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薇兒繼續道。

0

陸少宸沒有回話,收回視線看向窗外,深諳諱莫如深的雙眸不知道他此刻究竟在想着什麼。

車一路平緩駛入莊園。

寶寶看到粑粑和媽咪回來,一副開心興奮的樣子,看到寶寶,蘇薇兒整天壓抑的心情都煙消雲散。

吃過晚餐之後。

蘇薇兒陪着寶寶回到房間,但是她這會兒心莫名很煩躁,明顯感受得到陸少宸對她似乎已經很有意見一樣,完全不似之前的態度。

若是之前還好,她完全可以懶得理會,管他什麼心情,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

這會兒蘇薇兒正陪着寶寶堆玩具,寶寶感受到了蘇薇兒的不對勁,肉嘟嘟的身體爬向媽咪的懷裏,嘟囔問道:“媽咪你怎麼了?媽咪好像不高興!”

蘇薇兒緩過神來,伸手摟着寶寶,撫着他的小腦袋,“阿姨沒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

“媽咪在想什麼?”

“……”

“工作上的事情而已,寶寶不用擔心!”蘇薇兒撒謊過去。 接下來的日子裡,死亡的陰影總是揮之不去。

張子祥預感到和昊天上帝約定好的日子正在慢慢逼近。

他一直瞞著眾人,連步飛煙和張通玄都不知道,他已經時日無多了。

他本不想走,但卻是不走也不行,只能抓緊時間準備後事,希望自己的妻兒不要太過傷心。

這些天以來,除了準備後事,他就在研究那塊古怪的石頭。

他用大衍天術推算過這塊石頭的來歷,結果卻是搞到吐血內傷都無法推算出來。上面的上古文字也是讓人一頭霧水,完全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但他有種直覺,這塊石頭與他所謀之事關係甚大,將來必定會起到關鍵的用處。

這一世,如果無法研究出來,下一世,也要去找出來!

其實他本來可以直接上蜀山去問齊漱溟的,但是最近事兒有些多,他給忘了。

——好吧,哪怕張子祥已經一把年紀了,但和年輕時差不多,還是一樣不靠譜!

在這最後的時光里,張通玄和步飛煙也逐漸意識到了有些不對勁。

張子祥好像是趕時間一般,瘋狂地安排著後事。不僅早早的將龍虎山的各種事物都交託給張通玄,讓他接任「天師」,還大興土木,在龍虎山原有的基礎上又設下了無數道防禦。保證了他離開之後,沒人能突破龍虎山的防禦找麻煩。

張通玄一開始怨聲載道,後來時間長了意識到不對勁之後,開始有意無意的去調查他家老頭子最近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了。

他沒把張子祥最近的行為跟死亡聯繫在一起。張子祥正當壯年,又是地仙之身,活個三四百年不成問題,而且張子祥是當今修真界的「天下第一人」,也不會有什麼人能威脅到他,不太可能會出什麼意外。

思想上的盲點讓張通玄沒有找准目標。不過步飛煙可不像他那樣遲鈍。

步飛煙與張子祥在酆都鬼城的時候,就被他丟下過一次了。所以她的神經一直都很緊張。

一開始,她還會沉浸在失而復得的幸福中,看不清真相。但張子祥最近的行為太可疑了,實在很難讓人注意不到。

她也曾經問過張子祥,到底有什麼事兒瞞著她,但他卻總是言不由衷。

他們夫妻幾十年了,對彼此了如指掌。她又怎麼會看不出來,他是在敷衍?

她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她也不知道他在隱瞞什麼。

但是每當午夜夢回,她抱著他,將頭埋進他的胸膛,感受著他的體溫,還有那胸膛中的一陣陣心悸。

他在害怕。

他在害怕什麼?

他連昊天上帝都不怕,這個世上,還有誰能夠讓他害怕?

她感到恐懼,心裡的猜疑像雜草一般蔓延。

她好怕他又會像在酆都鬼城時一般,拋下她,獨自去承擔一切。

她好怕現在他看她的眼神,那裡面飽含著深情以及強烈的不舍,就好像下一刻他就會離她而去。

她好怕,好怕……

她了解他,正如他了解她。

他就是這樣的人,喜歡逞英雄,卻不會顧忌身邊的親人要不要他做英雄。

而他也絕對知道,如果讓她知道自己的打算,絕對會跳出來阻止。而他如果先她而去,她絕對會毫不猶豫與他共赴輪迴。

所以,他一直都不敢告訴她真相。

直到,命運的那個時間來臨。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早晨,正如同以往的任何一個早晨一樣。

步飛煙從夢中驚醒,枕下已滿是淚痕。

這幾日,她都會做同一個惡夢,夢見在酆都鬼城,張子祥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前些日子,她醒來后都會馬上抱住身旁的張子祥,只有確實地感受到他的存在,她才能安下心來。

