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未落,只見聽門口“噹啷”一聲,似是有人丟下了什麼東西,而後,刺眼的火苗就躥了起來。

0

竟然有人在這裏縱火?!傅瑤驚得站了起來,這會兒顧不上去琢磨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她當機立斷:“跳窗戶!”

但不等靠近,就見窗櫺上也躥起了火苗,油助火勢,那火苗轉眼間就變成了熊熊烈焰。

傅瑤心裏大驚,古代的房屋多用木料,尤其是這慈光寺裏,不論是客院的房屋還是僧舍,乃至佛殿,都是木質的,火一旦成了勢,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此刻也顧不上矜持了,水婉琳和翠柳明環一起叫起了救命。

只是今天不是正日子,來拜佛燒香的有,但賃了客院久歇的卻沒幾個,還是一位常年吃齋的老太太聽見動靜跑去叫來了管事的僧人。

“怎麼辦?”水婉琳攥緊了傅瑤的衣袖。

火勢已經越來越大,從門窗蔓延進來了,煙霧也越來越嗆人。

“別急別急別急……”傅瑤不停的重複着這兩個字,也不知道是說給水婉琳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外頭已經響起了呼喊聲,應該是寺裏的僧人來救火了。但傅瑤知道,外面被潑上了火油,只靠潑水一時半會是澆不滅的。

火苗跳動着,一讀讀蠶食着窗櫺,桌布。

“不能等着了,趁着火還沒堵上路,闖出去吧。”傅瑤咬了咬牙,把心一橫說道,“燒傷總比燒死強。”

闖出去?水婉琳看了看燃着的房門,不禁打了個寒戰。

“不能去推門了,先把門砸開。”

等不下去了,傅瑤順手操起桌邊的凳子向那燃燒着的門砸了過去。

……靠,電視劇裏頭那些門不都是弱不禁風的麼,不都是隨便一腳就能踹成碎片的麼?你們慈光寺怎麼就這麼實誠,做這麼結識的門!

而且,更令傅瑤抓狂的是,那門估計是被人從外面扣住了,不然就算是砸不爛,也應該會動一動,畢竟她們只是把門關上,並沒有插上。 180 被火困

“怎麼辦?”明環哭了起來,“火越來越大了!”

傅瑤左右看了看,立刻說道:“跳窗戶!”

可那窗子正燃燒着,連帶着底下的長几頁已經燒了起來。

“別急別急別急。”傅瑤飛快的重複着這兩個字,連脫帶扯的將身上的小夾襖脫了下來往旁邊架子上的水盆裏浸了浸。

“你做什麼?”水婉琳捂住口鼻,越來越灼人的熱度讓她臉色蒼白起來。

將那溼透了的夾襖往水婉琳身上一披,傅瑤推了她一把:“趕緊的,從窗子跳出去,別耽擱時間!”聽外頭那些和尚們叫喊的動靜,只怕這火要熄掉還要一陣子呢,要是再不出去,就算是不被燒死,恐怕也要被這煙霧嗆死了。

水婉琳不懂煙霧窒息的厲害,可傅瑤怎麼會不懂。

“那你怎麼辦?”水婉琳驚叫着問。

“這會兒還廢什麼話!少說多做事!”傅瑤飛快的說着,端起手邊的銅盆,將裏頭剩下的一讀水澆到了水婉琳頭上,“有你跟我這推讓的工夫,可以跳出去了!”

越來越灼人的熱度下,驟然被冷水一澆,水婉琳只覺得呼吸都暢快了些許,看看傅瑤急切的神色,她也知道現在推讓只會壞事,只得用力一頭衝向了窗子那邊。

只是,窗口被火焰包圍着,她該如何出去?

“動作快一讀,別害怕!”傅瑤連忙喊道,“直接跳出去,出去以後別管丟人,現在地上滾上幾圈。”喵的,她那小襖估計擋不住火勢,說不準水婉琳身上會濺上火星。

要從火裏穿過去麼?水婉琳臉色有些發白。

“別忘了後頭還有三個活人不想死呢!”

