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茉紫雯扔了三個地雷

0

蘭茉紫雯扔了四個地雷 ……哎擦,順順發發什麼的……連彈已經讓我的嬌弱身軀難以承受(不

聽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寶貝兒一直跟過來QAQ辛苦了。

陌上誰家年少扔了一個地雷 (← ← )最近你出鏡率好高!說吧今晚要什麼‘花’樣……

一洮子扔了一個地雷 新——萌物!!(滿地‘亂’蹦)今後請多多脫‘褲’多多指教noooooo

血帝扔了一個地雷

血帝扔了兩個地雷

血帝扔了三個地雷

血帝扔了四個地雷

血帝扔了五個地雷 ……所謂聖護大美人的威力。話說回來好久沒看到你了啦趕快讓我‘舔’一‘舔’=///=

桑落扔了一個地雷 又有新萌物了嗚嗚嗚嗚嗚撒歡兒打滾蹭大‘腿’‘花’樣百變求寵幸(迅速脫衣

絲艾琳扔了一個地雷

絲艾琳扔了兩個地雷 好事成雙雙喜臨‘門’!!那麼今天的‘洞’房儀式也舉行兩次吧揍飛.. [綜漫]豆豆你不懂愛

下頷被卡得動彈不得,開啓的脣中探入了一根手指、落在了小豆的舌上。

指腹按壓舌根,眼眶隨即生理性地一熱。小豆驚得幾乎彈起來,含混地發出一聲呼喚,“聖護君?”

緊接着就察覺到不對勁——

隨着那隻手指被按進來的,還有一小片圓形的什麼東西,似乎是藥片。

槙島的手指稍稍放鬆了一些力道、又推入一些。小豆忍不住想要乾嘔,倏地槙島的語聲伴着溫熱的吐息鑽入她耳中:“嚥下去……凜。”

好一個稱呼殺(……),小豆反射性地吞嚥了一下,那枚藥片隨即滑入了喉管。

摁在舌根的手指倏地一鬆、以一種色.情的方式在舌頭中央劃出一道軌跡,離開了她的口腔。

槙島說話時,脣瓣若有若無地碰在了她的耳珠上。被碰觸到的一小片肌膚微微發燙,熱度彷彿匯入血流、漸漸擴散。

小豆完全不敢動了。

片刻後,身上突然一輕、覆着自己雙眼的那雙手也隨之鬆開。小豆睜開眼,槙島已經慢慢坐了起來,捏住她下頷的手指緩緩鬆開,摩挲着她耳邊的碎髮。

“睡吧。”他徐徐說道。

小豆腦子完全亂了——所以說到底是睡什麼睡啊聖護大美人,您敢不打啞謎嗎?

還有,不但系統故障,連戀愛指針都不能用了,人幹事!!

等等。

剛纔那片藥,難不成是……

想起來了,鶴留凜的病氣屬性裏還有重度失眠症這一條來着。剛纔那個,應該是一開始被槙島沒收的助眠藥物吧?

豆神的頭,怎麼有點兒暈呢呢呢……

到底是什麼藥啊,效力都快趕上麻醉槍了,口服鎮定劑麼?這誰寫的死常識設定,拖出去砍了!

……好暈。

睡在哲學家的房間裏會夭壽啊喂……

視野中的槙島漸漸模糊起來。

——意識逐漸陷入甜美的黑暗。

……

槙島走出房間來到客廳。

泉宮寺豐久坐在客廳裏,已經換好了一身獵裝、手中還託着那支曾經被小豆吐槽過、眼下被擦拭得錚亮的伯萊塔12號獵槍。看到槙島後他並不意外,露出一個非常政客的笑容:“鶴留小姐睡着了嗎?”

槙島點了一下頭,“嗯。您的準備也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啊……”他看了一眼泉宮寺手上的四合院鹿彈,脣角勾了勾:“這就要使用了嗎?”

