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忘記了宣佈比賽結果,人們忘記了叫好。

0

他們全都震驚於葉鋒一招之間反敗爲勝,戰勝了高他三級的對手。

許久,有人吞了一口口水,終於打破了沉寂。

“看到了麼?烈陽開天,仍然是烈陽開天。”

“可是烈陽開天怎麼可能發出火焰來?這根本不可能。”

“他的行動永遠出人意料,這纔是烈陽丹師。”

“烈陽丹師。”

“烈陽丹師——烈陽丹師——烈陽丹師……”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整個鬥火場周圍的觀衆都跟着喊了起來。

巨大的呼喊聲一浪高過一浪,從鬥火場升騰而起,在整個離火城上空滾過。

而場內那些丹師則徹底傻了眼。

烈陽開天竟然能發出火焰來,對於他們來說,不要說見過了,聽都沒聽過。

他們一個個瞪大着眼睛,看着場中那黑衣少年,眼裏的驚訝絲毫不加掩飾。

木系靈火,烈陽開天,詭異的控火手法……

這少年身上的祕密實在太多,每一種都令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大師兄段然冰冷的目光中包含着驚訝。他知道葉鋒的烈陽開天威力巨大,但也沒想到能大到如此程度,越三級戰勝對手。


堡主紅潤的面色更顯紅潤,微微點着頭,目光裏除了滿意還是滿意。

看臺上,衣着華貴的中年人驚得差點碰翻桌子上的茶杯,半晌後才恢復了平靜,對旁邊的火雲大師說道:“真沒想到,烈陽開天竟然能用這種方式表現出來,實在令我大開眼界。”

火雲大師並沒有回過頭來,只是看着葉鋒,半晌才說道:“天才,絕對的天才。來人……”

其實對於葉鋒來說,能在烈陽開天中疊加上火焰的力量,這可以說是水到渠成的。

葉鋒已經將烈陽開天練習得極爲純熟,在最危險的時刻,幾乎是本能地用出烈陽開天來。

再加上炎龍拳的手法可以隨時隨地將火焰運行到身體的任何部位,葉鋒在之前的對戰中,已經將這種手法運用得很熟悉,在最需要火焰的力量支持時,自然而然用了出來。這本沒有什麼可奇怪的。

在之前練習烈陽開天第四式時,葉鋒之所以用不出烈陽開天的威力,是因爲他的力量還不足以發出虎裂鷹擊。而加持了火焰之後,葉鋒力量大增,因此一舉成功。

此時的葉鋒,在觀衆雷鳴一般的掌聲之中,目光仍舊清冷,心思仍舊澄明。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不因別人的謾罵嘲諷而妄自菲薄,不因別人的稱讚驚歎而驕傲自滿,這便是葉鋒。

他手掌中的火焰緩緩熄滅,站起身來,表情淡然,黑衣飄動之下,緩緩走出場地。

衆人的目光緊緊跟隨着他,一路行出場地。

正在此時,一個僕人模樣的人攔住葉鋒,對葉鋒說道:“有人要見你。”

葉鋒怔了一下,清冷的目光在此人身上打過,想要找到一點線索。在一無所獲之後,他淡淡地問:“誰?”

那僕人湊近葉鋒,輕聲說道:“火雲大師。”

葉鋒愣了一下,看向看臺上。

只見那一頭烏髮,身着暗紅色衣袍的火雲大師正注視着自己。

這一刻,葉鋒的靈魂似乎被輕輕一震。

他知道,這是火雲大師的靈魂之力在激盪自己的靈魂之力,很顯然,是在試探自己的靈魂強度。

葉鋒微微猶豫了片刻,對旁邊那僕人道:“帶路。”

那僕人也不多說什麼,當先撥開人羣向前行去。葉鋒跟着前行。

片刻之間,已經出了鬥火場。

外面停了一輛馬車,葉鋒隨着那人坐上馬車,馬車便移動起來。


由於所有人都集中在了鬥火場,萬人空巷。軋軋的馬車聲在空闊的街道中顯得比平常大了許多。

葉鋒與那僕人面對面坐着,二人都沒有說話,馬車中的氣氛有些壓抑。

約莫一柱香工夫,馬車終於停了下來。

葉鋒下得馬車,見自己已然在一坐院中了。

此院不大,卻顯得很是雅緻。雖然是冬天,但卻有着數枝各色異花迎風怒放,爲小院平添了幾分活力。

僕人帶着葉鋒進入一間屋子,爲葉鋒沏上了茶,然後說道:“請稍等,火雲大師即刻便到。”

