,我去那裡是辦事,絕不是找女人。」陳立鄭重道。

「陳立,你要不要臉,你說這話,良心不會痛嗎?你肯定是去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要不然,為什麼不敢當面說出來?你要不是心虛,那就說實話。」孫瑩再也坐不住了,她連珠炮一般蹦了出來。

陳立左右為難,他是去幹掉謝東的,這事絕對不能說。

有一點孫瑩是說對了,幹掉謝東,這事確實是見不得陽光。

「夢雲,你願意相信我嗎?」陳立目光灼灼地盯著唐夢雲,問道。 唐夢雲深吸一口氣:「你告訴我做了什麼事,我才能相信。」

陳立無奈道:「等以後我會告訴你,但不是現在。」

「還等?等你在外面的狐狸精生孩子嗎?」孫瑩憤憤不平。

陳立怒極,他狠狠地瞪了孫瑩一眼。這個孫瑩從來不會做好事,只會火上澆油。

孫瑩被陳立的目光一瞪,她不由縮了縮脖子,只覺得陳立此刻的目光,特別的可怕。

「幹什麼你?」孫瑩不由後退一步,心虛地呵斥道。

陳立再也不看孫瑩一眼,他看向唐夢雲,低聲道:「夢雲,具體的事現在不能說,你要信我。」

「那行,你什麼時候說清楚,到時再進房間。」唐夢雲淡淡拋出幾個字,轉身走了。

陳立只有苦笑,他無法可想。現在他不能將實情告知,等到合適的時機,怕是要幾年時間。在這期間,難道連房間也不能進?真要這樣,什麼感情也淡薄了。

孫瑩看到唐夢雲走了,連忙追了上去。

「夢雲,你走什麼,不會這樣放過他吧。」

「有事就要當面說清楚,你這樣怎麼行,媽告訴你,現在你不敲打他,以後可就遲了。」

「今天他敢去星雲路,以後指不定去什麼地方呢,你怎麼能這麼算了?」

「他跑到那種地方胡作非為,誰知道染上什麼病,萬一把病傳了你,你怎麼辦?」

孫瑩一路碎碎念,一直到了房間里。

唐夢雲嘆氣道:「媽,你能不能別說,像念經一樣,我頭都大了。」

孫瑩不依不饒道:「傻孩子,他隨便說幾句,你就信了,你怎麼這麼天真呢。」

唐夢雲不說話了。

孫瑩以為唐夢雲聽進去了,續道:「依我看,趁早離婚,我看出來了,現在老太太也不那麼堅持了。在這之前,你最好把別墅過戶,你跟了他三年,要他一個房子是應該的。以後再有合適的,你也能有拿得出手的嫁妝……」

