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被完全激發的鋼鐵猩皇,現在僅僅靠著佳泰的地形撞擊,和陸小白的快速移動來拖延。

0

「隊長,可以了!」

擋在鋼鐵獸皇前進道路中央的陸小白,聽到冰茶的喊聲后,毫不猶豫的後撤,避開了鋼鐵獸皇奪命的雙臂錘擊。

烏圖美仁睜開雙眼,完整的金色羽箭凝聚在長弓上。

流轉的金光融入長弓和箭矢,少年的瞳孔中,金光內斂。

「金色流矢。」

金色羽箭劃開坡道里陰鬱的空氣,越過守在前方的眾人。

璀璨而內斂的金色光芒,照亮了狹長黯淡的坡道,射在了鋼鐵猩皇短小的脖子上。

鋼鐵猩皇雙掌合十,拍在脖子前,試圖拍碎這支蘊含縹緲而神聖氣息的羽箭。

覆蓋鋼鐵盔甲的雙掌,竭力擠壓,卻始終無法越過金光,觸碰到箭身。 竟然是來告狀的?

時繁星輕輕扯了扯封雲霆的衣袖,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捏了捏,那意思她明白:讓她放心。

封雲霆輕笑着道:「那倒是挺巧的,我太太跟朋友見面,每次都被你遇到了。」

王有財賊眉鼠眼地往他身後的時繁星身上飄,呵呵笑:「還真是挺巧的,不過我也很意外,這兩次我見到封太太的時候,她都矢口否認跟您的關係呢。」

「是嘛。」

「是啊!她說了,她跟您沒關係,早就已經分開了。至於她的那個『朋友』,說起來也真是挺兩肋插刀的,為了她差點給我打成腦震蕩,這怕不是……關心則亂吧?」

封雲霆不以為意:「我太太的事情,我自己心裏有數,就不勞王總費心了。」

說着,牽着時繁星的手就要離開。

可是王有財那肯善罷甘休,直接跑了過去攔住兩人的去路,故意大聲嚷嚷:「封總,我可是為你好啊!你這個太太可不像你現象中的那麼……咦,這是什麼?」

王有財的視線瞬間匯聚在了他的脖子上。

剛剛距離還很遠看不真切,現在跑過來距離一下子縮短,他脖子上那道肉色的創可貼就無所遁形了。

「這是……封總你脖子上也受傷了?」王有財眼中精光一閃:「脖子這個部位可不能馬虎呀,還是叫家庭醫生過來看看吧,至少也得看看是什麼東西弄傷的。」

說這話的時候,王有財一直在打量封雲霆,似乎在目測他的身高和體型。

恰在這時,前廳和別墅里的不少賓客都被王有財的大嗓門被吸引了過來,其中不乏跟封氏集團有合作的,亞歷山大也來了。

亞歷山大湊了上來:「哇,幾天沒見,你怎麼受傷啦?」

封雲霆用手扶了扶領結,可是只怪他脖子太長,領結怎麼拉都拉不上去,「咳,沒事,小傷而已。」

「封總,傷在喉嚨上可不是小事啊,還是讓醫生看看吧?」

「對啊對啊,怎麼會傷在脖子上呢?是不是……跟太太吵架動手了?」

「啊……那封太太也太……太……」

畢竟是封雲霆公開宣佈的妻子,誰也不敢說的太過分,這個人「太」了好半天也沒找到一個好措辭。

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如果真的是夫妻吵架動了手,一般也都是手啊胳膊啊這些部位會有些淤青,怎麼還有人直接襲擊脖子的呢?稍微不注意可是要出人命的呀!

眼看着人越聚越多,時繁星咬了咬牙,輕聲道:「要不……就說是我家暴你吧?這個說辭也比較好搪塞過去。」

他現在全權掌握著新封集團,如果說是什麼綁架啊商業糾紛啊之類的,難免會影響公司股價。

反倒是兩夫妻吵架動手比較順理成章,而且對公司造成的傷害也比較小,股民們只關心封雲霆能不能給他們賺到錢,至於他被老婆家暴……只要不死,那就還能繼續賺。

時繁星舔了舔唇,補了一句:「就是……你可能會有點沒面子。」

封雲霆偏頭垂眸勾了勾唇:「面子我倒是沒所謂,但是封太太,你以後可得背上一個悍婦的名聲了。」

「我也沒關係啊,反正我現在已經有三個孩子了,以後也不打算再結婚,說我悍婦還是潑婦我都不在意。」

「但我在意。」 宮雪震驚大喊:「姐姐,你這是要做什麼?你逼我老公打我?」

許佐也沒想到宮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小竹,你這是……」

宮雪的聲音不大,但也不小,原本之前就有來看熱鬧的人,立即全部為了圍了過來。

宮雪顫抖著聲音帶著哭腔:「姐姐,我到底做錯什麼,你要這麼對我?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你也沒必要威脅我老公,讓他打我啊。」

宮雪看著她表演。

這個女人,也不知道原主怎麼會對她那麼好。

搶走了男朋友,其實也沒什麼,畢竟這種渣男,被搶走了也是好事,只是搶走了自己的父母以及宮家大小姐的身份,那就只能說原主實在太蠢了。

圍堵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好幾個人都是之前看到宮竹花許佐的錢,對宮竹本身就不看好,如今又見她在欺負自家妹妹,便實在是忍不住站了出來充當正義人士。

