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未落,一道電光在虛空里閃過,空氣里再無一人,彷彿是從來沒有出現似的。

0

在此同時,「呼!」的一聲,大殿四周的燭火熄滅,銅爐的燃香消失一空,正中蒲團上的那團黑影漸漸湮沒,重歸於死一般的寂靜。

此時在大興城,在城南的迎賓閣,閣樓的三層只設有一席,上面早已陳列人世間難尋的美味。基本都是在青州就地取材,用各種妖獸烹飪的人間沒有的美味珍饈,而其餘的瓜果蔬菜,都是從雲州輸送過來的,蘊含著極其濃郁的靈氣。

中土真君貴為升天侯,身價自然是不凡,此時也是彰顯大方,特意的打開二壇六階御靈酒,此酒的珍貴自然不需贅言,幾乎是等同於兩枚結金丹,即便是以他現在的身份而言,怕是要等十年才能有一壇的份額。

穿越紅樓之黛玉逆襲 如此難得的機會,莫問天等人自不會客氣,幾個人推觥把盞的,將兩壇御靈酒喝的一滴不剩,便就此歡宴了一場,非但諸位真君的法力稍有激進,感情更是增進極多。

在升仙門,中土真君有著無上威嚴,此次已定鄭羽兒繼承掌門,東木真君等三位長老當然要全力輔佐,卻是頻頻舉杯相敬,卻不想都是不勝酒力,喝得酩酊大醉,被升仙門的真傳弟子扶走,城內自有安排他們休息的廂房。

似乎是有意的安排,中土真君卻被獨獨留下,莫問天和鄭羽兒挨著他在旁邊坐定,兩人的神色在恭敬之餘,都是稍有有些忐忑不安,尤其那是鄭羽兒,不知是否飲酒的原因?臉上竟然顯出粉紅色,似乎是有些羞赧的神色。

中土真君望著眼裡似有所悟,輕抿一口靈茶說道:「無極道友,你同羽兒兩人單獨約見本侯,可有什麼要是相談?」

「這個……」

莫問天同鄭羽兒對視一眼,忽然間似下定決心,莫問天起身上前叩頭納拜,鄭重其事的說道:「中土真君,在下同羽兒情同意和,特此向真君提婚,將羽兒下嫁於在下,結為雙修道侶。」

中土真君似知他會提親似的,神色並無半點訝然,卻轉首詢問道:「羽兒,你意下如何?」

鄭羽兒性情不讓鬚眉,並非是扭捏作態的人,雖然是滿臉嬌羞,玉頰嬌艷欲滴,但依舊輕聲說道:「師尊,弟子願意同無極真君結為雙修道侶,同甘同苦,共參修真大道。」

中土真君微微的嘆氣,輕輕的放下茶盅,搖頭說道:「你們二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有意結成雙修道侶,本候自然願玉成其美,可惜此事卻非那麼簡單?」

莫問天神色一怔,急聲說道:「中土真君,此話怎講?」

中土真君沉吟片刻,面有難色的說道:「羽兒非但是本侯弟子,更重要的她是國君的愛女,身份尊貴自不可言,婚嫁大事當然輪不到本侯做主,此事非得國君點頭方可。」

莫問天神色微微一緩,當即說道:「那在下便就前往永州君城,請求國君賜婚。」

「怕是不行!」中土真君微微的搖頭,沉聲說道:「兩位怕是有所不知,國君已在金丹大圓滿境界停滯數年,近幾日忽有所感悟,準備閉關衝擊元嬰真王,提親之事只能暫且擱置。」

「君父要衝擊元嬰真王?」鄭羽兒神色震驚不已,隱隱有些擔憂的神色,蹙眉說道:「師尊,不知君父有幾成把握?」

「此事難說!結丹都是難如登天,更別提丹化元嬰,彷彿九天摘月般飄渺難測。」中土真君微微的搖頭,沉聲說道:「可即便是只有半成把握,都是應該嘗試一下。」

莫問天稍有沉吟,神色遲疑的問道:「中土真君,不知國君閉關需要多長時間?」

中土真君悠悠嘆氣道:「晉陞元嬰真王可非那般容易,怕是早則三五年,慢則要三五十年。」

莫問天和鄭羽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臉上看到失望的神色,對於修真者而言,數十年彈指一揮間,實在是算不了什麼,可即便是如此,都是不免有些抑鬱寡歡。