「媽,你說完了沒有?我的事我自己處理。」唐夢雲不耐煩地道。

「你這孩子,真不懂事。好話歹話也聽不出來嗎?媽會害你么?」孫瑩生氣道。

唐夢雲左右為難,她本來想給陳立機會解釋,現在聽孫瑩一數落,她也在心裡敲起了鼓。

她相信陳立的為人,但是有的事,不是有理智就能控制的。

「媽,你真想要這房子?」唐夢雲問道。

「當然。」孫瑩脫口而出。

「那行,明天我和他去過戶房產,但是先不離婚。」唐夢雲猶豫道。

「行行行,乖女兒,你終於開竅了,不枉媽一番教導。」孫瑩驚喜莫名。她聽到唐夢雲願意去將別墅過戶,已經喜出望外,至於唐夢雲後面說了什麼,她根本無所謂。

在她看來,事情有了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一件件事累積下去,到時離婚是必然的。

孫瑩的說話聲音並不小,陳立聽在耳中,又好氣又好笑。

這個孫瑩,也太狂了,是時候給她個教訓,要不然,她只會添亂。

第二天,一家人吃過早餐,唐夢雲忽然說道:「今天我不上班。」

陳立暗嘆,他本以為,經過一夜,唐夢雲或許會改變主意,現在看來還是一樣。顯然,孫瑩在其中起了不小作用。

「我懂了。」陳立神情黯然。

別墅並不算什麼,對他來說,感情的脆弱,才是讓人無奈的。

孫瑩的心情很好,她盼望良久的願望將要實現,她興奮得難以自制,在別墅里快活地轉來轉去。

屆時,別墅變成唐夢雲名下,陳立到時還有什麼理由趕她出去?想到這些,孫瑩開心得要飛起來。

唐慶國看不下去了:「你這麼興奮做什麼?」

孫瑩一聽,更是得意:「你懂什麼,這別墅馬上要改名,你說我應不應該開心?」

「改什麼名,雲頂山莊這個名字很好。」唐慶國奇怪地道。

「你是不是傻?」孫瑩喝斥道,「陳立這是跟夢雲去把別墅過戶,以後這別墅就是夢雲的。到時,我看陳立還敢跟我大嗓門說話。」說到最後,孫瑩得意地笑了。

唐慶國皺起了眉,他總覺得事情過於蹊蹺。就算不改名,一家人也住得好好的,為什麼一定要改戶主?

唐慶國心裡在打鼓,他看著孫瑩,疑惑道:「是你的意思?」

「什麼我的意思,陳立做的事誰不知道?夢雲讓他把房子過戶,不應該嗎?他偷偷溜出去偷吃,還有理由了?」孫瑩不滿道。

唐慶國只有嘆氣,他哪裡說得過孫瑩,在這些事情上面,他永遠是輸家。就算他有理,在孫瑩面前,也根本不會有好果子吃。

他想不明白,陳立為什麼要去星雲路。那裡是什麼地方,海州人都清楚。

在他看來,陳立不差錢,想找女人還不容易?犯得著跑去星雲路那種地方嗎?不幹凈還不安全。

但是這些話,他不能跟孫瑩說,說了也沒用,反而會引火燒身。

燕都,城北醫院大門前。

一輛加長林肯緩緩停下,西裝筆挺的司機連忙下車,攙下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太太。

她是陳家現任家主,蘇娥。

啞夫種田記 她的顴骨略高,已經半白的眉毛下,是一雙鷹般銳利的眼。她腰桿很直,手中甩著一支烏木拐杖,精神抖擻,威風凜凜。

「媽,您去哪了?」

顧雪見狀,急忙上前攙扶住,直到進了病房,她才出聲詢問道。

「當然是看驕兒。」蘇娥冷哼一聲,在太師椅上坐下。

蘇娥的親兒子陳鵬就躺在一旁,她看也沒看一眼。

顧雪侍立一旁,心裡嘀咕,平常蘇娥一個月去獄中看望陳驕一回,看現在蘇娥的樣子,只怕又是去看了陳驕回來。顯然,這位陳家老太太,在這個問題上,是真的沉不住氣。

陳驕的情況特殊,對外宣稱是病重不治,真實的情況是,入獄。真正病重的人,是陳鵬,陳家兄弟的父親。

「他的情況怎麼樣?」顧雪問道。蘇娥絕口不提陳鵬,她也只有順著話說下去。

蘇娥眉頭擰起:「我早吩咐過,讓陳立回來,你們都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是不是?」 顧雪心裡一凜,她當然知道蘇娥的吩咐,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兩個都是她的兒子,她實在不能取捨。哪怕蘇娥給的壓力再大,她也要找機會拖延。

「媽,您的意思是?」顧雪疑惑道。

蘇娥手中的拐杖砸在地上,鏘然有聲:「這還用問?把陳立抓回來,換人。」

顧雪臉色蒼白:「媽,不是說了給陳立時間,怎麼又變了?」

她心裡有數,蘇娥這次去看望陳驕,指不定又聽了一些什麼言語,所以情緒激動。蘇娥自小就寵陳驕,對他可說是言聽計從。現在陳驕坐牢,情況肯定慘,他再一哭訴,蘇娥自然被說動了。

「時間時間? 八零福氣嬌妻 那個廢物,就算給再多時間,有什麼用?一株野草,能長成蒼天大樹嗎?」蘇娥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