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一說完凌妙妙又看向釋妃,「麻煩你一趟,去將屠媚娘請來。」

0

「不用請了,我親自去找她。」

陳青起身穿衣就往外走,在花瓊芳的示意下,釋妃趕緊跟在他身後。

「主子,這事不能衝動,那神主可是偽神之境,還是小心應對的好。」

釋妃也勸解出聲,陳青點點頭望向她,「知道屠媚娘現在何處嗎?」


「就在陳家總部,陳家給屠家騰出塊地方居住。」

聽到這裡,兩人隨便找了座至尊樓,駕駛著就趕往陳家總部,直接就降落在為屠家安排的區域內。

至尊樓的造型屠家人當然知道,慌忙組織人迎接,紛紛猜測這是那個大人物來了,當陳青和釋妃走出,他們立刻大驚失色,慌忙去稟告家主,可家主並不在,只能是即刻通知小姐。

「天啊!他怎麼來了?」

聞聽消息的屠媚娘慌忙的梳妝打扮,就像是個要見情郎的小姑娘,心裡卻極其忐忑,不知道陳青將如何應對神家的逼婚,她可知道陳青可不是什麼好脾氣。

「咣當!」


屠媚娘正在描眉,房門就突然被人推開,嚇得她手一抖,美貌都畫歪了,氣憤的剛要訓斥,就看到陳青進了屋,門外則是黑壓壓跪倒一片屠家人,趕緊伸手一捂臉。

「討厭,你不會等我畫完再進來啊?」

陳青露出個壞笑,用腿將房門關閉,也不說話的走到近前,直接將她攔腰抱起,接著就向綉床走去。屠媚娘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猶豫了下沒有拒絕,而是用胳膊環住了他的脖頸,媚眼如絲的期待著。

沒有多久,房間里飄出屠媚娘誘人的喊叫,釋妃趕緊將院子里的屠家人全都趕了出去,屋裡的倆人一折騰就是大半天,弄得釋妃無奈的坐在院子里等待。

喊叫聲停息,屠媚娘趴在陳青胸膛看著他,陳青一笑。

「看什麼看,還不把靈魂印記獻出來?」

屠媚娘一呶嘴剛要說什麼,卻被陳青一瞪眼,「難道你想嫁給神家人啊?」

「當然不是了,有件事我得告訴你,省得你後悔。」

「天下間還沒我陳青後悔的事情,說吧。」


陳青口氣很大,都忘了自己曾經很多次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屠媚娘臉上露出猶豫之色,深吸一口氣這才開口。

「我不是人,額……是上一世不是人!」

開始幾個字讓陳青猛的坐起身,下面那句才讓他躺下,這屠媚娘簡直是在嚇人,可屠媚娘在一開口,他又坐了起來。

「我上一世是一件仙器的器靈,因為嚮往人類的生活就逃了出來,後來投胎進了屠家,這件事一直沒人發現,沒想到被那神芒看出來了。所以啊,我這肉身只是具皮囊,根本就沒靈魂印記,這才一直躲著你。」

屠媚娘一邊說一邊看著陳青的臉色,那張臉算是精彩極了,陳青有過活屍女人,還有過仙獸女人,更有過人類中一些奇奇怪怪的種族,還是第一次上了一個器靈!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陳青取出了裂天刃詢問出聲,「我這把刀也是仙器,怎麼沒有器靈?」

「仙器有靈,但不是所有仙器都有,想要形成器靈,那將是個漫長的過程,但只要一形成,就會把仙器提升一個檔次。有人還將天地形成的靈物強行封印在仙器中,妄圖讓其快速形成器靈,可那都是拔苗助長,只能毀掉仙器的提升機會。」

