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裝女兩手抱着肩膀,冷酷的面孔中透漏着股霸氣,她淡淡的開口:“根據我的情報,這個叫阿靜的女人辭去了鑫科公司職位,目前又急需一筆錢,也是巧了,我手下的桂花公司缺一個會計員,她可以過來幫忙,預先支付三個月薪資,底薪比鑫科公司的高出三倍。”

0

“桂花公司?”

阿靜有些驚訝,她不得不驚訝,因爲這家公司無論從財力上,還是社會影響力,包括各個方面,都要比鑫科公司強太多。

其實,阿靜從開始就想去桂花公司上班,只不過自己的各方面條件遠遠不能達標,正如這個女人說的,桂花公司薪資待遇比鑫科公司還要高三倍,要求上嚴格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阿靜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稀裏糊塗的成爲了桂花公司的會計?

“沒錯。”

西裝女一邊說着,一邊從褲腿裏拔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慢慢朝阿靜走去。

李更新猛然抓住她的手腕,身上綻放着死亡氣息,用毫無感情的雙眸盯着對方的臉龐。

西裝女微微一笑:“不要緊張,我只是給她鬆綁。”

李更新沉默了片刻,鬆開了手,西裝女走過去,割斷綁在阿靜身上的繩子。

阿靜站起來後,活動手腕,她不相信機遇來的這麼突然,擡起頭,疑惑的看着西裝女。

西裝女似乎明白她心裏想的事情,開口道:“明天上午九點,去桂花公司財務科報道,不要遲到,曠工。”

“那麼…”

西裝女走過去把門拉開。

“你可以走了。”

雖然阿靜並不瞭解西裝女,但是,桂花公司是值得信賴的,她思考了下,父親治病確實需要錢,大不了明天去一趟桂花公司,被騙了再回去,如果是真的,她以後就有一份穩定高薪的工作了。

清穿之王妃不好惹 ,朝着門口走去,在快要出去時,她回過身,看向李更新。

“你…不離開嗎?”

李更新沒有理她,而是轉過身,朝着沙發走去。

李更新在極力掩飾住內心的悲痛,他不能讓阿靜知道自己身份,否則就衝着這次他捨命相救,在阿靜心裏的地位會更加的重要,而她對自己越是在乎,就越容易因爲自己受到牽連。

此刻的他,只能孤獨前行。

此刻的他,不能擁有感情。

此刻的他,宛如黑夜騎士。

阿靜,對不起,我現在傷害你的心,只是爲了更好的保護你,希望你能夠明白。

李更新坐在沙發上,擺出副冷若冰霜的樣子。

“我答應阿牛的事情已經辦完,與你沒有任何瓜葛,另外,不要再找阿牛了,因爲他已經死去。”

李更新講的沒錯,那個放棄力量,想要一份穩定生活的阿牛,在被強子的欺壓中已經死去。

活過來的,是那個令B國震驚,令全世界震驚的魔鬼李更新!

是那個未完成的Z。

是目前的小丑!

這個世界,一直在逼李更新,逼他不平凡,逼他成魔。

既然如此,那就放開手腳,鬧他個天翻地覆。

阿靜聽到這句話後,內心深處顫抖了下,她忍住沒有哭出聲來,轉過頭,跑了下去。

西裝女走到門口,看着阿靜下樓後,把門關了上去,又站在窗戶邊,等她離開了古堡,才轉過身來。

西裝女拿出一盒煙,遞到李更新面前。

李更新笑了笑,夾出一根,放在嘴巴上,西裝女幫他點燃後,自己也點了一根,慢慢抽一口。

“看得出來,她很傷心。”

李更新默默抽了口煙,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有些痛苦,只是爲了以後的快樂,正如生病的時候想要拋掉那痛苦的感覺,必須狠心喝下一口難以下嚥的藥水是同樣道理。”

李更新看着窗外。

“她只是喝下了那碗藥,待這病治癒後,便不會再難過了。”

西裝女拍了拍手。

“講的不錯。”

李更新擡起頭。

“謝謝。”

西裝女疑惑道:“嗯?”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那份工作,她確實很需要,所以我要謝謝你。”

西裝女笑了笑,她兩手抱臂,坐在李更新對面。


“你我都不是普通人,所以講話不用太累,她走了,就談談咱們之間的事情吧。”

(加道人微信的知道,今天道人一直處於半昏迷狀態,能夠咬牙寫出一章已經相當有毅力了,速度慢了望理解…) 西裝女指着一塊顯示屏,說道:“從你進入這座古堡,我就在用這東西觀察着你的一舉一動。”

“老實講,我很佩服你。”

“在T國,能夠在賭桌上打敗賭癡的人,沒有幾個,你不僅在運氣上好到極致,還能夠看出他的意圖,着實令我震驚,我甚至在想,你這麼好運的人,當有人用槍頂住你的腦袋,扣動扳機時,會不會因爲槍膛被堵,而朝後爆掉開qiang者的頭。”

李更新靜靜的看着她,一言不發。

西裝女把菸頭捻滅,站起身後兩手插於上衣口袋,她緩緩邁開雙步,一邊在李更新面前走來走去,一邊開口。

“按照常理來講,賭癡提出那麼不公平的規則,你能遵守就已經算脾氣很好,又怎麼會在得知他出老千後,對他進行寬恕?我不理解,你可以講講嗎?”

