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姜辰又回頭看向了身後廣場上的魔法師和戰士們無比深情的說道!

0

「兄弟姐妹們,你們別被這群貪婪的怪物畜生給騙了,以前他們打著我們人族是神罰的部隊來清洗我們,但是浮雲之巔一戰你們也看見了,他們為了搶奪矮人族世世代代存下來的財寶,寧願拿你們的生命去換,讓你們低空轟炸就是不要炸毀這些財寶,你們的死和他們無關,雖說你們可以復活,但是你們要等到猴年馬月去了,而她的妹妹死了,可以立馬復活,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平等?」

「浮雲之巔上!我們人族是你們口中所謂的神罰對象,矮人族又礙著你們什麼事兒了?但是你們去打矮人族處於什麼目的,你們真的是來神罰的嗎?當時浮雲之巔上,我們俘虜了3000名神族的戰士,我們一直都是優待,絕對不欺壓,不虐待俘虜,我想這個你們在場的十幾萬神族戰士也看見了,這幾天是不是我們吃什麼,你們就吃什麼? 每天還提供酒香煙,雖說讓你們幹活兒了,但是我這個人族國王,和我的這群戰士們,還有子民們都在幹活兒,而且幹得不比你們少,我們做到了問心無愧」

「而神族的人是怎麼虐待人族的俘虜的,拿去挖礦,沒有飯吃,生病直接病死,有些直接累死,而我們給你們神族的受傷的戰士還精心治療,甚至你們生病了還主動給你們提供藥物,我不知道我們這麼善良且偉大的人族憑什麼被神罰?我在浮雲之巔上,有魔法師告訴我,操控浮雲的秘密,我從來沒有嚴刑拷打他,是他主動告訴我的,你知道為什麼嗎?我想你們在座的裡面有參加浮雲之巔戰鬥的吧!」

「當時那些戰士看我們對他們實在太好,好吃的都給他們,他們看我們被神族的魔法轟炸得如此慘烈,說要不這樣把我們綁著放在浮雲之巔上,這樣可以保護你們的浮雲之巔不在被轟炸,但是這些善良的神族人想錯了,傷心病狂的神族統帥被貪婪懵逼了雙眼,寧願犧牲你們這些普通戰士的命,也要搶奪矮人族的財富,直接下令轟炸,說實話當時我們都愣住了,而那些神族戰死都心死了,而我下令不顧一切代價救回神族的戰士,就這樣我們平均犧牲了3萬名戰士才救回了幾百不到的神族戰士,有些戰士甚至被炸成了兩節也推著神族的戰士叫他快走,因為這是我下的命令而且是死命令。」

「你覺得他們搶了這些錢會有你們的份兒嗎?別做夢了,全部被這些貪婪的貴族給吞了,你們又會被派去新的戰場當做他們殺人搶錢的工具,其實我們本應該相處得很好,你說要是沒有這些好戰的貴族將領,我們是不是可以和平相處,你們諸神之都的人可以來遨遊我們天下大陸各個地方的奇觀異景,可以去落日草原吃三色牛肉,帶回一些芳香的草藥,可以去秀人國吃一年四季都會結果的水果,你們可以帶你們的孩子一起來,兩個國度的商品互相交換,進行貿易,大家多幸福多其樂融融,通過貿易往來依舊能夠實行財富,而不是去搶,去殺人」

「現在你們神族的將領們要你們回去,要走的我不攔著,畢竟我相信大家都是大老爺們兒,一口唾沫一個釘,但是我向你們承諾,神族真的要大清洗了,只要你們在這裡跟著我,等我清洗了神族的這些貴族將領們,你們這裡的人便是以後神族的高關將領,你們去管理你們的神族,不要有戰爭,大家和平幸福的生活,我相信那是所有心底善良人的夢想,而他們眼裡只有戰爭,為了贏得戰爭你看下面還有你們神族曾經死去的戰友,都說死者為大,而他們連死人都不放過,你說跟著這些人還有什麼未來可想」

「你看!那不是你們的夢迪元帥嗎?現在居然被他們當傀儡一樣的站在那裡,再怎麼說也是神族的元帥,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在浮雲之巔下面我們都將他厚葬在一塊風水寶地,表示對元帥的尊重,你們倒好!死人都不放過!」

