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句老實話,我竟然從那男人平靜的神情上,感覺到了殺氣,連那男人旁邊的女人都感覺出來了,明顯看到她的神情現在不對。

0

那人以我幾乎看不見的速度閃現到了許迪身後,準備把許迪的脖子死死的勒住,可許迪貓腰往前面地上一翻滾就躲了過去,許迪快速的轉身,根本就沒有停歇,腳往地上一張,整個人就再次朝那男人衝了過去,我注意到許迪似乎想攻擊那男人的肋骨,可那男人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身子往旁邊一傾斜,擡起的右膝蓋就朝許迪的面門攻擊而去,許迪在那男人面前並沒有剎住,而是往上使勁一蹦,從那個男人頭上蹦了過去。

似乎這個男人和許迪兩人的水平差不多啊。

此時許迪左手往下一甩,那把熟悉的暗紅色刀刃的匕首再次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那個男人見狀竟然也是左手使勁往下面一甩,一把和許迪手中的匕首長得一模一樣的匕首出現在了那男人手中,只不過那男人手中的匕首顏色是黑色的!

(本章完) 此時我旁邊那女的盯着許迪的匕首問我道:他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有嗜血刃?

我大腦此時根本來不及回答,我完全是潛意識的反問到那女的,怎麼天一那男的有一把和許迪一樣的匕首??那女的見我沒直接回答,哼~~了一聲便不在理我。

我和那女的此時都是滿臉的疑惑,相比許迪的暗紅色刀刃,那男人拿的黑色刀刃不知道爲什麼,讓人看了心裏有種壓抑感迎面而來,我和那女的此時的狀態,反觀是籃球場中間的2位主角,卻沒我們這大的反應,他們只是看着對方的匕首愣了一下,就又一次快速的廝殺到了一起,我發覺他們匕首互相碰撞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很怪,不是如普通鋼刀之間碰到一起的聲音,就好像是兩塊重量相當的鐵碰到一起發出的聲音,那聲音相當的沉悶。

看得出來這男的身手不比許迪差,他們兩人廝打了半天,幾乎都沒有傷害到對方,甚至連對方衣服都沒有劃破,而且雙方都很畏懼對方的匕首,出招時都會放着對方的匕首突然襲擊,匕首這個東西不像是刀,拿刀砍人差不多就那麼幾個動作,而匕首比較小巧,也拿着方便,可以換着各種姿勢以各種角度對敵人進行攻擊,這些也我這段時間跟着許迪所學到的。

這時他們兩人又一次分開了,那個男人問許迪道:你認識我們天一的人?

許迪把反手拿着匕首橫在眼前並沒有迴應,那男人笑道:呵呵,我沒想到你還挺有兩下子,這樣下去的話,我估計我們兩人可以打到筋疲力盡都不會分出勝負,我時間不多,抱歉。

說完那男人就猛然蹲下把匕首深深的插入了籃球場的水泥地下,他這是要幹什麼?難道要把匕首做成‘石中劍’?

沒一會兒他就重新抽出了匕首,當那匕首再次展現在我們面前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整個匕首的刀刃全部善發一圈黑色的漣漪,就好像它匕首自身就有某種能量一般。

那男人再次拿着匕首朝許迪衝了過去,許迪拿着自己的匕首想擋下來,卻直接把那男人手中的匕首給震得往後面連着後退了幾步,那男人此時又一次停了下來,他對許迪說道:你停手吧,我可以讓你有機會進入我們天一,你手上有嗜血刃,這本身都能證明你不簡單,你進了天一不會讓你打雜的,會有很多重要的任務給你,你會重新找到人生新的目標,怎麼樣?

