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雖說是挑起來了兩個人怒火,但是我還是不怎麼看好駱晉源的,畢竟老寨主活了這麼多年,明顯比駱晉源高了不知道有多少個段位,我跟楚珂這麼說,還能留下一條後路,最起來就算是駱晉源真的失敗了,老寨主還指望着我們打開入口,就算是再恨我們,暫時也不會殺我們。

0

不過就算是駱晉源打不過老寨主,那兩個人反目了,其中一個人死了,對付一個人也比對付兩個人好多了,再說了,剩下的那個人,就算是沒有受傷,也會失去不少的體力,對我們而言,這個結果怎麼也比現在的情況要好得多。

倒是裴俊星……

我有點看不懂了,他開始的時候,明顯是站在老寨主這邊的,剛剛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錯了藥,怎麼就突然跟我們和楚珂同一個陣營了。

我警惕的看了裴俊星一眼,“你又在打什麼主意?”

裴俊星掃了我一眼,攤了攤手無辜的說,“我現在能打什麼主意?”

我冷笑,轉過腦袋不再看他,裴俊星這個人實在是狡猾的很,不知道是不是又在想別的辦法陰我們,還是已經知道了我和楚珂的打算,跑過來試探的?

楚珂掃了裴俊星一眼,也沒有說話,只是皺着眉看着老寨主和駱晉源的方向。

我見狀也緊緊地盯着這兩個人,其實我是希望駱晉源勝的,老寨主今天才見到,看起來有些深藏不露,而且還摸不清底兒,倒是不如駱晉源好拿捏,笨不說,看家的本事也已經被我們看出來了。

眼下看來,駱晉源雖然是處於上風,但到底薑還是老的辣,他明顯看起來已經很吃力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老寨主突然厲喝一聲,猛地就竄出來一條大蛇,朝着駱晉源撲了過去,我定眼一眼,頓時冒了一層的冷汗,那竟然是……葉寒! 「哪裡來的沙子!」

紀凌風當即便是憤怒拍了下桌子,罵道。

原本就喝多了的男人聽到紀凌風的話,頓時就不樂意了,當即轉過頭來,看著紀凌風問道:「小子,你活膩歪了?敢這麼跟我說話!」

「你以為你誰啊!憑什麼不能說!你打擾到我們吃飯了!」

紀凌風大少本性,當即不爽地說道。

「小子,你怎麼說話呢!知道這是誰嗎?中海龍哥聽過沒!」

不等喝醉男子說話,身旁的小弟便是趾高氣昂地說道。

「中海龍哥?什麼鬼,很厲害嗎!」

秦穆然冷哼一聲!

「小子,你看不起我們龍哥?」

被秦穆然和紀凌風這麼鄙視,頓時一群人覺得有一種深深的羞辱,當即不悅地說道。

「兄弟,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燒烤攤的老闆見這個架勢,立刻上前攔著,同時對著紀凌風焦急地說道:「紀先生,你們趕快走!快走!」

可是,燒烤攤的老闆話還沒有說完,那個自稱是中海龍哥的人,便是手臂一揮,瞬間燒烤攤老闆一個沒站穩,直接被甩了出去。

「我龍哥要弄的人,沒有弄不到的!還想跑!今天他們誰都跑不掉!」

龍哥迷離著眼睛,看向秦穆然一方,頓時,雙眼便是睜的老大,因為他看到了站在秦穆然身邊的花朵朵!

那個中海龍哥在注意到花朵朵后,眼睛肆無忌憚地上下打量著花朵朵,一邊打量還一邊說道。

「流氓!」

花朵朵被他們看的,也是臉紅,忍不住啐了一口道。

「哈哈,你聽美女叫我們什麼了嗎?流氓!今天我們要是不流氓一下,可就真的對不起小美女這麼榮幸給的稱呼了!」

中海龍哥聽到花朵朵的話后,肆無忌憚地大笑道。

龍哥搖搖晃晃地走向了花朵朵,說著便是伸出了手,要碰花朵朵的臉蛋。

「臭流氓!去死吧你!」

別看花朵朵長得好看,她在學校可也是散打社的,這身手也還是有的,此時龍哥想要調戲她,必然註定下場不太好。

果然,花朵朵不等龍哥的手靠近,纖細的長腿已經踢了出去,一記絕戶撩陰腿,霸氣十足,直接便是踢在了龍哥的身上。

「給我打死這個賤女人!」

龍哥忍著劇痛,咬著牙,聲嘶力竭地喊道,雖然夜色昏暗,但是仍然可以看到此時龍哥的額頭和頸部都已經青筋暴起。

「啊!姐夫救命啊!」

花朵朵一個人打一個還可以,這人一多頓時便慫了,當即便是跳到秦穆然的背後,尋求庇佑。

「哎!」

秦穆然無奈,將手中的吃到一半的串兒吃完,然後手臂一震,那木簽子便是直接橫飛了出去,當即便是刺入一個向他衝來的小混混胸口,強大的衝擊力瞬間便是將其擊飛,向後倒了下去。

