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是傷口並沒有血液滴出,而是伸出兩根觸鬚,朝著徐行纏繞過去。

0

一旁傳出砰砰兩聲槍響將觸鬚打斷,正是那個拿著雙槍的男人,其餘人也開始動手幫忙。

直到這時候徐行才發現面前的這個身影竟然是一開始的那個大叔,此時他還是無頭的樣子,身上的幾個傷口都是和徐行打鬥造成的,胸口被徐行那一下直接可以看見心臟部位,而他的心臟早就已經不跳動了。

在他一開始擺弄的地方躺著那個土屬性的女人,而她此時四肢已經錯位,頭顱被打的扁平,但是四周卻沒有一滴血。

其餘幾人看見女人的屍體后也不約而同的停下手,看著剩下的三人,特別是上午那個懷疑徐行的法杖男,手中的法杖已經開始凝聚藍色的光芒。

「不管你們想什麼,先把面前這個明顯的敵人給殺了可以嗎?」

徐行提了一嘴后直接上去和大叔打在一起,讓他有些欣慰的是屠戮還是可以吸收大叔身上的力量,其餘幾人完全沒有上來幫忙的意思,就連白塔的那個女人也不例外。

不一會通過屠戮的吸收還有徐行使用踏地不斷攻擊,直接將大叔已經明顯變得乾枯的身體撕碎,從屠戮中拿出一張一次性的火屬性捲軸將屍體燒完后徐行看著其餘幾人。

他們已經看著完全睜開眼的屠戮,手中的武器下意識的對著徐行。

不等徐行說什麼,兩個男人同時朝著徐行攻來,在他身後招出一道水幕擋住他的退路,拿著雙槍的男人手中手槍上白色的翅膀發光,射出幾顆銀白色的子彈。

「你們這都不問一問就打,有毛病是吧。」

徐行將左手肌肉擴張,凝聚為盾牌的形狀,擋下幾顆子彈,轉身用盾牌直接撞破水幕,往夜幕深處逃跑。

手槍男嘗試著對徐行進攻,但是都被他來回跑動給躲開,最後眼看他就要離開,手槍男手中雙槍湊在一起,頓時兩把槍互相融合,頓時化成一把細長的長槍,他瞄準了一會之後直接開槍,無聲無息之間子彈飛向徐行。

可以看見徐行跑動的時候明顯身體傾斜了一下,但是他馬上恢復正常,甚至跑的更快了,不一會就消失在幾人眼中。

「別擔心,他馬上就死了,那是我特殊定製的子彈,馬上就會有效的。」

手槍男將長槍變回原狀,自信慢慢的對白塔的女人解釋道,而他自然而然的和法杖男站在一起。

正說著,遠處突然傳來劇烈的爆炸聲,隨即沉寂下來。

「你們早就認識?」

白塔的女人看著兩人站在一起便看出來了,準備後腿身後再次被水幕阻擋。

手槍男的手槍對準女人。

「對不起,請證明下你的身份,不然你自己心裡有數。」

畫面轉回徐行這邊,感覺其他人沒有追來,徐行這才停了下來,剛剛的那個子彈射中拉他的肩部,屠戮控制掌心裂開一道口子,那顆子彈就被從中吐了出來,看見子彈上的花紋漸漸亮起,暗道不妙,徐行趕緊再次往旁邊跑去,不一會那個子彈就炸開。

看著肩上的傷口肉眼可見的癒合,徐行乾脆直接朝著山的方向前進,反正現在自己的身體也扛得住。

在前景途中,徐行越發的感覺有些不對勁,白天幾人幾乎走一會就能碰到怪物,而這時候徐行走了半天都沒碰見半個怪物,正常來說有的應該是有夜行的動物。

在天色漸漸亮起的時候,徐行已經走在了山腳下。

整座山都是暗紅色的,上面稀稀拉拉的生長之之間他看過的樹木。

隨著空中的太陽亮起,在徐行身後傳來若有若無的嘶吼聲,在他看去,之前路過的石頭,表面的石屑紛紛脫落,露出裡面包裹著的怪物。

可是在徐行的感知中這玩意根本就沒任何生命波動,伴隨著陽光的溫度漸漸升高,怪物的生命波動越發強烈,最終伸出四肢,擺過頭看見徐行的時候竟然什麼反應都沒有,而是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看見沒管自己,徐行使用屠戮強化身體機能,朝著山上攀爬而上,路上時不時有一些怪物看見他都視而不見。

漸漸山上開始出現有智慧生命生存的跡象,不一會徐行看見有一個廢棄的村落,跑過去查看情況。

當他看見村落正中央供奉著的那個石像之後,他才知道這個任務中所說的魔鬼到底是什麼。被表嫂這麼一提醒,他轉頭一看人家的馬都跑遠了,想着那女子竟然將他給踢下馬,立刻懂了表嫂的意思。

也小聲說一句

「多謝表哥表嫂手下留情,等我玩兒夠了自然會回去!」

他說完之後轉身運起輕功就追着五丫而去,五丫騎馬快跑,結果聽到後面又有風聲,轉頭一看竟然是那小子又追上來。

《彪悍農女路子野》第二百四十一章玄肅蘇傾 第815章

李世安打來的電話,讓唐萱兒仍然想笑。

她知道李世安在打什麼主意。

不過這傢伙太自以為是了。

唐氏如果同意他的收購,恐怕明天就得被網友炮轟得渣都不剩。

哪怕最後真的併入成了邁卡龍的子公司,恐怕也不會有人來買唐氏的東西吧?

