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染正要趕過去,忽然聽一聲暴喝從岸邊傳來,「你們幹什麼呢?大晚上呢,竟然跑到河裡去,快給我出來!」

0

這人猛地一喝,說話間已經跑到了橋邊上。

看穿的衣服已經給這一帶的安保人員。

他一邊說一邊向著蘇染的方向揮舞著手。

見他這個樣子,蘇鐵忍不住暗暗罵了一聲,當他們家老祖是輕易出手的嗎?

給你們學校造福,你還阻攔。

這東西在附近,不定害死了多少人。

蘇鐵推開那女孩就要上前去和那保安理論,誰知道那女孩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胳膊。

「你做什麼?」蘇鐵有些不耐煩地道。

那女孩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衣服壞了!」

這話說完,瞬間臉蛋漲得通紅。

蘇鐵也傻了在了原地,方才這一鬧騰,這女孩的衣服都有些破爛了。

這一猶豫,那保安就走到了河邊,他伸出手指著蘇染喊道,「那個誰?一把年紀了,還不快上岸,實在是太危險了。」

竟絲毫沒有注意到蘇染站在水面上有什麼不妥。

「小心!」蘇染見狀忍不住喊了一聲,就聽『噗通』一聲,一隻慘白的手從水下伸了出來,正好將那保安從橋頭給拉了下去。

頂點 「還愣著做什麼,不趕快救人!」

蘇染一聲令下,蘇鐵慌忙將自己背著的包摘了下來塞給那女學生道,「你先拿這個擋一擋,我過去一下。」

蘇鐵的身手很快,三下五除二就到了那保安的跟前。

虧著他有把力氣,費了好大勁,才將那驚魂未定的保安從水裡扯了出來。

「剛……剛才那是什麼東西?」那保安受了一驚,顯然嚇得不輕。

蘇鐵扇了扇飄過來的臭氣,又見這保安渾身沾惹了一些泥濘,碎肉,腐臭的東西,更往後退了幾步,「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我們家老祖早就把這水屍給治服了。」

「水,水屍?」那保安驚恐的聲音未落,就見蘇染踏波而來,棗枝這次灌輸了不少的靈力。

向著誰面一擊,頓時一具白色的屍體從下面飄了上來,裹在一朵一米多高的水花當中。

惡臭撲鼻,隱隱約約還能夠看清楚那腫脹不堪的白花花的軀殼。

大概能夠猜得出是個死人來。

那保安見狀頓時嗷了一嗓子昏了過去。

水面上,蘇染又向著那水屍掃了一棗枝過去,誰知道這次,竟被東西給接住了。

蘇染詫異地眯了眯眼睛,就見那水屍的下方隱隱還有鐵鏈晃動,心下頓時明白了幾分,「原來那女鬼不過是給你當掩護,想來她的道行都是被你吸了去。否則一個幾百年的老鬼也不可能那麼弱!」