「還敢調戲我小姨子,真的是活膩歪了!」

秦穆然冷哼一聲,腳勾住身旁的一個椅子……

「小風,這些垃圾交給你了,剛好鍛煉下你!」

三下五除二,紀凌風便是輕輕鬆鬆解決了他們。

「龍哥,現在你還囂張嗎?」

秦穆然笑著問道。

「不…不敢!」

這一刻,龍哥慫了,他知道遇到硬茬子了。

「不敢,你還有不敢的地方嗎?」秦穆然冷笑道。

「說吧,你背後是誰?」

秦穆然問道,對方這麼牛氣哄哄的,他很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勢力。

「我是七星門的。」

龍哥喘著粗氣道。

「七星門?」秦穆然對於中海的勢力也是有了些了解,當即問道。

「嗯!」

龍哥點了點頭。

「行吧!這件事,這一次你們折在我手上了,我讓你七星門給個交代!」

秦穆然目光一寒,龍鱗早就想對七星門動手了,一直沒有找到什麼合適的理由,現在這個龍哥遇到了自己,這下,整個龍鱗都能夠名正言順地對七星門動手!

說完,秦穆然便是打了個電話給劉嘯。 “葉寒!”我驚得大叫一聲。

葉寒分明就沒有跟我們一起出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難道說,我們離開以後,葉寒偷偷跑出來的嗎?

那凌歡他們呢,葉寒到底有沒有將消息帶給他們?

一瞬間,我手心裏面已經捏了一把的冷汗,緊張的盯着老寨主的葉寒,心頭慌的厲害。

“稍安勿躁。”楚珂走到我身旁,輕聲朝着我說,“那條蛇,不是葉寒。”

我眯起眼仔細一看,頓時就鬆了一口氣,剛剛太着急了沒有看清楚,這條蛇雖然跟葉寒長得一摸一樣,但是很明顯,它的身上並沒有傷口。

今天下午的時候,葉寒的身上還全都是駱晉源咬的牙印呢,不可能就在這麼一瞬間的功夫就恢復了,所以只有一個可能,這條蛇只是跟葉寒長得差不多,其實並不是葉寒。

我鬆開手,往前走了兩步,發現老寨主直接就將那條大蛇甩在了駱晉源的身上,駱晉源纔來了這個寨子並沒有多久,對蠱蟲也不過就是半吊子,很快就被那條大蛇咬了一口,身子一個踉蹌,差點就摔了下去!

眼瞅着駱晉源的臉就是一白,我心裏也頓時跟着捏了一把的冷汗,這要是掉下去,就直接摔個粉身碎骨了。

駱晉源不是會降頭術嗎?怎麼不用呢?

又觀察兩分鐘,我終於明白了,原來老寨主一直都半眯着雙眼,而且還是用那條蛇來攻擊的駱晉源,而且並沒有看駱晉源的雙眼,所以駱晉源的降頭術現在對他來說,並起不了什麼作用。

我下意識的看了眼楚珂,然後警惕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裴俊星,才壓低聲音問道,“你現在怎麼樣了?”裴俊星在這兒,我也不好直白的問,而且,楚珂之前跟我說過,可能下午的時候,就能恢復個大概了,下午就跟着裴俊星他們一直往這邊趕,所以也一直都沒有機會問他。

果然,楚珂只看了我一眼,就明白了我話裏的意思,略微頷首道,“已經好了大半了。”

我放心的點了點頭,看着楚珂的樣子,應該是胸有成竹了,看來已經不必忌憚駱晉源了,只要再跟他交手的時候,不看他的雙眼就可以了。

洞外面,駱晉源已經越來越吃力,突然一把就抓住了那條大蛇,用力攥在手裏,然後一口咬在了那條大蛇的身上。

誰知道沒過片刻,駱晉源的腿突然就是一抖,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起來,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寨主,“你……”

老寨主一伸手,那條蛇順勢從駱晉源的手裏掙脫開,爬到了老寨主的身邊。老寨主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這兩條蛇本事一對,一條是有毒的,而另一條,則是沒毒的。”

駱晉源聽了老寨主的話,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而且隱約泛着青黑,明顯是已經中毒了的跡象!