“已經對‘新朋友’的威力躍躍欲試了,何況是出自鶴留小姐之手的傑作。”泉宮寺將軟刷從槍管的膛室中抽出,“話說回來,那位少年非常迷戀鶴留小姐吧?用這顆子彈的話,”他將鹿彈推入彈倉,眯起一隻眼、做了一個瞄準的姿勢,“一定會是一場完美的閉幕。”

本王命不久矣 “啊……”槙島眯起眼笑了。“我期待着。”

……

身體彷彿身處沼澤,正在不斷下陷。肌肉完全鬆弛、四肢軟得不像自己的。

很難受……也很口渴。

小豆艱難地轉動了一下眼珠,眼眶內乾澀難忍、登時有了淚意。在模糊的淚水中她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躺在牀上。

稍稍清醒一些後,小豆坐起身,環顧四周。

……不是自己的臥室,是槙島的房間。

自己睡了多久了?

小豆扶着額頭下牀,赤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她這才注意到鞋子已經被脫掉了。不由心中一凜,低頭看看身上的衣服……還好,依然是自己剛去槙島那裏時看到的那件。

睡着前的回憶全回了腦,小豆愣愣地站了一會兒。

……拿什麼來拯救你,我的豆節操。_(:3」∠)_

目光梭巡到牆上的時鐘,時針指向四點。小豆嚇了一跳,走到窗邊拉開窗簾,看到外頭仍是一片漆黑才鬆了口氣。

是凌晨四點,不是下午……

喀噠一聲門把手被轉動,小豆回過頭,就看到臥室門被打開、槙島站在外頭。

綠色針織衫套在純白襯衫外頭,淡色的牛仔褲和短靴緊勾着修長雙腿的線條——就算是休閒打扮,也硬是被聖護大美人穿出了秀色可餐的貴族範兒。

小豆愣神的功夫,槙島先說話了:“你醒了?”說着朝她走來。

豆兒應了一聲“嗯”,眼看着槙島走到她身前的衣櫃,拉開櫃門。

距離得這麼近,小豆立刻敏銳地察覺到了槙島身上淡淡的血腥氣。

心裏一突、竄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小豆猶豫了一瞬,還是問道:“聖護君。……昨晚你沒有休息嗎?”

“嗯……因爲有有趣的活動啊。”一夜未眠、槙島卻絲毫未見疲態,從衣櫃裏拿出櫻霜學園的制服,轉身走向旁邊的垃圾桶。

小豆的眼睛稍稍睜大了一些:“那個……要扔掉嗎?”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讓他愉快的事,槙島的眼角微微勾起——然後他鬆開手。

“嗯,不再需要了。不處理掉的話,也非常麻煩。”

衣服落入桶中。

……哦次。

按照原劇情,槙島是把那個製作人體標本的妹子交給了泉宮寺豐久作爲“獵物”殺死,之後才徹底地銷燬了自己在櫻霜學園做過教師的痕跡——

這……難道說昨晚就是去毀掉玩膩的玩具的嗎……

小豆背後發涼,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半晌,才勉強道:“不休息的話,不要緊嗎?”

聞言,槙島掃了一眼時鐘,“還有四個小時……留下一小時的準備時間就可以了,睡眠時間足夠。”

先不說您又要去哪兒調皮了,三個小時就睡夠了,您這是要逆天嗎咻狗菌?

“……不過,對你而言還遠遠不夠吧?”似乎是看出她在想什麼,槙島的嘴角彎了起來。“要繼續休息嗎?”

就算很困也不敢在您的房間睡啊……小豆一邊腹誹,一邊答道:“不……那我先回房了,你睡吧。”

想了想,還是把劇本兒補圓了——於是又擺出一個有些空茫憂鬱的表情(參見《論如何用完美的側臉注視土方菌》),輕聲道:“……晚安。”

她側身繞過槙島。

兩人將將擦肩而過時,槙島突然轉過身,單手伸向她。

小豆只得配合地停步。

槙島的手便扣住了她的側臉,柔柔地一撫;爾後低下頭湊近她、鼻尖幾乎觸到她的眼簾。

“晚安。”保持着這個曖昧的姿勢,他不疾不徐地說道。“……凜。”

……

小豆魂兒似的飄回了自己的房間。

豆神,似乎不小心給哲學家按下了什麼奇妙的開關ho?

可是開關它都開了……聖護大美人兒您頭頂的狀態欄,他怎麼還是死心塌地呢呢呢?

