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心中都是知道,這位在他們眼中的陌生女子,其實就是這方傳承之地的主人,對於她,在場中的,即便是尊玄高手,都不敢對幽兒有任何的不敬。

0

“他叫你在這裏等他,什麼事情,你心裏應該清楚的。”

話音傳出,龐宗心中喜意浮現,他身邊的那位胡姓老者,卻是老眉緊緊皺了起來,龐宗的意思,後者心中很清楚。

“多謝姑娘相告,請告知辰兄弟,我在這裏等着,讓他別急。”片刻後,龐宗應道。

“他自是很着急的。”

平原深處,幽兒淡淡一笑,道:“那你便在這裏等着吧,放心,在這裏,你會有足夠的安全,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

那胡姓老者臉色再度一變,心中的那唯一想法,也是被馬上的驅逐了出去,再度看向龐宗時,那眼神,已是變得恭敬了一倆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幽兒,你和辰夜,很早就認識了?”

彷彿在無盡虛空中,周身日月星辰齊齊懸浮,光芒倒映正中心,玄帝淡淡問道,聲音中,有着那樣的憐惜

“是啊,在他很小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您知道的,我是個孤兒,所以孤苦無依四處流1ang,便在大華皇朝見到了他,也在不久後遇見了小師妹和第一位師傅”

說到這裏,幽兒聲音略略一顫:“那時的他,還太小,都還沒有形成記憶,所以,他不記得我了。”

“不過師傅您別擔心我,我不苦的,也不會覺得苦,沒有辰家,沒有辰叔叔,我早就死了,我的心,只有感恩!”幽兒旋即說道,不想讓玄帝擔心着。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聞言,玄帝卻是輕輕的一嘆:“你是我的徒兒,陪我這裏多年,我怎不知曉你的心思?蒼天真的弄人,爲師一生,時至今日,都在牽掛着他,也是因爲他,纔會最終選擇與邪帝一戰,可是他的心中,從來就沒有過我,世情輪迴,想不到,你會繼續延續着爲師的道路,幽兒”

“師傅,我真沒事的,我已經學會了放下,只要他過的好好的,我就會很開心了。”

話音落下,幽兒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一幅畫面,那是多年前的寒冬臘月,天飄着大雪,自己捲縮在小廟中。

原以爲要凍死了,卻在雪地中,走近一大一小倆道身影,他們見了,馬上將自己帶回了他們的家,像是對待親人一樣的對待着自己。

如果如果不是後來遇見了小師妹和師傅,自己應該就會和另外一個小丫頭一樣,會一直住在辰家,陪伴着他們!

當初的選擇,自己並沒有後悔,因爲,自己也知道了辰家的困境,只要能夠xiūliàn踏入武道,便是可以幫助辰家了。

後來的一切一切,卻都不在掌控中,所幸,小師妹的心中是有辰夜的,雖然上蒼不公,蒼天無情,可總歸,是給自己等人留下了一條生路,使得自己所想要關心的人,不會針鋒相對!

“放下?是啊,應該要放下了。”玄帝微微輕笑!

時間徐徐流逝,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辰夜從古帝殿中走出來的時候,現,自己已經不在草房中,而那草房,柵欄,甚至是那座庭院,都已經不見了。

固然還在傳承之地中,可是辰夜感覺的到,往日的熟悉之感,早就沒有了。

“玄帝前輩!”

而你終將離去 辰夜心中一顫,不由雙膝跪倒在地。

爲天下蒼生一戰,四位大帝,古帝徹底消散不見,玄帝三人,苦留一份意念,爲的是無數年後,能有人繼承他們的衣鉢,從而,繼續他們未完的大業,或者說,使命!

這是無數人的期待,至少,在天閒他們心中,這是強烈的期待,然而,他們的期待,卻是玄帝等三位大帝將不存於天地間的時刻。

“玄帝陛下,已經去了。”

前方光芒閃爍,龍皇敖虛踏步而出。

“去了?呵呵,他們這般爲天地蒼生,可這天地蒼生,又爲他們做過什麼?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不值,所以玄帝前輩,我纔不願意接受您所謂的使命,您懂嗎?”

