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繼續修鍊,肯定就不能自己乾巴巴的苦練。

0

不然的話,依照她的修鍊速度,那得修鍊到猴年馬月,才能修成崩勁。

最快捷的修鍊方式,還是煉化體內的凶煞之力。

這股凶煞之力煉化之後,能化成精純的真力,不需要再去運轉周天淬鍊,能直接增長修為。修鍊速度比平常修鍊快好多倍,簡直是修鍊加速器般的存在。

林星娜雖然有時候挺死板的,但她又不是死腦筋。

有捷徑不走,幹嘛還走正道?

況且,走這條捷徑,並沒有任何的副作用,而且還很輕鬆。

只要躺下,就能變強。

陳墨看著林星娜看著他的眼神,喉嚨也不禁涌動了幾下。

古人說,飽暖思那啥嘛!

他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而林星娜又是個身材爆好,長相絕美的漂亮女人。

孤男寡女,乾柴烈火,哪有不燒起來的? 房產中介所。

「林小姐,您真有眼光。這套房子剛剛裝修完沒多久,而且風水還特別好,您想買下來的決定,真的是太明智了。」銷售經理笑著說道。

「阿諛奉承的話就別說了,你就說,給我什麼優惠吧!」林星娜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全款購買。」

「全款?」

銷售經理愣了一下,他干房地產這麼多年,還鮮少有人全款買房的。不過,良好的職業素養,還是讓他很快反應過來,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更加熱烈了,「全款買房的話,當然有優惠了。」

隨後,這名銷售經理巴啦啦的說了一大堆。

一旁的陳墨聽得頭大,壓根就聽不明白。

反倒是林星娜頻頻點頭,偶爾還問了幾句。

半個小時后,事情就談攏了。

「林小姐,陳先生,明天早上10點,我們就正式簽約合同了。」銷售經理先朝林星娜伸出手。因為這場購房交易,全程都是林星娜在拍板,而她旁邊的那個男人,壓根就沒發表過自己的意見,而且貌似還是個妻管嚴,一點都不強勢。

所以,銷售經理也沒把陳墨當做大款。

反而覺得,陳墨是個被富婆包養的小白臉。

只是,這富婆未免也太漂亮了吧?

關鍵還很有錢。

要是他也能被這樣的富婆包養,那真的是祖墳冒青煙了。

然而這時候,卻是陳墨主動伸手,跟他握了握,「那就麻煩經理了,明天我們再過來。」

銷售經理被弄得一愣,心道我跟林小姐握手,你著什麼急呢!但臉上卻是沒有顯露出任何異樣的情緒,笑哈哈地道:「不麻煩不麻煩,陳先生言重了。」

說罷,銷售經理又向林星娜伸出手。

面前這個女人,實在太漂亮了,身材也十分火爆,那一雙手修長而又白皙,銷售經理縱使「見多識廣」,也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

陳墨這下看出這個銷售經理眼裡的邪意了,哪能讓他得逞,當即說道:「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便拉著林星娜離開了。

出了房地產中介,林星娜直接就甩開了陳墨的手,板著一張臉說道:「別以為給我買了房,昨晚你羞辱我的事就能這麼算了!」

陳墨忙道:「這怎麼能算羞辱呢,這只是男女之間的玩的一些花樣罷了。」

林星娜聞言,當即就怒了,她扯住陳墨的衣領,生氣地說道:「讓我吞你那噁心的玩意兒,這不叫羞辱,什麼才叫羞辱!姓陳的,我現在改變主意了。買房是吧?買!我不僅要買房,我還要把自己那輛破車給換了。我還要買衣服,買化妝品,這所有的消費,都由你來買單!」

陳墨哭笑不得地說道:「花錢可以,但你可別因為心裡有氣就胡亂買東西,浪費錢就不好了。」

林星娜道:「我浪費錢幹嘛,我有病啊!現在我想明白了,跟你這種人我就不需要客氣。你占我便宜,我花你錢,天經地義。我現在就想把以前想要,但買不起的東西,統統都買了。」

陳墨都有點後悔昨晚玩太嗨,逼著林星娜做不願意的事了。

「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後悔了,不想掏錢了?」林星娜質問道。

「沒有不想掏錢,給你買東西,我不心疼錢。」陳墨老老實實地說道:「就是有些後悔,昨晚不該沒經過你同意就……我該跟你商量的。」

「現在說這些有屁用!」林星娜冷聲打斷他,但臉色卻是緩和了一些,「這房子確實不錯,精裝修,環境好,還在黃金地段,價格雖然很貴,但物有所值,以臨江市的高漲不下的房價,現在買房,絕對不虧。」