扯了扯被水屍卡主的棗枝,蘇染右手的陰陽珠忽明忽暗閃動了起來。

這珠子先前沉寂了一段時間,這幾日也不過剛剛蘇醒過來。

這水屍雖然比較臭,不過勝在修為高深,正好可以讓她的陰陽珠填一填肚子。

只是這片刻的功夫,那水屍的頭髮已經沿著水面慢慢地爬到了蘇染的腳下,正順著蘇染的位置想要將她卷進去。

蘇染用棗木枝封住他的嘴,一隻手暗暗運轉法術。

這片刻的功夫,立刻有許多白色的小蟲子從水屍的嘴裡溢了出來,在蘇染腳下的水面散了開。

那些蟲子每一個都帶著一股腥氣,竟還能順應水屍的意思對著蘇染髮起進攻。

竟隱隱地可以與蘇染手裡的法器抵抗。

「看來你是沒少害人了!」蘇染眼睛微眯,從儲物袋裡又掏出一小瓶子的黑狗血灑了上去。

照理說對付這種至陰的東西,天師的指尖血最為陽剛霸道。

但是蘇染向來對天師動不動就自殘的舉動十分抵觸,隨身攜帶都是一些雞血狗血,用特殊的法力將其封印。

法印繁瑣,儲存也不太多。

每次用起來就十分的小心。

不過這次的東西竟然一點都不怕,反倒是在空氣中吹出一個泡泡,將那黑狗血隔絕在外。

蘇染冷聲一聲,右手的陰陽珠飛快的旋轉。

原本鬥志昂揚的水屍瞬間就像是被扼住了命脈,泡發的魚泡眼好似在瞪著蘇染。

「陰陽斗轉,萬物歸一,乾坤無極,萬宗齊鳴!」

隨著這一聲咒文,立刻就有一道銀白的光芒,從那水屍當中爆出。

只聽『嘭』得一聲,那水屍身體猛地震向空中,那長發隨著他的軀體一同,寸寸斷裂,瞬間就化作了一團黑氣,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瞬間萬籟俱寂。

就在這時,那水屍所的位置,忽然一陣鎖鏈的碰撞聲。

蘇染微微一頓,眼睛眯了眯就落在了岸上。

岸邊的蘇鐵早已經等待的焦灼,顯然剛才那一幕,他也看在了眼裡,「老祖?方才那聲音是什麼?」

蘇染略踟了一下道,「應該是有人在此養屍設下的陣法,方才我就覺得那東西有些不對勁。只在此處徘徊,又有那女鬼主動獻身,現在才有些明白。看來這養屍的人不簡單,不僅制服了這具兇悍的水屍,還給他找了一個替身,專門吸取魂魄,供他雙修採補。」

這救個人,就平白讓自家老祖惹上這麼大的一個對手。

蘇鐵心緒微微起伏,對那女學生也有幾分的不滿。

他這一眼掃過去,就見對方已經走到了他們身旁。

臉上還帶著一絲絲劫後餘生的餘悸。

「方才謝謝前輩了。」那女學生誠懇地道謝道,「要不然,我這條小命就沒了。」

「不過舉手之勞,無需介懷!」蘇染淡淡地道。

就聽地上一陣猛烈的咳嗽聲,蘇染垂首,就見那保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

不過眼下雙目圓瞪,似乎是被嚇到了一般。

還是蘇鐵在他眼前揮了揮手,他才醒過來,哆哆嗦嗦地道,「方才那是什麼?我身上為什麼這麼臭?」

他不說眾人還沒有發現,他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沾滿了淤泥。

那些臭氣正是從這些淤泥,以及他脖子上的抓痕上散發出來的。

噝——劇痛讓那保安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一隻手還摸了摸脖子,正要抓緊時間教訓蘇鐵幾句,就聽站在他一旁的老者吩咐道,「你身上有水屍抓的傷口,需要用艾葉冷敷一下。」