中土真君自是明白兩人的心思,勸慰說道:「國君閉關期間,兩位當勵精圖治,竭力發展國力,尤其是青州,歷經獸潮邪修蹂磨難,已是滿目瘡痍,更是應當休養生息,使百姓們得以安居樂業,繁衍生息。」

說到此時,他的聲音略微一頓,繼續說道:「不過兩位當可放心,只要有本侯在朝內,定保雲州和青州的穩定太平。」

莫問天和鄭羽兒當即神色凝重,沉聲說道:「請中土真君放心,我等兩人定然竭力而為,不負國君所託。」

中土真君微微的點頭,心裡自然是極為放心,據說大戎國在更換天魔教的掌教,萬獸谷作為十大魔脈之一,自是無暇顧及到青州;而鄭國君室的天一真君,已有萬勝門牽制,卻也管不到雲州,外憂內患全都沒有,實在是發展壯大的良好時機,希望他們兩人能夠好生把握。

一念至此,他的目光不由的透向窗外,卻見外面早已人聲鼎沸,已經一片的喧嘩,大興城的築基修士似乎有所行動。

城東方向,卻見有上百位築基修士,在一位鐵塔般的壯漢的指揮下,朝著青江城的方向而去。

在城西的方向,卻有一位冷若冰霜的白衣女子指揮若定,領著上百位築基修士,正朝著少陵城的方向趕路而去。

無極門,在重建少陵城的同時,已經開始全盤接管青江城,青州的萬里錦繡河山已盡在掌握當中,青州霸主已顯現崢嶸。 山中無甲子,歲月不知年,九年轉眼間一晃而過。

這一日傍晚時分,夕陽已經完全的沉落,夜幕同時降臨,邙山山脈頓時淹沒在無邊的黑色里。

在景緻漸漸模糊的同時,在無極峰的峰頂,忽然傳來一陣陣鐘聲,在寂靜無聲的夜晚里,顯得異常的清越響亮。

無極門已經是統領一州的龐然大派,可不比當年的鍊氣小派而言,現在統領青州修真諸派,門派事務管理自然繁雜無比,莫問天為及時掌握門派的發展情況,定下每隔半年例行會議的規矩,召集堂主以上的高層在無極殿內議事。

無極殿內此時已是燈火通明,地上鋪著純白色的百獸毯,樑上懸挂著三十六對琉璃燈,四角屹立著四十八根漢白玉柱,上面皆都鑲嵌著碩大的夜明珠,以代燭台照明之用,在光芒的相互輝映下,整座大殿都是宛如白晝一般。

莫問天輕舒緩帶,提起長袍的下擺,沉身端坐在殿前正中的玉石椅上,四位長老分別坐在他左右下首位置,十二位堂主在施禮完畢,依照次序在下面落座。

四位長老雖然各自分管三堂,但主要是以修鍊為主,而對於具體的事務,也只是過問而已,不會插手進行管理,依照門派議事的程序,由十二堂的堂主依次向掌門彙報。

首先是丹堂、符堂、器堂、陣堂四堂,作為修真界的四大職業,同樣是門派立足發展的根本,四堂里以丹堂的發展速度最快,陸有福極有煉丹的天賦,現已是五階巔峰的煉丹師,相信突破六階已是不遠,而且丹堂的弟子足有十二位,為門派煉製大量的低階靈丹和飼養丸,以保證弟子和靈獸的日常修鍊需求。