葉鋒點點頭,待那僕人出去,便閉目凝神,開始運行起炎龍拳來。

隨時隨地,只要有時間,便刻苦修煉,絕不浪費一絲一毫時間,這已經成了葉鋒的習慣。

運行了一週,體內的火能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便又開始吸收火元晶。

就在此時,外面腳步聲響。

雖然這腳步聲很輕,但葉鋒靈魂之力出衆,還是被他捕捉到了。

當那人推門而入時,葉鋒也睜開了眼睛。

不過讓葉鋒微微驚訝的是,此人並非火雲大師,而是看臺上的衣着華貴的中年人。

葉鋒正在疑惑,火雲大師卻隨後而入。

這不但沒讓葉鋒釋然,反而更加驚訝。

兩個人,卻只有一個人的腳步聲。也就是說,火雲大師走路根本沒有發出任何腳步聲,光憑這一點,就可以看了火雲大師的修爲達到了何等恐怖的程度。

葉鋒忙站起身,向那衣着華貴的中年人微微點了點頭,而後向火雲大師行了一禮,道:“火雲大師,您找我?”

火雲大師一身暗紅色衣袍,在房間中卻似乎散發着點點火紅的光芒。漆黑的眼睛看着葉鋒,點了點頭,說道:“你知道我爲何要找你麼?”聲音宏亮圓潤,顯然體內火能極爲龐大,龐大到葉鋒難以想像的程度。

葉鋒點了點頭,清冷的目光直視着火雲大師,年輕的臉上絲毫沒有初見大人物時的拘束。他很乾脆地說道:“因爲我有天賦。”

火雲大師與那衣着華貴的中年人對視一眼,二人都看到了對方眼裏的驚訝和讚許。

火雲大師回過頭來,對葉鋒說道:“好,乾脆,爽快。在我面前能不怯場,能自然地說出‘因爲我有天賦’這句話,這就值得我找你來。新人中有你這樣的天賦的,也許還有幾個,但這樣的心理素質,你是唯一的。”

葉鋒對於火雲大師的誇讚並不意外,清冷的目光仍直視着火雲大師,不卑不亢問道:“不知火雲大師找我來,有什麼事?”

火雲大師再次與那中年人對視一眼,隨即轉過頭來,對葉鋒道:“我要你退賽。”

“退賽?!”

葉鋒驚訝地叫出聲來。

饒是他心理素質出衆,準備充分,也沒想到火雲大師會勸自己退賽。

“對,你必須退賽。”火雲大師聲音朗然,帶着一種強者纔有的氣勢。

葉鋒想到了某種可能,不禁怒火叢生,看向火雲大師時的目光更加清冷,說道:“如果你想憑武力讓我退賽,我是絕對不會順從的。”他年輕的臉上寫滿堅定。

那中年人哈哈一笑,威嚴的目光中帶着三分滿意,七分興趣,說道:“好,好,好!不爲強權所屈服,這種性格,我喜歡。”

葉鋒清冷的目光看了那衣着華貴的中年人一眼,又回到火雲大師臉上,等着火雲大師回答。

火雲大師並未說話,卻是那衣着華貴的中年人先開了口。

“葉鋒,你怕是誤解了火雲大師的意思了。他是爲了你好。”

“爲了我好?”葉鋒不解。自己纔剛剛戰勝了高自己三級的對手,下一場的對手只是個凡階五級的對手,可以說輕而易舉就能戰勝。此時要自己退賽,反倒說爲了自己好,這如何能讓他相信。

火雲大師並不因葉鋒的誤解而改變自己臉上的笑容,漆黑的眼睛裏顯露着強者的自信和威嚴,說道:“我讓你退賽,不爲別的,就因爲你有木系靈火。”

