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結束,範星宇點了點頭,他現在渾身冰冷,恨不得殺了潘芸,但是他不能這麼做。

0

潘芸和範青臉色已經煞白,他們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還有這一手。

“你做的不錯,以後你就是範家的管家。”範星宇將手機遞給少女。

少女也是一愣,自己本來想離開的,怎麼還變成了管家呢?

“潘芸,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範星宇沉聲問道。

“我…老爺,是他強迫我的,真的,是他拿我的照片要挾我的。”潘芸連忙指向範青。

“夠了!你們都給我滾吧,範家不歡迎你們!”範星宇怒聲說道。

範青毫不在意的就要離開,就在他邁動腳步時,一道氣瞬間打在他的肩旁上。

頓時他就呆滯住了,因爲他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動彈。 “範少爺,不對應該怎麼叫你呢?算了,還是麻子吧,你先彆着急走啊,我的錢跟誰要呀!”姜衍玩味的說道。

“你的錢,我會給你的,這老東西的家產遲早是我的。”範青憤怒的說道。

姜衍苦笑的搖了搖,看來這範青還是沒明白,算了,索性就讓他死的明白一些。

範星宇也是一怔,這範青看來是打算讓自己死呀。

就連曲文洲都沒看明白,這範青是想要做什麼?

“哎呀,麻子呀,你還真是厲害,死活都想要範家的家產,你知道你是誰嗎?”姜衍起身說道。

“哼,我是誰重要嗎?既然這老傢伙已經說,脫離父子關係,那就看他死後的財產給誰!”範青不屑的說道。

範星宇這才明白過來,看來範青還不知道,索性就讓這個滾蛋死了心吧。

“小先生,曲老哥,你們稍等一下,我去樓上拿下東西。”範星宇說道。


曲文洲不明白什麼意思,但看到姜衍點頭,他也沒說什麼。

潘芸也是一臉無所謂的看着,反正她還有底牌。

沒過一會功夫,範星宇就從樓上走了下來,他手中拿着一個文件袋。

“範青,你的親生父親,我不知道是誰,但不是我,這也是我在三年前知道的。”範星宇打開文件袋,拿出一張DNA報告說道。

姜衍手輕輕一鬆,範青連忙拿過拿着DNA報告。

當他看完DNA報告時,他傻了,怎麼會這樣了?

自己竟然是個野種?而且還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

“好了,你現在明白了吧,我們並不是父子,你現在可以離開範家了,不過出了這個門,你就要保護好自己了。”範星宇輕鬆的說道。

他感覺現在自己特別輕鬆,就算知道自己被綠了,他也無所謂了。

“不,不可能的,你在騙我,你一定在騙我!”範青就好像瘋了一樣,看向範星宇。

“我沒騙你,至於範桶也就是你的弟弟,他也不是我兒子。你們的母親還真偉大,爲了你們兩個苦苦騙我10多年。”範星宇冰冷冷的說道。

範青就跟傻子一樣,癱坐在地面,太真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潘芸不屑的看向範青,微笑的對着範星宇說道:“老爺您看,我確實是被逼的,而且我肚子裏的孩子可是您的。”

範星宇沒有表情的看了潘芸一眼,微笑的搖了搖頭。


“孩子?你確定嗎?難道不是這畜生的?”範星宇指着範青說道。

“哎喲,老爺瞧您說的,我現在才兩個月,我被他逼着,也只有一個月而已。”潘芸裝着委屈說道。

範星宇聽後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如果說這孩子真是自己的,那他該怎麼去處理這事?

“啪啪~!”

姜衍開心的鼓起掌,他覺得,這纔是真正有趣的地方。

衆人都愣住了,不知道這姜先生爲什麼鼓掌,難道這孩子真是範星宇的?

“姜先生您……”

曲文洲剛要說話,就被姜衍制止。

衆人都不知道這位姜先生要做什麼,範青也是想看好戲,既然自己什麼都得不到,那也別讓範星宇好過。

衆人心裏的想法都被姜衍摸的一清二楚,他打算揭開最後一個迷。

“管家,你的行禮收拾好沒?”姜衍微笑喊道。

周圍的人也是一愣,這怎麼開始喊管家了呢?

管家在房間也是頓,他手裏的槍立即上膛。

他微笑的走出房間,畢恭畢敬的向範星宇行禮。

“不知這位小先生叫我有什麼事情?”管家微笑問道。

“沒什麼事情,只是有些事情想委託你。”姜衍說的話,就好像無所謂一樣。

曲文洲和範星宇也是好奇的看向管家,他覺得一個管家能做什麼?