「嗯,你說了算。」陳墨點點頭。

林星娜瞥了他一眼,繼續說道:「車的話,我想換一輛寶馬,五十多萬的轎車。」

陳墨疑問道:「寶馬不都上百萬的嗎?」

林星娜翻了翻白眼,「寶馬賓士都有幾十萬的車型。你不懂車,跟你說了也是白說。」

陳墨撓撓頭,他還真不懂車,「既然你打算換車,不如換一輛好點的車,買輛百萬以上的吧!」

「百萬豪車?」林星娜眼皮一挑,說道:「你錢多了燙手嗎?五十來萬的車就足夠好了,多花一倍的錢有什麼用!」

陳墨當然沒覺得錢燙手,但假假林星娜現在也是自己的「修鍊道侶」,當然要對她好一點了,所以便道:「一分錢一分貨,價錢貴肯定有價錢貴的道理,你放心,我出錢!」

「你對別的女人,也是這麼慷慨的嗎?」林星娜問道。

「我只對你這麼慷慨。」陳墨毫不猶豫地回答。

單單這套房,就一百五十多萬了。

再加上五十萬的寶馬車。

總共兩百萬!

陳墨還真沒給哪個女人花這麼多錢。

之前送簡詩琳的寶馬跑車,也就是一百多萬。

至於投資給明雨卿和陸十三的錢,那是要回報的嘛!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我見過的男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就沒見過一個老實的。」林星娜啐道。

「你見過的那些男人,該不會都是犯罪嫌疑人吧?」陳墨狂汗。

「九成九是犯罪嫌疑人。」林星娜道。

「你拿我跟那些渣渣相提並論?」

「那不然嘞?」

陳墨被林星娜這幅口氣給氣著了。

他自認遵紀守法,偶爾還懲奸除惡,是個五好良民。

可在林星娜嘴裡,卻是跟那些犯罪嫌疑人一路的貨色。

「林星娜,過分了啊!我要真的這麼渣,那你還和我這種渣男在一起做什麼!」陳墨拉下臉。

「要不是為了煉化體內的凶煞之力,我瞎了眼才跟你這種渣男住一塊。」林星娜叉著腰,毫不客氣地說道。

當然,這話多少有些言不由衷。

她才不會為了提升實力,出賣自己的身體。

林星娜自己很清楚這點。

但骨子裡的傲嬌,卻讓她不會那麼輕易地承認自己的感情。

平日里對待陳墨的態度,也是充滿了嫌棄,成天就是懟懟懟。

反正這廝耐懟,而且自從兩人發生了關係之後,他對自己也很包容。不像以前那樣,打死不吃虧。

所以林星娜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都說男人提起褲子就不認人,可我覺得這話用在你身上更合適。」陳墨看著林星娜絕美的臉龐,說道:「讓我幫你煉化凶煞之力的時候,你叫我「好哥哥」。完事之後,你叫我「渣男」?」

「你敢說你不渣嗎?」林星娜冷眼看著陳墨。

「我不渣。」陳墨說這話的時候,還真有點發虛,他連忙轉移話題道:「林星娜,修鍊是水磨工夫,能夠快速提升的法子並不多,而且還有相應的後遺症。你雖然有凶煞之力在體內,但也不能操之過急。否則那凶煞之力會影響你的心智。」

說到這裡,陳墨有些狐疑地看著林星娜,道:「說不定,你現在這麼狂躁,就是受到了凶煞之力的影響。」

林星娜一愣。

隨即她好好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情況。

然後她發現,自己的性情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啊!

所以,林星娜便張嘴罵道:「你才受到影響,老娘好著呢!」

陳墨道:「你看你看,現在說你兩句,你就生氣了。」

林星娜道:「我沒生氣。」

陳墨道:「你生氣了。」

「我沒生氣。」

「你生氣了。」

「我沒生氣。」

「你生氣了。」

林星娜就真生氣了,她黑著臉道:「姓陳的,你再招我,信不信我揍你!」

陳墨當然是不信的。

只要他躲得夠快,林星娜的拳頭就碰不到他。

不過,這頭女暴龍發起瘋來沒完沒了,陳墨也怕她糾纏不清,便舉起雙手作投降狀,「有話好說,不要動手。」

林星娜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不過緊握的拳頭還是在陳墨面前揮舞了兩下,然後才說道:「我沒受到凶煞之力的影響。以前我是怎麼跟人相處的,現在我也是這個樣子。」