李更新慢慢的抽着煙,沒有任何要回應的意思。

“既然你不願意說,那我也不勉強,而且,我不需要知道理由,我對你的能力,氣量,都感到由衷的傾佩。”

“在被四眼催眠時,你無論如何都不放棄,這也說明你是個有情有義的人,我很少夸人,更很少主動去發掘人,但遇見你,我決定破例一次。”

西裝女朝李更新伸出右手,那雙沒有感情的雙眸中,綻放出一抹真誠的目光。

“我毒蜘蛛,主動邀請你加入幫派。”

毒蜘蛛講的沒錯,因爲她生性孤傲,所以幾乎沒有誇過任何人,但對於李更新,她打心眼裏佩服。

強子給她打電話時,她得知有人可以憑藉一人之力,在強子地盤把他揍成那樣,便已經對此人充滿了好奇。

這幅小丑裝扮,騙得過別人,可騙不過毒蜘蛛。

她明白,若不是阿靜口中的‘阿牛哥’又怎會在她被綁的第一時間,就趕過來相救?

強子見到的人臉上纏滿繃帶,並不知道真容,這個小丑,百分之一百就是那個人的原來面孔。

毒蜘蛛慶幸自己沒有把強子這種人渣看在眼裏,去因爲他的歸順而第一時間派人找這個小丑麻煩,那樣的話,自己將會多一個棘手的敵人。

毒蜘蛛的手僵在半空中,許久都不曾得到李更新的迴應,她有些尷尬,卻依舊把這份囧意壓在冰冷的面孔之下。

“加入你們,和那個強哥一樣,欺壓百姓?”

李更新把菸頭捻滅,站起身來,朝門外走去。

“對不起,我沒興趣。”

毒蜘蛛大喊。

“等一下。”

李更新的手放在門把上,沒有動彈。

“我承認,最近幾年,各大幫派中確實出現了許多類似於強子的大哥,他們魚肉百姓,稱霸一方,但在幫派成立之初,並不是爲了這樣的啊。”

“所謂的警察,每個月都會收取百姓們的稅款,承諾保護一方秩序,可他們真能做到嗎?假如有地痞無賴找某家店鋪麻煩,只需要鑽法律空子,坐在位子上不消費,就可以拖垮一家店鋪,這種時候,必須由我們這些你看不起的幫派出馬。”

“但我手下的弟兄們要養家餬口,所以,我必須向那些被保護的人要一定費用,更何況,我們的存在,也必須要警方點頭纔可以,收上來的錢一部分交給警方,一部分還要分給兄弟們,做老大的,根本沒什麼利益可圖。”


毒蜘蛛走到李更新面前,握住他的手,擡起頭,看向對方的眼睛。

“我說的這些,你相信嗎?”

李更新沒有回答,也沒有離去。

“幫派創立的初期,大家都爲了賺口飯吃,可是慢慢的,有些人因爲權力而改變了那份初心,橫行霸道,持強凌弱,收取費用上,也是一加再加,警方那邊,只要塞去更多的錢,也就省去許多麻煩。”

“甚至,他們連兄弟情義都不講,弒殺大哥,爭奪權力,現在的幫派,已經面目全非,我恨這樣的幫派,所以…”

毒蜘蛛放在李更新手上的手掌,慢慢收緊,她的身體也在微微發顫,雙眼通紅,銀牙咬碎。

“我要血洗這些幫派,我要讓他們重新洗牌。”

毒蜘蛛用堅毅的目光看着李更新。

“而這一切的前提,是要統一幫派,你能明白嗎?”

李更新依舊面無表情,但他可以從毒蜘蛛的眼神中看出,她的話很真誠。

這時,一道冰冷的電子合成音在李更新腦子裏響起。

“T國未來最具有影響力幫派首領向你發出邀請,你有兩種選擇,一,同意加入幫派,幫助她踏平所有勢力,並以此爲資本,與B國那股勢力周旋。二,拒絕加入,獨自面對神祕勢力。”

李更新微微一愣。

這是一道比較難的選擇題。


拒絕的話,真會像電子提示音所說,自己依然要自己面對B國那個龐然大物,孤立無援。


而接受,會令自己背後,擁有一股勢力,有了這個靠山,他不再孤獨。

怎麼考慮,接受的利都遠遠大於弊。

只不過…

他從毒蜘蛛真摯的話語中可以聽出,這個女人努力吞併所有幫派,並非爲一己私利,而是確切的想要爲世人着想。

像強子那樣橫行霸道,持強凌弱,無論經歷過再絕望的昨天,李更新也辦不到。

但這個女人的初衷,以及目標,都能夠令李更新接受。

即便是歸順,他的心裏,也不會有任何的矛盾。

綜合各方面的因素來看,第一種選擇,是最好不過的,只是…

李更新明白,他不能那麼做!

即便毒蜘蛛真的統一了幫派,擁有強大的勢力,也終究只是一股上不了檯面的‘組織’‘團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