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他還是怪自己的那些兄弟們不守信用,沒有兄弟情。

0

其他的城主也都點點頭,確實,那些人都是被煉獄的人給收買過去的,人家也沒有強買強賣。

但是他們這些城主可就慘了呀!

他們的家產,都在裡面,還沒來及收拾,就被他們給趕了出來,真是氣死人啊,強盜啊,強盜。

這幾個年過半百的城主,毫無形象得罵來了起來,像個市井潑婦一樣。

直到院長打斷了他們,「你們先仔細說說,這個煉獄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一個新崛起來的勢力,會如此的強大?」

眾人一聽煉獄這個名字,就恨得牙痒痒,精神抖擻的開始講了起來。

「之前我們也不明白,後來才知道,煉獄的主人,是這樣一個人,他竟然還是帝家的少爺,但是他目前好像與帝家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關係,好像決裂了,總之,他如今離開了家,一個人出來打拚事業。」

「但是他娘的,他打不打拚事業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啊?他為什麼要搶我們的勢力呢?」

聽到這裡,院長大人還有幾個長老面面相覷。

「竟然是帝家人?沒有想到他的來頭這麼強大。」 這些人顯然忌憚帝玄胤的身份。

因為當初他們的長老帶著自己的學子們前往龍王城參加比賽,就是死在了這個人的手下。

他們對這個名字也是深痛惡絕,但是卻沒有辦法。

誰讓帝玄胤夫妻兩個人的實力這麼高呢。

上一次,帝玄胤他們夫妻一下子滅了他們蛟龍學院這麼多的高手,讓他們學院元氣大傷,直到現在才剛剛緩過氣兒來。

但是排名卻再也回不到了之前的巔峰狀態。

眾位長老大人聽到這裡,也都一個個心中震撼。

「院長大人,帝玄胤這個人我們可是熟悉的很,不僅是他,就連他的女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燈。

那個女人還是彩翼學院的院長大人了,之前就是她帶著彩翼學院的眾人在比賽當中勝利得第一。

甚至,我們都懷疑當初在虛幻聖境當中殺了我們長老並搶走了白澤神獸的人,就是他們夫妻兩個人。」

「沒錯,院長大人,要不是他們,我們現在又怎麼會這麼慘?我們蛟龍學院和他們夫妻有著不共戴天之仇,這個仇,一定要報!」七長老咬牙切齒地說道。

院長動了動眉頭,「不僅如此,還因為這件事情,我又派長老還有我們學院的寶貝玄天玉,一起去尋找白澤,但是他們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就連玄天玉都丟了,我也懷疑這件事情跟帝玄胤也少不了什麼關係。」

身旁的城主大人一喜,「那太好了,既然他跟你們有仇,那就正好咱們一起聯手把這個仇給報了,不就是皆大歡喜了嗎?」

院長摸了把鬍子說道,「這個不用你說,我心中也自然有打算的,但是在這之前,我們要先做好準備,帝玄胤既是帝家人,那麼我們就要先看看,帝家的人會不會出手幫助他。

還有他的女人,是彩翼學院的院長,那麼彩翼學院又會不會跟他站在一條線上呢?

待到摸清這些,我們在才能再做打算。」

如今他們學院的守護神沒了,寶貝玄天玉又丟了,幾個最有前途的學生也在上次的比賽中通通夭折了,他現在已經看不到什麼希望了。

院長大人的心中無比的蛋疼,這讓他死了之後,也對不起歷代蛟龍學院的列祖列宗啊。

所以他必須要有一個交代。

眾人也都是一片凄凄慘慘兮兮。

自從上一次學院大比之後,他們整個學院都是一片灰白。

這時,外面有人沖了進來,大聲叫道:「院長,不好了!」

「不好?怎麼不好啦?」本來就蛋疼的院長聽到這話,心中還是忍不住一跳。

「院長大人,是這樣的,外面那些家族的人,都說要把他們的人帶走,還要帶著他們徹底脫離我們蛟龍學院。」

聽到這個消息,院長微微一驚,真是狡兔死,走狗烹啊。

他們蛟龍學院本來就在逐漸沒落,可是這些加入他們學校當中的家族弟子們,卻要在這個檔口全部退出學院。

還是這麼多家族一起,這豈不是想要讓他們去死嗎?