那保安懵懵懂懂地應付期間,就見蘇鐵利索地從包里掏出一個小藥盒子,挖了一點,正點在他脖子上火燒火燎的地方。

「艾草!驅邪的!你這脖子上的傷口還要多抹幾日,剩下的就給你了!真是便宜你了!」

說著蘇鐵有些嫌棄地將小盒子丟給了他。

另一邊女學生則是一臉的崇拜地道,「前輩是位天師吧?不知道姓什麼命啥?可否收我為徒?」

說著竟是在地上沖著蘇染就是鐺鐺兩個響頭。

這聲音未落地,就被蘇染用一股真靈之氣托扶了上來,「你塵緣不在此!不過你身上陰氣似乎很重,以後還要多加註意,近期盡量往人多的地方去,大概有個一周左右就會化解了。」

那女學生點了點頭。

不知道是不是嚇破了膽子,站在蘇染與蘇鐵跟前,就是不挪動步子。

至於那保安,這會敷上了艾葉,還難掩身上的臭氣。

那樣子恨不得立刻回去洗個熱水澡。

見他一臉不耐,蘇鐵忍不住蹙眉道,「你仔細插乾淨了,這感染了屍毒可不是好玩的。」

更何況艾葉雖然能避毒,卻不是最好的驅除屍氣的方法。

不知道是不是屍字觸動了那保安的神經,他的手忽然飛快地動了起來,本就黑漆漆的臉,被艾葉這麼一鋪,頓時越顯狼狽,更像是從泥潭裡撈出來的一樣。

站在他對面的那女學生見狀忍不住後退了幾步,掩住了鼻子,「怎麼還是這麼臭?」

「要嫌棄就趕緊回宿舍呀。」蘇鐵聞言譏諷了一句。

「我,我不敢!」那女學生被他說得垂下了頭,雙手攪動著短褲的下擺。

那保安一聽立刻道,「我送你!」

誰料那女學生的死都不肯和這麼髒的人出去,非要纏著蘇染和蘇鐵。

蘇染看了看頭上的月光,對一臉不情願地蘇鐵道,「你先送這個姑娘回去,一會把車開過來!」

「是!」蘇染吩咐,蘇鐵自然不能反抗。

這委屈的樣子,讓蘇染失笑,看了看他的背包,忽然道,「把包也先留下!」

————分割線,明日替換——晚安——————————

「還愣著做什麼,不趕快救人!」

蘇染一聲令下,蘇鐵慌忙將自己背著的包摘了下來塞給那女學生道,「你先拿這個擋一擋,我過去一下。」

蘇鐵的身手很快,三下五除二就到了那保安的跟前。

虧著他有把力氣,費了好大勁,才將那驚魂未定的保安從水裡扯了出來。

「剛……剛才那是什麼東西?」那保安受了一驚,顯然嚇得不輕。

蘇鐵扇了扇飄過來的臭氣,又見這保安渾身沾惹了一些泥濘,碎肉,腐臭的東西,更往後退了幾步,「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我們家老祖早就把這水屍給治服了。」

「水,水屍?」那保安驚恐的聲音未落,就見蘇染踏波而來,棗枝這次灌輸了不少的靈力。

向著誰面一擊,頓時一具白色的屍體從下面飄了上來,裹在一朵一米多高的水花當中。

惡臭撲鼻,隱隱約約還能夠看清楚那腫脹不堪的白花花的軀殼。

大概能夠猜得出是個死人來。

那保安見狀頓時嗷了一嗓子昏了過去。

水面上,蘇染又向著那水屍掃了一棗枝過去,誰知道這次,竟被東西給接住了。

蘇染詫異地眯了眯眼睛,就見那水屍的下方隱隱還有鐵鏈晃動,心下頓時明白了幾分,「原來那女鬼不過是給你當掩護,想來她的道行都是被你吸了去。否則一個幾百年的老鬼也不可能那麼弱!」