符堂和器堂的發展中規中矩,各自擁有弟子六位,董小妹和單岳峰兩人作為堂主,卻都已是五階的制符師和五階的煉器師。

陣堂在九年以來發展快速,堂主陸遺風陣法悟性奇高,現在已是四階巔峰的陣法師,對門派的助益實在非同小可,但可惜的是陣法研究不易,對修士的先天天賦要求極高,門派內有陣法天賦的弟子屈數可指,直至現在也只有二位弟子而已。

再而是靈獸堂、奇蟲堂、御戰堂、護衛堂四堂,此四堂是門派的戰力所在,其發展同樣是極為的重要,靈獸堂和奇蟲堂的發展,主要是以靈獸園和養蟲室的規模而定,目前在兩堂共有三十二位弟子,卻是足以照料好靈獸和奇蟲。

門派的奇蟲實力一般,赤炎蜈、冰霜蠶、黑甲蠍、幻霜蛾都已晉陞五階,雖然是足以震懾一方,但是相對於金丹門派而言,卻是有些不足稱道,值得期待的只有那隻幻霜蛾,在奇蟲榜上排行四十七位,擁有驚天動地的威能,在同階奇蟲靈獸里幾乎是無敵的存在,雖然未必是六階靈獸奇蟲的對手,但相去並非是很遠。

但靈獸的實力卻足以震驚萬里諸國,非但有鬼蜃魔蟾、血翼狼王、蠍尾紫虎三隻六階靈獸,更有隱隱有突破七階靈獸的金爪貂熊,以如此實力的靈獸力量,簡直是足以掃平一個金丹門派。

護衛堂負責門派的守衛,日常的巡視,以及維護無極門管轄地盤內百姓的安居樂業,在門派里得到特批,是允許吸收外門弟子的,因此目前護衛堂有真傳弟子兩位,內門弟子二十人,外門弟子一百人,倘若是以堂內弟子數目而論的話,護衛堂足以稱得上是第一大堂。

御戰堂算的上是無極門的最強戰力,當時莫問天在成立此堂的目的,便就是想將門派天賦絕佳的弟子集於一堂,好增強門派的震懾力,在吸收弟子上極為的嚴格,不但是要堂主石震風考核其實力,而且需要大長老雷萬山點頭同意。

目前在御戰堂里,相比於九年以前,實力已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在莫問天的有意傾斜下,門派的真傳弟子已有半數以上俱在此堂,戰鬥力已是驚人極點,足以威懾四野諸派。

最後是外務、內務、傳功、執法四堂,此四堂是門派良性發展的根本所在,對於維持門派的高效運轉,而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

內務堂和外務堂,都負責處理門派的具體事務,內務堂自然不用說,錢玉成雖然是有些憊懶,但是有綜務殿行使其能,已調回邙山本部的王寶泉和柳月眉的精心輔佐,將門派內務管理的井井有條,讓四位長老都是放心不已;

而外務堂,在金臨風的苦心經營下,青州諸派相安無事,經過一段平穩的發展,附屬無極門的築基門派已有八個;而且古磅坤已升任青州太守,通過減免稅賦、獎勵墾荒一系列政策,人口持續增加,經濟日益繁盛,已初步恢復往日繁華興盛的景象。

傳功堂的堂主唐景香,非但修鍊天賦絕佳,而且行事素來有章法,在門派弟子里的聲望頗高,傳功堂有她坐鎮指揮,在指導弟子修鍊上,實在是功不可沒。

在九年的時間裡,即便是門派的記名弟子,卻已經突破六百人,其中有很多修士是出身散修,他們都是缺少修真資源,獨自苦修極為艱難,加入無極門只不過是想尋求庇護,雖然是有些修鍊的底子,但是卻未必都是有靈根的修士。

莫問天早已定下門規,記名弟子的最低要求是鍊氣六層以上,並且都還要來歷清白,但隨著無極門在大秦國名聲鵲起,但依舊是吸引不少的散修投靠。

入門弟子沒有修為的門檻,數量卻是最為龐大,目前足有九百餘人,成為入門弟子主要有兩種途徑,其一是記名弟子在門派服役五年,由門派的執法堂進行考核,通過者方可成為入門弟子;其二是無極門每三年一次的山門招徒,無極真君會親自施展神通挑選門派弟子,任何的散修和凡人都有龍躍魚門的機會。