不得不說姜辰是一個超級演說家,慷慨激昂的話語,加上生動的情感流露,以及眼角若隱若現的濕潤徹底激發了這群神族戰士們的善良和平之心。

「姜國王說得對!至少我敢說在這裡吃得比以前神族當兵好,每天就是巡邏,巡邏監視奴隸,我早就厭倦夠了,我在諸神之都有愛人,但是神族強行要我參軍當兵,我們就是炮灰,我不願意殺人了,我老婆寫信告訴我已經懷孕有孩子了,我不想在殺人了,我不想讓我的孩子知道他的父親是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殺人惡魔,誰家的孩子不是孩子啊!什麼種族的沒有情感啊!我厭倦了戰爭我渴望和平!」

「就是!我也不想研究魔法了,以前研究魔法是對魔法的熱愛,但是現在神族的那些人就讓我研究怎麼讓魔法威力更大能夠一次性殺死更多的人,我不想殺人了,我親眼看見在我的魔法轟炸下,一個母親不顧一切的來抱住自己的兩個孩子,然後一家人一起消失在了火海之中,從此以後我天天做噩夢,我對不起他們,我死不足惜,我本以為我會必死的,但是沒想到人族的人對我們如此之好,有單獨的房間住,還有可以泡澡各種高科技我們都可以使用,我厭倦了諸神之都,我必將和人族的戰士們共同對抗你們這些侵略者」

「我也是!從魔法學院一出來進入軍營,每天對我們洗腦就是如何快速殺人統治佔領啥的我受夠了,我就想回去陪在父母身邊當一個乖孩子,我們自己什麼都能夠生產,為何要搶奪別人的,難道我們神族人都是廢物嗎?神族是該大清洗了,清楚掉你們這些敗類」

一下子十幾萬神族戰士都異口同聲的吼了起來,誓死捍衛人族聯盟,要對神族大清洗,人都是有良知的,只是有時候他們的良知被遮擋了起來,而姜辰只不過將他們喚醒罷了,任何一場戰爭都是一樣,百姓都是不願意打仗的,打仗的只有貪婪的將領。

此刻就連歌賽在下面聽了都不由得帶頭鼓起了熱烈的掌聲,畢竟這個姜辰實在太會說了,雖說裡面肯定還是有一些誇大的成分在裡面,但是能夠收攏人心誇大還有什麼不好嗎?

「聽見了嗎?現在這些神族的普通戰士的良知都被弄醒了,你還要繼續沉淪下去嗎?還是跟著你哥繼續到處屠殺」

聽著歌賽的話語,嵐月白了一眼歌賽然後舉起了紙條上面寫著。

「給我解除我要說話!」

「我去!想通了!行我馬上去給你弄葯去!」

而浮雲上看著下面的情況,溫格思差點沒有氣出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TM十幾萬人的戰士就被他幾句話就給征服了?說著溫格思不信這個邪然後繼續用魔音吼道! 「吃醋了?」顧忘直接問道。

「哪有。」山貓立馬否認著。

還沒有,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顧忘站起來,緩緩走向沙發上的山貓,表情里有些許其他的意味。

「怎麼?有人追周陽?」顧忘又問道。

「嗯,一個叫老虎的男人,最近老是纏著她。」山貓的語氣里,有一絲埋怨,又有一些不自信。

「你怕什麼?周陽又不喜歡他。」

「她現在確實不喜歡那個老虎,可是時間長了,那也保不准她還會堅定現在的想法啊。」

此時的山貓,終於體會到患得患失的感覺了。

「你們倆不是已經住在一起了么?那你還怕什麼。」顧忘提醒著他道。

可能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吧!山貓微微皺起了眉頭,有些許不滿。

也許是自己太在乎周陽了,也許是對於周陽所謂的冷處理感到生氣,總之,山貓就是不高興!

「行了,你是一個男人,別搞得跟個怨婦似的,在這裡愁眉苦臉!」顧忘大聲說道。

「是!」山貓立即站起來,大聲回應著。

此時的趙以諾,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看著上方的天花板,正在發著愣。

手機在旁邊已經響了很久,她都沒有接聽。

那是凌辰打過來的電話,她不敢接聽。

「趙以諾,你在發什麼呆呢?你的手機已經響了一百年了!」林夫人走過來,輕輕說道。

「那是騷擾電話,外地搞推銷的。」趙以諾回答。

「回你的房間里躺著去,別在客廳里影響我心情。」林夫人接著說道。

趙以諾拿起手機,如同殭屍一般的走進自己的房間,接著,她便癱躺在床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表情很是獃滯。