我看到此時的許迪拿着匕首的手已經微微顫抖了,難道剛纔一下讓許迪手發麻了?許迪再一次衝了上去,此時許迪拿着手中的匕首直衝對方的下盤,那男人見狀拿自己那泛着黑色漣漪的匕首朝下去擋許迪的攻擊,哪知道此時的許迪快速的伸出了另外一隻手,死死的抓住了那男人拿匕首的手背,那男人此時看來並無法掙脫許迪,更無法使用自己的匕首,許迪嘴角又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他笑着的同時已經拿自己的匕首朝現在無法動彈的男人刺去。

可就在此時許迪拿着匕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而許迪就猶如被閃電擊中了一般,突然整個人抽搐了起來,他趕忙放開了那男人的手背,抽搐纔沒有繼續,我看到許迪此先前抓那男人的那隻手,現在手背的皮膚竟然已經變成了黑色。

那男人皺着眉頭說道:你究竟是怎麼得到嗜血刃的?難道你不知道,這東西認主嗎?像你剛纔那樣過來搶奪我的匕首,就是一種找死的行爲。

此時我發現許迪手上的皮膚變黑的程度越來越廣,很快已經從手那塊蔓延到脖子處了,而許迪的呼吸比剛纔急促了許多,許迪再次舉着匕首指着那男人說道:少廢話,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準傷•••傷害陳西。

說完許迪還對着我臉上勉強擠出了他那得瑟的笑容。

緊接着許迪又一次腳下一發力朝那男人衝了過去,可這一次剛衝出去不久的許迪,突然就倒在了地上,整個人瞬間就如沒有知覺的木偶一般,一動也不動的趴在地上。

許迪怎麼了?我大聲喊着許迪的名字,可許迪沒有任何的迴應,我此時眼角流血了淚水,我真的沒想到許迪剛纔都那種情況了,竟然還不讓別人傷害我,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他是真的把我朋友了,這還是之前那個我一提朋友就差點把我殺掉的許迪嗎?

我立馬跑到了許迪身邊,把許迪輕輕的扶起,死命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此時的許迪雙眼緊閉,完全沒有任何迴應我的反應,更讓我害怕的是,許迪此時整張臉都變成了黑色,我摟起許迪的衣服,他身上的皮膚也全部變成了黑色。

日娛假偶像 “他已經死了,這怪不得我,我給過他機會,而且從心底來講,我並不想殺他,我很欣賞他,只是他自己要奪取我的匕首,這都是他的咎由自取。”那男人面無表情的和我說着這一切。

我此時心中充滿了憤怒,我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拳頭,我猛的就朝那男人衝去,我知道自己殺不死他,甚至打都打不贏他,但我爲了許迪,我就希望能打他一拳頭,就一拳頭,是現在的我能爲許迪唯一做到的事。

那男人躲都沒躲,直接傾斜着身體擡起他的膝蓋給我肚子上來了下,我的胃酸都隨着這次的攻擊給吐了出來,而因爲嘔吐的難受我眼睛的淚水更多了,我並沒有制止住我的淚水,我真的沒用,我太沒用了,我的朋友,不~我的兄弟許迪死前都記得保護我,而我卻爲他什麼都做不了,甚至連碰都無法碰到他的仇人。

此時那男人對我說道:許迪,我會讓人好生安葬的,你跟我們走吧。

“走你嗎比,滾。”

我話音剛落,那女人就不知道何時到了我的背後,她把手往我臉上一抹,我竟然就直接暈了過去,暈倒前我又看了眼許迪,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

了。

許迪,永別了!

“陳西,以後要自己面對一切了,我只能幫你到這了。”

昏迷中我夢到許迪的魂魄和我來道別,他就和我說了這一句話,就繼續露出他那標誌性的得瑟笑容離開了我。

我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一個光線很差的倉庫裏,我身上並沒有被捆綁着,完全可以自由活動,我也並沒有去喊叫,我知道此時就算我大聲叫也沒有用,這倉庫的四周都是封閉的,只有一個門,我過去輕輕的推了下,發現門被從外面鎖上了,倉庫頭頂有一個很小的燈泡,就再無其它。

我坐在地上想着天一的人會怎麼對我,想來想去覺得無非就是要把我殺掉而已,可我現在不能死,老吳在哪?現在還沒消息,若初的仇誰去報?劉君爲什麼背叛我?以及最重要的許迪的仇,這個仇就算我現在報不了,我總有一天也要報。

雖然我不想死,可我也做好了面對死亡,許迪都已經爲了我死去了,我不能再弱懦下去了。

一路歡歌漸輕遠 最後我覺得不能這樣被動等下去,我還是要喊,只是我不會如以前那般喊救命了,我調整了下心態,朝着外面喊道:我已經醒來了,你們把我抓來,不會就是爲了一直關着我吧?