外門弟子有三百餘人,基本都是鍊氣九層的修為,也有部分已是鍊氣大圓滿的境界,相對於九年前的時候,外門弟子數量幾乎沒有什麼變化,整體實力卻有大幅度提升。

內門弟子有二百餘人,內門弟子雖然沒有設定修為門檻,但是要通過外門弟子大比才能選出,幾乎上都是百里挑一,其中晉陞難度卻是可想而知,若沒有築基真人的實力,幾乎想都是不要去想。

真傳弟子目前有三十六位,幾乎都是築基中期以上的修為,除十二堂的堂主以外,其餘也有二十四位實力較強的築基真人。

執法堂是負責維護門派戒規,保護派內的機密,以及弟子品性的考核,對違規亂紀的弟子有清除門戶的權利,對懷有二心的弟子有生殺奪予權,在門派的十二堂里,執法堂的權利算得上最大,而且責任同樣也是最重,孫世雄作為門派的大師兄,因此最後才向掌門彙報。

在二三十年以來,無極門通過不斷摸索,已經總結出一套完整的管理體系,各項門規已初具章程,各項事務自然是井井有條,若無重大的事宜,四位長老都是稍有過問,更不要說作為掌門的莫問天。

莫問天頗為滿意的微微點頭,在籌思片刻以後,當即說道:「四位長老,諸位堂主,自本門在九年前統領青州,發展速度已是極快,在大秦國都是稍有威名,能夠有今日的局面,全賴諸位齊心協力。」

在說到此時,他稍一停頓,便繼續說道:「因此本座決定,門派的月俸應相應調整,也好調動弟子們的積極性,更加努力的修鍊。」

雷萬山等四人都是頷首點頭,顯然是極為的贊同,他們作為長老,對於門派的發展情況,自然都是心裡有數,在歷經九年的時間,門派積累的財富極為驚人,只有資源持續的增加,才能進一步提升弟子的修鍊速度,門派得到迅速發展,形成良性的循環。

莫問天稍有沉吟,便就立即作出決定,門派弟子俸祿作如下調整:

記名弟子忠誠度難以保證,非但是沒有月俸,而且每年都要固定的安排一些雜役事宜,若是不能按時保質的完成,在他們晉陞入門弟子時,執法堂將給予一定扣分。

入門弟子主要以修鍊為主,既不會安排雜役事宜,也不會給予任何資源上的傾斜,若想晉陞成為外門弟子,沒有修鍊天賦只能泯然於眾,怕是終其一生都是入門弟子。

外門弟子,則由於沒有資格登上無極峰,便依舊獎勵靈石和丹藥,以助其增加修鍊速度,每月可領取洗髓丹三十粒和易筋丹十粒,下品靈石五十塊。

內門弟子,便有資格登上無極峰,可以使用綜務殿的相關功能,每月的俸祿卻是只有貢獻點,使得門派資源充分利用。

內門弟子,雖然是門派的基石,但在無極峰只是最底層的弟子,每月可領取3點貢獻度,足已相當於三百塊下品靈石:真傳弟子,已算的上是門派的中堅力量,考慮到都是築基修為,經常因為修鍊要閉關上數月時間,已將月俸調整成為年俸,每年可領300點貢獻度,相當於三萬塊下品靈石。

至於堂主,那是門派管理層的核心,自然要遠遠的高於真傳弟子,同樣將月俸調整成為年俸,每年可領1000點貢獻度,卻是相當於十萬塊下品靈石。

長老,在門派的地位自然不用說,每年可領3000點貢獻度,掌門也同樣設有年俸,每年可領取10000點貢獻度。

莫問天的聲音尚且未落,四位長老以及諸位堂主都已是面面相覷,都從對方臉上看到震驚不已的神色,他們都以為掌門會在原有俸祿的基礎上稍有調整,卻是沒有想到會直接提高上幾倍,當即均都是大喜過望,有此資源的傾斜,相信門派弟子的修為會大幅度提升。