院長的眼皮子跳了又跳,然後深呼一口氣說道,「我們出去看看再說。」 正說着,老穩站起來,拍拍屁股笑道:“我捉只給你看。”

“你別抓蛇回來給我們笑話。”傻強頂嘴道。

“行,我就抓條蛇回來晚上做燒烤。”老穩笑道,然後往樹林裏跑去。

“那誰,黃運穩,你跑裏面幹嘛?”班主任喊道老穩。

“進去找野果。”老穩說着,已經鑽進了小樹林裏面,我做回老穩樹下的位置,靠在樹幹上閉目養神。

不知不覺中,我竟然睡着了。

恍惚間我回到了石虎山大廟,李玄清,黃山明和魯三廿在我身邊,卻跪在地上。

而我雙手雙腳被枷鎖拷着,身上穿着一套古代白色的囚服,披頭散髮很是凌亂。

“走!”我身邊多出兩個陰差,拉着我正要下地府,我掙脫他們,問道:“你們爲什麼要抓我?”

“爲什麼?”一個陰差嚴肅的說道:“你陽壽已盡,現在帶你下地府報道,想反抗?”

“我陽壽已盡?你特麼的別逗我!”我罵道:“我才二十歲,我無病無殘的,就這樣來抓我,陸判呢?叫他來見我,我要證據!”

“大膽!”一股陰氣從地面鑽了上來,接着一個饅頭白髮,眼神凶煞的鬼魂,左手拿着一本子,右手持着一毛筆。

此鬼正是崔判官。

“好你個崔判,又抓我是吧!”我怒道。

“張孽,你陽壽已盡,隨我下地府登記!”陸判對我說道:“生死簿上,寫着你早在孃胎陽壽已盡,你爺爺爲你逆天改命,你必須下地府受十六層地獄之苦,免你兩層!”

“抓我?”我冷笑道:“我師父張小非,你們也敢抓我?”

“張小非是誰!” 小妻吻上癮 崔判怒道:“我不認識,帶他下去!”

這兩個陰差抓住我,然後往黑暗中走去,我對着身後喊道:“清叔,救我啊!明叔!三叔!”

“師父!”儘管我叫的再大聲,也沒有人來幫我。

兩個陰差忽然一閃,接着把我帶入地府,下地府的感覺就像墜入懸崖一樣,無盡頭。

“啊!”我大喊了一聲,睜開眼睛,全身被汗浸溼,原來我在做夢。

“你怎麼了?小孽?”身旁的傻強問道。

“沒事,太熱了。”我搶走宅東手裏的冰凍飲料,猛的灌入一口。

“做噩夢吧?”宅東問道我。

“我說了我只是有點熱。”我把飲料丟給宅東,正準備起來時,宅東把我給拉下來,然後指着我的眉心問道我:“你這一條線是什麼?”

夾心的愛情 我拿出手機,用手機屏幕照着自己的眉心,只見一條彎彎曲曲的黑線在我的眉心上,怎麼抹都抹不去。

我試着用水去沖洗,依然是沖洗不掉。

“小孽,你的手怎麼這麼冷,是不是發燒了?”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傻強摸着我的手臂問道。

我收回自己的手臂,然後說道:“沒事,我本身就是這樣。”

“集合,我有點事要說。”班主任喊道。

全班同學都圍在一塊兒,這兒不是學校,用不着像個軍人一樣站得整整齊齊。

“人都到齊了嗎?”班主任問道。

Wωω⊕TтkΛ n⊕co

“衛哥!”傻強喊道:“老穩那小子沒來。”

“黃運穩!”班主任喊着,但是沒人應,然後問道:“誰看見黃運穩了?”

“他不是進去捉兔子了嗎?”有同學指着那小樹林說道。

“他大爺的!”班主任罵了一聲,正要進去找時,我站起來攔下班主任:“衛哥,我去吧。”

“你……”班主任看着我,問道:“張孽,看你臉色不對,是不是不舒服?”