外面的反應到很快,約莫只過了10幾分鐘,門就被打開了,外面一個陌生的男人請我出去,我笑着說不用把我的手鎖起來?那男人說不用,因爲我跑不掉。

出去後我才發現我所呆的地方,竟然是在一片草坪上,草坪周圍環繞着一圈大山,環顧四周看不到任何的現代化設施,更沒有看到任何的人,而我回頭看去,剛纔所在的地方壓根不是倉庫,而是集裝箱,旁邊有個小型的發電機,我是說怎麼剛纔燈光那麼的微弱.

周圍不光有我剛纔那一個集裝箱,還有大大小小加起來4個集裝箱.每個集裝箱旁都有一個小型的發電機,草坪上還有一些篝火,和一些大大小小的箱子,也不知道里面裝是什麼,遠處還有幾輛大卡車,離得很遠也不知道那車上有沒有司機,反正目前爲止除了帶路那人,我就再沒看到任何其他的人。

外面此時是晚上,難怪那人說我跑不掉,這大山裏一般人不認識路的話,還真的跑不出去.

我跟着那人來到了一個比關着我的那個大不了多少的集裝箱裏.

打開門一看,裏面有2個人,一個是拿着黑色刀刃的男人,另外一個是一個年紀稍長一些的男人,長得有點像吳秀波,年紀雖然大點,但看着挺有味道.

我看見拿黑色匕首那男人是低着頭站在吳秀波旁邊的,似乎是很怕他,吳秀波讓我擡起頭,我心底此時早就什麼都不怕,我擡起頭笑笑說道:怎麼啊?看大爺我長得帥氣,還要收下我?你們就是傳說中的天一?怎麼這裏這麼破啊?還在荒山野嶺當中,平時能吃飽肚子嗎?

(本章完) 我說後面這話,其實我是真的想探聽下天一究竟是什麼樣的組織,我不相信就只有他們兩人,然後還住在大山的集裝箱裏。

我說完這話,注意後後面那拿匕首的男人擡頭看了我一眼,不過很快又再次低了下去,吳秀波倒沒任何的反應,他壓根不迴應關於天一的事,而是問我打開過那箱子沒有,我本想着死都不怕了,也就不怕說實話,可我一想到那個殺了許迪的仇人,我就不想什麼都告訴他們,我說沒有打開過,那東西怎麼打開?你們會打開嗎?我到真的好奇裏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拿黑匕首那男人此時在後面對吳秀波說道:可能是暗影他們打開了箱子.

吳秀波回頭對那男人說道:既然箱子都打開了,你還把他帶來幹什麼?

那男人走近吳秀波旁邊,輕聲的在他耳朵旁說着什麼,反正我怎麼都聽不到,只見他說完後,吳秀波臉色一驚,眼睛睜得大大的看着我,似乎是要把我重新打量一番.

他走過來圍着我轉了一圈,幾乎是從上到下從左到右的把我打量了一番,隨後他竟然大笑了起來,他說了句:是有點像。

他笑得我莫名其妙,我問他究竟要幹什麼?要殺要剮總得給句話不是.未必把我帶到這裏,就是爲了逗我好玩?

他問我想不想讓他們放了我?我心想他們怎麼可能有這麼好心?我說道:不想.

吳秀波估計沒料到我會這麼回答,他問我爲什麼不想啊?

我指了指他背後那個男人說道:他殺了我的朋友,我要看到他死.

吳秀波回頭疑惑的看向那男人,那男人又一次在吳秀波耳邊輕聲說着什麼,只見吳秀波’哦~’一聲,我知道黑匕首男肯定是在說許迪的事,我真的很想聽到些什麼,可我還是什麼都聽不到.

吳秀波轉而對我說道:你那朋友究竟和你什麼關係,你們怎麼認識的?

我說道:和我是過命的兄弟,怎麼認識的不用告訴你.