陳青聽得也就是一知半解,不過也明白了個大概,接著收起裂天刃再次問出聲。

「你那件本體仙器在神家?」

「是的,本體是奪魄劍,此劍威力巨大,如果我這具身軀身死,他們將我抽出封印進奪魄劍,那威力將會更大。」

細細的品味著屠媚娘的話語,陳青猛的響起一件事,「有奪魄劍,那是不是有滅魂什麼的仙器,這兩個功法可是相輔相成。」 屠媚娘的臉色也變得沉重,「我和滅魂刀一起在一個小世界被神家人發現,不過滅魂刀逃了,我也不知道在哪裡,可滅魂決既然流傳出來,就怕是有人已經掌控此刀。」

「尼瑪!」

陳青立刻會咒罵出聲,鬱悶的他翻身壓在屠媚娘身上開始了又一輪的征伐,直到屠媚娘渾身癱軟才放過她。

「管不了那麼多了,反正你是我的女人,我決不允許別人染指。既然神家是想把你弄回去殺死,那就更不行。你隨我去邪神宮居住,其他的事情交給我,神家若是給臉不要臉,那就別怪我心狠。」

陳青這次是真的發了狠,不管是誰,也不能侮辱自己,不過他也有對策。那就是拖,拖到大戰一起,生死存亡之際,神家哪還有工夫折騰這事。

屠媚娘這次挺乖巧,穿好衣服跟在陳青身後向外面走去,很不好意思面對屋外的釋妃,實在是她剛才忍不住,叫的聲音太大。

出了院子,就有屠家人恭敬的稟報出聲,「啟稟太上長老,家主和屠長老在議事大殿等候,讓您去一趟。」

屠家既然已經併入陳家,那屠家主也變成了屠長老,位置還在陳青之下,這是很順理成章的事情,陳青點下頭,帶著屠媚娘又走進至尊無上樓,向著總部議事大殿飛去。

估計也就陳青敢將飛行物直接降落在議事大殿門前廣場,人們還認為是理所當然,實在是他功勞太大,間家投靠是他一手所為,屠家投靠也跟他有關係,若不是屠媚娘跟他有事發生,屠家家主也不會想到投靠排名最末的陳家。

沒讓釋妃跟著,只帶著屠媚娘走進大殿中,看到屠媚娘一臉紅潤和羞澀,屠長老這個當爹的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當沒看見,只是趕忙向著陳青施禮,不成想陳青比他快,直接就是一鞠躬。

「青兒參見岳父。」

屠長老一愣,接著明白過來,陳青這是表明態度,你女兒我保了,你們屠家我也抱了,安心的在這住下。想明白了這點,屠長老開懷大笑,所有憂愁盡去,趕忙把陳青扶起。

「恭喜屠長老,賀喜屠長老,有此佳婿,真是羨慕死個人了。」

陳主在一旁賀喜,屠長老高興的都找不到北了只是在笑,陳主趁機再說。

「家裡很久沒熱鬧過了,就把婚事辦了,大家也高興高興。」

神家的威脅,陳主都沒往心裡去,陳青帶著丑毒娘去仙家溜達了圈,就弄得仙家焦頭爛額死傷無數,神家算個屁,可陳青缺一搖頭。

「此時還是不要張揚的好,明著打神家的臉,他們難免會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現在局勢很亂,就別火上澆油了,你倆想辦法拖延一下,最好拖他個一二十年再說。」

在場的都是人精,立刻明白了陳青要拖到大戰一起的想法,同時笑著點頭,這倆老傢伙別的本事沒有,拖一拖的本事還是有的。

「這是我這些年找到的金屬水晶,金色的實在太少,我只找到三枚,老屠又幫著弄來一枚,再多我也實在無能為力了!」

一個儲物戒指被陳主遞過來,他滿臉的羞愧之色,陳青也知道不好找,謝過後倒是沒多說,看了眼儲物戒指里大多是黑色和紫色金屬水晶后就收了起來。

「你們找我啥事?」

隨著他的問話,兩老一笑,陳主開了口。

「要說的事都被你解決了,還能有什麼事?還有就是,想問問你對仙,夢,緋三家的想法,你也知道他們在到處打人,我想著趁機在收攏幾個家族,你看如何?」

三家到處征伐,陳家趁機擴充實力也不錯,反正早晚開戰,也不怕得罪他們,陳青點點頭。

「這事你們看著辦吧,我就不參與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所謂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收服通天塔,陳青有預感,這通天塔將是對敵的利器。尤其剛從屠媚娘那裡得知有器靈的仙器威力更大,這通天塔可是有九百九十九個分身器靈,那主器靈肯定更加恐怖。

