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氏領着哈欠連天的張小胖從西屋出來。

0

「今兒你和大胖去擺攤。我在家幫着他們,把屋子建得快些。」

比起在家修房,擺攤不知道輕鬆多少倍。

余氏爽快的答應了。

院門被推開,二老也掐著點來做早飯。

擺攤的東西準備好,張大海和張大林也背水回來了。

余氏和張小胖包着烤土豆走了。

簡單的吃過烤土豆。

張家兩兄弟也開始忙活起建房。

許氏倒是勤快,把院角的枯枝抱出來打葉。

這是準備做房子上半截圍牆的。

兩兄弟那邊正掛梁呢。

張大海腳沒痊癒,以前苦力活也做得少。

一個失手,手臂粗細的梁木掉落下來,差點沒給他開了瓢。

許氏丟下手裏的活,要上去幫忙頂梁。

林桃看不下去了,這一對傻兒子,難怪兩三天了,才做了這麼點事。

上前去,蒲扇毫不客氣的打在張大海臉上。

「沒用的玩意,一邊去。」

又指著站在土牆上的張大林說:「你!也滾下來。」

兩兒個子楞楞的,跟犯了錯的小娃似的,並排站在旁邊。

林桃搓了根草繩,打了個最為常用的抓手結。

結系在立柱上,繩尾系圈,系在樑柱上。

爬上不足一人高的土牆,一手提樑柱,一手挪動抓手結。

和剛才一樣,樑柱高度過了一半,因其過長,使不上力,樑柱脫了手。

張大林反應快,衝上去,想幫着扶一下。

然而樑柱並沒落下來,系著繩結的那端,穩穩的被繩子拉在原位。

一點都沒滑落。

「哇!娘,您這是啥辦法,這麼好使?」

固定好樑柱的一頭,林桃把打抓手結的繩子,拆了下來。

換到另一頭,重打一回。

「這個結,只能向上走,重物滑落時,繩結就會死死抓住立柱。」

抓手結,是野外求生時,最為常用的攀爬繩結。

那些一個人爬椰樹摘椰子的,腰上打的,就是抓手結。

張大林一聲不吭,把林桃打好的繩結拆了。

自己打了一回。

「不對!是把繩對摺,系在柱上。這樣!」張大海一把搶在手裏。

「把繩尾,從對摺形成的圈裏,串過去。」

張大林點頭,又照着做了一次。

比起張大林,張大海腦子是活泛許多。

林桃想起張大妮,這妮子就像是張大林和張大海的合體。

做事踏實,為人本份,腦子還好使。

有抓手結的幫忙,新屋的頂,很快就完功了。

「二叔三叔,家裏做頂的枯草不夠了。」許氏喊。

張大海抹著豆大的汗珠子。

「我記着三道山那邊進去,好像還有些芭蕉樹。」

三道山,是張家屯子進山後,第三個山頭。

光走到那,腳程快的,得大半天。

也就因為遠,才沒被附近村裏人吃光。

聽到芭蕉樹,林桃想起堂屋以前,那敞篷帶天窗的屋頂。

當時,她還以為是年久失修,如今想想。

怕是因這些傻兒子,選材不當吧!

細想之下,林桃從原主的記憶里,尋着片斷。

合著,張大海這偷懶、耍滑的性子,莫不是原主言傳身教出來的吧!

「昨兒你叔公不是來說了嘛!不要進山太深!就你兩的小身板,給野獸們卡牙縫都不夠!」

林桃指著院門邊的背簍說:「去一道口子,把那些茅草挖回來。」

「娘?茅草做房頂,得做三天。拿芭蕉葉做,一天就能做好。省事多了!」

「咋的?老娘還使喚不動你了?」

林桃毫不留情的給了一蒲扇,張大海委屈的閉了嘴。

芭蕉葉一旦幹了,就會嚴重變形。

透風積水那都不是事兒!

在野外搭庇護所的時候,零時一兩天還行。

超過十天,還選芭蕉葉的,都是腦子有包的。

只有茅草、竹葉這種,幹了不會變形、且密集的。

才能起到真正防風防水的效果。

張大林提了背簍往門外走。

委屈兮兮的張大海,摸著被蒲扇打紅的臉,跟着出了門。

許氏把之前挖茅草根時,留下來的茅草抱出來。

就著茅草搓繩,打捆。

林桃連忙喝聲制止。

「去拿竹子劈成蔑子啊!拿捆的做頂,得要多少茅草才夠蓋一個頂啊!」

許氏一臉懵。

一直坐在院裏默不作聲的老婆子,看不下去了。

「你咋這麼多毛病呢?你瞅瞅人家的屋!哪家不是搭的小抱啊?咋到你這就不行了?」 重新躺回床上的戰寧,卻怎麼都睡不着了。

她被大哥對慕若晴的態度勾出了好奇心。

從慕若晴住進大哥的住處后,雖說母親和奶奶都曾想為難慕若晴,戰寧卻不湊那個熱鬧。

大哥是誰呀?

大哥要整治報復慕若晴的話,何須他們出手幫忙?

大哥只要動動手指頭,就能讓慕若晴生不如死。

今天的事,讓戰寧對慕若晴充滿了興趣。

那邊的秦叔拿着鞋子回去交差。

「給她。」

戰博淡淡地道,示意秦叔把鞋子給慕若晴。

並對若晴說道「把你那雙恨天高換下來,就你那樣的性子,很容易扭傷腳。」

若晴依言照做。

她帶過來的鞋子只有兩種,高跟鞋和運動鞋。

「你妹妹穿的鞋子碼數和我的一樣呀。」

戰博不接話。

若晴知道自己的話題對於戰爺來說過於無趣,他是沒有心情與她一搭一搭地聊著的。

換上了中跟的鞋后,若晴自己都鬆了一口氣。

「戰爺,我先出門,哦,這是今天的禮物。」

若晴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隻盒子,她把那隻盒子遞給戰博。

戰博伸手接過來,淡冷地問著「什麼東西?」

「放心,這次是我買的,貴重的。」

當着她的面打開了盒子,裏面放着一塊名表。

「戰爺,若沒有其他事,我先去上班了,晚上見。」

若晴湊過來,一把摟住了戰博的脖子,飛快地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在戰博推她之前,她先放手,然後上演了落荒而逃,生怕自己跑得慢了,會被戰爺抓住,卸她兩條腿。

秦叔欣慰地看着這一幕。

他是越來越喜歡大少奶奶了。

膽子夠大。

當然,也是大少爺寵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