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回頭我幫你辦理過戶手續,你若有別的什麼需求,也跟我說一下,在石城我算是地主,很多事辦起來方便。”

0

陳浩想了想,道:“別的也沒什麼,就是還缺一輛車,也不用太好,二十萬左右就行,有時間我自己去看。”

周剛笑道:“那好,就這麼說定了,這鑰匙放在這,房子以後就是你的了,回頭和物業說一聲,走走程序,等你安排好了,你來我家,給你舉辦個喬遷新居的飯局,我那朋友也會過來的,畢竟也算是佔了便宜,認識一下。”

陳浩道:“可以,真是太麻煩周哥了,臨時一動就亂來,差點沒流落街頭。”

“哈哈,其實你嫂子也是早就想說,浩子你怎麼也是一位響噹噹的大師啊,怎麼可以蝸居那麼差的環境,現在你主動搬出來,你嫂子給你找女朋友都好說話多了。”周剛促狹的說道。

陳浩苦笑:“老哥,你就別說了,我當時也只是敷衍一下嫂子而已,現在老弟修行剛剛有點起色,可不打算這麼快就陷入男女之情。”

解決了房子的問題,周剛就離開了,畢竟清溪山工地的影響還在傳播,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聚集工地之外,石城警方這一段時間可忙碌了,他也是偷偷跑來幫忙,可不能耽擱太多時間。

等周剛一走,陳浩就開始忙起來。

擁有了人生第一個屬於自己的房子,這讓陳浩心中無限滿足。

人就是這樣,不管有什麼成就,有多大的名聲,都需要一個落腳之地,這就是家。

只要有一個家,遇事就不慌。

帶着黑貓到處購物,開始佈置。

房子是拎包入住,不需要改變,陳浩購買的是四件套,文房四寶,洗漱用品,還有一些吃喝之用。甚至陳浩還給黑貓買了一個漂亮的貓牀,讓它享受到了一隻貓應該享受的待遇。

購物之後,陳浩又開始打掃衛生。

一個小時後,陳浩看着幡然一新的房間,滿意的倒在沙發上。

黑貓一直看着陳浩勞作,自己則高傲的宛如真主人一樣等着享受新生活。

不過黑貓也很有眼力見,看陳浩做完了,頓時乖巧的跑過來,趴在陳浩的胸口,用貓爪輕輕拍陳浩。

“你這小東西,果然也只有賣萌一個用處啊。”陳浩揉了揉黑貓的臉。

黑貓不屑的瞥了一眼陳浩。

垃圾主人,你根本就不知道,賣萌只是我迷惑人類的手段而已,本貓的厲害之處,你一無所知。

弄好了新住所,陳浩決定犒勞自己一頓,到小區附近的一個飯店大吃了一頓,還給黑貓弄了兩道不錯的魚,一人一貓,吃的不亦樂乎。

住房搞定了,也犒勞過了,陳浩收了收心,準備進入修煉程序。

工地墓穴一行,讓陳浩看到了自己和真正大師的差距之大,讓他有些膨脹的心態,收斂了不少。

現在,陳浩已經打定主意,若是沒有真正修煉出幾分本事,弄幾個給力的護身寶貝,以後再遇到工地墓穴這類難度大的任務,打死都不參與了。

目前自己掌握的能力,有開光,天罡步,靈符初解。

開光不說,沒有道行之前,現在可以擱置了。

天罡步有了點經驗,墓穴中的危機壓迫下,長進很大,不過陳浩覺得,這前三步,還有進步的空間,必須保持繼續修煉。

另外就是最廣爲人知的符咒了。

靈符初解之中,七十二小符咒,幾乎昂囊括了所有的符咒類型,只要徹底掌握,不說降魔伏妖,起碼遇到鬼物凶煞之類也有反手之力。另外就是各種神奇的符咒,用途廣泛,用來撐大師門面,是再好不過了。

不過符咒好用,卻難畫,陳浩現在只能從最基礎的毛筆字練起。

把黑貓打發去玩自己的新牀,陳浩則來到了書房,拿出新買的文房四寶。

也沒有直接練習,而是用手機搜索了不少關於教授毛筆字的視頻和解說,一邊學習理論,一邊按照視頻來慢慢的糾正自己的錯誤。

這一練習,陳浩就發現了寫毛筆字的有趣之處,慢慢沉浸了進去。

在陳浩這邊進入苦修狀態之後,玩了一會兒貓牀的黑貓,也無情的拋棄了新玩具,它可是貓妖,是有智慧的生靈,怎麼可能被這麼簡單的東西迷惑。

不過陳浩修行,沒空搭理它,黑貓沒得玩,只好爬到了陽臺的一個櫃子上,對着升起的月亮,張開了嘴。

很詭異,黑貓只是蹲坐,張嘴,沒有別的動作,可是它身上的妖氣卻是一陣翻涌,似乎沸騰了一樣。

與此同時,黑貓的腹部,也亮起了一團金黃。

…… 苦修無日夜,一轉眼就是十多天過去。

這些天,在完成了房子交易和小區居住的一些程序後,陳浩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在修行中,鍛鍊身體,修行天罡步,練毛筆字,把每一天都排的滿滿的,周剛兩次詢問吃飯的事,都被陳浩推後了。至於白茹的各種邀請,自然是毫不客氣的拒絕。

