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了心中疑惑之後,花蛇就沒有其他的問題了,走在路上是一邊回味着之前廝殺的動作、技能,一邊無意識地揮動着手中的劍匕,卻是趁著趕路的時間,在反思著自創技能的缺陷、戰鬥時出現的問題。

解了心中疑惑之後,花蛇就沒有其他的問題了,走在路上是一邊回味着之前廝殺的動作、技能,一邊無意識地揮動着手中的劍匕,卻是趁著趕路的時間,在反思著自創技能的缺陷、戰鬥時出現的問題。

解了心中疑惑之後,花蛇就沒有其他的問題了,走在路上是一邊回味着之前廝殺的動作、技能,一邊無意識地揮動着手中的劍匕,卻是趁著趕路的時間,在反思著自創技能的缺陷、戰鬥時出現的問題。 150 150 admin

回家之路沒有波瀾,甚至於艾倫與花蛇回到村子裏時,都沒引來太多人的關注,除了菲利普、茶花還有阿梟幾人外。

「怎麼樣?怎麼樣?有沒有讓豺狼人吃苦頭?」

茶花秉持着八卦精神,拉着花蛇就是一頓盤問,她倒是想跟艾倫親近,奈何艾倫對她的態度雖然友善,卻又有些疏遠,從來不會讓自己跟他有肌膚之親,久而久之茶花對艾倫便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玩之。

「那還用說嗎?咱們族長出馬,一切不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阿梟拍著艾倫的馬屁,當艾倫眼看到家時也不忘緊走幾步給艾倫拉開木門,方便艾倫進入。

「恩,還不錯。」

花蛇說話很是言簡意賅,3個字算是交代清楚了。

「沒了?」

茶花愕然。

「到不止一點收穫,這回我們出去算是徹底解決了豺狼人的威脅了。」

艾倫和聲細語地接了一句。

「我就說嘛,有咱們族長出馬辦不成的事情嗎?」

阿梟一臉早在我預料之中的模樣,小意地為艾倫遞過一杯水,然後做出崇拜的樣子繼續追問了起來:「族長,你給咱們說說,這回你們是如何搞定豺狼人的,殺了他們多少人?」

艾倫輕啄了一口水潤潤嗓子,很是受用地開始細說起來:「這回也是運氣不錯,這豺狼人部落剛剛吞併了另一夥豺狼人,然後……」

「哇!!」

阿梟在一旁連連做驚訝狀,讓艾倫其實有些乾巴巴的陳述變得有聲有色起來,同時也帶動了其他幾人的情緒,紛紛都滿是自豪地傾聽着艾倫的講述。

「那就是說,接下來這支豺狼人部落不但不會再找咱們的麻煩,或許未來還會跟咱們聯手,一起對付東北的狗頭人了?」

當艾倫說道留了博班一命,任其離開回去籠絡原本豺狼人部落的族人時,其他人都還只是沉浸在艾倫跟花蛇殺了多少多少人上,而菲利普卻是輕展眉梢,帶了幾分意外神色地向艾倫問了一句,以應證自己的想法。

「恩,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留了那隻叫博班的狗頭人性命。」

艾倫點點頭,確認了菲利普的想法。

「那你們這一趟出去的收穫滿滿啊!!」

菲利普由衷地為艾倫他們此行喝彩。

「只可惜博班這隻豺狼人性格太頑固了,如果當時能說動他向我們部落靠攏,那麼未來面對碎骨部落,我們的底氣會更足一點。」

艾倫覺得惋惜的一點,便是沒能得到博班的正面回應,雖然現在的豺狼人部落看起來已是沒了威脅,就算博班要靠向碎骨者,在失去了20多隻主力精壯戰士之後,豺狼人的部落里戰士也就僅能維持自保吧。

「沒有事情是盡善盡美的,能有這些收穫你不覺得已經很意外了嗎?」

「也是。」

艾倫搖搖頭,然後滿足地再吸了一口水。

「族裏這幾天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吧?」

豺狼人的事情告一段落,艾倫便將目光重新投入到村子裏來,他們這一去就是4-5天,其實艾倫也擔心會有其他強敵來襲的。

「我們聽族長你說的,在你們離開這些日子裏禁閉村自,沒有一個人外出,就連村外的土地作物我們都暫時沒有打理呢!」

茶花聽到艾倫詢問,趕緊坐直身子正色回答艾倫的問題,剛才她是一臉花痴像地趴在了桌子上,注視着艾倫這個族長,越看越覺得族長英明神武,是個良配,差點哈喇子就流了出來。

茶花的窘態,如何能逃過艾倫的法眼,只是他是不會接茬這事兒的,茶花在熊地精中算得上花容月貌了,奈何艾倫本人的審美觀已是被夢境的人類面龐給扭曲了,實在看不得一個滿身絨毛、體態豐腴的熊地精雌性,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的模樣,故而他一直都對茶花敬而遠之。