不過今天,一切都不一樣了。

她抱了個空。

枕邊還留有他的氣息,被子也還有溫熱,但是他的人卻已然不見蹤影。

夢中的一切,變成了現實。

步飛煙一下子從床上跳下,還來不及洗漱便飛奔著去到處尋找張子祥。

屋外的龍虎山眾弟子正在準備每天的早課,只感到有一陣烈風飄過,便已不見蹤影,還以為龍虎山上鬧鬼了。

張子祥躲了起來,不告而別。憑他的本事,本來步飛煙是怎麼也找不到的。

但是幸好早在步飛煙與張子祥第一次見面時,她便在他身上種下了種子。憑著這顆種子,她可以隨時知道他的位置。

這些日子以來,她早已有了預感,心中恐懼。所以每日與張子祥溫存的時候,她都在加固這顆種子的功效,生怕哪一天,真如夢中一般,找不見張子祥的人。

原本只是打個保險,沒想到卻是成了真。

……

龍虎後山,四象法洞。

張子祥面無表情地端坐洞中,面對著洞內的種種幻象,不動如山。

他能夠感受到身體里的生命力在逐漸流失,今天就是他的大限之日。

如果有的選擇,他倒寧願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人生難得糊塗,他原本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可以和步飛煙白頭偕老,看著兒子長大成人,成家立業。但是,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但是他還是知道了。

因為他是東華帝君轉世,他是救世主,他是這個世界的主角……

他沒的選擇。

造成這一切的,是昊天上帝?是「他們」?還是他自己?

也許,命運就是最終的答案。

他不感到後悔,畢竟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他只是感到遺憾,沒能和家人團聚更多的時間。

他就要死了。

不過在死之前,他還有一件事要做。

……

步飛煙一路狂奔,終於趕到了四象法洞,可是她卻進不去。

她是妖,雖然修鍊的不是妖法,但四象法洞是天師道四祖張盛移龍虎山龍脈所改建,連一般修真者進入都很困難,步飛煙妖身未蛻,根本難以踏足。

步飛煙眼角含淚,發瘋似得衝撞著四象法洞的結界,指撞得渾身發顫也不肯停下。

「張子祥!你這個負心薄情的混蛋!你以為躲在裡面,我就不知道你在這裡嗎?為什麼?為什麼連最後一面,你都不肯見我!為什麼?」

女人的直覺很可怕。雖然細節她還不清楚,但她已經已經可以預測到結果了。

張子祥的聲音幽幽地從洞口傳了出來:「飛煙,很抱歉無法跟你說再見。」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了?」步飛煙跌倒在地,已然沒了氣力,望著幽深的洞口喃喃自語。

「我會在身上留下一朵牡丹花的烙印,無論轉世多少次都不會變。今生緣盡,來世若是有緣,再相見吧。還有,好好照顧自己。我,走了……」

張子祥自始至終沒有露過面,因為他不想讓步飛煙看到自己死亡時的醜態。

一道磅礴的靈氣自四象洞口湧出,瞬間籠罩住整座龍虎山,並且慢慢融入護山法陣之中,隨著法陣運轉,匯於天地之間。

步飛煙眼中的淚水順著她的絕美臉龐緩緩滑落,落入塵埃之中,與其交融在一起,彼此再不分離。

她捂著臉,無聲地痛哭,脆弱地就像一個需要人保護的孩子。

她的種子消失了。

只有宿主已死,寄宿的種子才會跟她失去聯繫。

她知道,那個她最愛,也最愛她的男人,再也回不來了…… 不光是陸少辰靠躺在牀上,寶寶這會兒也坐在他懷裏,就擰着他的睡衣都玩的起勁。

聽到動靜,寶寶回頭看到蘇薇兒,喚道:“媽咪!”

蘇薇兒走上前,“寶寶你……”

寶寶從陸少宸懷裏起身,踩着軟軟的大牀朝着蘇薇兒走過去,伸手要抱抱,“媽咪!寶寶!”

蘇薇兒上前將寶寶抱在懷裏,又看了一眼靠躺在牀上的男人。

收回視線,看着寶寶,撫着他的小腦袋,“寶寶怎麼過來了?”

寶寶靠在蘇薇兒懷裏,“今天寶寶和粑粑睡媽咪這裏,明天就誰粑粑房間,然後又睡寶寶房裏……”

很明顯意思就是輪流着睡。

蘇薇兒仍舊滿眼疑惑,也不知道是寶寶主意,還是這男人的主意,但是沒有辦法,既然寶寶這麼說了,今晚只有睡在這裏,不過睡哪裏都一樣的。

“寶寶你等一下,阿姨先去敷面膜!”