到底該不該向顧忘坦白?還需要要是真的知道了這件事情,又該怎麼看自己?此時的她,很是頭疼。

「你怎麼來了?」林夫人看著面前的男人,問道。

「夫人,以諾在家裡么?」凌辰直接問道。

「在房間里睡覺呢,怎麼了?你找她有事?」林夫人繼續問道。

「我剛才給她打了很多電話,她都沒接,我怕她出事,所以來看看。」凌辰尷尬的笑了笑,回答。

這個男人,還真是有心啊!面前的林夫人,眼睛里有一絲欣慰,又有一絲憂傷。

聽到外邊凌辰的聲音后,趙以諾立即拉過被子,蓋在自己的身上,裝作睡得很香的模樣。

「你幹嘛啊!那是以諾的房間,你不能進去!」林夫人突然大聲說道。

這個臭男人,竟然敢這麼無禮!一來到這裡就想闖進趙以諾的房間?

不對啊,以前的凌辰可不是這個樣子的,而且他說話做事一向心裡都很有數,怎麼今兒個……

林夫人仔細打量著不遠處的男人,心裡猜測著什麼。

看著面前林夫人的這個反應,凌辰知道,趙以諾一定還沒有告訴她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也便沒有闖進自己心愛女人的房間。

「凌辰,你給我過來!」林夫人大聲喊道,這一聲吼,將房間里的女人嚇了一跳。

完了,肯定是林夫人發現了什麼!趙以諾「噌」的一下子坐了起來,立馬下了床,跑出房間。

「夫人!」她沖著客廳里的沙發大聲喊道。

林夫人和凌辰兩個人都將目光看向她,有些不解。

「怎麼了?」林夫人問道。

此時的凌辰,看著面前的趙以諾,笑了。可是那笑,給趙以諾的感覺卻很瘮人。

「那個,我今天晚上想吃餛飩。」趙以諾隨便找了個借口,回答。

「你這丫頭,現在才幾點,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說。」林夫人撇了她一眼,低聲說道。

可是她不想讓林夫人和凌辰聊天啊!

「凌辰,你今天不是很忙么?趕緊走吧!我送你!」說著,她便走向男人,直接拉起他就要離開。

「不是,人家才剛過來!」林夫人大聲喊道。

「沒關係,夫人,我今天確實有事。」凌辰配合著趙以諾,回應著。

「你來做什麼?趕緊走!」門口,趙以諾低聲吼道。

「怎麼了這是?生氣了?你不想讓我來找你么?就這麼嫌棄我?」凌辰一邊撩著她的頭髮一邊嘀咕著。

他想上前緊緊地抱住這個女人?可是趙以諾立即後退了幾步,拒絕了他。

「你打算怎麼辦?」凌辰看著她,認真的問道。

「我知道,林夫人還不知道咱倆的事情,想必顧忘也不知道吧?你想什麼時候告訴他們?」他繼續問道。

他知道,他應該給這個女人一些時間,可是他等不急了,他不想拜拜浪費掉這個難得的自己製造的機會!

「讓我緩緩,好不好?給我一些時間。」趙以諾回答,語氣里有一絲哀求。

「還有,你不要去找顧忘,我會和他講清楚。」她補充著說道。

是嘛?她會這麼輕易對顧忘說出自己背叛他的事情?

「那你可以告訴我,你想怎麼解決么?」他緩緩靠近趙以諾,輕輕捏了捏她的臉蛋,問道。

「別碰我!」趙以諾突然吼道。

「怎麼了?」客廳里,林夫人沖著門口,問道。

「沒事。」趙以諾立馬回答。

「不喜歡我了?」凌辰委屈的問道。

她本來就不喜歡他好么!她撇了面前的他一眼,臉上有一片陰霾。

到現在,她都還不敢相信面前的這個凌辰竟然會在自己醉酒後對她做出那種事情,而且嘴上還說著是她主動在先,他只是沒有把持住而已。

兩個人聊了一會,凌辰連離開了。

客廳里,林夫人坐在沙發上,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看著電視,但是氣勢卻有些陰冷。趙以諾看了看她想要偷偷溜進自己的房間,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但還是被林夫人叫住了。