龍皇敖虛眼瞳不由爲之一緊,別人或許不清楚,他焉能不懂辰夜這話。

總裁,放了我 “前輩,一路走好,希望有來生,您可以好好活着,只爲自己活着!”

辰夜再度一拜,隨即霍然起身,這些是幾位大帝畢生心願,辰夜儘管不認同,卻同樣尊敬,人去之後,他不敢多加置喙。

“恭喜龍皇前輩了!”收斂了心情,辰夜笑着說道。

不愧爲龍族之皇,不知道玄帝還給了他什麼東西,竟短短時間中,不但達到了聖玄境界,那股澎湃的能量氣息,龍皇顯然還沒有完全煉化,足以說明,在短時間中,龍皇的實力,必定還會有着長足的精進。

“一切都是玄帝陛下爲後輩子孫所預留的,不值得一提。”龍皇笑了笑,道。

辰夜無聲一笑,從龍皇的態度上來看,當年的驚天大戰,導致龍族幾乎一蹶不振,並沒有讓龍族對青帝,乃至對其他幾位大帝有所怨恨。

這就很好,否則的話,以龍族的底蘊,即便龍皇現今還算不上很強大,卻也是個巨大的威脅。

“龍皇前輩在這裏現身,並且對玄帝前輩恭敬有加,我想,她心中,一定會很安慰的。”片刻後,辰夜說道。

龍皇擺擺手,道:“後輩子孫,只會遵循着先人的路前進,絕不會因爲這些損失,而去否認先人,乃至怨恨先人,我龍族子孫,皆沒有不孝之輩!”

“好!”

辰夜看向龍皇敖虛,道:“龍皇前輩,多年前,我曾進入到三足火龍前輩的隕落之地,得到百戰決,同時應三足火龍前輩的要求,將它龍源送回龍族。其後,又遇見黑龍前輩,得他畢生傳承,如此,纔會有你所見到的一切。而我也答應過,要將黑龍前輩的骨骸送回龍族。”

“真的?”

以龍皇身份,此時此刻,不免有着被雷擊中的感覺,經過無數年前的大戰,龍族實力,已經大不如前,否則,龍族不會避世,龍族之皇出來歷練,身邊,竟然沒有強大的高手暗中保護,儘管尊玄巔峯的五爪金龍已經很是強大,可在中域,這還遠遠不夠。

因此,龍族每一個成員,都是極其的重要,哪怕是黑龍已經隕落,可他的骨骸對龍族而言,仍是非常要緊的,一入化龍池,均可以爲龍族貢獻最後一分力量。

何況,還是三足火龍的龍源,那對整個龍族來講,便是至高無上的神物,那等好處,唯有龍族之人,方是全數的領會到。

“辰辰夜,倆位先輩的遺物呢?”龍皇結結巴巴的問道,那種喜悅,無法言語。

“我已經都交給了青帝前輩的傳人,瘋魔兄弟和他妻子柳研。”

辰夜話音突然一頓,眉心中,微微的緊了起來。

“青帝陛下的傳人,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相對於玄帝,古帝,白帝三位大帝來講,青帝,無疑纔是龍族真正認爲的先祖,陡然聽到這個消息,龍皇的高手,在所難免。

直至好一會後,龍皇才現辰夜神色中的異樣,他忙問:“辰夜,到底怎麼了?”

辰夜沉聲道:“瘋魔和柳研數年前就前來這中域,算算時間,有龍源在手的他們,應該很容易的找到龍族所在地,可是”

龍皇對青帝傳人瘋魔的出現,是如此的開心與不知所措,那顯然,瘋魔夫婦,還未去過龍族。

如果他們已經到了中域,不可能會延遲時間去龍族,這裏面,難道生了某些變故?

龍皇並不是愚笨之人,當即便是想到,臉色頓時大變:“辰夜,你們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絡的方法?”