幾次之後,陳浩不耐煩的直接關機,不理會任何打擾。

十多天下來,陳浩收穫巨大。

首先是天罡步,經過墓穴之中的生死刺激,身體對天罡步有了初步的融合記憶,讓陳浩修煉起來,找到了途徑和方向,天罡前三步,突飛猛進。

其次就是毛筆字。

陳浩寫字並不差,否則初中老師也不會要他學毛筆字了,畢竟有基礎了纔好教,教好了家長才不會覺得錢花的冤。

大學才畢業沒多久,陳浩的字還沒有還給學校,所以十多天努力下來,已經似模似樣,只要堅持下去,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考慮練習符咒的畫法了。

修行十分明顯的進步,讓陳浩很滿意。他感覺,一個真正大師的大門,正在向自己打開。

這一天。

如十來天的生活一樣,一早,黑貓先醒,從陳浩的手臂中鑽出來,扭了扭身體,去拉開了窗簾,然後也不管被光芒刺激醒,一臉不爽的陳浩,熟門熟路的來到了洗手間,居然開始了洗漱。

整個過程很簡單,舔了舔牙膏,然後漱口,還清了清嗓子。

滾橫爬順 洗漱完,黑貓就跑去叼出楊慧送來的外國貓糧,開始配製早餐。

還別說,這外國貓糧的味道很符合黑貓的胃口,每次都吃不少,不過有一點讓陳浩詫異的是,這貨現在吃得多,反而越來越瘦了,明顯的可以看出來,那肉嘟嘟的樣子,開始向長方形發展。

這邊黑貓享受着,陳浩也被光芒刺激甦醒,揚起了身體,伸展了一個懶腰,一臉無奈,也沒有氣可生了。

這樣的早晨,從搬過來開始,就一直如此。

也是無語,都給它買了漂亮的貓牀,看起來它也挺喜歡,可爲什麼到了睡覺的時候,就總是爬到牀上來?難道是缺乏安全感?

撇撇嘴,陳浩爬起來,開始洗漱。

等他忙完的時候,黑貓剛好吃完,一人一貓,也不用招呼,就一前一後的出了門,去過早。

小區外不遠有個早餐店,開店的是一對老夫妻,主營包子豆漿和熱乾麪。因爲手藝好,生意不錯。

陳浩就被店裏的面吸引了,每天早上都準時來。

幾分鐘後,老闆給陳浩上了一碗麪,一籠小籠包,一杯豆漿和一碗豆漿。

陳浩隨手把一碗豆漿送到黑貓的面前,讓它慢慢舔,自己則拿起筷子,美滋滋的享受熱乾麪。

正吃着,突然一道身影在面前坐下。

陳浩擡頭看去,頓時無語。

來人居然是白茹。

這女人,怎麼就陰魂不散啊?你丫的不是升職加薪了嘛,雙隆集團的高管就這麼輕鬆沒事做嗎?

“陳大師,好久不見。”白茹對陳浩不待見的表情視而不見,依舊笑容滿面,讓人挑不出一絲毛病。

陳浩淡然道:“白總來找我,不會是你們雙隆集團又出事兒了吧?”

白茹抿嘴一笑,這一次對陳浩的暗語嘲諷居然沒有一點兒的不悅神色。

“出事也是出好事兒,現在雙龍集團發展走上正軌,好風憑藉力,只等清溪山工地完成,就能一飛沖天。”

陳浩眉頭一揚,有些意外。

吆喝,幾天不見,這女人道行見長啊,居然藉着自己的嘲諷,轉化爲讚美,嘖嘖,女人果然是很可怕的,這種進步,嚇死人。

“那真是恭喜了。”陳浩眼看言語佔不了便宜,當即終止話題。

白茹得意一笑。

還真以爲我還是之前那麼容易被氣到嗎,這段時間看了許多書籍,也學了很多,對付你這種男人,姐現在有幾十種辦法。

“陳大師,我可是一直找機會想請你吃飯感謝你呢,你總說忙,這一次我都親自來了,你不會不給面子吧?”白茹直入主題。

陳浩笑問:“我說不給,你會不會轉身就走?”