梳洗完畢換好衣服,一看錶才五點半。小豆心裏默默嘆氣,早點兒去上班吧,權當造福昨天值夜班的同事了,她可不想留在泉宮寺宅等槙島醒過來。反正槙島已經玩夠了教師扮演遊戲,最近出行都不用她當司機了吧?

——和槙島單獨相處總覺得腦子不夠用,還是單獨靜一靜擬定作戰計劃的好。

當下便走出宅邸,去車庫發動車子、直接開往市中心。

車子行駛在港外的高架橋上後,小豆放鬆下來、開啓了自動駕駛。

明明還有些精神不濟,卻死活沒有睡意,準哲學家的失眠症相當給力啊……

小豆看向車子倒視鏡中的自己。

臉色依然蒼白沒血色,病氣得要命。不過因爲這會兒自己原形畢露,翹着腳窩在車座上,病嬌美人倒多了幾分鮮活氣息。

越級挑戰神馬的真壓抑,豆神表示相當懷念銀魂時期的小清新。這回等攻略成功、系統修復完畢後,一定要兜頭噴N’一臉豆瓣醬。(?→_→)

話說回來,昨天都羞恥play到那個程度了,槙哲學家的死心塌地還辣麼□……要做他的心靈之友,相當艱難啊有木有。

小豆閉上眼,開始細細回憶自己記得的劇情。

……

四十分鐘後車子到達醫療中心地下,小豆泊好車後很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替換了當日值班的同事。

完成早上的例行巡查之後已經是九點,小豆坐下來開始拆男同事贈送的愛心早餐麪包。正叼着麪包泡紅茶,無意間目光觸到櫃中放槍的抽屜。遂放下茶杯,按照上次的繁瑣方法拉開抽屜拿出箱子裏的手槍,細細端詳。

伯萊塔92F,在這個年代算得上是奇珍了。……果然跟泉宮寺一樣是個戰場槍迷。

一想到泉宮寺,小豆神思微微一動。

雖然Sibyl系統的例行犯罪係數檢測在如今的日本已經相當普及,但仍然存在着可以免檢的特權階級,泉宮寺豐久就是一例。——跟泉宮寺一樣,鶴留凜的父親來頭不小、生前是衆議院的高級幹部,母親也是權力中心的大臣,憑這二位的餘蔭,鶴留也是能逃避檢測的特權階級。

說白了兩者都是同一類人。

……不對。泉宮寺只是在單純地享受獵殺的樂趣而已,鶴留凜協助槙島的原因似乎是要推翻政權。這麼個天之驕女,到底爲什麼一心一意想幹掉系統?

剛剛將槍收回抽屜裏,倏地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外頭是同事的聲音:“鶴留桑?你在嗎?外面有兩位刑警想見你。”

小豆將抽屜鎖好後應聲:“稍等一下,這就來了。”說着匆匆站起身,一邊咬着麪包一邊去開門。

隔斷朝兩邊滑開,那名男同事站在外頭,身後還站着一男一女。女生身高平均、留着齊劉海短髮,看到她忙抽出警察證件:“你好,我是厚生省公安局的監視官常守朱……誒,抱歉,打擾你的午餐了嗎?”

小豆反應過來,把麪包從嘴裏拿出來,“不,哪裏……”視線下意識移到旁邊身材高挑的男人身上。

這是個蓄着一頭黑色短髮的男人,瀏海下狹長的眸隱含鋒芒,神情略顯冷漠,生人勿近的氣息倒掩去了幾分原有的英俊。應該是常年鍛鍊的緣故,雖然只是雙手插在褲袋內靜立着,整個人卻有一種蓄勢待發的銳利氣質。

和對方的視線一碰,男人的頭頂隨即飄起一行金色小字。

小豆呆住了。

哎擦。

狡齧慎也?