億萬黑帝:強娶迷糊老婆 瘋魔對龍族來講,如今都可當成是遠在龍皇之上的至高人物,他若是出了什麼事,乃是整個龍族巨大的打擊。

“沒有!在此之前,我也在找尋龍族之地,如果有,何必去聽一樓打探消息。”辰夜搖頭說道。

“對,聽一樓!”

龍皇眼睛一亮:“如果青帝陛下的傳人到了中域,以聽一樓的情報能量,應該是可以打探到的。辰夜,我們馬上去聽一樓!”

“也不急在一時!”

辰夜輕吁了口氣,道:“瘋魔的一身實力與手段,不在我之下,柳研姑娘更是擁有着天聖之體,他們夫婦在一起,不是一般人的所能夠對付的,打不過,他們還可以逃的走。”

“這一點,我極信心,龍皇前輩暫時不用太擔心。等我同伴出來後,再去聽一樓。”

一天之後,光芒閃爍,整個失落平原,有着驚天狂風席捲而起,電閃雷鳴,嗚嗚之聲,籠罩着整個天地。

偌大的平原大地,萬里方圓,幾乎一夜之間變得寸草不生,那方大地在顫抖,劇烈的顫抖着,好似即將生驚天的變故!

在熟悉人的心裏,他們知道,這是天地,再爲玄帝送行!

狂風席捲中,數道身影,自裏面暴射而出,隨後落在了平原之外。

“辰兄弟!”

龐宗連忙迎接上去,卻不敢靠的太近,猛烈狂風,即便是他,都承受不下來。

辰夜微微點了點頭,旋即轉身,看着失落平原上,那宛如天地異像再一次生的情形,心中,情不自禁的有着一份感傷緩緩涌現。

“我們走吧!”站立許久後,辰夜才說道。

“我和化幽另有事情在身,就不和你們一起了。”幽兒收回了悲傷的目光,輕聲說道。

辰夜問道:“你們要去哪裏?”

“中域之大,自有我們要去的地方。”

幽兒笑了笑,抱了抱辰夜,又馬上退後幾步,道:“其實,我很期待,最終的哪一天到來。辰夜,你多加保重了。”

說完,絲毫不停,身影飄然遠去。

默然片刻,辰夜說道:“我們也走吧!龐兄,你們先隨我們去一趟聽一樓,然後我們陪着你前往太昊門。”

“公子,太昊門,由我和玄禹皇子去一趟就好,你去忙你們的。”擢離旋即說道。

“我不”

玄禹正要拒絕,被擢離一把拉住,笑道:“跟着我,有你更好玩的事情生。龐宗,我和玄禹陪着你去太昊門,放心吧?”

即便有過玄帝的幫助,即使龍族化龍池可以幫忙,也沒有人知道,究竟邪心種是否可以化解,就讓他們倆人在一起的時間,多一些吧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聽雨城聽一樓。

隨着辰夜和紫萱,外帶着龍皇再度來到聽一樓的時候,包括白雨遲在內的聽一樓數位尊玄高手,此刻的心中,已有着不同以往的那份忌憚。

傳承之地內外,所生的事情,已足夠震驚住他們,尤其如今同來,還有當代龍皇,這尊大神,除非聽一樓背後,有着邪帝殿爲靠山,否則,即便是那猶若擎天柱一般的四大勢力,也讓聽一樓的人,生不起反抗之心。

龍族的強大,早已名滿整個世界,絲毫不會因爲多年來的避世,而消弱掉龍族在人們心目中的敬畏。

“不知龍皇大réndà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勿怪。”

幽靜客廳中,白雨遲等一干尊玄高手,皆是恭恭敬敬,以他們的修爲,尤其林修曾經見識過龍皇的出手,如今自是感應到,後者修爲,又達到了另外一個境界,而那個境界,在無數人心中,那已是巔峯之列。

龍皇擺擺手,道:“本皇來過的消息,希望你們可以代爲保密。”

話說的很是客氣,但話音中透露出來的霸道,卻是讓白雨遲等人連連點頭,絲毫的拒絕之心都沒有。

“本皇今天來,想打聽一個人。”龍皇繼續說道。

“請龍皇大人明示,我等竭盡全力爲龍皇大人找尋。”白雨遲忙道。

“那人叫瘋魔。”