見陳青什麼重要的事情不願多說,兩人只好將他送出議事大殿,目送他們乘坐至尊無上樓離開。

回到了邪神宮,陳青將屠媚娘正式介紹給了眾女,就算她當不了邪妃,也算是進入了大家庭。

「你這仙器宮殿不錯,雖然是人造的,品級已經固定,不過只要封印了一個天地靈物,威力還是能提升不少。」

人們忙著為屠媚娘擺宴接風,用的食材全是通天塔里獲得,她卻湊到陳青身邊說出句讓陳青大為意外的話,對於掀起的研究,沒人比得上屠媚娘,陳青這才知道自己一直擁有好東西卻不自知,這邪神宮竟然是人造仙器,看來當初的邪神本事不小啊!

天地靈物指的可不是那些天材地寶,而是指孕育而出有靈性的東西,陳青立刻想到他在通天塔冰雪世界遇到的冰晶之靈,將其封印進邪神宮貌似是個不錯的選擇,可惜自己已經回不去那層,只能等徹底收服了通天塔再說。

現如今回到了老巢,陳青的心裡踏實了很多,陪了眾女幾天後,他將新得到的四枚金色金屬水晶讓四個新惡鬼進入,接著又取出四個黃金十二宮成員,將其喚醒。新的成員被命名為金虎,金兔,金龍,金蛇。

黃金十二宮已經湊足一半,這些年惡鬼也分裂到三十多個,數量已經足夠,讓陳青心裡更加踏實。留下六枚黑色金屬水晶,到時候如果實在找不到金色的就湊合用,其他的全都送給了勞德,把勞德美壞了。