這時那名男同事的一聲嗤笑打破了微凝的氣氛:“鶴留桑,嘴角有果醬。”

小豆回神了,趕快用手指去刮嘴角:“誒?是嗎……”

正在這時,狡齧慎也突然挑了挑眉,眼神緩和下來一些。

“……這麼久沒見,結果冒冒失失的毛病還是沒變啊,鶴留。”

狡凜回憶殺什麼的,你萌懂(?→w→)

……

……

不要因爲連續三更就不給中間那章留言啊!!QAQ爲了慶祝三更你們不覺得應該做點兒什麼嘛!快,快伸出你們的小手摸摸作者的犬首……動動你們的小嘴吐點兒槽給它吃嘛嘛嘛~~嗚嗚咽咽地媚地咬住你們的褲腳抱住你們的翅膀)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普大喜奔狂喜亂舞大家一起在文下炸了鍋一樣地慶祝傻逼小透明也有開V的一天麼麼麼麼【快滾 [綜漫]豆豆你不懂愛

狡齧挑了挑眉,眼神緩和下來一些。

“……這麼久沒見,結果冒冒失失的毛病還是沒變啊,鶴留。”

豆兒刮果醬的手一頓……

AUV,這又是什麼發展?

常守先驚了:“誒,誒誒?是認識的人嗎,狡齧先生?”

“看銘牌的時候就注意到了,見到本人之後才確認的,是在日東學院時的同期。”狡齧應着,視線停在小豆的脣邊,嘴角有了幾分笑意。“……也是雜賀老師的學生之一。”

豆了個槽。腎爺您剛纔是笑了吧?是笑了吧吧吧?您面對不是很熟的人時,那冷冰冰和不苟言笑的屬性是不是不小心從口兜兒裏掉粗來啦?

話說回來,雜賀老師……嗯,這個豆神記得,他是狡齧菌的授業恩師、臨牀心理學和犯罪心理學界的大能,在狡齧捕殺槙島的過程中起到了挺多關鍵作用的智者式人物……

同期什麼的、共同學習什麼的,“同桌的你”這種老梗,虧編劇能想得出腦ho?!

小豆刮掉脣邊的果醬,摁下內心的驚詫——因爲不清楚鶴留和狡齧熟到何種程度,就給了一個安全係數之內的微笑:“好久不見……請進。”

嗯,先放着狡凜回憶殺不管……公安局該不會是查到自己頭上來了吧?

同事走後,三人走進辦公室坐下。常守最先發問:“鶴留小姐知道押切健二這個人嗎?我們在名錄上看到那你是負責他的醫師,所以想問您一些問題。”

小豆心裏快速地把這話過濾了一遍、猜測着對方的來意,“請說。”

“我們查到押切先生昨天就出院了。在那之後因爲有緊急事件需要找到他本人,我們試着以終端聯繫他,通話完全無人接聽。之後也去拜訪過他留下的聯絡地址,可是管理員卻告訴我們他早就已經出讓了房子的產權。因爲懷疑他在故意避開搜查,所以想向您瞭解看看……是不是有什麼線索。”

小豆內心暗暗鬆了口氣。

成了,看來只是例行查問。

……不過抱歉了,豆神現在這立場,是不可能告知你們押切騷年已經逃了的真相的。

……

詢問剛剛結束,同事就又敲門說有新的病人需要收治。五好員工豆只好又苦逼兮兮地奔去看望病人,忙完之後終於可以偷閒,遂走出主建築想到外頭透透氣。

用於泊車的位置直接連接着治療中心前的廣場;小豆剛一走出來,就眼尖地看到站在公安局的車子前面、倚着車門吞雲吐霧的狡齧。

對方似乎先一步看到了她,這會兒正幽幽地望過來。

小豆只能配合地走到狡齧面前,“怎麼一個人在這裏?”

“監視官去探望之前被我們送進治療中心的事件受害人,我就提前出來等了。”狡齧把香菸從口裏拿出來,下巴朝自己的右手方向點了點:“站到那邊去,上風口。”

等小豆側身走了過去,男人才側過頭、緩緩吐出一口煙霧。

……不讓妹紙挨薰什麼的,這爆表的男友力。腎爺,豆神看好你。(?→0→)

小豆試探着繼續話題。“一直站在這裏枯等嗎?應該去附近找個能坐下來的暖和地方啊。”

狡齧撣了撣菸灰,“那種健全人的自由行爲可不行。執行官不好好跟在監視官的身後、保持一定安全距離的話,可是要糟的。”

作爲獵犬和潛在犯的執行官,一旦離開監視官的視線,就可以被當做叛逃而緊急處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