吳秀波說道:既然你不願意說,我也不勉強你,現在箱子既然也不在你手中,而你也沒打開過香瓜子,那麼我們也不應該勉強留你在這,不過我希望你能幫我個忙.

我真的不相信他們天一的人會這麼的好,什麼叫做不應該勉強留我在這,殺了許迪這個就是事實,如果真的不想勉強我們,幹嘛當時要殺許迪?越想我的怒氣就越大。

現在竟然提出要我幫忙?我就更加不信了。

“你們天一的人這麼的厲害,爲什麼要找我一個普通人幫忙,我肯定對於你們來說就如一隻螻蟻吧,我一沒錢、二沒本事,怎麼幫你們嗎?先不說你們爲什麼要找我幫忙吧?我是想說爲什麼要幫你?幫你又有什麼好處?是不是我幫了你,你就幫我把你背後那男人殺掉?”

背後那男人沒有任何的反應,吳秀波又笑了笑,他說道:凡事不要想當然,我勸你還是先聽聽我要你幫我幹什麼吧?

“我呆會兒會讓人給你一個地址,那裏是一處房子,只要你在那房子生活七天七夜就行,這期間不準出門,我會讓人在房子裏給你準備好吃的喝的,但是房間裏沒有任何和外界溝通的工具,包括電腦、手機、電視都沒有,每天晚上的12點會有人去敲你的門,你完全不用去理敲門那人,而你更不要去開門,我也不會告訴你是什麼人敲你的門,如果你在這房子呆足了七天,你所有的要求我都會答應你。 煙花易冷:君惜否 “吳秀波說完這些話後,竟然把我聽得是一頭霧水啊。

爲什麼要讓我呆那房子裏啊?目的何在?可吳秀波並不告訴我,我想到他說的任何要求都答應我,我問道:任何要求都行?如果是要你殺了你背後男人呢?

吳秀波笑笑說道:到時只要你提出來了這個要求,我保證答應你。

背後那男人聽見我們的對話後,看了眼吳秀波,又立刻低下了頭。

我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並不是我完全相信了他,而是我想着先出去再說,我做好了死的準備,可不代表我真的要去尋死,現在有生的機會在我面前,我肯定不能放棄,因爲我還有許多事沒做,死不可怕,怕的是死不瞑目。

在我答應下來之後,拿黑色匕首的男人就要出門,他說是讓我等下,他去通知人帶我出去,在他經過我身邊時,我問他許迪的屍體現在在哪?現在安葬好了那?

他只說了2個字‘放心。’就走出了門。

他說的放心是指已經一切安葬好了嗎?想到此我的心又一陣痠疼,而對那個拿匕首的男人是更加的痛恨。

很快之前壓着我進來的男人就走了過來,他說可能要委屈我一下了,說完後給了我一張紙條,上面是一個地址,中山路121號,我剛看了眼那地址,那壓着我的男人就往我臉上噴了什麼東西,我尼瑪又一次昏迷了。

醒來時我發竟然在自己的家中,我簡直是不敢相信啊,他們怎麼把我送回自己的家了?

我趕緊起牀把家裏都看了遍,並沒有看到任何的人,甚至連腳印都沒有,家裏的門也沒被撬開的痕跡,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哦~~對了,我是傻逼,可能是用我身上的鑰匙。

我肚子此時是餓的,先自己下了碗麪條,邊吃着麪條邊想着究竟要不要去地址上那個地方,我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雖然從吳秀波嘴中說出來那是相當輕描淡寫,可他們會是那麼好心的人嗎?不光放了我不說,還願意爲了一個陌生人把自己的手下給殺死?主要是他們不告訴我目的何在,這讓我心裏越發的沒譜。

對了~~那紙條呢?那虎逼男的沒給我啊,我趕緊摸了摸口袋。還好~~口袋裏有,而且還多了一把鑰匙。

我再次打開了紙條,看到下面還有一排小子,寫着7—-13。

我拿出手機一看,今天是6號,這紙條的意思是不是從明天開始就要住那房子裏,一直住到13號,剛好是7天?

