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我的匕首就從他的腰間轉移到了他的脖子上。

0

肖一山驚恐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在嚎叫。

我將門口給鎖上,這纔將眼神移向了他。

“告訴我,周舒現在在哪裏?”

肖一山心虛的笑了兩聲,隨後看似迷茫的搖了搖頭,“陳驍,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周舒?”

“你他媽還敢跟我撒謊!”我的耐心在這一刻消失殆盡,抓着他的衣領,就將他狠狠的抵到了牆上!

肖一山慘叫一聲,整個人都開始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快來人啊!救命!有人要殺我了!”肖一山的聲音迅速的引來了其他人。

但是因爲我已經提前將門口關上,所以其他人只能在門外不停的敲擊着門口。

而且星域酒店的總統級套房門口是用特殊材質製成,他們光在外面撞擊是完全撞不開門口的。

我的匕首下一秒就移到了肖一山的手臂上,他驚恐的想要逃離,卻在下一秒被我抓回了原地。

我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他的手臂裏!

“啊!!”肖一山慘叫一聲,整個人都不由得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他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求饒道,“陳驍!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整個肖家都會讓你陪葬!” “呵。”我冷笑一聲,手中的力氣又用上了幾分,匕首又一次陷入了肖一山的手臂裏!

“啊!”肖一山慘叫連連,身體被劇烈的疼痛侵蝕着,不由得開始抽搐了起來。

我的匕首再一次從他的手臂裏抽了出來,但是這一次底上的卻是他的心臟。

我的聲音越發的冰冷了起來。

“肖一山,最後給你一個機會,再不告訴我,周舒到底在哪裏?那下一秒這個匕首就會在你的心臟裏攪動!”

肖一山眼裏充滿了恨毒。

他狠狠的瞪着我,彷彿是想從我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但是他手中什麼武器都沒有,自然不敢多加反抗。

所以下一秒他只能滿帶着恨意的開口道,“我告訴你!我全部都告訴你!周舒現在不在我這裏,她現在在張家的別墅裏面!張裕跟我要了周舒!”

“操!”我暗罵了一聲!

張裕一直都對周舒有別樣的心思,現在周舒落到了他的手裏,結局必然不會太好!

“把張家別墅的地址告訴我!快!”我咬緊了牙,忍住心尖的顫抖。

我發現,我的情緒好像在一點一點的失控着,完全不由我的控制。

肖一山將張家別墅的地址告訴了我。

在離去之前,我將他右手的手筋徹底挑斷!

肖一山對着我放下狠話。

“陳驍!等着吧,我爸一定不會這麼放過你的,你敢廢了我,肖家就會與你爲敵!

我一定會讓你嚐到這世上極致的痛苦,我要讓你知道招惹我的代價!”

我沒有搭理他,只是將匕首收了起來,一腳踩上了他的臉,狠狠的碾壓着。

肖一山最終疼暈了過去。

我挾持着他衝出了星域酒店。

他帶過來的那一夥人,因爲他在我手上,所以根本就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被我帶了出去。

去張家別墅會經過第一醫院。

在經過第一醫院的時候,我直接就將車子裏面的肖一山甩了出去。

他現在手上滿是鮮血,想必在第一醫院門前躺着不到一會兒就會有人來營救我完全不用擔心他的死活。

要不是因爲還顧及着齊周,我在星域酒店的時候,就會直接將他給殺了!

在戰場上,我可是見過了不少血肉淋漓的場面,除掉這麼一個惡人,對於我來說也只是一件輕鬆的,不能再輕鬆的事情。

但是現在對於我來說,更重要的是去尋找周舒。

如果在這時候殺了肖一山,只會給我帶來更大的麻煩。

半個小時之後車子行駛到了張家的別墅。

張裕似乎並沒有預料到,我會在這麼快的時間就趕過來,所以我到達的時候張家的別墅安保很鬆。

可是更棘手的事情是,張家的別墅很大!

這其中的房間,如果每一間房門都要打開,最起碼需要耗費一個多小時!

這一個多小時之內,周舒到底會經歷什麼,不言而喻!

