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裡,那創浪的臉面之上露出狡獪的笑意。

0

旁邊的創弟用眼睛狠狠地颳了創浪一眼,沉聲道,「你最好少管閑事。」

這創浪畢竟是創弟的師兄,雖不是一夥的,可畢竟還是師兄,被創弟這般喝責,創浪也是面露不悅,但是麵皮之上還是笑容滿滿地道,「師弟,不要生氣,說不定,小姐和那小子待過一段時間后,就會被拋棄,而重新回歸到你的懷抱。

要知道天珠小姐可是清純的很啊,不過,現下卻是便宜眼前這個臭小子。」

「你說什麼?!」

創弟有些怒火,其靠近創浪的那條手臂,也是霍然間注滿了黃色的龍氣,厲聲道,「你在敢胡說,休怪我不客氣。」 注意到創弟射過來的那冷厲目光,還有抬起的那覆滿黃色龍氣的手臂,創浪也是很不屑地道,「師弟,何必動怒呢!你看天珠小姐、季風師兄都在這,栗分長老也在,你要是公然對我出手可是不好的。

我知道師兄的天分和實力都不如你,但是,我也不懼怕於你。況且,我也沒說天珠小姐不好,你著什麼急啊。」

「你」創弟也很是氣惱。

但卻是遲遲沒有出手,創弟忍了下去,他覺得和創浪這樣的小人,也沒什麼好計較的。心想,等有機會,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想到這裡的時候,創弟也是面露平色,手臂上面的黃色龍氣也是慢慢地隱沒。

兩人低聲沉語幾句后,也是再未開口。

而創浪卻是有種不妙的感覺,心想,還是不要隨便惹這個師弟為好,現下師兄朱力魔不在,自己沒有倚仗,鬥起來也是會吃虧的。

說來創家雖然看上去是一個大家族,但北域的人都知道,實則創家是一個宗派,龍星上的人稱之為「坤明宗」。

而這坤明宗的由來,據說是南域入侵北域之時,創家出現了兩位絕頂的人物,一位就是創海天(按輩分排是「坤海」字輩),另一位就是創天龍(按輩分排是「天明」字輩),才將南域的那些強大魔族抵禦下去,也才使得龍星北域免於禍患。

後來,因為創海天和創天龍的緣故,從其二人”輩分「間各取一個字,將創家更變為「坤明宗」。


可是,後來,據說那創天龍在處理完掉南域和北域的紛爭之後,就歸隱而去。

因此,「坤明宗」雖說是名字遺留了下來,但是,龍星北域上面的御龍師更多的還是稱「坤明宗」為「創家」。

而創家發展至今,也是人才倍出,在年輕一輩,主要有三人,一個是龍鬚長老的首席弟子創季風,此人以沉穩老練著稱;

而另兩位,分別是李寂長老手下的外家弟子朱力魔,再有就是創海天的首傳弟子創天道。至於創弟,也只是這幾年在創家晚輩中,小有成就的御龍師而已。

而在創季風、朱力魔、還有創天道之間的關係,卻也是極為的複雜,三人雖各有所長,但卻都是心高氣傲之輩。

即便是被稱之為沉著老道的創季風也是不例外的。

因此,在創家的弟子之中,也就很自然的分成了三個隊伍,其中的領袖也就是創季風、朱力魔還有那創天道。

聽了秋水的話,站在最前面的創季風卻是含笑,紫青色的臉龐平和自然,道,「天珠小姐,你可不要為難師兄我啊,你也知道對於域主的話,創家的人是不敢違背的!所以,還是請小姐與我們一同回去!」

「你。」

秋水很是氣惱,大眼睛半眯著,沉聲道,「你好不識趣,難道你不知道爹爹最疼我的嗎?你要是強迫我回去,到時候,我到爹爹那裡告上你一狀,看你如何……哼……」

秋水臉露慍色,很是不悅。

而創季風卻是並沒有在意秋水的言辭,而是看著鸞峰和夏瑛,道,「小姐,你不肯回去,也定然是因為這兩個好友的緣故吧!莫不如將他們都請回到我們創家去!?