“那還請小先生直說,如果我能幫的,一定會幫。”管家恭敬的說道。

“嗯,很好,那就把這個女人帶走吧。估計她現在還沒明白呢!”姜衍指着愣神的潘芸。

靜!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範星宇也不敢相信,這到底怎麼回事。

管家供着身體手慢慢掏向衣兜,他的眼神無比冰冷,身上的殺意瞬間激發。

“砰~!”

一陣槍響,所有人都懵了,怎麼會有槍呢?

而更驚奇的是,子彈竟然被姜衍單手夾住。

“砰砰~!”

又是兩槍,姜衍微笑的看着管家,衆人都被這一幕嚇傻了。

兩顆子彈就停在姜衍面前,管家知道不好,剛要跑。

“嗖嗖~!”

兩聲劃響而過,他的雙腿瞬間打斷。

管家沒等慘嚎,直接被禁了聲音。周圍的人都看向姜衍,這是一位高手啊。

曲文洲自然知道姜衍的厲害,武者那可是存在普通人之上的存在。

姜衍看着管家失痛後,也是收回了靈氣。

“啊~!你到底是什麼人!”管家連忙問道。

“不該問的不要問,想必你也不是一般人,能弄這東西的,估計是某個勢力的吧!”姜衍輕鬆一招,槍瞬間落入他手中。

“哼,我是誰,我是你惹不起的勢力!”管家憤怒的說道。

姜衍點了點頭,他都笑了,沒想到青衣門這個組織挺有趣的。

“你笑什麼?”管家問道。

“青衣門的賀長老是你什麼人?”姜衍問道。

此話一出,曲文洲和範星宇都是一驚,這管家是青衣門的?

就連管家也是一驚,對方怎麼知道自己是青衣門的?而且還知道賀長老!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要是不放了我,後果自負!”管家威脅道。


“很好,你的命我收了,不過在此事情,你要把這裏的事情先解決!”姜衍說着右眼瞳孔瞬間轉動。

管家瞬間呆滯,他的神態猶如一個剛睡醒的人。

衆人沒有明白,管家這是怎麼了?

曲文洲剛想問姜衍,立即被姜衍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說說吧,這肚子裏的孩子是怎麼回事?”姜衍問道。

管家點了點頭,呆滯的說道:“十年前,我估計接近範星宇,就是爲了他的錢,本打算下手的,結果他看到他的一個祕密。後來我就改變了計劃,一直等待這個女人的出現,其實每天晚上他的藥都被我換了,而我也裝成他的樣子……所以這個孩子其實是我的。”

聽到管家的話,全場震驚,這簡直就是一個……畜生手段,衆人的目光又看向範星宇。


此時的範星宇也算明白了,難怪小先生會這樣做。 姜衍微笑的看向衆人,他走向範星宇。

“救你命的錢,咱們另算,至於你這家室的錢,咱們就要好好算算咯。”姜衍玩味的說道。

範星宇立即明白,連忙拿起茶几上的支票簿。

曲文洲聽到姜衍的話,也是眼角抽搐,他就沒想明白,姜衍爲什麼要這樣做?

缺錢?不對,因爲他給自己的那枚丹藥就肯定價值不菲。

好玩?也不對呀,人家那手段輕鬆滅殺一切。

此時曲文洲的腦子都快不夠用了,他覺得姜衍擡過神祕。

“好了,曲家主,你再胡思亂想的話,你也要給錢。”姜衍嫌棄的說道。

“嗯,姜先生說的對,我不想了。”

就在曲文洲說出這話時,又是一愣,對方竟然知道自己想什麼?

姜衍嘴角揚起,一臉迷之微笑。

看的曲文洲瞬間繃直,他現在終於明白,姜先生爲什麼這麼強了。

“感謝姜先生救我,也感謝您爲我清理家室,這裏也算我的一點心意,希望以後能和先生多多交流。”範星宇恭敬的遞上支票。


姜衍點了點頭,接過支票,20億還真不少。

不過也夠這老範賺幾年的,算了既然這樣,那就讓他享受一下吧。

姜衍從袖口中拿出一枚丹藥:“這枚丹藥給你,就算你買的好了,雖然價格有些貴,但也是值得的。”

曲文洲看到這枚丹藥立即開心了,要知道他剛纔吃的就是這枚。

曲文洲立即走向範星宇,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

範星宇聽後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看向姜衍無比的恭敬,就好像遇到爹孃一樣。

“多謝先生賜我丹藥,如果先生日後有需要,範家一定全力相助。”範星宇恭敬的接過丹藥。

“嗯,算你識貨,正好也到了正午,我就不打擾了,後面的事情你自己處理吧。”姜衍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