安排完其他事情,陳青從識海召喚出來火龍塔,進入裡面后直接又進入到通天塔世界中。

還是離開時的那個地方,只有雪花帶著數十冰雪生物在等待,陳青一出現,他們趕緊行禮。

「戰況如何了?」

這是陳青最為關心的事情,雪女露出苦澀的笑容。

「戰況不太好,部隊在百餘裡外就受到了金屬大軍的阻擊,先期我們有些損失,現在已經開始構築冰雪城池,由攻變守,應該可以站穩腳跟。」

這話聽得陳青直皺眉,他要的可不是殺死多少金屬人,而是拿到令牌趕緊通關,不過也知道想通關基本很難,沒再多說,帶著雪花眾人向著構築的城池趕去。

走了沒有多久,就看到一座城牆高達數十米的冰雪城拔地而起,這麼快就建造了一個這麼高城牆的城市,讓陳青大感意外。

「主子,這只是建好了城牆,裡面的建築還未成型,有了這城市,加上我們的天賦,敵人來多少死多少,安全絕無問題。」

雪花的解釋讓陳青知道了個大概,冰雪生物的威力他也是見識過,只要有冰雪的地方,他們很難死去,不過防守雖沒問題了,他要的可是進攻。

進入城市中,立刻就看到冰雪生物們正在凝聚冰塊製造冰屋,看起來就像是要常駐了,弄得陳青又是一皺眉。

見到陳青,幾位頭領趕忙過來施禮,冰錘很是不好意思的看著陳青。

「主子,死了五千多,都是頭顱被破壞,可我們殺死了十餘倍的敵人,現在敵人已經暫時退卻,應該不敢再來進攻。」

「很好,我去看看前面的情況。」

雖然不滿意,必要的誇獎還是要有的,陳青說完就飛上了面對另一面的城牆,立刻看到一副壯觀的場面。

前方上萬米之內都覆蓋了厚厚的冰雪,無數殘破的金屬人被冰凍其中,還保持著各種進攻的姿勢,他降落地面查看,並且挖出了一個金屬人,這才發現跟外界的金屬人並不相同。

這裡的金屬人就是純碎的一種外邊是銀灰色金屬的人型生物,體內沒有亂七八糟的管線,也沒有金屬水晶,而是內臟和大腦齊全,只不過裡面都是比較柔軟的金屬。而且生育系統竟然也有,可以進行跟人類一樣的繁殖。

見到這些東西,陳青下令多挖掘了一些,讓小火龍弄進了火龍塔里,打算讓勞德研究下,火龍塔里也專門有伺候的人,樂鬼出去了趟通知,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代勞。

冰封的屍體中,沒見到星艦,也沒見到元力炮和元力槍,這裡的金屬人用的也是原始的武器盔甲,這讓陳青放下了心。自己這冰雪生物大軍的弱點他清楚得很,遠程攻擊不足,對空攻擊就更差勁。

「沒抓幾個活的?」

陳青向陪在身邊的天寒問出聲,天寒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一下死了不少人,兄弟們就一下殺紅了眼,一個活口沒留!」

我夫君是未來皇帝 ,這也情有可原,陳青點點頭再次開口。

「你讓大家準備,我去前面看看,有機會的話就引來些敵人。在怎麼說周邊敵人數量也有限,多殺些也方便攻城。」

陳青這是實話,在這種遍地金屬的環境下,冰雪生物的進攻能力略顯不足,可營造出冰雪環境后,防禦力卻超強,還有一點他沒說出來,他想看看這金屬人有沒有靈魂存在,有的話就收服一些,那樣絕對能大有好處。

陳青孤零零的飛上天空,肩膀上的小火龍可有可無,越發想念雪殺雕,若是有雪殺雕在,抓活口的事情哪裡用得著自己。

沒飛多遠,就看到下方的金屬森林裡有金屬人對著自己指指點點,應該是金屬人設立的觀察哨,他猛的就撲了下去。

剛一降落地面,十餘金屬人就嚎叫著衝來,還有一個撒腿就跑去報信,陳青立刻放出鎖神鏈和魂力野狼,不成想這些金屬人的武器極其鋒利,竟然將鎖神鏈砍斷,看的陳青一驚,趕忙將鎖神鏈收回,取下腰間的冰晶刀就沖了過去。

鋒利的冰晶刀竟然也砍不斷金屬人的武器,只能砍個缺口,魂力野狼也被亂刃分屍,陳青只能是放出絞殺風暴,又把十來個惡鬼放了出來。 帶電的絞殺風暴將金屬人吹得東倒西歪,惡鬼也起了作用,沖入金屬人體內后立刻將其控制住。

「主子,他們有靈魂。」

一個被控制的金屬人驚叫出聲,陳青的眼睛立刻大亮,有靈魂就好,只要有靈魂就能找到突破口。

沒在浪費時間,立刻讓惡鬼們逼迫這些金屬人獻出靈魂印記,當他們全部效忠,陳青的嘴角露出笑容。

「前方最近的城市在哪裡?」

「啟稟主子,最近的天兵還有百里就能到,由於冰雪怪物來襲,城裡已經向其他城市請求援兵,城外現在已經駐紮了十萬部隊。」

這金屬人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讓陳青更是滿意,接著他又問出聲。


「那個逃跑的傢伙是去叫援兵嗎?」

這話讓金屬人們一臉憤恨,其中一個開了口。

「我們是負責偵查,哪裡有援兵,那傢伙是膽小逃跑了!」

這話連陳青都翻了白眼,他還以為那人是去叫援兵這才放過,接著他下達了命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