可是如此一來的話,門派即便再積累雄厚幾倍,怕也會變得入不敷出,谷傲雪管理門派內務數年,豈能不知門派情況,蹙眉說道:「掌門師兄,是不是調整的幅度過快?對於本門弟子來說雖是好事,但是門派的資源始終有限,怕是並非長久之計?」

「無妨!」莫問天微微的擺手,沉聲說道:「本門雖然發展良好,但是同本座期望依舊有些差距,門派的資源不足,本座自然會籌措良策,谷長老不必擔心。」

谷傲雪眼見掌門師兄主意已定,卻是不好再說什麼,雷萬山卻皺眉說道:「掌門師兄若纏身於此等俗事,怕是於修鍊並無好處。」

「那倒是無妨,最近本座修鍊有些瓶頸,正當需要一些歷練提升修為。」莫問天輕輕的搖頭,橫掃四位長老一眼,微笑說道:「非但是本座,你等四位早已是築基大圓滿境界,對於結成金丹可有把握?」

「掌門師兄說笑了!」雷萬山等四人對視一眼,神色發苦的說道:「師弟等人自知情況,若想結成金丹,怕是快則一二十年,慢則要四五十年,尤其是牧師妹晉陞築基大圓滿不久,五十年以內怕是不可能結成金丹,現在豈敢去妄想此事?」

「那可不行!」莫問天當即搖頭,皺眉說道:「本門已是金丹門派,但是金丹真君只有本座一人,怕是始終不太妥當,倘若本座有事外出,門派便就沒有金丹強者坐鎮,若是有強敵來犯卻是有些不妙。」

雷萬山等四人知道掌門所言非虛,神色當即有些愧疚,語氣無奈的說道:「掌門師兄,若要成就金丹,即便是有門派參悟室,怕是只有一成的成功幾率,必須得有結金丹方可一試。」

莫問天微微的點頭,若是有結金丹,再輔以門派的參悟室,幾位築基大圓滿修為的長老,才有希望結成金丹,當即下令說道:「四位長老,諸位堂主,煉製結金丹的四味主葯,你們一定要多加的留意,不惜任何代價進行收集。」

「是,謹遵掌門命令!」

四位長老以及諸位堂主轟然應諾,現在門派已發展至今,雖有幾位六階靈獸相輔,但畢竟無極門不是以馭獸為主的門派,論起金丹真君的數量,要同萬勝門等金丹大派相差去遠,即便是寧州的天一門都是有所不如。

眼見諸般事務已安排妥當,莫問天便就揮手示意,令四位長老以及諸堂的堂主都退下去,自己則踏腳走出門派大殿。

此時已是夜晚時分,一輪明月破雲而出,幽柔的清光灑落山林,整座邙山山脈群峰空曠,萬簌寂靜無聲。

經過三十餘年的經營,邙山諸峰已經是初具規模,卻早已經是今非昔比,即便是比不上升仙門,卻也是相差不遠。

紫金峰,作為弟子們的休憩和修鍊的山峰,其規模自然是冠絕其餘四峰,在山腳、半山腰、峰頂都開闢有平台,上面全部玉石鋪地,數以千座閣樓鱗次櫛比,各抱地勢,檐牙交錯。

記名弟子住在山腳的廂房裡,棟棟相連,戶戶相通,四人住有一間,被規劃的整齊劃一;入門弟子住在半山腰的閣樓里,擁有獨立的住所,日常飲食以靈谷為主,地位已高出一層;外門弟子住在峰頂,擁有帶有修鍊場所的獨立小院,在峰頂的正中間,有一個小型的修鍊道場,上面建造著一個高台,每天都會有內門弟子在上面講演道法,傳授他們修鍊的法門。

青木峰,已被開闢出五百畝靈田,靈谷剛剛的發出幼芽,染出一片略顯稚嫩的綠色,這些靈田都是被承租給入門弟子,由他們進行種植守護,只是每逢靈谷收穫的時候,只需付給入門弟子一些靈石便可。