就在此時我忽然想起了一個最直接的方法。

我抓住了從張家別墅走出來的傭人,在一番逼問之下知道了張裕的房間。

我半點不敢耽擱,以極快的速度衝進張裕的房間!

房間內的一切,讓我陷入了極致的怒火之中!

周舒上身的衣服早已消失,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被剪碎,留下來的只有短褲以及短衣。

就在這時,張裕從浴室裏走了出來。

他睜大了眼睛,似乎沒想到我會出現在這裏,但是下一秒就指着我開始大叫了起來,

“來人啊!”

我咬緊了牙。

我知道這時候沒時間報仇。

更重要的,是周舒。

張裕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所以下一秒就擋在了周舒的面前,對上了我的視線,直言道,

“你絕不能把她帶走!”

我抽出了匕首,猛然逼近了他!“別攔着我,不然下一秒,我可不敢保證我到底會割破你哪裏!”

張裕不敢再阻攔,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我將周舒抱走。

這是在張家的別墅,如果張裕真的想要派人抓我,我根本逃不了。

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我都已經知道了周舒在這裏,那麼周家當然也不例外。

他現在攔住我,只會讓他的下場更慘而已。

我忍住心中極致的憤怒,將周舒送到了第一醫院。

慶幸的結果是,周舒只是中了藥。

張裕大概是想要洗一番澡,然後,對周舒動手。

只可惜在他還沒有來得及動手的時候,我就趕到了張家的別墅,他只來得及脫掉周舒的衣服。

我疲憊的靠在了醫院的鐵凳邊上。

這一刻我的精神終於放鬆了下來。

但是我也發現,我對於周舒,好像有了不一樣的感情。

我之前只是將她看成了好兄弟,所以相處起來自然覺得順暢,毫無壓力,可是現在的我對周舒好像已經完全改觀。


我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好事。

就在我思索之間,周衛國也趕到了醫院。

他着急的抓着我的手臂,連門開口問,“周舒呢?她在哪裏?有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沒有。”我搖了搖頭,隨後指了一下急救室的方向,“應該過一會兒就出來了,沒有什麼大事。”

周衛國鬆了一口氣,隨後蹲在了我的旁邊,伸出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欣慰道,

“陳驍,這一次是我該謝你了,如果不是因爲你不知道周舒還要遭受什麼危難。”

“不用。”我搖了搖頭,雙手掩面道,“也許這一次周舒會被綁的原因是因爲我。”

“不是因爲你。”周衛國搖了搖頭,隨後滿面憤恨的說道,“張裕從一開始對周舒的心思就不簡單,我以爲他會選擇正當的方式,

卻沒有想到這混小子,居然用了這麼卑鄙的手段,這一次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你打算怎麼做?又或者說,你打算讓周氏集團怎麼做?”

周衛國冷冷一笑,開口道,“張家不是想要在江州徹底的定下來嗎?那我就要讓張佳知道,到底誰纔是江州真正能夠做主的集團!

我要讓張裕知道,敢碰我周衛國的女兒,他要付出的代價,是他至今爲止,都無法想象的!”

我沒有說話,但是,眼底也盛滿了冷然。 周衛國打算對付張家,我自然也不會例外。

如果不是因爲我,也許張裕真的會選擇循序漸進的方式追求周舒。

但是,張裕做的事情必須要付出代價。


我不會讓他就這麼輕而易舉的逃脫這一次的事情。

如果說之前的幾大集團都是打算觀望一下,張家最終打算做什麼,那這一次,就是徹底的要將張家踢出江州。

不一會兒,周舒就被推出了急救室。

周衛國跟着護士一起進入了病房裏。


我沒有進去,而是選擇坐在了病房外面的凳子上。

我無法平靜得下心情,也無法面對周舒。

可是我沒想到半個小時之後周衛國就走了出來。

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臉上露出了一抹淡笑,開口便道,

“進去吧,周舒已經醒了。”

我神色微動,點了點頭。

走進去之後,我看見的就是滿面蒼白,虛弱到極致了的周舒。


我知道這是藥效過後的效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