這麼蠢的建議,他是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

「他這麼自大,你拒絕他,他肯定要開始反擊了。」

林壞也是啼笑皆非。

他甚至有些期待這些國外品牌的反擊。

以往,唐氏也不是沒被人針對過,但那些針對的人,下場好像都挺慘的。

這一次,不知道這些國外品牌,能撐幾輪呢?

對於李世安接下來的反擊,唐萱兒也絲毫不懼。

因為明天的發佈會,就是林壞授意的。

這一次的發佈會,不是要發佈希么新產品。

而是唐氏剛來這座城市,還沒有出席過什麼公眾活動。

而這一次,就是要讓更多的人,進一步了解唐氏的企業文化。

次日一早。

發佈會現場就迎來了許多新聞媒體,大大小小好幾十家。

畢竟這一次,唐氏鬧出不小的動靜,直接成為這次輿論的焦點。

許多媒體都想抓住這次機會,製造熱點和話題。

發佈會正式開始后,唐萱兒親自上台為大家講解唐氏的企業文化,以及唐氏的各種產品,做一個詳細的普及。

一片熱烈的掌聲后,唐萱兒又向大家公佈所有的線下門店,以及最近的一些優惠活動。

這一次,唐氏為了感謝大家的支持,對產品做了很大的優惠力度。

儘管唐氏的東西最近賣得很火,但唐萱兒根本沒有打算要趁機撈錢,反而以更低的價格去賣自家的產品。

這又為唐氏贏來了一片喝彩聲。

「接下來,就有請媒體朋友們提問吧。」

唐萱兒笑了笑,十分優雅地說道。

現場的記者爭先恐後,有一個記者,提的問題十分尖銳:

「唐總,聽說你們之前的產品,全都是正好及格的產品。」

「也就是說在行業裏面是最低端的產品,您覺得你們有希望進軍高端市場嗎?」

這個問題,不僅是有些尖銳了。

因為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唐氏要挑戰那些國外品牌。

而行業里的標準,是由那些國外品牌來制定的,這算是唐氏目前面臨的最大的難題。

而且這個難題,還必須得到解決。

否則一直做低端產品,談何發展?談何挑戰

「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大家,我們唐氏一定會進軍高端市場!」

唐萱兒一字一句,語氣充滿自信:「不過,在我們唐氏的認知裏面,所謂的高端,絕不是賣品牌,把價格故意提得很高,來顯示品牌的高端性。」

「我們認為的高端,是質量更高,用戶的體驗更好。」

「售後服務,更是要有更快更便捷的保障!」

這一完美回答,直接又贏來現場熱烈的掌聲。

那記者微微眯起眼睛,心道這唐氏的董事長,還真是巧言善辯啊。

這唐萱兒,是知道怎麼回答能贏得人心,所以故意這麼回答。

「是么?」

「可是據我了解,你們唐氏目前賣得最火爆的一款產品,好像就代表着你們最高的生產水平了吧?」

記者繼續刁鑽地提問:「難道您的意思是,行業標準對你們的生產水平判斷有錯誤?」

最後一個提問,算是挖好坑等唐萱兒跳了。

唐萱兒若是說行業標準判斷有誤,那無異於是公開挑戰那些國外品牌了。

畢竟這些標準,是那些國外品牌最先定下的。

那若是說行業標準判斷沒有錯誤,那唐萱兒就是承認唐氏的產品,只能達到剛剛及格的標準。

不得不說,這個記者的提問,很犀利啊。

不管唐萱兒怎麼回答,左右都是對自己不利。

「你說得沒錯。」

「行業標準的判斷也沒錯。」

唐萱兒十分平靜,甚至笑了起來:「我們公司之前生產的所有產品,的確只能達到剛剛及格的標準,這點我承認。」

嘩!

全場頓時嘩然!

誰都沒想到,唐萱兒居然自己承認了。

承認自己公司的東西,是剛剛及格,是低端產品!

那還怎麼挑戰那些國外品牌?怎麼進入高端市場?

別說是剛剛及格的產品,就算是良好產品,都進軍不了高端市場。

看來這個唐董事長,根本不會隨機應變啊!

這個回答也太蠢了!

紫筆文學 「怎麼可能!」

方曉驚叫出聲,他不敢相信,跑出去一個個的檢查,可是這些金甲戰士十分的真實,看不出任何的破綻。方曉忽然覺得腦海中的某些記憶彷彿在消失,心臟莫名的加速跳動起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方曉朝那道中年男人喝問,雙眸犀利,射出冷冽的寒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