“瘋魔。”

白雨遲重複一聲後,旋即揮了揮手,其後一人快的離開。

約莫數分鐘後,那位聽一樓長老帶着一張白紙而回,交到了白雨遲手中,白雨遲看也沒看,馬上交到了龍皇手中。

辰夜從龍皇這裏接過白紙,上面寥寥幾筆寫道:‘瘋魔,三十左右,第一次出現中域,約莫三年前,與其妻攜手大戰葬天谷,隨後雙雙離開而聞名,隨後行蹤不定’

辰夜眉頭輕輕一皺,問道:“白樓主,葬天谷,是怎樣的一個勢力。”

白紙上記載着的內容不多,無疑就是瘋魔和柳研。

白雨遲應道:“葬天谷,也是中域地界上,一方不弱於我聽一樓的大勢力,尊玄高手五位,葬天谷谷主易重老魔,修爲在三年前,已達尊玄六重之境,那一次大戰,之所以讓瘋魔夫婦揚名天下,是因爲,葬天谷出動倆大長老,仍然沒有將他們夫婦留下,所以”

“倆大尊玄高手。”

辰夜眼瞳之中,頓有着無盡戾氣在涌動着,三年前,瘋魔夫婦修爲,能夠達到皇玄境界,那已經很是不錯了。

即便這樣的修爲,如何能在倆大尊玄高手手中脫身。

但瘋魔和柳研偏偏就做到了,在別人眼中,這是他們夫婦手段神通強大,可辰夜心中很清楚,如果所料不錯,柳研,必定解封了天聖之體。

天聖之體,以本身本源爲代價,換取強大的力量,使用一次,便會消耗許多的生命力,儘管辰夜曾經給了柳研冰炎還魂草,但如果柳研貿然動用天聖之體,並且在她修爲還沒有足以掌控天聖之體的時候動用,這樣會加劇柳研的身體狀況變差。

“公子你別擔心,事後,雖然瘋魔夫婦行蹤不定,但沒有完全隱下,我們聽一樓打探到,他們夫婦好好的”

那股戾氣,令得白雨遲等人心神爲之一顫,到了今時今日,他們已經不在懷疑,如果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想滅葬天谷,憑他們的陣容,足以做的到。

而能夠請動龍皇來詢問,這就說明,那個名爲瘋魔的年輕人,肯定與龍族有着極深的關係,一般的人,可請不動龍皇。

如此一來,葬天谷危險了。

聞言,辰夜森然的一笑,好好的,不知道天聖之體,誰能知道柳研現在的狀況。

“白樓主。”

辰夜略是一沉,問道:“可知道,爲什麼,葬天谷要追殺瘋魔夫婦。”

沉默片刻後,白雨遲說道:“聽說,瘋魔夫婦在歷練中的時候,得到某一樣東西,剛好被葬天谷的人現,雙方因此生了爭執,從而引來了這一場震驚的大戰。”

“原來是這樣啊。”

辰夜凝然一笑,隨即正容道:“幫我全力找尋瘋魔夫婦,若有消息,立馬告知太昊門龐宗,讓他派人去迎接,順便說上一句,龍族相見。”

“是,公子放心,舉聽一樓之力,必定幫你們找到瘋魔夫婦。”

“還有”辰夜聲音,頓時變的無比森寒:“再告訴龐宗和我的倆位朋友,他們的事情結束後,立馬趕去葬天谷附近,或許三月時間左右,我會趕至葬天谷。”

“龍皇前輩,這個時間段,是否夠了。”

來到這裏之前,辰夜已經與龍皇提過,要借化龍池一用,所以纔有這樣一問,他並不知道,到底紫萱進化龍池,需要多久的時間。

而進龍族,再從龍族趕往葬天谷,也是一段很長的距離。

“足夠。”龍皇眼中,同樣是殺意滔天而涌。

瘋魔身上擁有着的,不但會對龍族未來有着至關重要的條件,瘋魔更是青帝傳人,就衝這一點,任何傷害瘋魔夫婦的人,龍族都不能放過。

“龍皇大人,公子”