陳墨道:「可你以前也沒這麼凶啊!」

林星娜道:「我以前不知道你這麼賤啊!」

陳墨:「……」

兩人來到了寶馬4s店。

林星娜早就有喜歡的車款,而且之前也做過功課,了解車輛的性能以及價格等。

也不用多費唇舌,直接就全款拿下。

當然,錢是陳墨付的。

買車不同於買房,4s店裡的工作人員效率還是很快的。沒多久就辦理好了相關手續。

其餘一些沒能當天辦好的手續,只能後面再過來處理了。

林星娜美滋滋地開著新車,載著陳墨,回到了小區。

「這車不錯,比同價位的賓士強太多了,起碼開出了4s店這麼久,也沒漏油。」林星娜握著方向盤,頗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陳墨聽不懂「漏油」這個梗。

不過既然林星娜喜歡,那當然是極好的。

給她買車,不就是為了讓她高興么!

陳墨以前還很不理解,為什麼那些富二代明明長得不是很帥,品行也不好,為什麼就有很多女孩喜歡呢?

難道,有幾個臭錢,就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現在陳墨看著林星娜俏臉上的笑容,覺得有錢雖然不能為所欲為,但確實可以辦到很多事情。

起碼,能讓林星娜開心嘛!

「星娜,今天我們什麼安排?」陳墨問道。

「當然是跟那個修鍊者團隊培養感情了。」 女配她成了大佬 林星娜想都沒想的說道。

「跟一群大老爺們培養什麼感情。」陳墨作死地補充了一句,「他們可沒修鍊玄陽訣,沒法幫你煉化凶煞之力。」

「姓陳的,我艹你老木!」

林星娜氣得胸膛起伏,扯著陳墨的衣領,惡狠狠地道:「你把老娘當成什麼人了,人盡可夫的小姐嗎!」

陳墨道:「那你一個女孩子家家,跟他們培養什麼感情。」

林星娜雙手用力地扯著陳墨的衣領,一字一頓道:「培養友情!」

「不是愛情?」

「那修鍊者團體,最小的三十多歲,最大的五十多歲,跟我爸年紀差不多,我跟他們談什麼愛情!再說了,我林星娜不需要愛情。」林星娜甩手推開陳墨,瞪著眼睛說道。

陳墨揉了揉脖子。

別說,林星娜的力氣還是很大的。

要不是他有真力護體,而是一個普通人的話,不知道會被林星娜失手打死幾次。

「你心裡有底就好,咱們是出來做任務的,可不是出來交朋友的。」陳墨可是看過那些修鍊者團體成員的。他們一個個雖然年紀不小,但因為修鍊的緣故,身體很好,沒有肥胖,也沒有禿頂,還是很有成熟男人味道的。

說不定林星娜就喜歡那種款。

「這點我比你更清楚。」林星娜拔出了車鑰匙,就在她要打開車門下車的時候,陳墨卻是拉住了她。

「幹嘛!」

「有情況。」

陳墨指了指前方。

林星娜望去,只見前面停著輛黑色的轎車。從車裡下來好幾個大漢,赫然就是昨天碰到的那個修鍊者團體。

幾人有說有笑地往停車場外走。

林星娜看得莫名其妙,這算什麼「有情況」?不過是幾個人聚會罷了。

沒等她詢問,陳墨就說道:「他們身上有邪氣。」

林星娜問道:「什麼邪氣?」

陳墨皺著眉頭道:「武者修鍊,都是吸納煉化天地靈氣,來提升修為。所以武者身上的氣息,一般都比較純凈,富含生機。可這些人身上,散發著一股晦氣。」

晦氣?

你才晦氣!

林星娜白了陳墨一眼,道:「昨天你也見過他們,當時沒有感受到那股晦氣嗎?」

陳墨點點頭,「當時他們氣息如常,沒有異樣。」

林星娜問道:「那這是什麼原因?」

「我也不知道。」陳墨攤了攤手。他也沒碰到過這種氣息,具體情況不了解。

事實上,這些武者身上的晦氣並不明顯。

如果他不是崩勁武者,根本就察覺不出這種細微的氣息變化。

林星娜不就毫無察覺么!

「這段時間,我們先觀察觀察他們,不要因為他們表面看起來和善,就放鬆了警惕。」陳墨頓了頓,又道:「話說回來,咱們今天又是買房,又是買車。那些修鍊者團體的人,會不會感到很奇怪。畢竟咱們對外的身份,只是打工仔罷了。」

「我的身份是打工仔,可你的身份是網路小說作者啊!」林星娜撇撇嘴道:「到時候我就說,你是網路小說作者中的大神,一個月掙十萬八萬,這不就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