“木系靈火?與退賽有什麼關係?”葉鋒倔強地追問,清冷的目光裏仍然顯露着一絲憤怒。

火雲大師繼續解釋道:“五系靈火,傳說中才有的靈火。哪個丹師不想得到?木系靈火,更是最易控制也最適合煉丹的火焰,只要是個丹師,看了你的木系靈火都要垂涎。所以我說,你根本就不該來鬥火大會,更不該顯露自己的木系靈火。”

火雲大師說到這裏,葉鋒才恍然大悟。聽火雲大師如此一說,自己確實是有些太大意了。

衣着華貴的中年人接着火雲大師的話說道:“若是有人要強取你的木系靈火,以你凡階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所以,你來鬥火大會,根本就是個錯誤的決定。”

“所以我給你的建議是,立即退賽,今晚就出城,哪來的回哪去,潛心修煉。在實力沒有達到王階之前,最好不要顯露木系靈火。”火雲大師笑容不減,繼續說道。

葉鋒聽此,清冷的目光中那一絲憤怒盡去,取而葉絕之的是感激。他點了點頭,對火雲大師道:“我明白了。火雲大師,謝謝您,剛纔我有些莽撞,我在這裏給您認錯了。”說着深深鞠了一躬。


火雲大師點點頭,笑容仍是不減,說道:“我沒看錯你。知錯就改,必將成就大器。”

葉鋒擡起頭來,對火雲大師道:“可是要想不顯露木系靈火,這很難。作爲丹師,總會與人戰鬥,這樣一來,別人總會知道我的火焰是木系靈火。”


火雲大師微微思考了片刻,說道:“這個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不過五系靈火的每一種都可以吸收其他火焰,你的木系靈火就是如此,你可知道?”

葉鋒點點頭,說道:“確實如此。剛纔的戰鬥就是因爲我的木系靈火吸收了對手的火能才戰勝他的。”

火雲大師經葉鋒確認,點了點頭,說道:“這就是了。我想你的木系靈火能吸收其他人的火焰,那麼應該也能吸收四方聖火,待你吸收了四方聖火之一時,火焰的顏色或許就能改變。”

“四方聖火?”葉鋒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心裏充滿疑惑。

“四方聖火是上古時期聖人遺留在大陸東南西北四方的聖火,具有莫大威力。只要吸收了其中一種火焰,便可讓實力得到質的飛躍。火雲大師正是因爲吸收了一種聖火,才成爲我們靈元帝國第一丹師的。”

衣着華貴的中年人向葉鋒解釋道。

葉鋒看向火雲大師。

火雲大師點了點頭,表示承認。漆黑的眼裏閃爍着點點炙熱,說道:“四方聖火,分爲天火、地火、人火和龍火。本在世界的四方極遠處,後因歲月流逝,地形變遷,都已產生了位移。我也是在偶爾之間只得到了一絲天火。你若能找到四方聖火併將其吸收的話,不但能改變火焰顏色,而且實力將大大增強。”

葉鋒聽到這裏,清冷的眼裏現出一絲炙熱,問道:“四方聖火都在哪裏?”

火雲大師苦笑了一下,說道:“我要是知道在哪裏,早就去找了。近千年來,四方聖火一直在移動,位置總在變換,根本無從知曉。所以我說,你還是回去安心修煉吧,儘早提升實力纔是王道。”

葉鋒目光中的炙熱散去,重新回覆了清冷。

四方聖火那是多麼縹緲無蹤的傳說,與其白日做夢去夢想找到聖火,倒不如先提升自己的實力。

火雲大師見葉鋒的目光回覆了清冷,暗自點了點頭,然後對葉鋒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說着手掌平伸,憑空出現一顆丹藥,顯然是從儲物空間之中拿出來的。

丹藥呈暗綠色,這種綠色已經接近了黑色。

葉鋒看到這顆丹藥的顏色時,不禁驚訝地盯視着,叫道:“王階丹藥?!”

王階丹師火焰爲暗綠色,所以王階丹藥顏色也是暗綠色。

火雲大師看着手掌中那暗綠色的丹藥,說道:“不錯,這是王階下品丹藥——靈火丹。”

“靈火丹?”葉鋒再次叫出聲來。

靈火丹,是隻有王階丹師才能煉製出來,專供丹師提升實力的丹藥,價格極爲昂貴,數十萬兩銀子都不一定買得到。整個靈元帝國,只有火雲大師能煉製出這種丹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