“沒事,就太陽太曬了。”我用手擋在眉頭說道:“我去找吧,衛哥你看着他們。”

說着,我便有氣無力的走進樹林裏,樹林內沒有這麼大的太陽,所以整個人清醒了不少。

“老穩!老穩!”我走進樹林中間喊道,但是樹林裏靜悄悄的,連鳥叫聲都沒有。

才走了幾步,就累趴了,坐在地上休息着,再次拿出手機來照着自己眉心那條黑線,苦笑道:“我真的要死了!”

眉心上的這條黑線,叫做死亡線,一般入道之人,圓寂的時候,都會出現這條線,而我現在全身無力,身體有點冰涼的感覺,估計真的要大難臨頭了。

綜合我之前的事情來看,玉八卦裂縫明顯不少;銅錢卜卦時,銅錢斷裂;剛剛做夢夢見陰差押我魂魄!

三種跡象表明,我張孽命不久矣。

站起來後,一拳對着身後的樹打了過去,樹上掉落下來落葉,接着周圍的樹也騷動起來,樹上傳來了猴子的叫聲。

敏感的我看向上面,只見樹上幾隻猴子跳來跳去,本以爲是普通的瘦子,結果一些液體滴落下來,地在我的衣服上。

我聞了聞衣服上的液體,是腐臭的味道,不好!是水猴子!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我看着水猴子跑去的方向,往樹林深處跳去,我並沒有跟着這些水猴子跑去,這些水猴子不在水裏待着,往裏面跑幹嘛?

難不成老穩在那樹林深處?

正想着,腳下忽然蹦躂出一隻兔子,我低下頭一看,這兔子就像老穩說得那樣黑白相間的顏色,這特麼的哪是兔子啊,這是陰氣變出來害人的。

這種兔子是兔子死亡後,魂魄被邪氣感染,然後變成一種害人的邪物,有人要抓它的時候,就會往不知名的方向跑。

然後把人給引到迷路,接着便是鬼打牆,雖說不是很恐怖,但是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會直接被嚇死。

之前老穩說這種兔子的時候,我還沒理解過來是怎樣的,沒想到在這裏遇見這種兔子!

我移動下腳步,兔子便往草叢裏跳去,或許跟着這個兔子就能找到老穩。

我一邊假裝捉兔子,一邊想着,這兔子的魂魄都能被感染,猴子的屍體也被感染,這島上一定還有其它的大傢伙!

追了幾分鐘後,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在哪,總之當我站起來看向兔子時,發現面前竟然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樣子。

而在幾米處,老穩抱着一個古代美女親親吻吻,看來不僅中了鬼打牆,連幻術都中了!

我走上前把老穩給拉起來,結果老穩甩了我一巴掌,繼續按着地上那古代美女開始下一步的少兒不宜動作。

“玩一個死物也這麼起勁!”我咬破手指,在手掌畫上一道破煞符,然後一掌對着老穩的後背拍去。

老穩大喊一聲,蜷縮在地上打抖着,地上那古代美女對着我眨眼睛,我擡起腳對着她的頭踩下去,猶如踩中氣球一樣。

嘭的一聲,爆開!

變成氣體消散而已,而周圍的場景也變了樣,這裏還是樹林裏面,老穩抱着的其實是一隻水猴子的屍體! 在蛟龍學院的大門外,此刻,聚集了各大家族的人,他們來自各個強大的勢力,或者一些家族門派當中。

他們現在不僅要帶走他們的家人,還要帶走他們所有的家族中人,想要徹底脫離蛟龍學院。

這些家族之人,人心惶惶的聚在一起。

「這不是林兄嗎?」

「這不是張兄嗎?」

「你們怎麼也都來了,莫非你們也都跟我一樣,收到了那信!如果在三天之內,不和蛟龍學院脫離乾淨,那麼就等著回家收屍吧!」

「什麼?原來你也跟我們一樣啊……」

「原來大家都一樣啊……」

「那麼這件事情,就更加是真的了!不只是我們幾大家族,在這其他的家族裡,也都收到了這些啊。」

沒錯,他們收到的信,都是來自煉獄的。

如果他們不把自己家公子小姐還有族人們一起接出蛟龍學院,脫離蛟龍學院,那麼他們就等著滅門吧!