我看了老寨主腳邊的蛇一眼,已經明白了大概,看來這個老頭可真是陰險狡詐,葉寒定然是沒有毒的那條,而這一條,就是有毒的了。

苗疆盛產毒蠱,駱晉源喝了這蛇血,現在中毒也不稀奇了。但是這蛇明顯就是老寨主身邊常帶着的,駱晉源竟然連有毒都不知道,看來老寨主早就沒徹底相信駱晉源,是留了一手的。

駱晉源聽了老寨主的話,臉色越來越蒼白,突然撲騰一聲跪在地上,哭嚎道,“乾爹,救救我啊,我剛剛是鬼迷了心竅,日後我一定好好孝敬您,我們千萬不能被楚珂那個混蛋離間了啊!”

我看的直搖頭,嘖嘖,這變臉的功夫,還真是快的很呢。

只見老寨主朝着駱晉源靠近幾步,然後搖了搖腦袋說,“晉源,你弟弟一個人在下面恐怕很寂寞,你就下去陪他吧。”

駱晉源聽了老寨主的話,臉色刷的就是一白,雙腿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哀求的看着老寨主說,“乾爹,求求你,求求你……”聲音聽起來顫抖的十分厲害,看樣子是怕到了極點。

шшш ▪ⓣⓣⓚⓐⓝ ▪¢ O

我也眯起雙眼,看來駱晉源當真不是老寨主的對手,這也就一會兒的功夫,就敗了個徹底。

老寨主冷笑一聲,“我不需要廢物。”然後看了看腳邊的大蛇,那條大蛇嘶嘶兩聲,直接就竄到了駱晉源的身邊,然後在他的腿上使勁咬了一口,而就在這個時候,老寨主突然也朝着駱晉源衝了過去。

只聽駱晉源痛苦的嘶吼了一聲,老寨主的腿就已經伸了出去,一腳就踹在了駱晉源的膝蓋窩上,駱晉源的身體猛地一個踉蹌,朝着懸崖就迅速的摔了下去。

聽着駱晉源驚恐的大叫聲,我頭皮就是一麻,很快,駱晉源的身影就已經徹底的消失了。

我吞了口口水,忐忑的看着老寨主,駱晉源這次,估計是真的活不成了。不過,我實在是沒有想到,老寨主竟然就沒有猶豫的將駱晉源給殺了,畢竟他們不知道楚珂已經恢復了的事情,我以爲駱晉源就算是失敗了,老寨主也會留着他的一條命,讓他留下來控制楚珂的。

老寨主現在這個選擇,是當真胸口成竹覺得楚珂沒有威脅呢,還是留了後手?

駱晉源掉下去以後,裴俊星直接就上前兩步,笑道,“老主人真是英姿不減當年,看來這長生不老的寶物,是非老主人莫屬了。”

老寨主看了裴俊星一眼,出奇的倒是沒有惱,只是笑道,“還多虧了你,給了我這麼有用的情報。”

“這是屬下分內之事。”裴俊星低下腦袋謙虛道。

裴俊星先行出了洞口,我跟楚珂也跟在他身後出去,我狐疑的打量了老寨主和裴俊星兩眼,沒想到剛剛裴俊星明顯是有了叛變的心思,老寨主都沒有像是收拾駱晉源似的那麼收拾裴俊星,反倒還是好言好語的。

不過,老寨主說的情報,又是什麼?

正納悶的時候,就聽見老寨主朝着裴俊星問道,“從這裏上去,就是大日部落了?”說着話,老寨主指了指我們頭頂的食人花。

裴俊星點了點頭,然後老寨主沉下臉朝着裴俊星警告道,“再信你一次,若是這次你再敢耍小花樣,剛剛的駱晉源就是你的下場!”

說着話,老寨主的目光移到了我跟楚珂身上,面無表情的看着我們,我頓時明白了,這話不光是對裴俊星說的,其實也是對我和楚珂說的。

楚珂微微頷首,裴俊星吊兒郎當的點頭。

我見狀也點了點頭,老寨主這才放心的將目光收了回去。

我見狀心裏更加疑惑了,看來裴俊星的手裏,也是有一定的籌碼的,所以老寨主纔沒有動他,難道說剛剛老寨主說的那個情報,指的是關於大日部落的事情?

狐疑的看了裴俊星一眼,認識的時間越長,越覺得這個人越發的神祕,看來,他跟這個老寨主已經勾結很久了,應該是在我們來到苗疆之前,就已經認識了的。

而且看剛剛的樣子,他跟那個老寨主不過也只是合作的關係,而且就好像是隨時都有可能鬧翻的樣子,那他到底是爲了什麼?

難道說,他的目的,其實也是大日部落?