我左思右想了半天,覺得還是去算了,走一步一看一步,如果發覺是陷阱我就跑掉,如果我支持過了7天,或許••••••我知道希望可能不大,但是或許真的可以借吳秀波的手打掉許迪的仇人呢?那麼我也算是幫許迪做了一分事了。

現在都是晚上7點了,我得趕緊去那房子啊,鬼知道他們說的是7號是不是從凌晨12點過後就開始算,那地址上的地方離我還有段距離,我沒去過,但是大概知道方位,我趕緊收拾好碗筷,隨便帶了幾套換洗的衣服就出門了。

在下樓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當初放在樓道的那雙詭異的布鞋,從我藏着的地方掉了出來,我看了眼這布鞋,至今爲止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想了想隨後還是沒去搭理它,直接下了樓。

到了偶下趕緊攔了一輛計程車。

和司機說了地址上的位置,司機疑惑的看了我眼,並沒說什麼,就開動了汽車。

路上我因爲司機剛纔看我的一眼,心裏總感覺有點什麼,我裝作無意的問那司機,這上面的地址我是沒去過的,那裏不遠吧?

司機又看了我一眼,頓了頓說道:遠到還好,就是比較偏僻,那裏屬於城郊結合處,但住的都不是窮人,全部是有錢人。

我心生好奇,怎麼有錢人住城郊接合處啊,我說出了自己的疑惑,司機說那裏都是別墅區,住那裏的人都是非富即貴的,剛纔看你大晚上要去那裏,就是覺得奇怪。

我笑了笑說道: 是不是覺得住那裏的人都是有錢的人,而我看着沒什麼錢,還是坐計程車去的啊?

原來是這回事,我是說司機怎麼當時那種眼神啊,現在這社會啊,就是狗眼看人低。

可那司機此時卻搖搖頭說他奇怪的不是這,我驚聞不是這? 大佬家的小狐狸奶又凶 那又是什麼?

司機此時卻保持着沉默,似乎不願意多說啊,我遞給了司機一根菸,讓他有什麼就說啊,我這人好奇心重。

司機說那附近建造了一個火葬場,是剛建造的,爲此別墅區的人去鬧過很多次,可似乎那火葬場背後的人後臺很硬,那些別墅區的有錢人怎麼鬧都不管用,最後很多人要就不住那裏了,要就把別墅想賣出去,可賣不出去。

我一聽這話,其實也覺得沒什麼,畢竟我這段時間經歷的事多了,很多看開了,我準備和司機打下哈哈就算這事過去了,可司機這時又接着說道:你知道那裏爲什麼要建造火葬場嗎?

暗夜盛寵:老公麼麼噠 我想了想說道:那裏地處偏僻,地很便宜唄,這樣建造的成本也低。

司機搖搖頭道:我也是聽說的啊,聽說那附近住了一個很重要的人,那人就埋葬在火葬場的下面,而在哪裏火化的屍體的時候,那些死者的親人不是要來嗎?他們會叩拜啊,燒紙啊什麼的,那葬在下面那個人就跟着受用,這個就跟廟裏的菩薩一樣,只要有人來叩拜燒香,除了菩薩外,其它的廟裏的神仙也都會跟着一起受用。

(本章完) 我一聽還有這樣的事?我跟司機說道:這不是胡來嗎?什麼人能有這樣的權利?死了還讓別人服務於他?武漢這邊讓他這樣胡來?

司機搖搖頭說道:具體那人是誰都不知道,只是聽說是北京那邊的某個重要人物,那人希望死了後要落葉歸根,所以死前已經把這邊的事都安排好了,等他一下葬,火葬場就開始建造,所有的要求武漢這邊的都照着做了,沒人敢不從,要不然不可能別墅區那麼多有錢人,都無法阻止那個火葬場的建成。