「恩,那大山呢?他的身體怎麼樣了?」

艾倫突然問起被他一劍打出內傷的大山,怎麼說這傢伙也是族裏難得的戰力,真要被自己打死打殘的話,那就有些可惜了。

「他啊,在喝過一瓶治療藥劑之後,現在都能下地走動了,看樣子要不了幾日便會痊癒了。」

茶花繼續回答著,這些事情都是她管理範圍,同時她在提起大山時想到一件事情,連忙向艾倫反映起來:「族長,有個事兒得跟你說下,咱們族裏的治療藥劑快要用完了,現在大家生病什麼的都是找那3位大地精老人,抓幾副草藥吃呢。」

「不過這草藥雖然有效果,可是見效還是不如治療藥劑啊,尤其是見了血的外傷方面。」

「恩,這個事兒我知道了。」

艾倫點頭。

族中的治療藥劑,都是艾倫他們前次前往荊棘堡時,艾倫回來採購的,這快大半年的時間裏,也應該補充補充了。 如此恐怖的力量,就是那巔峰一星道祖境界的項伯也感到頗為震驚。

「這其中蘊含著七種力量,每一種都如此磅礴,到底是什麼?」

距離林天成最近的那位項天宗長老感受到林天成手中力量的恐怖之後,立即在自己的身體周遭凝結出一個護盾,竟然想要和林天成的神力相抗衡。

當林天成手中的巨型能量團衝擊而出的瞬間,項伯立即飛身上前,抓住那名項天宗長老的衣領立即向後撤去。

這力量絕不簡單,若是與之針鋒相對的話,很有可能會一招隕殺。

這個人族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何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也難怪項少龍會死在他的手裡,這小子絕對不簡單。

就在他們以為躲過了林天成致命攻擊的時候,那個巨型能量團卻突然消失不見。

直到下一刻,隨著一聲巨響,那名被拖走的項天宗長老被林天成直接炸斷了一條手臂。

項伯的神色駭然無比,「八種力量,這小子確實有些東西。快,你們給我一起上,活捉了看。」

肖塵也與此同時沖了出去,那種比林天成身上所擁有的還更加狂暴的本源修羅神力爆發而出。

不錯,別看肖塵年紀輕輕,他因為從小就能夠和八神中的修羅神像融合,修鍊速度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只見其一拳轟出,試圖與之對抗的一名項天宗長老胸膛之上出現了一個拳頭般大小的血窟窿。

項伯這下終於不敢小視林天成和肖塵了,「這個白髮小子交給我,你們去收拾那小子!」

林天成當即也拉出了一隻隱藏在回收站內的無妄仙人傀儡。

紫衣等人和上百萬幽冥魔子弟還是第一次見過如此巨大的陣仗。

道祖境界的強者在九天之上激戰舉手投足間,似乎都可以遷移星辰天河。

擁有著至高無上的神力。

而他們這些人只能夠站在下面遠遠的觀望,這種層次的較量,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承受得住的。

一開始,林天成這邊還能勉強撐住幾招,可是當肖塵狂吐一口鮮血之後,整個局面開始形成了一邊倒的局勢。

項伯雙手抱拳,以泰山壓頂之勢在肖塵的天靈蓋之上重重一擊。

而後,肖塵如同炮彈般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這一瞬間整個幽冥界好像發生了地震一般地動山搖。

肖塵的肉身倒是足夠硬的,竟然在地面之上砸出了一個人形坑洞,整個人更是陷入了亂石堆中。

「肖塵!」林天成怒吼一聲,一直潛藏在他神識海中的道元碑此刻也發出了耀眼的紅光。

看到林天成身上的異象,項伯既激動又興奮。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道元碑,難怪說這小子的身上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竟然是傳說中的道元碑。」