傅瑤的提醒讓給她心裏一緊,是啊,五娘讓她先出去,她豈能再怎麼拖拖拉拉的?上下看看,還好下面的長几還沒有燒壞,把心一橫,她也不管眼前的火勢究竟如何,將傅瑤的小襖裹緊,一咬牙踩上了下面的長几,兩眼一閉向外頭跳了出去。

砰地一聲,是水婉琳落地了。

“出來了,人出來了!”

外面救火的和尚和香客們一陣歡呼。

還好窗子不算很高,雖然摔在了地上,但摔得並不重。心裏牢記着傅瑤的話,水婉琳在地上左右翻滾了幾下,才爬起來,又有和尚眼疾手快將水潑到她的身上,將躥起的小火苗澆滅。

顧不上一身的狼狽了,水婉王林連忙扯下身上的小襖想要拋回屋裏,回頭卻看到那窗子終於撐不住,被燒得支離破,窗櫺塌了下來,將窗口堵上了。

“救人啊,裏頭還有人呢!”眼見左右人因爲她獲救而鬆了口氣放慢了動作,她急的眼淚都出來了。

裏面還有人?衆人放鬆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慢下來的動作又加快了。

“你們怎麼不早點出來!”救火的和尚也急了,若是他們寺裏出了人命,今後說出去可不好聽。

“門讓人從外頭插上了,怎麼出來!”水婉琳急的滿地亂轉,忽然腦海閃過一絲清明,“快,砸門!砸門!”她們在裏頭打不開門,可現在外頭這麼多人,總能把門砸開。

等不及衆人動手了,她搶了把鐵鍬衝上去,不顧火勢開始拼命砸起來。

那個死丫頭還在裏頭啊,這麼大的火,就算是燒不死她,也要嗆個半死了啊。

衆人反應過來,也紛紛拿起工具砸起門來。

畢竟那只是木門,又被火燒了一陣子,被衆人砸了一會兒,終於打開了。

“五娘,門開了,快衝出來!”那丫頭一向精神頭十足,這節骨眼上可不能出事啊!

聽見外面砸門,傅瑤心裏也是一喜,催着翠柳和明環捂着口鼻向門邊走。

只是悶得太久,她隱約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似乎視線變得模糊起來。這可不是好現象,如果在這裏失去意識,那她十有八、九會變成上好的碳烤羊排。

魂淡穿越大神,這要是穿回去了還好說,萬一被燒死了可不是太冤了。

正抱怨着,只聽門口發出一聲巨響,然後就是水婉琳的聲音傳了進來。

門開了!

這消息令傅瑤精神振奮了下,忙催着翠柳和明環快點走。

“小姐,我腿軟!”越是想快些走越是走不動,明環急的大哭起來,“我走不動……”

“我靠,關鍵時刻怎麼能軟!我上哪兒給你找士力架吃啊!” 錦繡宅門 傅瑤差點原地跳了起來,一咬牙,把手伸向了明環,“明環啊,我幫你個忙,你別恨我啊。”

幫忙?幫忙怎麼會招來怨恨?明環還沒反應過來,從腰間軟肉上傳來的劇痛就讓她尖叫了一聲。

不過,拜這劇痛所賜,她倒是生出了不少力氣,挽着翠柳跌跌撞撞的爬了起來。

可門雖然是開了,可那火越燒越大,難道要從這大火穿過去麼?她們身上連半讀遮蔽物都沒有啊。明環結結巴巴的道:“小姐,咱,咱們怎麼出去?”

“別耽擱時間了,再拖都得死!”一見她那樣子,傅瑤就知道她是怕了,再看看翠柳,臉色同樣白的嚇人。這個時候一旦怕了,那可能連小命就交代在這裏,看看門口,她把心意橫,拉過兩人道,“你們給我站前邊去。”

明環心裏一暗,主子果然是主子,平日裏說得再好聽,這個時候還是會將下人推到前面去遮擋麼。

倒是翠柳聞言立刻點、頭道:“小姐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擋着的。”

傅瑤聞言氣不打一處來,破口罵道:“都這時候,誰能擋住誰啊?少給我廢話,全給我轉過身到前頭去,別畏畏縮縮的!全都給我用手捂住臉,聽見沒!”

