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後,肖子俊就趴地上不動了。

0

只有趴地上,才能穩住內心的恐懼和後怕。

無數次與那個魔鬼打交道,能活到現在,他真覺得自己無比幸運。

“就此罷手吧,吩咐下去,我們的人從此不要招惹那個人,誰去招惹,被打死就算了。如果沒死,回來後我殺他全家。”

說完這句話後,王天龍瞬間就如同蒼老了十歲。

經過一夜的調息,林絕的傷勢基本就無礙了。

對他而言,這點傷不值一提。

倒是肩膀處的槍傷,要完全癒合還需要一段時間。

“謝謝你了,林絕。我沒想到,在那種危險的情況下,你還會去救我。”

納蘭玉珠推門而入,看着林絕,心裏非常感動。

武大師太強了,當她被捉走時,其實已經絕望了,做好了一去不回的準備。

可是當林絕收到消息後,卻是馬不停蹄就趕去救她,納蘭玉珠知道,自己已經深陷這個男人的漩渦了。

“不是多大的事,玉珠你還和我見外了是吧,是不是要打你的屁股,好好教訓一下。”

林絕抓了抓手,一臉壞笑。

納蘭玉珠嬌羞地哼一聲,剛想着感謝呢,這傢伙瞬間就把這氣氛破壞了。

林絕道:“今天魏家的人到了吧,我們去把合約簽了。”

車上,蘇若雅關心問道:“林絕,你的傷,真的不要緊嗎?”

林絕開着車,笑道:“真的不要緊,別的本事沒有,就是抗揍。”

“嗯,那就好。”

“等拿下魏家的合約,這東海古玩市場,就蘇氏和昌隆兩家獨大了。”

納蘭玉珠美眸煥發色彩,開心道:“我們兩家再聯合起來,強強合作,古玩這一塊就是我們天下了。”

蘇若雅沉吟道:“玉珠,要不我把蘇氏的古玩部分離出去,和你的昌隆聯合,成立一家古玩公司。這樣就真的是強強聯合,你,我,還有林絕,我們三共同經營,共同享有。”

“若雅,這樣一來,你有些吃虧啊。”

納蘭玉珠雖然心動,但還是沒第一時間贊同。

林絕笑道:“我覺得這個想法非常好,若雅要管理蘇氏,分離古玩部出去,的確有些吃虧。但如果讓玉珠來主管新的古玩公司,若雅繼續管理蘇氏,那若雅任務就要減少許多,吃虧自然就彌補上了。”

“咦,林絕你挺聰明的嘛,這都想得到。”

蘇若雅有些意外,朝林絕問道:“難道你還會經營公司?”

納蘭玉珠也是一臉好奇地看着林絕。

林絕乾咳道:“這倒是沒有。其實,我就想做甩手掌櫃,你兩一個管蘇氏,一個管新的古玩公司。我呢,就無事一身輕,逍遙自在好了。” “想得美。”

兩女都反對,表示不能便宜林絕。

最後決定,林絕就分別在兩邊掛職。

林絕倒也沒反對,錢財和名利,對他而言如浮雲。

шωш●тт kǎn●¢ Ο

這次和魏家的簽約無比的順利,魏家那個中年人全程都是笑眯眯的,對蘇若雅和納蘭玉珠格外客氣。

“如果蘇總和納蘭東家不介意的話,我想和林先生單獨聊兩句。”

合同簽好後,魏長林道。

“魏先生你們談。”

兩女當然沒意見,只是有些好奇,魏家的這些大人物,還能和林絕聊些什麼。

魏長林親自去把門關上,這纔看着林絕,感慨道:“真不敢相信,祕修會大名鼎鼎的林教官,消失三年後,居然在這東海做了上門女婿。”

林絕玩味一笑,道:“我也沒想到,堂堂的魏家二把手,居然對我的事這麼上心,連上門女婿這種小事都調查得清清楚楚。”


魏長林眼皮一跳,趕緊解釋道:“教官,你可別誤會,我說這話沒別的意思,純粹就是覺得不可思議。”

見林絕沒追究的意思,魏長林松了口氣。

他可不是魏長風那個蠢蛋,仗着魏家的名頭就目中無人。

眼前這位是個十足的魔鬼,他貴爲魏家二把手,平時誰見了不是要迎逢巴結。

但在林絕面前,他還得規規矩矩,低頭做人。

“其實,我們魏家本不想插手東海這邊的生意,但龍家這些年來快速擴張,居然把爪子伸到了東海來,這是我們魏家不能容忍的,在遠東,東海必須控制在我們魏家手裏。”

說道這裏,魏長林小心地看了一眼林絕,止住了話頭。

林絕瞥着魏長林:“你說這麼多,無非就是要拉着我幫你們魏家對付龍家。而且,這個想法,還是你們魏家那位老奸巨猾的家主提出來的,我說的不錯吧。”

魏長林臉上怒色一閃,沉聲道:“家主他老人家是說過這話,但我們絕不是把教官你當槍使。而是與你合作,共同收拾龍家。如果任由龍家做大,教官你也不願意看到吧。”