聽司機這麼一說,我大概能想明白了一些,可能那人生前位高權重,而一般越是這樣的人,他們越迷信那些風水,就像古代的帝皇要死之前,重心會在建造自己的墓穴上,可我就奇怪,那人爲什麼不建造豪華的墓穴,而讓自己埋葬在火葬場下面?仔細想想,像剛纔司機說的這樣的風水佈局,雖然我不懂,但是應該是很牛逼的風水格局,要不然不可能這麼折騰,我其實也可以想象得出,這人生前肯定是用自己的權利壓榨了不少人,現在死了還要用自己的權利繼續壓榨別人,人的慾望究竟有多麼的可怕?我突然記起了當初老太問過我的問題,什麼是最恐怖的?人的慾望纔是最可怕的,慾望的洪流可以經受住時間的考驗,經受住人性的考驗,最終控制住人類,不管人類社會怎樣進步,慾望永遠是人類最恐怖的敵人。

這時目的地已經到了,車聽着的地方是一條可以雙向行駛,並且能同時並行4輛車的馬路,馬路一邊放眼望去就是一排別墅,每個別墅間隔的位置大約50米左右,而馬路的另外一邊是一個人工湖的公園,公園裏還有自動景觀噴水池,湖周圍有一半是樹林,另外一半不知道爲什麼是空着的,從我這裏並無法看清那另外一半究竟有什麼,有錢人真會享受,等於是把公園建造在家的對面,馬路周圍都是路燈,讓人站在這裏就算是晚上,也不會覺得害怕。

我問那司機火葬場在哪呢?怎麼沒看到啊?

他說樹林那邊另外一半空着地就是的,晚上的時候看不清楚,一到白天那邊就有煙往天上飄,那就是火葬場那邊了。

說完司機接過我的錢,就腳踩油門飛奔而去。

說句老實話啊,不聽司機說的那事還好,聽了後讓人心底真的是有點害怕了。

不過我答應過許迪我要自己照顧自己,不能再如以前那般膽小了,前面就是我要去的那別墅了,我徑直朝前走去,我發現這裏所有的別墅幾乎都是關着燈的,說明沒什麼人住,真的就如那司機所說,大家都害怕那火葬場麼?

大晚上的,每走一步只能聽到自己的腳步聲,但卻看不到任何的人,這地真心可以拍鬼片了.

很快就到了我要住的房子了,這裏每棟別墅前還都有自己的小花園

,只是我要住的這房子門前的花早就枯萎,可有一件事還是讓我很奇怪的,就是這房子正大門不遠處,竟然有一顆2個成年人高的樹,周圍花園裏的花早就已經枯萎,可這棵樹卻長得異常的茂盛,我對樹也沒研究,在我眼中樹就分爲兩種,一種是可以開花的,一種是不能開花的,就這~~~~

我心想怎麼有人把樹栽到門前不遠處啊,那不是出門、進門還要稍微繞下圈?如果這是我自己家,絕壁要把這棵水給砍掉,覺得只有腦袋被門夾的人才會這樣栽樹.

繞過那顆樹,我就看到了接下來要住七天七夜的地方,一棟我只在電視裏見過的別墅。

這別墅總共有2個門,一個是中間的大門,另外一個是旁邊一個小房子的門,我想那房子可能多半是倉庫或者是車庫吧,而我手中的鑰匙只有一把,應該是開大門的,別墅總共有兩層,從外面看1樓這層兩邊還各有2個房,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因爲覺得新奇,趕忙打開了門走了進去,屋子裏是黑的,我習慣性的掏出手機想借用下手機光。

我按照以往的經驗,終於在門邊不遠處看到了開關,還好~~有錢人的習慣和我們普通老百姓是一樣的。

打開燈後首先印入眼簾的就是客廳那顯眼的烏龜石像,它放在客廳大門正對面的牆邊,那烏龜的正面正對着大門,我走過去仔細看了看這烏龜石像,也沒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我聽人說過在家裏養烏龜是很吉利的一件事,我想可能是有錢人信風水,反正家裏也大,就乾脆在家裏做了個烏龜石像吧,我也沒多想,繼續參觀着這處別墅.

別墅1樓兩邊我剛纔以爲是房子,其實不是,一邊是一個開放式的廚房,我過去看了看,做飯用的所有材料和工具都有,碩大的冰箱裏也有新鮮的食材,差不多足夠我過七天生活了,甚至還有牛奶和飲料。

另外一邊則是餐廳,這餐廳比我家的客廳都還要大,餐廳的桌子正對着窗戶,等於說可以邊吃着飯邊欣賞着外面公園的景色,有錢的人就是不一樣,會懂得享受生活.