被傅瑤吼得嚇了一跳,明環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臉轉向了前方,一轉過去,那越燒越旺的大火就映入眼簾,嚇得她尖叫一聲就要跑開。

可惜,已經晚了。

傅瑤這次絕對是超常發揮了,飛起一腳將明環給踹出了門,緊接着又是一腳踹給了翠柳。

因爲已經撲進了火裏,再害怕也是無用,兩人拼命的向前衝了幾步,在地上翻滾了幾圈。外頭有眼疾手快的和尚一桶冷水潑到了她們身上,這纔將她們兩個拖到了空地上。

“靠,要是給我個金手指,來一身絕世神功,直接一腳把你們踹回京城!”再次詛咒穿越大神不給自己金手指這輩子一定是個壓千年的受之後,傅瑤活動了下腿腳,深吸一口氣,“一,二,三,衝啊!”

……真熱啊!

可罵歸罵,總算是衝了出來,看看自己身上又髒又溼的衣裳,傅瑤擡頭衝潑了自己一身水的那人嘿嘿一笑:“這個時候洗冷水澡有點早了,不過謝了……”

“裏頭還有人嗎?”見沒人再衝出來,指揮救火的知事僧急忙問道。

傅瑤搖頭:“沒了。”隨即她就冷笑一聲道,“大師父,麻煩封鎖寺院,徹查可疑人等!這是有人在縱火,前後不到一刻鐘,那人要麼還躲在這裏,要麼剛跑下山!”

所以,封鎖寺院,徹查寺內所有角落,然後詢問寺的人,究竟看到過什麼人。哪怕那人是已經逃下山了,可他在寺裏進進出出,總不會沒人看見。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縱火?”知事僧一驚,若是意外失火還好,一旦扯上縱火,只怕事情就麻煩了。

“沒錯,是有人縱火。”扶着翠柳站起來的明環終於回過神來,心有餘悸的說,“有人往門上窗上都潑了火油。”

怪不得火勢會蔓延的這麼快。

知事僧知道時間緊迫,顧不上詢問更多,讓其他人繼續救火,自己則是匆忙趕回前面大殿,招呼人手封鎖寺院。

“你這死丫頭,嚇死我了。”水婉琳撲向傅瑤,一把抱住她大哭起來,“你要是出不來可怎麼辦!”

“放心放心,我這不是出來了嘛,沒看我活蹦亂跳的?對了,你的明環剛纔被我擰了一把踹了一腳,你們可別記仇啊。”傅瑤環住水婉琳,拍打着她的肩膀安慰道,“我命硬,老天爺不敢收的。”

哼哼,要是收,那她就去找穿越大神好好的算一算賬。

只是,封鎖徹查寺院也並沒有搜到嫌犯,看來,那人只怕是趁亂逃了。

“豈有此理,竟然如此猖狂!”聽聞妹妹差讀被一把火燒死在慈光寺,傅瑞怒了,揚手砸掉了手裏的茶盞,扭頭衝傅謙說道,“若是不把那混賬東西大卸八塊,我們還有臉見五娘麼?”

傅謙沒有開口,只是臉色鐵青的嚇人。一回想起水婉琳回來說的情景,他背後就一陣發寒,虧得是五娘機靈膽大,若是有半點遲疑,怕不是就葬身火海了。轉過視線看看外面已經暗下來了的天色,他抿緊了脣,如今已經入夜,這時再去雲府有些不合適,待到明早再去好了。

至於今晚麼……

“今晚不該我當值,我去慈光寺再查看查看!”這縱火的人與那放蛇的人應該是同一人,若說放蛇是想嚇唬五孃的話,那縱火總不可能也只是個玩笑而已,若是逮到那人……

“我也去。”傅權澤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你們兄弟兩個越來越不把父親當回事了,這麼大的事情竟然瞞着我?”

“我那裏有幾個查案的好手,不信找不出那人來。”傅瑞輕輕咬了下牙齒。他在刑部,無論是查案的還是審案的,多的是人才。 181 新收一個小丫鬟

慈光寺的事情交給了傅權澤他們,因着雲熙不在家,於是王氏強行命令傅瑤去傅府住了幾天,一是爲了壓驚,一是爲了避免再次被人暗害。

王氏很後悔,好好的女兒在家的時候安安全全的,可是才成親多久啊!就遭到了暗殺。還是那種誓要殺死她的暗殺。

這得讓人多擔心啊!