「你這個當姐姐,怎麼那麼不要臉啊?」

「要是讓你父母知道,該多丟人啊,連自己妹夫都要惦記。」

「你妹妹對你那麼好,你怎麼不懂得感恩?還想恩將仇報。」

宮竹一聽到這些人巴拉巴拉個沒完,就腦殼痛。

而這其中看熱鬧的人,還有那個被貓咬過的店員。

她臉色微白,可依舊加入這群人中,對她進行自責和謾罵。

「她這種女人,什麼樣的男人都要勾搭一下,真是看著就令人噁心。」她嗤之以鼻:「真是不要臉,還大搖大擺的跟著別的男人鬼混。」

宮竹冷眼看過去。

887彷彿知道宮竹想做什麼,立即說道:【爸爸,她罵你,你也是可以罵回去的,但是別動手。】

宮竹卻握了握自己的手腕:「該動手的時候,我從來不會瞎比比。」

於是,手裡多了一個棒球,冷冷看向店員。

可這些人似乎對末世的危機感還不夠強,竟然將店員護在身後,生怕她會動手殺人。

宮雪也拉住她:「姐姐,他們說話雖然難聽,可你也不能動殺意啊,都是我的錯,姐姐有什麼就沖著我來。」

宮竹深吸一口氣,忍著將宮竹丟出去的衝動。

店員被護在人群身後,望著眼前一堆堆的人牆,臉上逐漸出現猙獰。

宮竹聽著這些人的『叭叭叭』,親眼目的了店員忽得失去理智,抓住眼前的人就開咬。

「啊啊啊啊!!!」

人群瞬間騷亂起來。

店員見人就咬,咬倒了一個人,又朝著另外一個人撲去。

她的速度比之前的喪屍快了很多。

好多人都被她咬到。

許佐在護著宮雪的時候,還想拉宮竹:「小竹,走。」

宮竹沒有看他,在店員朝著自己撲過來的時候,揮起棒球直接將對方的頭顱打落在地。

隨即,又拿出手套,直接伸進頭腦,拿走了晶核。

許佐愣住。

宮雪也楞了一下。

然而,還沒有完,四周爆發出凄慘的叫聲,還有其他人屍變。

許佐想伸手拽宮竹,卻在這時,一個高大的男人忽然沖了過來,拉著宮竹就跑:「快跟我。」

宮竹一邊跑一邊望著忽然出現的男人。

黑色的秀髮垂落兩邊,俊秀的五官十分帥氣。

不認識。。白落九和琴酒帶著賬單回到了車裡,白落九打開賬單看了一遍之後,又把賬單交給琴酒。

「翻譯。」

「好。」琴酒接過賬單,開始挑選比較重要的事件進行翻譯。

「……17年前,羽田浩司被殺害事件的主謀是朗姆的傳聞,公安警方默認是事實,但以證據不足的理由沒有繼續追查。

1

《名偵探柯南之柯學天師》136你問我眼睛干不幹 「這酒店..有鬼..」男人還有些驚魂未定,見到同伴他就立刻走了過去說道。

「哪裏有鬼啊!」眼鏡男聞言四下看了看。

「廁所,剛才我在廁所裏面見到鬼了。」

說完,眼鏡男以及其他的幾個同伴和那些在場的服務員就緩緩的朝着洗手間走去,男子害怕的躲在了服務員的身後也朝着洗手間走了過去。

眼鏡男走進洗手間里,一間一間的把廁所門打開,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現。

他扭頭看向了站在服務員身後的男子不耐煩的說道:「連個蒼蠅都沒有,哪裏來的鬼啊,我看你真的是喝多眼花了,別鬧了,趕緊回去吧,真掃興。」

說完眾人就往回走,可是男子依舊還很納悶的站在廁所里:「沒理由啊,難道真是我眼花了?」

就在這時,男子轉身就準備回去,他的身影也剛好投放到了鏡子當中。

他又發現鏡子中的那個自己居然又在對自己陰笑,他再次驚慌失措大喊了一聲:「鬼啊!」

說完就邁步往外面跑去,眾人聽到聲音也回過頭趕緊來到他的身旁。

此時程慕也也聽到了走廊當中傳來的動靜,於是也快速的出門查看。

他們看到前面的圍成一團,他們便好奇的跑向前去。

黎江和蘇羽杭蘇羽俊兄弟倆跑在前面,程慕凡則後面跟着。

黎江他們徑直跑到了洗手間的門口,撥開人群看到了蜷縮在地上的男人。

程慕凡則是到了男人他們所在的那間包房門前便停了下來。

他轉頭往左邊一看,又看了看右邊,最後從包里拿出羅盤。

怎麼還看了看羅盤上的指針所指的方向,再加上眼前這個格局,他臉色一驚:「虎口煞,大凶。」

蘇羽俊上前看了看蜷縮著瑟瑟發抖的男人,回過頭來呼喊著程慕凡道:「凡哥,你快過來看看。」

「怎麼了?」程慕凡收起羅盤走向人群。

「哥們兒你怎麼了?」程慕凡疑惑的看着男人,只見他的身上散發出些許黑氣,便伸手去推了推男人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