這些從二重天來的人不知道八大神力的存在,但是卻知道八大本源神力以及道元碑。

傳說是八神將在臨死之前將八種神力融合到了一塊天外隕石當中。

而得到此隕石者,便可以擁有八神將的八種力量。

這道元碑的存在,甚至要比八種本源力量更為恐怖。

幸虧這道元碑是在一個人族小子的手裡,若是換做一個強者,今天他們五人恐怕都要栽在對方的手裡了。

見那霞光萬丈的道元碑欺壓而下時,項伯立即對身旁的四名項天宗長老吩咐道,「速速擺陣!」

四名長老立即項伯為中心形成了「卍」字佛印。

這是項天宗所獨有的萬佛朝宗陣法。

一開始的時候,林天成身後的巨型道元碑還能以極快的速度壓下,可是當這陣法閃耀著萬丈金光的時候,它竟然硬生生地扛住了道元碑的威力。

林天成身子一沉,將體內的真氣力量以及神識之力全部灌注其間。

而萬佛朝宗陣法中的五位項天宗強者更是怒吼一聲,萬丈光芒如猶如金色的太陽般朝著四面八方飈射而開。

紅光萬丈的道元碑瞬間被掀翻了飛去,而林天成也是狂吐一口心血,直接倒飛出了數百米開外。

紫衣,張秋月,上官妍妍,上官顏玉等人見到這一幕,心臟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

肖塵從亂石堆中爬了出來,鮮血早已染紅了發梢和臉頰。

此時道元碑的光芒已經暗淡了,肖塵的內心也開始感到絕望了。

八神將的後人若是一死,就再也沒有人阻擋得了聖魂殿的步伐。

終有一日,他們必然會重新踏入道元界展開無盡的廝殺。

而且,這個世界上只有八神將的力量才能夠抗衡聖魂殿那個無比恐怖的存在。

要知道當初的聖魂殿就像是籠罩在整個道元界的烏雲,遮蔽了天空,讓整個修真界都看不到半點光芒。

整個道源界更是生靈塗炭,無數的生命被他們獵殺,剝奪了魂魄。

可肖塵知道,這些事情和項伯他們講也沒有用。

因為他們的眼裡只有道元碑和八種本源力量。

就在眾人都感到絕望的時候,天際突然有兩個黑點疾馳而來。

下一刻,林天成便看清了他們相貌。

他們竟然是暮雲城的林夢瑤和林小虎。

林天成的心頭再次一沉,「他們怎麼來了,難道是為了報復我這負心漢?」

要真是那樣的話,林天成就算有10條命也不夠殺的。

無出其右,肖塵也是這麼認為的。

林夢瑤有著中階一星道祖境界的實力,而林小虎天生神體,雖然是初階一星道祖,可他真正的實力卻堪比中階強者。

林天成苦中作樂,沖著肖塵苦笑道,「肖塵老弟,看樣子我們今天是逃不過這一劫了。」

肖塵也無奈地嘆了口氣,「如果這是上天的安排,那我們也只能認命了。」

當項天宗的一名長老準備抓走林天成的時候,林小虎猶如一隻巨型棕熊般撲了過去。

下一刻,那名項天宗的長老在林天成的雙手之上,猶如一件衣服直接甩飛了出去。

項天宗的長老有些沒看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不是暮雲城林嘯的犬子犬女嗎?他們這是在做什麼?」

暮雲城在項天宗的管理之下,按道理來說這兩個小崽子見到了項天宗的長老,應該問好才對。

可他們不僅不問好,竟然還敢對項天宗的長老動手。

他們這是要造反嗎?

林夢瑤緩步來到了林天成的面前,臉上滿是愧疚之意。

「天成,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你才不是項少龍所說的負心漢!你不僅不是,你還是一個為了朋友奮不顧身之人。」

說著說著那丫頭便哭了起來。

「嗚嗚,你知道嗎?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要真是那樣的話,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林夢瑤主動上前抱住了林天成,也不管此時林天成的身上有多麼狼狽不堪。

…… 看到金環三傑如此作死舉動,袁術笑了,揮揮手就要命人群起而攻之。

「陛下不必如此,僅憑末將一人,足以了結那賊寇性命也。」

關羽冷冷說著,便是手持青龍偃月刀騎馬飛奔而出。

見關羽出來迎戰,自以為無敵的金環三傑並沒當回事,舉起手中長槍便刺。

唰!

下一秒,金環三傑手中長槍就被關羽所斬斷。

唰!

再下一秒,金環三傑的人頭也被關羽所斬落在地。

這……

看到如此令人詫異景象,所有人皆瞠目結舌,忍不住倒吸口涼氣。

孟獲不敢相信看著這一切,金環三傑可以說是他手下最強大將,竟然就這樣被關羽給秒殺了,實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