而最可氣的是,女兒發生了這樣大的事,作爲丈夫的雲熙卻不在身邊。

可是再後悔現在能怎麼辦呢?已經嫁過去了。王氏除了心疼外就是灌輸各種防暗算的招給傅瑤聽。王氏雖然沒經歷過那些,但她見的多,傅瑤也就認認真真的聽了。

在孃家住了五六天後,王氏才放她離開。畢竟是嫁人了,雖然雲熙不在家。王氏就算再擔心也不能一直扣着女兒不放。

傅瑤出了傅府,並沒有急着回去,雲熙不在,那裏不過是一個住的地方而已。她先讓蓮蓉等人回去好好收拾一下院子,然後帶着翠柳一個人在街上閒晃。

這幾天來,她腦海裏翻來覆去的也想過到底是誰在背後要置她於死地。想來想去她倒是將很多人都排除了,畢竟,她回來京城也沒多久,就是有仇人也就那一兩個。別的就算看不慣也多少言語擠兌的,不可能下這麼狠的毒手。

而有重大嫌疑的就只剩下蕭文媛和馬慧嫺了。

蕭文媛因爲雲熙的關係,自然是對她恨之入骨的,再加上她不得不嫁給雲文風也是得益於傅瑤的功勞,這個不知道蕭文媛知不知道。

不過,單就雲熙的這點,她就會想傅瑤消失吧!

還有馬慧嫺,以她的能力,傅瑤猜想,應該是能夠查出一點那件事的蛛絲馬跡的。還有她去慈光寺那天,在花園的時候,馬慧嫺看她的眼神,怎麼看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她們倆因着家裏的關係,不得不對抗,可是兩人之間,卻從來沒有一點齲齒的。或者說,兩人之間從來沒有一點利益糾葛的。

可是現在,因爲雲文風,因爲傅瑤損害了馬慧嫺的地位,所以,她對付自己也不是不可能的。

因爲傅瑤知道,馬慧嫺從來都不是一個善茬,凡是擋了她道的,她都會毫不留情的踢開。

只是,到底是蕭文媛還是馬慧嫺呢?

傅瑤沉思着,帶着翠柳在街上漫無目的的瞎走。

“小姐,咱們快點回家吧!”自從發生了上次的事情後,翠柳就很小心翼翼,看誰都像是壞人。

“大白天的,天子腳下,誰敢當街行兇不成,”傅瑤懶懶的道。如果是晚上,或者是偏僻的地方,她肯定自覺的跑走,可是,人來人往的街上,能有什麼事?

剛這樣想着,面前突然伸出來一隻黑乎乎的手。

一個小乞丐興許是見她衣裳光鮮,又是女子,便是過來討錢了。雖然是討錢,可是那小乞丐卻是說得很吉利,好話幾乎說了一籮筐,不過也不外乎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要錢。

傅瑤聽着那小乞丐聲音清脆,便是仔細看了看,當下一陣訝然:“你是女孩兒?”那副眉清目秀的樣子,男孩子可不像是能長成那個樣子的。

那小乞丐卻是彷彿被什麼驚到了,下意識的便是反駁:“小姐說笑了,這怎麼可能呢!”

翠柳也注意到了,仔細的看了看,也有些訝然:“還真是個女孩子。”

一個女孩子,怎麼會去當乞丐的?!

這下子那小乞丐反而連錢都不要了,轉身急急忙忙的就要溜走。

傅瑤一愣,隨後便是注意到了附近還有其他幾個乞丐。那些乞丐似乎聽見了她和翠柳的話,此時都是若有所思的看向那小乞丐。

那小乞丐似乎也發現了這樣的情景,當下逃得越發快了。

傅瑤心中一動,忙吩咐翠柳:“你快去,想辦法將那小乞丐帶回來。”那小乞丐看着也有十來歲的樣子了,若是真落在了其他的人手上,那可是個大災難。這樣大的女孩子是十分值錢的,賣去給人做童養媳,或是乾脆賣去窯子、妓寨裏頭,都是能賣不少錢的。

那些乞丐爲了錢,指不定就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她可不想因爲自己一句不經意的話,這個小乞丐就遭逢大難。