碧水峰,已是方圓足有二三十里的三品靈藥谷,沿著靈藥谷的四周,建造著上百座座廂房,都是居住負責輪值的門派弟子。

赤炎峰,在山腳建造有數百座的石室,居住二三百位礦奴,赤炎峰的靈石礦已成三品,每年的開採都是蔚為可觀,是門派護衛堂重兵護衛的地方。

厚土峰,已經成為邙山的最高峰,不但是無極門對外的門面,而且是門派舉辦盛典的場地,建造上千座富麗堂皇的大殿,鱗次櫛比,美輪美奐的,上面常年雲霧繚繞,頗顯修真大派的景象。

在幾年時間,門派的五座副峰已蔚為壯觀,莫問天不由的感慨萬分,當年的鍊氣小派至今猶在腦前,他有些感觸的抬頭望向門派大殿,用洞察信息查看門派信息,卻不由的微微的嘆氣,現在門派發展已到瓶頸,想要將門派提升至5級,必須要完成石碑上的主線任務。

可是除無極門成為統領青州的霸主算是完成一條以外,其餘條件基本都是完成不到一半,或者三四分之一,離完成主線任務相差甚遠。

莫問天心裡不由的有些發苦,當前提升自己的修為倒並非重要,想辦法發展門派,好完成門派升級的主線任務才是首當其重,一定要想法設法完成五級門派的升級,要知道門派等級提升一級,所以的特殊建築物都會提升等級,門派實力則會瞬間增強數倍,即便是放眼整個鄭國,都會是絕世霸主的存在。

可是要成為五級門派,卻是需要時間的積累,按照門派目前的發展速度,至少也要四五十年的時間,莫問天卻哪裡會等得及?而且別的卻也急不來,目前能做到的是想辦法籌措結金丹。

言及此念,他在納寶囊里一拍,摸出一塊如金似玉的令牌,上面雕刻著一個猙獰無比的骷髏頭,上面刻有『陰鬼山』三字,落款上卻注有年月時辰,卻正是幾日以後的月圓之時。

這塊令牌是在西金真君那裡所得,在他手裡已經有九年的時間,時至此時,都是不知令牌是何意?但是被金丹真君看重的物品,定然非不尋常,說不得要去那『陰鬼山』走上一趟。 陰鬼山,在宋國康州以北萬里以外,是宋國邊境的天然屏障,山脈北邊便就是狄國,那是隸屬於大戎國的一級修真國。

陰鬼山橫貫南北蜿蜒上萬里,其脊背銜接天地,飛鳥力竭不可度,千仞峭壁,萬丈懸崖隨處可見,山猿難攀,而且期間妖獸霸道,鬼怪橫行,即便是修鍊有成者闖入,稍不慎亦會屍骨無存。

陰鬼山地形險要,萬物難以生長,乃是人跡罕見,修真者則更是不會涉足,此時已是中秋月圓時分,但陰鬼山卻愈發的陰煞幽冷,鬼氣森森了起來。

時值夜間,烏雲蔽日,伸手不見五指。山谷丘陵之間,更是煞風呼嘯,鬼哭狼嚎,魅影重重。尋常人聞之,肝膽俱裂。

然而在這妖魔鬼怪齊出之際,陰鬼山的峰頂,一座彷彿被削掉頂峰的平台上,卻是芒衣人影,人聲鼎沸,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似的,顯得熱鬧非凡。

那是一座方圓足有百里的山脈,不知道被誰施展了天大的神通,竟然被削去上面小半截,建造成足有萬丈的平坦坊市,上面熙熙攘攘的聚集有數百位修真者,有的來回走動在市場上閑逛;有的討價還價爭的面紅耳赤;還有的正在高聲叫賣出售物品,一副熱鬧的景象。

莫問天在邙山動身,一路上御劍飛行,數日以來不曾停歇,終於在月圓時刻趕到這裡,他環目四顧不由的瞠目結舌,這才明白西金真君為何如此寶貝那塊令牌,此地果然是非比尋常的地方。