「解釋一下吧!」林夫人大聲說道。

可是這種事情,她怎麼解釋?她不情願的轉過身子,難為情的看著不遠處的女人,勉強的笑了一下。

「夫人,我現在有點累了,想要休息了。」趙以諾嘀咕著。

「那我去給你泡杯咖啡。」說著,林夫人就站起來走向廚房。 「你們真TM是一群傻蛋王,八蛋,的確夢迪老元帥是在這裡,但是你們沒有想過夢迪老東西是被誰殺了的嗎?就是被他給殺了的一個老者他都殺,他還不夠殘忍嗎?醒醒吧神族的同胞們,你們要辨別是非別被他醜陋的嘴臉遮蔽了雙眼,現在你們有用他當然不會動你們,但是一旦戰爭結束,他們肯定會殺了你們的畢竟你們殺了他們那麼多同胞,都TM醒醒吧!」

不得不說溫格思的話語還是有一些作用的,還是引起了後面一陣不小的騷動。

「那個!姜國王戰爭結束你真的不會殺了我們吧!畢竟我們還是殺害了人族那麼多人,我們有罪在身上啊!」

「對啊!你說我們沒殺人還好,畢竟我們殺人了!」

聽著後面的這些話語,姜辰漏出了一絲微笑道!

「戰場上肯定是要殺人的啊!就好像我殺了你們的人一樣,但是你們要相信一句話叫做冤冤相報何時了,如果我不原諒你們,你們不原諒我這場戰將一直打下去,我們的子子孫孫都會互相殘殺,有些事情錯了就過去了,後面可以彌補,人都有犯錯的時候是不是呢?我姜辰以我人族國王的名譽在這裡向你們保證,我都稱呼你們為兄弟姐妹了,你聽聽他稱呼你們為什麼,傻蛋王,八蛋,連夢迪元帥都是稱呼老東西,你們要是現在回去我保證溫格思肯定會殺了你們的,他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你看他那張嘴臉都看得出來,感覺誰欠了他是的,你們的命是你們自己的,何必跟他賣命呢!」

「放屁!同胞們不要被他的話語所迷惑,我以神族元帥還有後面神殿公主的榮譽保證,你們回來個個都是神族的大英雄,畢竟我們才是一家人啊!你們都是神族人啊,你們的父母們還在諸神之都等著你們回去呢!難道你們要殺害你們的父母嗎?這個姜辰是要打到諸神之都去的,哪裡有你們的父母,難道如果到時候你們的父母不投降,是不是你們連你們的父母也要殺了」

溫格思的話像一枚重磅炸彈是的,在人群再次炸開了鍋。

「我想我爸媽了!我怎麼忍心殺害他們呢!」

「我不是叛徒!我怎麼是叛徒呢!」

「我想家了!」

現場已經有一些騷亂,讓姜辰內心都不由得微微顫抖了起來,卧槽!這下怎麼辦!這些神族人的心思也太容易動搖了吧!

「夠了!哥哥!不要在打下去了,我相信人族只希望和平,他們不希望戰爭,你也看見了戰爭的殘酷性,神族也死了很多人,人族也死了更多的人,我們可不可以結束這場戰爭我不想看見有人死去了!」

當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讓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因為這個人並不是別人,而是溫格思的妹妹嵐月。

「妹妹!你!你怎麼幫他們說話,他們可是我們的敵人啊!你知道你哥哥我為了來救你,這幾天從來沒有睡著過,快回來!叫大伙兒回來,滅了人族和我一起回去參加奶奶的生日!」

「我可以回去,但是我想結束這場戰爭,不要在打仗了,我不想看見有人死去」

「這不是打不打戰的問題,而是現在我們就算不打了,這個傢伙依舊會攻打我們諸神之都的,我們現在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啊!都醒醒吧你們!」

而這個時候嵐月看向了姜辰道!

「你是不是要打下諸神之都才會結束這場戰鬥!」

「對!我之前是說過,畢竟你們佔領了我們的國家,把我們的國家打得支離破碎,我也說過我會打進諸神之都」

姜辰的話無疑像一顆炮彈似的再次讓眾人驚呼了起來。

「你說啥呢!你這樣不是讓他們叛變再次回去嗎?」

歌賽趕忙在姜辰的耳邊說道,覺得他說的這個話有問題,就算內心是這麼想的,也不可能現在這麼說呢!

「我承認我是說過,但是我的意思是,並不是佔領諸神之都,我相信諸神之都反對戰爭的人也有很多,他們也沒有來過天下大陸也沒有傷害過我們的人,我們自然是不會傷害他們的,我要打得是你們這群好戰貪婪殺人如麻的神族將領,我現在可以向大家承諾,我們只是消滅或者把神族這群好戰的將領們抓起來或者殺掉,而你們可以繼續回去管理你們自己的國家,讓大家和平相處,不然他們依舊會再次發生戰爭的,我這麼做沒錯吧!因為你們記住了狗永遠是狗他不可能變成人的。」

「如果我哥哥投降不殺人呢你可以放過他不?」

嵐月此刻無比認真的看向姜辰道!