白雨遲等人眉心頓跳,這幾乎是,已經宣告了葬天谷的滅亡。

“白樓主想說什麼,難道,你們與葬天谷有很好的關係,故而想求個情,或者說,做個和事老。”辰夜淡然問道。

“不是,不是。”

白雨遲連忙搖着手說道:“公子別誤會,老夫只是想說,葬天谷背後,有着太深的關係,請公子三思而後行。”

“哦。”

辰夜身子微微後靠,說道:“是四大勢力中的那一家,抑或是邪帝殿。”

“是四大勢力之一的柳之一族。”

白雨遲說道:“易重老魔年輕時候,偶遇柳之一族的某位高手出來歷練,易重老魔運氣好,在這位高手被追殺的時候幫了一把,於是有了非常好的關係,而這位柳族的高手,聽說,在他們族內,地位已是很不低,如此一來,易重老魔纔得到了葬天谷谷主之位,並且在接下來的百多年時間中,將葬天谷經營成名動一方的大勢力,無人敢招惹。”

“無人招惹,那是他們沒有惹到所不能惹的人。”

辰夜森冷一笑,旋即站起,道:“龍皇前輩,我們馬上前往龍族。”

事情已經生,並且三年過去了,現在着急,也是着急不到什麼,所幸有冰炎還魂草在,加上瘋魔得到了青帝的全部傳承,在短時間中,應該能令柳研沒事。

只要在短時間中找到他們夫婦,辰夜自信,憑藉着自己所擁有的大地本源地精之心,足以幫柳研補回生機。

見到辰夜的堅定,白雨遲似慌張了許多,忙道:“公子,請你三思後行,如今瘋魔夫婦並未出事,葬天谷即便有錯,也不至於死路一條,尤其得罪了柳族,這太不值得,公子,請你多加考慮一下吧。”

聞言,辰夜倒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白雨遲,好一會過後,才說道:“白樓主,似乎你還隱瞞了一些東西啊,說說吧,看看,到底能否令我三思後行。”

天聖之體,每一次解封,對柳研而言,都是巨大的傷害,在迷霧森林中,辰夜曾經親眼見到過,那種慘狀,不足以用言語來表述,想讓他放過葬天谷,沒那個可能。

白雨遲苦苦一笑,隨即沉思着說道:“公子,你曾問老夫邪心種的事情,想必,是你的朋友中了此法,換言之,你與邪帝殿,已是有着不死不休之恨,視邪帝殿爲敵人。”

“一個葬天谷死不足惜,但是柳之一族,乃世間能夠牽制住邪帝殿四大勢力中之其一,若是因爲葬天谷,而讓你們交惡,實在得不償失,若更是這個原因,致使柳之一族倒向了邪帝殿,公子,那更是這片天地的損失啊。”

辰夜眉頭不覺一擡,道:“你聽一樓背後,是那方勢力。”

“天之一族。”

“難怪了。”辰夜冷冷笑道。

白雨遲苦笑道:“公子你別誤會,聽一樓雖然打探天下所有消息,但同時,也會將得到的消息作一個詳細的整理,從而歸納出來,在我們的情報系統下,多年來,無數天才有潛力之輩,明裏暗裏,我們都在幫襯着,使之不會過早的夭折,讓他們可以成長起來,有朝一日,可以面對邪帝殿。”

“公子,而今邪帝殿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任何一分力量,四大勢力,都不想錯過,更何況是強大的柳之一族了。”

辰夜和紫萱,以及龍皇微微動容,這個方法很好,但凡進入中域地界高手,全都在聽一樓的情報之中,如果白雨遲說的是真的,如此會讓得無數高手,可以在聽一樓的幫助下,讓未來之路走的順暢一些,給世間留下了太多的有生力量。

而的確,聽一樓和其背後的天之一族有天大的功勞,這點毋庸置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