1樓再無其它,此時我上到了2樓,正對着2樓的樓梯是一件會客廳,裏面有現成的專門喝功夫茶的桌子,還有整套的紅木傢俱,這會客廳的裝修風格完全按照古色古香來建造的,說明房主是一個很注重格調的人.

會客廳2邊、1邊有2間臥室,另外1邊有3間臥室,每間臥室的門都是開着的,我決定一個一個的看看,哪間最合適我,我就住哪間。

我先走進了其中一邊最裏面的那間臥室,這間臥室原來是一間舞蹈室,裏面完全是按照舞蹈房的方式而建造的,漂亮的實木地板搭配那明亮的鏡子,可惜這裏不是我能住的地方,不是沒有牀的原因,而是我對跳舞沒多什麼興趣,我

更多的是對跳舞的妹子感興趣。

我走進了旁邊第二間臥室,這臥室尼瑪卻是一間健身房,裏面都是各種健身器材,我直接退了出來,如果我是健身狂人的話,當初也不會被許迪掐得連水都沒喝的了,我•••怎麼又想起了許迪啊,我這完全是出於下意識的,哎~~~~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去了會客廳另外一邊,去了第一間臥室,這間房是衛生間,裏面洗簌用品一應俱全。

我轉而去了下一間臥室,裏面卻是一間嬰兒房,裏面都是各種小孩的玩具,和一張嬰兒牀,不過我發現這嬰兒房角落裏還有一個樓梯,我走過去看了看,那樓梯上面應該是個閣樓,可是我無法去知道閣樓裏是什麼狀況,因爲門是關着的我,我上樓去嘗試想打開,卻發現怎麼都打不開,我這裏就一把大門的鑰匙,抱着僥倖的心裏試了試這鎖,壓根就打不開.

尼瑪~~現在看來我別無選擇,只有最後那間臥室了。

我打開最後那間臥室,我靠~~首先印入眼簾的是那張碩大的牀,不誇張的說,那張牀同時睡4個人都不成問題,房間所有該有的傢俱一應俱全,還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玻璃窗,從玻璃窗望外看去就可以看到整片公園,這種感覺真的很爽,只不過這房間有一點是讓我覺得膈應人的,就是臥室的牀頭上放着一副年輕夫妻的結婚照。

我爲什麼說這結婚照膈應人呢,一般情況下,結婚照至少都是笑着照的啊,而這對夫妻的結婚照,兩人卻是擺着面無表情的神情,而且還是眼中充滿了幽怨的盯着鏡頭,我實在想不明白什麼人結婚會以這樣的神情拍照?我想着這臥室可是我要住七天的地方,不能老看着這結婚照啊,我脫下鞋子上了牀,想把這結婚照取下來,卻發現我拿不下來,我貼着牆看了看相框的後面,似乎這結婚照是被什麼東西固定死了,我又使勁拿了拿,發現實在是固定太死了,想想還是算了,克服一下。

把自己帶來的行李先放好,我卻發現這裏什麼都給我準備好了,甚至是換洗的睡衣、內褲、襪子都準備了,接着便躺在了牀上,可人實在是睡不着,又不知道要幹什麼,我只有拿出手機想玩玩微信,卻發現手機在這裏壓根沒信號,怎麼這裏會沒信號啊?未必有錢人住這裏都不打電話的?等等~~我記得那個吳秀波說過,不讓我有跟外界聯繫的工具,難道是他們故意把我手機的信號給屏蔽?還是用了什麼別的方式?要不然他們怎麼可能不收走我的手機呢?

這臥室的電視我打開過,壓根沒信號, 我手機上又沒下什麼遊戲,沒有信號的情況下,那差不多等於一塊磚頭,我看了看時間離晚上12點還有一個小時,反正吳秀波說的是從7號開始,纔不能離開這屋子,我何不趁這個時間出去看看呢。

(本章完) 趕緊起身就跑下了樓,我先是去湖邊看了看,讓我沒想到的是湖裏竟然還養着魚,主要是晚上,我看不清是什麼魚,要不然真想下去捉兩隻回去宵夜,在湖邊抽了根菸吹了吹風就起身了.