雖然被人威脅,但是他們也不得不聽從他們的安排,因為這個煉獄,他們也都聽說了,它來勢洶洶,背後的背景更是強大,不好招惹。

他們,這些世家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可不是嗎?短短數日的時間,他們煉獄中人殺伐果斷,背後的主人更是強大,凶神惡煞,只要夜裡那小孩哭了,聽到他的名字,便立即嚇得躲起來,再也不敢哭喊一聲。」

「不對吧,據說煉獄之主長得很是英俊呢,並且實力非凡,還會煉製這東西,是一個驚才絕艷的天才。」

「你肯定錯了,他這麼厲害,一定是一個兇殘暴戾的傢伙!」

「不會的,不會的,聽說有人看到過他,可真是英俊。」

眾人的說辭各不相同,於是這個煉獄的主人更加神秘了,更是弄得眾人心惶惶。

在背後,一個白衣男子聽到這些,忍不住哈哈大笑,「原來玄胤長得竟然這麼醜陋,還能把小孩子嚇哭呢。」

旁邊有人撞了他一下,「去,你少羨慕嫉妒恨了,還不是嫉妒胤啊,但是胤的丑也只能在別人的傳說當中,只要是看到他的,誰眼瞎敢說他長得丑?」帝玄御道。

背後,帝玄胤也靜靜的聽著這些人說的話,嘴角彎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哈哈哈哈,我們家帝大人居然成了小孩都害怕的怪物了!」風凌正在得意的笑著,背後突然一涼。

「呃……」他嘴角的笑意立即一僵,回過頭來,正色道:「說起來,也不知道夫人去了夜族這麼久,現在如何了?」

提到夜冰依,帝玄胤渾身的寒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風凌暗搓搓道,「果然,還是夫人的魅力最大。」只要提起夫人,帝尊大人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帝玄胤狹長的鳳眸當中閃過一抹溫柔,在想著鳳曦禾。

喃喃道,「今天就是依依離開的第十五天,整整半個月,也不知道她現在如何?夜族的人有沒有為難她,她有沒有吃好?有沒有睡好呢?」

眾人忍不住翻白眼…… 眾人忍不住翻白眼,只不過離開半個月而已,看他那副好像快半年沒見過面的苦大深仇的樣子。

商殺之風云 看到帝尊大人又恢復一副小奶狗的模樣,藍天雲幾個也湊上前,不知死活的說道,「依依的吃喝你都不用擔心,不過她長得那麼美,聽說夜族的人傑地靈,男子長得很帥,女子也很美麗……更重要的是,那裡還是以女人為尊啊!」

「你說,依依她會不會也入鄉隨俗,去那裡再多找幾個男人呢?啊……」說著說著,便慘叫一聲。

藍天雲狼狽的滾在地上,很快又氣呼呼的從地上爬起來,「人家說的是實話,為什麼動手打人?」

他不貧的撇了撇嘴,早就知道他說這些話會被打,但是他早就有防備,可是誰知道,這傢伙的實力這麼變態,他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轉過身,突然看到旁邊的女子走過來,藍天雲立即什麼都不想了,歡喜的向女子撲了過去:「靈兒,你去哪裡了?都想死我了!」

眾人無語翻白眼,人家不過離開了半天而已,半天都還沒有。

外面這麼多人,帝靈兒的臉一紅,躲開了他的擁抱。

藍天雲繼續上前,拉扯著她,「你看看你哥哥,他這麼小氣,連實話都不讓說了。」

帝靈兒也朝他翻了個白眼,難道她還不知道他?話嘮一個,肯定是他又說什麼不好的話來惹哥哥生氣了,不然哥哥才不會無故的打人。

藍天雲看著小媳婦,捂著心口喊痛:「靈兒,我被他打的好痛哦,你要來親一個,求抱抱!」

眾人立即好笑出聲。

「滾開!」帝靈兒一腳踹飛了他。

帝玄胤默默的走到一旁,負手而立。

現在,他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快壯大自己的勢力,然後去找依依。

做她堅強的後盾,到時候,他們就再也不會分開,讓他飽受相思之苦了。

如今他正在著手壯大自己的勢力,但是為什麼要拿蛟龍學院開刀呢?原因很簡單……

一,是因為他們的地點選的好,旁邊全部都是繁華之地,並且也沒有什麼特彆強大的家族存在,好下手。

更為重要的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