在眼前的修真者都是服裝各異,有鏢局的武師,有客棧的廚子,有說書先生,有路邊的乞丐,有肉鋪的屠夫,甚至有做皮肉生意的青樓女子等,顯然這些身份都是掩人耳目的。

莫問天用神識感應,這些修真者實力不弱,基本上都有著築基後期以上的修為,甚至也有些金丹真君,若非不是大門派的弟子,便就是一些厲害的散修。

在這裡非但是有大秦國諸侯國的修士,也有大戎國附屬勢力的邪修,畢竟此兩國乃是水火不容的生死仇敵,是嚴禁有任何的交易行為,否則是以叛國大罪而定,顯然此時的陰鬼山,乃是兩國高階修士的交易黑市,幕後主持者的通天手段讓人咂舌。

「限時甩賣築基丹八枚,下品靈石六十萬塊一枚,先到者先得,另收金屬性的神通法術秘訣。」

「爆裂符、神兵符、隱匿附、雷電符等大甩賣,五階品質保證,二十萬塊下品靈石一張,或換火麒石和水舌草。」

「大三元丹,下品靈石三百萬塊,或換絕品法器一件。」

「六階幻天神蝶的卵,只賣二百塊下品靈石,收購黃金葉、玄鐵花、伏地藤和通天草,只要有貨,價錢則好商量。」

……

此情此景,莫問天心裡有些震驚,這些交易都是品質極高,任何放在雲州文峰塔都是鎮店寶物,但是在這裡卻是普通尋常的物品。

莫問天隨意的轉上一圈,發現這裡真是什麼東西都能夠找得到,各種各樣的丹藥、法器,材料、符籙擺放地上,讓人有些眼花繚亂,除此以外,還有出售品階較低的靈礦和靈藥谷,最讓莫問天感到驚訝的是,甚至還有僕人出售,這些僕人都有著築基修為,目光獃滯的站著,等待著客人的挑選,顯然已被煉製成傀儡。

雖然高階的寶物是琳琅滿目,可謂是應有盡有,但是煉製結金丹的四味主葯依舊寥寥無幾,即便是有那麼一兩株,也很快就被人哄搶一空。

冷麪醫生的狐狸小姐 莫問天隨意的走動,來到山頂中心的一個山洞旁,這時候一陣陣強大的法力波動掠身而過,有幾名金丹真君走到那山洞口,進口處一個獨眼駝背的老者查驗過令牌,便就消失在在漆黑的甬道里。

莫問天在遠處瞧著真切,那同樣是一面如金似玉的令牌,心裡便生起念頭,那面令牌自己也擁有一面,正是在西金真君那裡所得,九年以來因為時辰未到,也不知道是什麼用途?如今看來怕是黑市交易的貴賓請帖,何不憑藉令牌進去見識上一下,說不定便有自己心動的寶物。

豪門第一長媳 此念一起,他不疾不徐的上前,裝作若無其事一般,從懷裡摸出那塊令牌,扔給那位獨眼駝背的老者。

那獨眼駝子果然只認令牌,似乎沒有興趣知道莫問天是誰,也沒有盤問上半句,查驗完令牌真假便就放行。

莫問天微微的鬆口氣,這獨眼駝子氣息頗為強大,也是一位金丹真君,也不知道是哪國的高手?言極此念,他連忙使用『洞察術』查看信息。

姓名:萬重山

門派:七星殿

職位:內門弟子

靈根:有

靈根屬性:???

修為:金丹中期

法力:???

神識:???

壽元:???

七星殿的內門弟子?莫問天眼皮頓時一陣狂跳,七星殿可是執掌大秦國的元嬰門派,實力地位相當於大戎國的天魔教,那樣的龐然大派實力已讓人無法想象,金丹真君都是尋常弟子,一念之間可以抹掉無數類似無極門這樣的門派,難道陰鬼山黑市的幕後主持是七星殿?