到了創家,我們也會是好生招待的。」

一聽到這話,鸞峰立即刻前,開口道,「不用這樣的,我和天珠小姐以及我這位朋友還有要事在身。

而且這件事情,也是必須由我們三人完成的。兄長要是不放心,小子我可以保證,事過之後,定然將天珠小姐安然地送回到的創家之中。不知,可否通融一下啊?」

而一聽這話,站在創季風旁邊的栗分長老可是不高興了,臉上露出不悅,他在創家還是很有地位的。

栗分長老厲聲道,「域主,有令,必須要接天珠小姐回去。你小子算哪根蔥,膽敢管我們創家的閑事,還是有多遠、滾多遠,要不然,休怪老頭子我不客氣。

到時候,把你打得傷筋斷骨可就不好了。看在你是天珠小姐朋友的份上,我倒是可以暫時先放你們離去。你要是不識趣,可就勿要怪我了。」

栗分長老臉上一片陰沉,陰損的眼目對鸞峰看個不休,心想,你個狗什麼東西,竟然敢違背我們創家的意思,還自作主張想留住天珠小姐,就你個小小的龍王級別的御龍師,也敢這麼囂張,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鸞峰臉色也是十分的不好看,心想,此人倒是說話直接,就是語言太過陰損。


「他是栗分長老,實力是龍皇境界六級,旁邊的是我師兄創季風,也是龍皇境界,約莫是龍皇境界三級,其他的不是龍王,就是大龍師……」秋水站在鸞峰的跟前,也是將眼前幾人的修為,沉著聲音都給鸞峰介紹了一番。

「嗯。」鸞峰點頭,細聲問道,「那現在如何是好?」

「這」

秋水也是有點為難,自己父親派來了這麼多的人,自己和鸞峰加上夏瑛對付他們也是不可能贏的,秋水低聲對鸞峰言語道,「只看能不能說通了,要是行不通,也只能是我暫時先和他們先回北域龍城。到時候,有機會,你可以去找我,或者我去找你。」

「可是,我不想你離開我啊。」

「沒有別的辦法了,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且,我估計,他們也是不能放過你的,雖然,他們不知道你戴上了那異形面膜,不知道你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但是,你剛才把我摟在懷裡,他們也是看在眼裡的,就怕他們之中有些人心懷不軌。」

「那怎麼辦啊?」

鸞峰有點不知所謂。


說到這裡,秋水也是啞聲道,「你想和他們打是萬般不敵的,而且就算是你能將他們全部都打敗,還有我的父親呢!你難道也能戰勝他嗎?」

秋水哭喪著臉,看向鸞峰,而鸞峰也是滿臉的委屈之色。

看到鸞峰的臉面,秋水轉而卻是「噗嗤」地笑出了聲音,道,「傻子,不過我會等你的,我相信有一天,你會擁有讓我父親認可的資格。我會等你的,一直都會等,等你來龍城尋我的那一天,或者,有機會我會去找你。」

說著,秋水慢慢地向創季風走去,有些氣惱地道,「季風師兄,我有個請求。」

創季風已是猜出了秋水想說的話,但是,心裡知道,嘴上卻是不說,回道,「小姐,請說。」

秋水回頭看了看鸞峰還有夏瑛一眼,道,「我的朋友都幫助過我不少的忙,我希望你們能讓他們安然的離開,而不是說為難於他們。這樣我就可以放心的與你們回龍城了。」

「你看如何?」

創季風抬眼看了看鸞峰,見鸞峰目光深邃,他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眼神堅定的男子到底有什麼魅力,能將創家的天珠小姐迷得這樣的神魂顛倒。

他看過鸞峰之後,輕笑一聲,躬身向秋水,道,「天珠小姐的話,屬下自當從命。」

「嗯。」

秋水點頭,並深情地望了鸞峰一眼,隨即轉身離去。而轉身的那一刻,秋水心中卻是無邊的落寞,她也不回頭,向這對面的創季風一行人走去。

鸞峰心中的失落,就像一把大鉗一般,狠狠地夾著他的心,他覺得喘息都開始費力起來。他凝望著秋水那纖柔的背影,心中的惱氣從心底升騰而起,他邁開步子,渾身上下覆滿了黃色的龍氣,想要追向秋水。

但是,剛要動身,手上卻是傳來一股勁力,將鸞峰死死地拉扯住,那是夏瑛。

夏瑛見鸞峰望了過來,也是滿臉的無奈,緩緩地搖了搖頭,慨嘆道,「鸞峰,你不要犯傻,他們現下這麼多的御龍師,你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過的。」 「可是,我不能讓他們把秋水就這樣的從我身邊帶走的,我的心情,瑛兒,我想你能夠理解啊。」

鸞峰的眼目此時已是紅成一片,凶光烈烈,就像要把人連皮帶骨頭吃下去一般。

他沉聲道,「瑛兒,秋水和你是一樣的,都是我所喜歡與真愛的人,我不想你們任何一方離去。就算是他們要把你帶走,我也是絕對不能夠准許的,我希望你能夠理解。」

鸞峰甩開夏瑛的手。

夏瑛淚水連連,也是哭得泣不成聲,因為她知道,鸞峰深愛著自己與秋水的。她放開了鸞峰的手,雖然知道鸞峰會落敗,但她還是對他有無限的信心。

鸞峰眼神篤定地望向前方,看到秋水的背影慢慢地向那一行創家之人靠攏,他眼中凶光畢露,狠聲道,「等等,你不能把她帶走。」

而那創季風好像早就看出了鸞峰的意圖一般,腳步向前,伸出手臂直接就把秋水向自己這邊拉了過去,並吩咐胡大涯,道,「大涯,你們先帶天珠小姐離開,我和栗分長老留下來安撫下這位小兄弟,看他的模樣好像是很不爽的樣子。