白茹:“……”

陳浩繼續道:“算了,委婉點,我沒時間,下次吧。”

白茹:“……”

你這和說不給有什麼區別?

總裁,別玩火 陳浩看白茹又想開口,直接打斷道:“如果你非要請,好吧,盛情難卻,你折現吧,發我微信就好。”

說完陳浩繼續吃麪。

白茹頓時臉色變得難看。

這混蛋,合作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問題啊,爲什麼合作完之後,就變成這樣?我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啊?

“陳大師,難道我們之間,真的只有合作這麼一條路?”白茹幽幽開口。

陳浩笑了:“原來白總你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說實話,你這樣的女人太可怕,爲了成功連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就算是合作,我都有些提心吊膽,生怕被你坑了。所以,如果白總你沒有擺正心態,那麼我們沒法聊天,也不用聊,鬧僵了,那就連合作都沒得做了。”

白茹道:“那好,我們就合作,陳大師,我現在手上有一筆錢,您能給我指點一下,有什麼好的投資嗎?”

陳浩一愣,狐疑的看着白茹。

這一刻,白茹微笑如花,眼睛眯起如狐狸。

好傢伙,被迷惑了,這女人之前的表現是假的,她就是爲了合作而來。

嘖嘖,影帝啊,你咋不去演戲呢?

陳浩也不吃麪了,擦了擦嘴,看着白茹道:“白總,你現在升職加薪,不去操辦清溪山工地的事,還有心做別的生意?這不是本末倒置嘛。”

白茹看了陳浩一會兒,這才幽幽開口:“因爲我被拋棄了。”

陳浩:“……”

“是不是很吃驚,不過陳大師可能誤會了,我說的拋棄,可不是個人感情,而是家庭。”白茹說着咧嘴一笑,卻看着很冷。

“以前我總聽父親嘆息我不是男兒身,怎麼怎麼樣,所以吧,我一直在努力證明自己比男兒也不差,好讓父親刮目相看。這一次,大師也看到了,爲了成功,我連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可是結果呢,換來的不是總裁,而是副總裁,呵呵,本來我以爲沒什麼,畢竟薛闖也只是副總裁嘛,大家還在一個競爭的水平線上。”

說到這裏,白茹的笑容更盛也更冷了。

“不過,幾天前我媽媽告訴了我一個消息,我總算明白,自己所有的努力,不過是一廂情願,結果也只是鏡花水月一場空。”

……

如果我不提醒,這個章節名有沒有人想歪? 陳浩聽得一身雞皮疙瘩,感覺比第一次見到柳月娥時還冷。

這尼瑪,真是一身的怨氣啊,可不能橫死了,否則非變成厲鬼不可。

陳浩心驚之餘,也有些好奇。

是什麼消息,讓原本全心全意和薛闖競爭的白茹,居然放棄了競爭?還表現出這麼大的怨恨。

白茹看着陳浩道:“陳大師你肯定想不到,我居然還有一個十四歲的私生子弟弟,並且我父親在雙隆集團的股份,百分之八十都掛在了我這個弟弟的名下,呵呵,你說可笑不可笑,我從初中開始就努力學習,放棄了愛好,放棄了夢想,放棄了以前要好的朋友,就是爲了幫父親爭一口氣,也爲了證明我沒有讓他失望。可是呢,我連父親失望的真正原因都不清楚,他失望的就是我不是男兒身,不是他真正的繼承者,呵呵,我突然想明白了,爲什麼在我上高中後,我父親再也沒有嘆息過,原來不是因爲我的學習成績全校第一,而是因爲,那時候他有了兒子,

最後幾個字,白茹有些咬牙切齒,彰顯心中那無法壓制的憤怒和恨意。

陳浩聽得一臉無語。

這特麼就是豪門啊,狗血,真狗血。

不過也不稀奇,畢竟身份地位,權財富貴都有了,結果卻沒兒子,這不是一生努力,無人繼承嘛,一般傳統思想重的人,都會做出自認爲的正確選擇。

陳浩道:“所以呢?白總是要自立門戶,還是要陰謀算計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白茹看了陳浩一眼:“陳大師說笑了,我雖然生氣,但是爲人子女,我做不出忤逆父親的事,既然他有了他的選擇,那麼我也該有我的打算了,畢竟,我還有我的母親,不能讓她失望。”

陳浩撇嘴,看看你這比陰魂都要強大的怨氣,信你我就是傻逼。

“好吧,白總志向遠大,我很欽佩,不過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又不是經濟學家,不懂做生意,你找錯人了。”

白茹肯定的說道:“我沒有找錯,比起經濟學家,陳大師能夠幫到我的更多。”

陳浩笑了笑:“好吧,如果白總真這麼想,也不打算放棄,我可以答應合作,你想幹什麼就去幹,看看風水,檢查一下環境什麼的,我在行,只要錢到位,我立馬幫你,保證價格公道,童叟無欺,至於其他的,就不說了,畢竟法制社會,咱們都是心向光明的文明人。你說對吧?”