「我會!只要他向所有人承諾,從今往後當個好人,我會!」

「你不是開玩笑吧!」

嵐月再次重複道!

「我像是開玩笑的嗎?我相信一個人從娘胎裡面出來都不是壞人,而他可能也是受神殿所指示,從小就把他培養成了殺人機器,只要他不在當將領不在殺人我可以原諒他!」

「哈哈哈!老子需要你原諒你個廢物你搞清現在的狀態,現在是你們出在下風,我們可以隨時要了你們的命,還有神族的這些叛徒們,你們如果執意不回來,那老子全部格殺勿論」

溫格思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聽見了嗎?你們都!對了!妹妹也會殺掉嗎?」

姜辰笑著道!

「如果他執意要呆在那邊,就別怪當哥哥的無情了,你叛變了你不再是神族人,只要不是神族人都TM得死,這個世界上只有存貨一個強大的種族那就是神族,而其他人都得是奴隸都得死」

「哥哥!你醒醒!別再執迷不悟了!」

「閉嘴!都TM閉嘴!今天所有人都得死!喬安娜小姐下令進攻吧!一個不留全部殺掉,除了那個姜辰留給我!」

「沒問題!」

說著喬安娜開始拿著骨質牧笛開始輕輕吹了起來。

「聽見了嗎?兄弟姐們們,現在說再多也沒有用了,我們現在只能並肩作戰了。聯合起來!抵擋住他們的攻擊!」

姜辰大聲喝道宣布了這場史詩大戰的開始。 「全軍出擊!碾碎他們!」

喬安娜吹完一首進攻的骨質牧笛進行曲以後,便站了起來昂揚道!

而在最前面的一批死靈們彷彿被打了興奮劑一樣直接開始朝著天都城衝來。

看著如同潮水般的死靈屍體,歌賽很是擔心道!

「要不要馬上啟動炮火攻擊!這太多了!我怕頂不住啊!」

「先不急!這些死靈可是比神族的魔法師都還要厲害的東西,畢竟他們能夠無限重生,我們就算殺了他們也沒什麼用,還是省點炮彈,我先看看這些死靈的威力在說」

姜辰讓下面的屬下們都先沉住氣再說,因為越是到關鍵的時刻越是急不得。

只見這些死靈開始突破第一層防線,就是擋在最前面的木樁和鐵絲網,姜辰發現這些東西好像根本沒用,因為這些死靈根本感覺不到任何疼痛,要是普通人的話,面對鐵絲網肯定是忍受不了疼痛不敢往前的,但是這些死靈就好像潮水一樣,後面的人不斷的推前面的人,然後這些木樁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插了好深的木樁甚至被他們擠得連根拔起,第一層木樁好像並沒有什麼用,很快就突破了,很快便到了第二層。

第二層則是高壓電網,當第一個死靈衝上去的時候,只聽見「砰」的一聲便被高壓電給擊得稀巴爛,然後第二個又發出「砰」的一聲,緊接著「砰砰砰」的聲音不斷的響起,而挨著這個高壓電鐵絲網的死靈都被電給擊碎了。

看到這裡歌賽終於漏出了一絲微笑道!

「看來不愧為國王啊!想的就是要比我們多一層,如果可以的話,搞不好這些死靈第二關都通過不了」

「就是!你看這些死靈一個個全部被擊碎,還好是死靈要是換做是人的話,走到這裡肯定早就選擇逃跑或者撤退了,這也是這個死靈最噁心恐怖的地方了」

看著下面的死靈都被擊碎,這讓溫格思這個急性子不免有些焦急道!

「什麼情況!喬安娜小姐,不可能你的這些死靈就這點能量嗎?連這個都過不了,這後面怎麼消滅城裡的人呢!」

「你急什麼這才哪裡跟哪裡。」

喬安娜小姐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當然急了,你看看那個傢伙是多麼的猖狂,我現在恨不得直接撕碎了她,就連我妹妹都被他們給迷惑了」

「是嗎?那我想問的是等我攻進了城裡,你的妹妹是留呢還是殺呢」

「留吧!在怎麼也是我妹妹,他只是被人族使用了什麼葯給迷惑了,就好像這些人一樣」

「看來你還是有心的嘛!我以為你沒心了呢!加速衝擊!」

說著喬安娜再次釋放命令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