順着別墅旁的路往林子那邊走,可我沒走幾步就停了下來,因爲我竟然發現我所住的隔壁那棟別墅家裏的2樓,燈是亮着的!

有燈亮着說明家裏有人住啊,我想去敲下門認識下,總覺得附近有人住了,覺得激動啊,最好是能問問屋主附近的情況,畢竟住在這裏的當事人,肯定比那計程車司機的道聽途說強許多,可一想現在這個時間了,去敲門打擾別人不好吧,究竟去不去呢,就在我猶豫的時候,2樓的燈此時卻關了,哎~~~算了,別人都睡了,反正知道有人住就行,代表這裏還沒可怕到住不下人.

我繼續往樹林那邊走去,走到林子口我卻沒敢繼續進去,雖然林子裏的樹木不是很密集,可是裏面沒燈,想着樹林旁邊就是火葬場,覺得大晚上的還是不進去算了,我看到林子另外一頭還有條路,我想這條路會不會就是通向火葬場的呢?

雖然好奇,但我不準備去那邊,誰大晚上的去’參觀’火葬場啊,那不是吃飽了撐的麼。

我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到12點了,這裏也逛得差不多了,趕緊回去算了。

回到別墅關好門,準備先上門洗個澡再說,這時客廳樓下的擺鐘響了起來,指針正好指向12點。

我知道自己從現在開始我就要呆七天七夜了。

我回到房裏躺在牀上,還是無法入睡,想着之前發生的事真的是好笑,我一直最當朋友的一個人—-劉君,卻在我最信任他的時候背叛了我,而我一直有所防備的人——許迪,卻爲了保護我,而失去了生命。

現在的我可能是爲了許迪能唯一做到的事吧,希望到時吳秀波能說話算數,幫我殺掉那拿黑色刀刃的男人.

我強逼着自己不去想許迪,要不然心裏就會範出一陣酸楚.

我實在是無聊,突然想起了老太死前讓徒弟給我的錦囊,我可一直掛在胸口,我又拿出來走到牀邊,對着月光看了看,還是看不出什麼,真心是想拆開,最後還是忍住了,現在沒有許迪在我身邊,而這房子也不知道有什麼問題,萬一我真有危險,也許這個錦囊是我最後的救命稻草.

最後還是強行逼着自己上牀睡覺了,終於慢慢的入睡了.

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起來拿出冰箱的熟食隨便熱了熱就吃了,我站在別墅1樓飯廳旁的窗戶看着外面,發現還是偶爾有幾輛車過去,說明這裏並不是所有人都搬走了,還是有部分人住這裏,但很奇怪,每一個經過這裏的車輛,裏面的司機都會看一眼我這房子,甚至其中有一個司機他看到了窗戶旁的我,他的車還來了一個急剎車,隨後就快速的開走了.

而且我發現這別墅附近的清潔工人,似乎

都不在我所住的這棟別墅門口停留的,這太不負責了.

我想可能是這房子太長時間沒人住了吧,突然看到房間有人,他們覺得奇怪,所以我也沒過多去想.

其實我也想過這屋子原來的屋主去哪了,不過想着天一的人如果真的神通廣大,那麼自然有錢可以直接把這裏給買下來,可爲什麼要買一棟別墅給我住呢?這個是我怎麼都想不明白的.

整個白天我都是屋子裏這裏走走,那裏走走,甚至是我去樓上的健身房運動了下,實在太無聊了,才終於熬到晚上,晚上做了些吃的東西,吃完後就又沒了事情.

我又不想睡覺,因爲我更加好奇的是晚上12點究竟有什麼人要來敲門?那人敲門的目的又是何在.

還好~這裏還比較人性化,已經準備好了香菸,要不然憑我自己那點菸早就抽完了,我硬是靠着香菸支持到了12點,那個擺鐘此時再次響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