扯了扯被水屍卡主的棗枝,蘇染右手的陰陽珠忽明忽暗閃動了起來。

這珠子先前沉寂了一段時間,這幾日也不過剛剛蘇醒過來。

這水屍雖然比較臭,不過勝在修為高深,正好可以讓她的陰陽珠填一填肚子。

只是這片刻的功夫,那水屍的頭髮已經沿著水面慢慢地爬到了蘇染的腳下,正順著蘇染的位置想要將她卷進去。

蘇染用棗木枝封住他的嘴,一隻手暗暗運轉法術。

這片刻的功夫,立刻有許多白色的小蟲子從水屍的嘴裡溢了出來,在蘇染腳下的水面散了開。

那些蟲子每一個都帶著一股腥氣,竟還能順應水屍的意思對著蘇染髮起進攻。

竟隱隱地可以與蘇染手裡的法器抵抗。

「看來你是沒少害人了!」蘇染眼睛微眯,從儲物袋裡又掏出一小瓶子的黑狗血灑了上去。

照理說對付這種至陰的東西,天師的指尖血最為陽剛霸道。

但是蘇染向來對天師動不動就自殘的舉動十分抵觸,隨身攜帶都是一些雞血狗血,用特殊的法力將其封印。

法印繁瑣,儲存也不太多。

每次用起來就十分的小心。

不過這次的東西竟然一點都不怕,反倒是在空氣中吹出一個泡泡,將那黑狗血隔絕在外。

蘇染冷聲一聲,右手的陰陽珠飛快的旋轉。

原本鬥志昂揚的水屍瞬間就像是被扼住了命脈,泡發的魚泡眼好似在瞪著蘇染。

「陰陽斗轉,萬物歸一,乾坤無極,萬宗齊鳴!」

隨著這一聲咒文,立刻就有一道銀白的光芒,從那水屍當中爆出。

只聽『嘭』得一聲,那水屍身體猛地震向空中,那長發隨著他的軀體一同,寸寸斷裂,瞬間就化作了一團黑氣,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瞬間萬籟俱寂。

就在這時,那水屍所的位置,忽然一陣鎖鏈的碰撞聲。

蘇染微微一頓,眼睛眯了眯就落在了岸上。

岸邊的蘇鐵早已經等待的焦灼,顯然剛才那一幕,他也看在了眼裡,「老祖?方才那聲音是什麼?」

蘇染略踟了一下道,「應該是有人在此養屍設下的陣法,方才我就覺得那東西有些不對勁。只在此處徘徊,又有那女鬼主動獻身,現在才有些明白。看來這養屍的人不簡單,不僅制服了這具兇悍的水屍,還給他找了一個替身,專門吸取魂魄,供他雙修採補。」

這救個人,就平白讓自家老祖惹上這麼大的一個對手。

蘇鐵心緒微微起伏,對那女學生也有幾分的不滿。

他這一眼掃過去,就見對方已經走到了他們身旁。

臉上還帶著一絲絲劫後餘生的餘悸。

「方才謝謝前輩了。」那女學生誠懇地道謝道,「要不然,我這條小命就沒了。」

「不過舉手之勞,無需介懷!」蘇染淡淡地道。

就聽地上一陣猛烈的咳嗽聲,蘇染垂首,就見那保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

不過眼下雙目圓瞪,似乎是被嚇到了一般。

還是蘇鐵在他眼前揮了揮手,他才醒過來,哆哆嗦嗦地道,「方才那是什麼?我身上為什麼這麼臭?」

他不說眾人還沒有發現,他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沾滿了淤泥。

那些臭氣正是從這些淤泥,以及他脖子上的抓痕上散發出來的。

噝——劇痛讓那保安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一隻手還摸了摸脖子,正要抓緊時間教訓蘇鐵幾句,就聽站在他一旁的老者吩咐道,「你身上有水屍抓的傷口,需要用艾葉冷敷一下。」

那些臭氣正是從這些淤泥,以及他脖子上的抓痕上散發出來的。 車窗緩緩地落了下來,露出蘇染一絲不苟的臉龐來。

燈光下明明滅滅。

站在那女人身後的男人忽然頓住了腳步,在也挪不動,半晌才尷尬地從嗓子里冒出兩個字來,「老祖!」

那女人倒是嗤笑一聲,「雲生,什麼老祖?該不會是蘇家的那群廢物吧?」

這尖刻的聲音立刻讓身後的男人臉色大變,反手就給了她一巴掌。

「你敢打我?」那女人不可置信地望著男人,「你別忘了,要不是我,你怎麼會認識蘇蘭那個廢物!」

「是嗎?」

蘇染陰沉沉的聲音從車裡傳了出來。

嚇得外面的人就是一跳,說話間前方蘇家別墅里的幾個管家也小步跑了過來。

蘇鐵乾脆停了車,打開了車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