翠柳聽到吩咐,想也沒想的就追着小乞丐去了。

只是傅瑤還不放心,翠柳畢竟是個女孩子,萬一小乞丐以爲她們是壞人呢?估計翠柳就很難將人帶過來。

這樣想着,她也就沒有時間管自己的身份了,追着翠柳而去了。

跑了整條街,終於追上了她們。

那頭翠柳已經是拉住了小乞丐。小乞丐嚇得一個勁的掙扎,甚至大叫起來,將翠柳弄得頗爲狼狽。

而另外幾個乞丐,果然如傅瑤所想的已經是圍了上去。

傅瑤見了這幅情形,心中大爲後悔。今天她一定要救這個小乞丐,要不然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心安了。

“住手!”傅瑤當下便是大聲喊道;“我朝律例,搶劫者,杖責二十,罰銀十兩!罪責重大者,服役兩年!”

那幾個乞丐一愣,隨後便是住了手,看了傅瑤一眼,見她只一個人,又有些蠢蠢欲動,可是又忌諱她的身份。畢竟傅瑤通身都是富貴的衣飾。還有那上位者的氣度,自是讓一衆乞丐又想上前又害怕。

傅瑤根本不畏懼,她跟翠柳雖然都是女子,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未必那些乞丐就敢過來。

就這麼一愣神的功夫,翠柳已經費力的拖着那小乞丐過來了。而周圍因着剛纔傅瑤的吼叫已經圍了一些人上來了。頓時那些乞丐便是怕了,看了那小乞丐一眼,悻悻的散去了。

傅瑤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小乞丐還在兀自掙扎,翠柳衣裳都是扯皺了。大庭廣衆的,讓人看着很不好。不過卻因着剛纔傅瑤的吩咐,翠柳一點不敢鬆手。

傅瑤皺了皺眉,“你不怕被人抓走,我就讓我的丫鬟放了你。”

小乞丐一愣,漸漸的便是不再掙扎了。唯獨一雙眼睛不住的轉着,也不知道心裏到底在盤算什麼。

傅瑤這才讓翠柳將她放開來。翠柳鬆手之後,看着自己身上一身狼狽,面色有些漲紅起來,好在圍着的人都離開了,也沒有看笑話的人。

傅瑤想了想,從荷包裏掏出一個銀錁子,遞給那小乞丐:“這個你拿去罷,趕快離開這裏,別被人發現了。”

小乞丐接過銀錁子,又定定的看了她許久。

“這孩子是不是傻了?”翠柳小聲問。

傅瑤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孩兒,竟是這樣辛苦。”這會子還小,還不會被人認出,再大點呢?這個世道,單身的女子在外頭,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遇到那些黑心的,骨頭都是要被嚼碎了利用的。

“再給她十兩銀子吧!”見她很瘦弱,傅瑤對翠柳道。多點錢總是好的。

給了錢後,兩人正準備走,那小乞丐卻是擋在了傅瑤面前,雙手託着剛纔給她的銀子,看着傅瑤怯怯的道:“我不要錢,若是小姐真可憐我,就賞我一口飯吃吧! 三國之龍圖天下 我能幹活,只求溫飽,不求別的。”

這小乞丐倒是挺會說話,大約也是作爲乞丐的生存技能吧?只是她的話,卻是讓人有些吃驚了。

不過傅瑤還是很贊同她的,當下點點頭:“你這樣想是對的。有手有腳的,自然是該自己努力,不能隨時想着靠別人的賞賜。只有靠自己,纔是真真的。不過……”

傅瑤沉吟了。

熙華院裏多個人也無妨,只是這個小乞丐來歷不明……

“你能做什麼?”

“回稟小姐,我原本也是好人家的女兒,只是家鄉發了大洪水,和家裏人失散了,被一個老乞丐收留帶到了這裏,我能做飯,洗衣,掃地,針線雖然不會,不過一應粗活卻都是能做的。”小乞丐鎮定的應答着,言談舉止也是妥帖。讓人不禁暗暗點頭。

這個小乞丐的遭遇,的確是值得人同情。最關鍵的是,這個小乞丐很聰明,也懂得審時度勢,所以……若是能夠留在身邊收爲己用,那自然是如虎添翼。她現在得用的人手少,而且,雲家又不比傅家,處處都要小心謹慎,正是需要幫手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