“……”

“好!”

蘇薇兒鬆開寶寶,到了化妝間敷了面膜,就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心底不由得想到陸少宸,這男人到底想做什麼?難不成還真想讓她嫁給他,現在總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這個男人像是在慪氣一樣,不過這可能是她錯覺了。

這個男人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現在他的出發點不過是爲了寶寶,既然如此,她當然願意好好照顧寶寶了。

就這樣閉着眼睛,或許是今天太過疲憊的原因,這樣躺着竟然漸漸入睡過去。

總裁大人超給力 就在這時,一聲低沉有力的喚道聲,“你在做什麼?”

話落,蘇薇兒猛地睜開雙眸,坐起身,看着陸少宸,愣了幾秒緩過神來,她剛剛竟然差點睡着了過去。

伸手取下面膜,都已經幹了。

“就躺了一會兒!”

說真,亦是起身伸手將面膜扔進了垃圾桶裏,朝着臥室走去,卻看到小傢伙已經躺在牀上,要睡要睡的了。

小心翼翼掀開被子上牀,靠在寶寶一側,寶寶朝着蘇薇兒懷裏翻過去,“媽咪!”

蘇薇兒拍着他的背脊,“寶寶快睡吧!”

寶寶虛睜着眼睛,果然小孩子的瞌睡好睡,不一會兒,寶寶就睡着了過去。

蘇薇兒正要躺下的時候,察覺到了背後的動靜,回頭一看,看着男人直接睡在她一側。

足夠大的牀,就算這個男人躺上來都不會覺得擁擠。

“你……幹什麼?”

因爲怕吵到寶寶,蘇薇兒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只是回頭看着靠過來的男人。

陸少宸只是看了一眼蘇薇兒,直接靠過去,兩人幾乎已經是零距離。

只聽到男人沒好氣的道:“現在除了睡覺,還能做什麼?”

蘇薇兒盯着他,“但是你沒必要睡在……這裏!”

“……”

“我還不能睡這裏了?”

這振振有詞的反問道,或許心底本來有愧於這個男人,蘇薇兒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如何反駁了。

收回視線,看着寶寶,低聲道:“你睡過去!”

但是陸少宸完全沒有要理會蘇薇兒的意思,直接就平躺而下,就睡在了蘇薇兒一側。

蘇薇兒完全像是夾心餅乾一樣被夾在中間位置。

沒有察覺到身後人的動靜,蘇薇兒猛地回頭看向身後的男人。

“你……”

陸少宸看着她,“你還不睡覺還想做什麼?”

蘇薇兒就盯着他,這會兒她也不可能一腳踢開這個男人。

也懶得在理會,就側身抱着寶寶,閉上眼睛睡覺。

陸少宸關了壁燈,偌大的屋子瞬間陷入黑暗,只有那窗外投射而進的月光映照在屋內。

蘇薇兒本來睏意來襲,想要睡覺,但是身後一股熱氣噴灑而來的讓她此刻腦袋異常的清醒,毫無睡意,全身都緊繃在一起。

也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安靜沉寂的空間只能聽到沉穩的呼吸聲。 龍虎山,古老凄冷的後堂之中,一名絕美的女子望著珠簾外空蕩蕩的大殿發著呆。

那是一個極美的女子,擁有這世間大部分女子都望之自愧不如的美貌,眼角眉梢,奪魄勾魂。

她身著一件老舊的道袍,平添了幾分神聖感,配上她那不苟言笑的清冷神情,讓人不敢起任何褻瀆的心思。但是歲月帶給她的萬種風情又讓她具有讓任何男人都為之著迷的魅力。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就是這麼兩種矛盾的氣質,在她身上卻融合地恰到好處。

總裁,先有後愛 她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回憶是包裹著糖衣的罌粟,長久沉浸在回憶之中,只會讓自己無法自拔。

「他們走了。」

白虎在一旁現出身形,望著步飛煙的眼神中滿滿的都是擔憂。

「嗯。」步飛煙從回憶中醒來,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臉龐上又掛滿了淚痕。

白虎嘆了一口氣,道:「他們真的能夠找到他的轉世嗎?」

「找得到,找不到,都已經無所謂了。當年他不辭而別,也就是存了不讓我們找到他的心思。要不是我在他身上種下了種子,恐怕也是無法找到他的。我也知道,現在再見到他的希望,已經很渺茫了。」步飛煙嘴角掛起了苦笑。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突然之間就變成這樣?」白虎站到了步飛煙面前,直視她的雙眼。

步飛煙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他把所有事情都埋在自己心裡,表面上卻還裝出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他就是愛逞英雄,也不顧及別人要不要他做英雄。」

步飛煙的眼神開始迷離起來,似是又進入到了回憶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