莫問天正自驚愕不解,豈料萬重山似有所察覺,竟在這個時候,皺著眉頭瞥了他一眼,旋又搖了搖頭,皺眉不語,不知道在想什麼。

此人的修為太高,只知道是金丹中期,法力神識俱都無法查看,莫問天怕引起他的懷疑,哪裡還敢繼續逗留?當即抱拳施禮就此離開,步如流星一般鑽進那座山洞裡。

在山洞裡似乎另有空間,通道四周鑲嵌有夜明珠,散發出微弱的光芒,莫問天順著石階而下,曲曲折折拐了幾處彎,一位衣物暴露的妖冶女子迎上前,笑靨如花般說道:「真君,陰鬼山交易會嚴禁私鬥,為避免生出麻煩,請隨妾身前往換裝。」

莫問天眉頭微皺,這位引路女子是築基大圓滿修為,而且更讓人詫異不解的,她居然是天魔教的外門弟子,難道陰鬼山的黑市交易是七星殿和天魔教兩派共同組織的,他越發肯定自己的判斷。

見莫問天久不言語,那天魔教的女弟子自當做默認,便就身姿搖曳的在前面帶路,將莫問天領進一間房間里。

那位女弟子盈盈一笑,在儲物袋裡取出一件黑色的斗篷,還有一副青銅面具,上面光芒閃爍不定,顯然是附著隔絕神識窺伺的法術。

莫問天神色有些不解,遲疑道:「這位姑娘,難道準備讓在下換上這套行裝?」

那女弟子銀鈴般笑道:「真君怕是第一次來陰鬼山,參加十年一次月圓之時的交易會?」

她銀鈴般聲音笑了幾聲,便耐心解釋道:「真君想必也知,大秦國和大戎國乃生死仇敵,兩國修士嚴禁交易,但是陰鬼山講究的是和氣生財,讓兩大勢力的修士各取所需,不願在交易會上見到不愉快的事情,所以特此制定規矩,但凡是參加陰鬼山黑市交易會的修士,須得穿上斗篷隱藏身型,而且得戴上特製的隔絕神識窺伺的面具。」

莫問天恍然大悟,立即明白過來,暗忖陰鬼山的組織者倒是考慮周全,倘若都戴著面具參加交易會,彼此之間互不認識,即便是生死仇人都能愉快交易。

而去但凡這樣的黑市,都有些貴重而且來歷不明的寶物,所以進入交易的修士,無論賣方和買方都會下意識的保護自己,不想讓人這些東西從哪裡來,又流到哪裡去,一些保護措施極為必要。

莫問天同樣也是放心不已,他雖然也是金丹真君,但是在二級修真國而言,實在是不值一提,還是要韜光養晦的好。

言及此念,他再無半分遲疑,穿上那黑色斗篷,再將那副面具戴在臉上,只留一雙湛然若神的眼睛在外面。

那女子眼睛一亮,似乎是被莫問天的風采所折服,拋出一個媚眼,嬌聲說道:「真君,請隨著妾身前往貴賓拍賣殿,交易會馬上要開始了。」

她話音一落,輕啟嬌軀,步履款款的在前面領著路,往著貴賓拍賣大殿而去。

莫問天不疾不徐的跟在她後面,走過一道長長的甬道,眼前忽然亮起來,彷彿是走進金碧輝煌的大殿里,地上鋪著金絲地氈,樑上懸著二十四對琉璃燈,四角屹立著十六根漢白玉柱,上面皆都鑲嵌著碩大的夜明珠,流光彩溢滿堂,整個大殿被映射的燁燁生輝。

在大殿的中間,有著一個巨大的石台,不用說也是用來擺放東西的了,一會便會有人在上面進行主持,拍賣一些貴重的物品。

在石台以下,分成幾排擺開幾十席檀木桌椅,上面靜靜的坐著五六十位修士,這些人的打扮都是一模一樣,都用斗篷將自己牢牢的罩住,戴著隔絕神識的面具,只露出二隻眼睛來。

有數十名築基修為的女修穿花蝴蝶般上前,在席位上奉上靈果和靈酒等,以供那些修士享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