“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能讓龍家做大。”林絕站起身,拍屁股走人:“但請你記住,你還不配和我談什麼合作,懂嗎?因爲你太弱,除非是你們魏家家主親自來。龍家的人都是壞種,我自會收拾。”

魏長林臉色無比難看,堂堂二把手,還是被小瞧了。

遠東魏家何其威名遠播,但在林絕面前,確實只有家主纔夠資格談合作。

“無論如何,魏家還是要謝謝教官。”

魏長林鞠躬道謝,林絕既然要對付龍家,等於就是幫了他們魏家。

“嗯。”

林絕不鹹不淡嗯了一聲,離開了。

過了許久,魏長林才發現後背有些冰涼,滿是冷汗。

他很慶幸,自己沒像魏長風一樣放不下世家大族的臉。

如果惹林絕不高興,往家主那裏一通電話,必定是立刻撤回家族,永不啓用,一輩子就算毀了。

“我這邊安排好了,玉珠的昌隆那邊也交代了,我們兩家合併成立古玩公司,發佈會已經讓趙雅準備了。”

蘇若雅做事雷厲風行,冰山總裁實力毋庸置疑。

“現在我們先去發佈會現場吧,李總那批人想必已經得到風聲,不會讓我們兩家聯手的,可能會過來干預,我們要防着點。”


納蘭玉珠也是女強人,心思很細膩,考慮到這發佈會怕不太好辦。

林絕輕鬆道:“我們先過去,李總這些蠢材,來了是自取其辱。對了,還要防着一個人。”

“誰?王天龍?”

兩女同時看向他,帶着疑惑。


林絕笑道:“王天龍大將一再折損,應該翻不起風浪了,他的生意和我們沒直接衝突,多是灰色產業。派人暴力破壞他倒是還行,只不過有我在,他不敢來。”

“那還有誰?”

“蘇家二叔,蘇軍貴。”

林絕淡然道。

蘇若雅一驚,恍然道:“林絕說得對,這老傢伙之前一再致電我解除林絕的職務,我以總裁身份才壓住他。不過他一直在暗中活動着,時刻都想把我推下去,好坐上我的總裁位置。這次我分離古玩部出去,他必定不會同意。”

“特別是他見我們居然搭上了魏家,古玩部一再做大,必定會嫉妒得眼紅。”林絕補充道。

納蘭玉珠道:“那怎麼辦?難道就因爲他,我們這項事業就完不成?”

林絕冷笑道:“古玩公司肯定要成立,誰也阻擋不了。我大致能猜到這老傢伙的手段,不過先不急,讓他蹦躂着,發佈會照樣開。”

發佈會現場,各界人士來了不少。

趙雅非常幹練,迎上來道:“蘇總,林總,納蘭小姐你們來了。”


“辛苦了。”蘇若雅點了點頭,問道:“媒體們都到了嗎?”

趙雅道:“通知的都到了,但是好幾家媒體,不在我們邀請的名單中,也來了。”

林絕道:“不用擔心,有陰謀,就有狗仔,很明顯這些人是受人委託,來攪局的。”

“這些記者太可怕了,一旦報道些不良消息,我們這發佈會不就完了?”

納蘭玉珠擔心道。

林絕冷笑道:“你們先上臺回答記者問題,剩下的我來處理,誰敢破壞,我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好。”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齊齊走上發佈臺。

林絕則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暗中觀察起來。

“想必各界朋友已經獲悉,我們蘇氏古玩部和昌隆古董行,即將合併成立一家古玩公司。”

蘇若雅簡潔地宣佈出來。

“納蘭小姐你的意思呢?你是昌隆的東家,在東海古玩界原本就做得很大,還主管着拍賣這個非常賺錢的環節,沒必要和蘇氏合併吧。”

一位記者率先發問。


納蘭玉珠秀眉微蹙,這人明顯在挑撥兩方關係,但還是掛上笑容道:“這次合作,我們雙方是共贏的。”

“可是我聽說,你們合作後,會將東海其他古玩店趕盡殺絕,不給他們任何機會。這之前你們的人還毆打這些老闆,讓他們屈服在你們兩家的淫威之下呢,關於這件事,你們能給個解釋嗎?”

那記者不懷好意又扯到另一個問題上來。

“你是哪家的記者?這話簡直就是無中生有,誰給你說的我們趕盡殺絕,誰給你說的我們毆打其他老闆?”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惱怒得無法,這個記者顯然是受人指使,提的問題全是在往她們身上潑髒水。

“我說的。”

人羣中,李總立刻跑了出來,一臉的義憤填膺。

“大家請看, 華年時代 ,在古玩界也算有點聲望。卻被這兩家合夥,想要稱霸這古玩界,我不同意,就把我打了。”

李總演得非常逼真,一把鼻涕一把淚。

加上他和林絕飆車出車禍,全身帶傷,看起來無比悽慘,就更有煽動性了。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大怒,嬌喝道:“李總你胡說,你的傷明明是你自己找的,我們啥時候打過你了?請你不要欺騙大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