正琢磨呢,楚珂突然拉住了我的手,我擡起腦袋一看,就見老寨主正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心裏頓時一晃,下意識的看向楚珂。

他朝着我搖了搖頭,輕輕的捏了捏我的手心,示意我先不要說話。

然後就聽見旁邊的裴俊星道,“冉茴,還不快動手?”

我眨了眨眼,頓時明白了過來,裴俊星的意思,就是讓我趕緊動手催動這些食人花,然後幫助老寨主進去。

心裏莫名就是一慌,我緊緊的攥着口琴,剛剛老寨主不過是小露身手,駱晉源的本事還不足以讓他使出看家的本事,不過是一條毒蛇,就已經將駱晉源給打下了山,若是當真動起手來,不知道楚珂有幾分勝算?

像是看出來了我在猶豫什麼,楚珂突然衝着我堅定地點了點頭,然後跟我無聲的說了句放心,這才擋在了我的身前,緊緊的盯着老寨主。

我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也朝着楚珂點了點頭,然後將口琴放在嘴邊,輕輕地吹動起來,心裏不斷的祈禱着,聖女陳阿鸞,再我幫一次吧。

在出來之前,其實我也想過了這個問題,每次我催動食人花的時候,都好像是聽見了一道低低的嘆息聲,那聲音明顯就是一個女人的。

而且,每次給我的感覺,都好像是陳阿鸞出現了一樣,不!不對!

那感覺,就好像我自己就是陳阿鸞似的,腦袋裏面一片空白,只有這個曲子的旋律,還有如何操縱着那些食人花,但是每次一停下來,那種感覺就會徹底的消失了。

等清醒過來,就感覺自己當初就當真好像是在做夢一樣的。

這次比以往都要順利的多,我清晰的聽到了那句低低的嘆息聲,然後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充滿了我的全身,緊接着,我就感覺自己就是陳阿鸞,就跟前幾次的而感覺一模一樣!

情不自禁的,就吹起了口琴。

突然,耳邊就傳來了裴俊星的驚呼聲,“動了,真的動了!” 劉嘯這段時間可謂是忙的不可開交,龍鱗如今發展迅猛,尤其是在秦穆然投入了大批資金,以及原本韋武手下的人,讓龍鱗整體實力都上升了一層,雖然龍鱗成立的時間不長,但是整體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流勢力的範圍,可以跟青龍集團分庭抗禮。

此時,劉嘯正坐在辦公室里,為如何收復七星門而煩惱,桌上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劉嘯抬頭,卻是發現是秦穆然的電話,頓時便是放下手中的事情,摁下了接聽。

「喂,然哥!」劉嘯說道。

「嘯哥,在忙?」秦穆然問道。

「哎!還在為如何拿下七星門想辦法。」

劉嘯有些苦惱地回道。

「哈哈!嘯哥,這一次,我算是給了你這個諸葛亮東風了!」

秦穆然突然大笑道。

「東風?然哥,怎麼了?」劉嘯聽到秦穆然的話突然正色地問道。

「現在有個小子要調戲我小姨子,被我給廢了,他說他是七星門的人,叫什麼龍哥,我想著龍鱗不是正準備對付七星門沒有什麼好借口嘛,這次,就拿這件事動手!」

秦穆然對著劉嘯說道。

「太好了!然哥,你這個東風來的太及時了!敢動我龍鱗老大的小姨子,這傢伙算是完了,這一次,七星門一定能夠拿下!」

劉嘯直接激動地椅子上跳了起來。

「嗯,嘯哥,不要小瞧了七星門,讓狐狸和小白一起去吧,穩妥點!」

秦穆然畢竟還是穩重,雖然說七星門在他們的眼裡沒有多大的威脅,可是一切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要強勢碾壓不出意外好一點。

「我知道,我現在就來領人!」

劉嘯說著便是向著門外走了過去。

「嗯!地址我發給你!」

秦穆然嗯了一聲后,便是將燒烤攤的地址發給了劉嘯。

沒過多久,劉嘯便是帶著狐狸來到了燒烤攤。

此時中海龍哥下半身那種劇烈難忍的疼痛已經過去了,整個人稍微緩了點過來,當他看到黑漆漆的一片子彈頭車隊停在燒烤攤的周圍時,整個人徹底嚇懵了。

他什麼時候見過這種陣仗,自己到底惹了什麼樣的人?

「然哥!」

劉嘯帶著小弟們來到秦穆然的身邊,頓時便是齊聲叫道。

「嘯哥,就是領個人,這麼大的陣仗?」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必須的!敢動您的小姨子,真的是色膽包天了!我龍鱗非要他們給個說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