白茹笑了:“怎麼?陳大師以爲我會找你幫我害人?”

陳浩道:“我可沒說這話,而且我也不會害人,如果有人找我害人,膽小如我,肯定會找警察哥哥幫忙的。”

白茹嘴角微微一動。

陳浩繼續道:“行了,我吃完了,還有事,先不聊了,白總去忙你的偉大事業吧,有事可以微信聊,見面就不必了,你可是石城無數青年才俊的心上人,見多了惹人吃醋也是個麻煩。”

說完,陳浩起身就要走。

白茹沒動,嘴裏卻說道:“陳大師,我可是帶着生意來的。”

陳浩腳步一頓,錯愕道:“白總這速度也太快了吧?才做決定就有了生意?你不仔細考慮一下?當心虧本啊。”

白茹笑了笑:“陳大師也知道的,周村南街。”

陳浩眼神微動:“你說的是那個地下水道分屍案的街道?怎麼,白總要投資?”

白茹點頭:“現在石城商業氣氛極好,而且這一次清溪山開發,必定會幫助石城更進一步。各種商業之中,地產是暴利之一,周村南街本是一個不錯的位置,卻被分屍案和鬧鬼影響,即便石城其他地方都開始漲價,這條街還是紋絲不動,如果沒有陳大師,我也不敢動心思,這不,陳大師願意合作,而且你也去過,我想問問,這裏面,有沒有問題。”

陳浩沉吟片刻,看着白茹道:“二十萬。”

白茹面色一沉。

丫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雖然這貨剛剛拿了一個三百萬的任務報酬。

可是清溪山工地,那是真問題不小,三百萬物超所值。

而周村南街,普普通通的一條街,就死了一個人,鬧了一點動靜,也不需要做啥,就說幾句話,你就敢要二十萬?你是金口啊,咋不去搶呢。

不等白茹開口,陳浩就繼續道:“你別嫌貴,我這二十萬,不僅幫你解釋死人情況,還給你出一個主意,保證你這一筆買賣不虧。”

白茹眼神微動,道:“大師請講。”

陳浩笑道:“首先,街道的地下水道的確有鬼,不過不是那個被分屍的女人,而是一個老人家,那是石城多年前的一個城市清潔工,不過因爲一些特殊原因,這位鬼大爺估計也不會來這裏了,所以開發的話,完全沒問題。”

聽陳浩這麼說,白茹面色緩和下來,只要沒問題就行。

陳浩繼續道:“第二,鬧鬼的傳說,是限制,也是機遇,這年頭,別看影響很大,街道風評更差,可是怕鬼的還真少,有很多小年輕都敢按照古老的辦法去獵奇見鬼,所以你完全可以利用這個傳說來改造,發展特殊文化,比如建造恐怖電影院,鬼屋,搞神祕文化等等,這樣傳說很快就會變成真的傳說,然後變成大把的鈔票,你說怎麼樣?”

白茹聽得早就眼睛發亮了。

真沒想到啊,這個陳大師不僅一身本事,而且對商業也有這麼敏感的觸覺,他說的簡單,不過白茹聽了之後,腦海之中立馬就浮現了三四個方案。

可以說,只要把這條街拿下來,她就可以打造成屬於石城獨有的神祕文化街,到時候不僅大把的賺錢,還能贏取巨大的名聲。簡直就是爲目前的她量身打造的事業啊!

“好,大師果然不愧是大師,見識不凡,想法也是絕妙,不過陳大師,我好像沒有答應你呢,你就這麼全說了?就不怕我不給錢?”白茹笑眯眯的說道。

陳浩也笑了:“這可是你說的,要是給錢,你就不姓白。”

說完,陳浩抱起黑貓,瀟灑的離去。

白茹氣結。

這個混蛋,開個玩笑都不行,居然還趁機將我一軍,你就這麼嫌棄我。

老孃都和父親鬧僵了,不姓白就不姓白,跟你姓陳好不好。 回到家不過幾分鐘,陳浩就收到了來自銀行的入賬短信通知,整整二十萬,一分也不少。

看着信息,陳浩呆了一會兒,這才嘆息一聲,關了手機。

說起來,今天聽了白茹的家事,他還真有些同情,一個爲了父親付出那麼多努力的人,到頭來卻被一個私生子輕易抹殺所有付出,的確會讓人覺得心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