不過,我想一會兒他就安分了。」

創季風輕蔑地看了鸞峰一眼,心道,一名小小的龍王境界的小子,也想與我們創家作對,簡直不知死活了。別說是你,就算是再來七個、八個龍王境的御龍師,在我們龍皇境界御龍師的眼中,也只不過是群蜉蝣而已。

「創季風,你想幹什麼?」看到創季風要出手,秋水緊張的道。

創季風沒有開口,他身邊的栗分長老卻是開口,黑色的鬍鬚一顫一顫的,道,「天珠小姐,你做的實在是有些過了。

要是讓域主知道你與這小子廝混在一起,還違背他的命令,恐怕於你無意,還是和大崖先回去吧!我和季風留下來,收拾下這小子就足夠了。」

「你想殺了他嗎?」秋水臉面上一片慘白。

而栗分長老卻是搖了搖頭,道,「不是。」

「剛才季風不是答應你了嘛,只要你跟我們回去,我們就會放過這小子。可放過歸放過,但皮肉上面的苦可還是要承受一點的。」

說到這裡,那栗分長老陰損地對著鸞峰笑了笑。

「你們」秋水氣得渾身發顫。但是,剛要說些什麼,卻是被那胡大涯的一隻手臂運轉龍氣給封住了腹丹。

「你」秋水回頭看時,她都恨不得將眼前的胡大涯碎屍萬段。

胡大涯見到秋水那怒意不止的眼色,也是有些惶恐,馬上跪倒道,「天珠小姐得罪了,將你帶回去是域主的意思。看今天這裡的狀況,也是只能委屈你,先將你的腹丹封起來,等到安全的地方,我自會幫你打開的。」

站在前面的創季風回頭看了一眼被封的秋水,柔聲道,「天珠小姐,得罪了。」

之後,創季風吩咐創家眾人,道,「我和栗分長老留在這裡與這小子較量、較量,你們先行離去,到時候,我們會搭乘禿魔鷹去追你們。」

「是」

「是」

……

創季風身後的幾個人,包括創弟在內也是答應道。

看著創季風身後的一行人要將秋水帶走,鸞峰也是心中焦急,上前一步,想將秋水搶奪回來。但卻是迎面看到了創季風和那栗分長老抵擋了上來。

「你們想幹什麼?」鸞峰厲聲道,言語間多有憤恨。

「不幹什麼,就是想陪你玩玩。」

說罷,創季風開始運轉龍氣,在他的身上面一股股墨綠色的龍氣流轉,覆蓋在其全身之上。結實的手臂之上,龍氣也是越發的濃郁,兩條手臂如同虯結一把肌肉暴起,一條條青筋清晰可見。

雄渾的龍氣覆蓋在其上面,滾滾流動,一雙手掌熒光閃爍,通體呈綠色。

「潛龍手。」

手掌一翻,那創季風直接朝鸞峰抓去,五指呈爪狀,那手指極其有力,粗細如獅鷲的爪子,揮動間帶起「嗖嗖」風聲。

鸞峰一個回身,將其這招閃躲過去,小腹之中的腹丹也是急速地運轉,深黃色的龍氣在其小腹之中翻騰,沿著身體上面的脈絡向四肢游躥。

「好小子,反應倒挺快,不過,這也緊緊是開始而已,我最喜歡的就是老鷹捉小雞了。」

說這話的時候,創季風的臉面上露出不知所謂的微笑。

但是,轉而一副陰損的表情卻是露了出來。手掌向前涌去,猛地掄出一個大大的弧形,之後,又向鸞峰的胸口抓去。

鸞峰眼見秋水被擄走,搭乘那禿魔鷹飛出好遠的距離,心中也是一陣慌亂。

趁鸞峰慌亂之極,那創季風手掌再度向鸞峰的胸口抓去。

將龍氣猛地運轉,手掌變拳,狠狠地揮出一拳,拳風帶起黃色的氣團,正好迎上那創季風的爪子。


這一拳下去,鸞峰倒是將創季風抵擋住了。

但是,創季風的臉面上卻是露出了不屑地微笑,陰惻惻地道,「就這麼一丁點的實力嗎?」說著其雙手變幻,在其手掌之中,竟然幻化出了一把光亮的斧頭,那斧頭極為光澤,由龍氣彙集而成。

巨大的墨綠色斧頭,熒光閃閃,向鸞峰的腦袋之上直削而去。

斧頭出現不過半個呼吸間,破風之聲凜凜,甚為強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