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慕知道她媽這樣做是為她好,因為在老一輩的眼裡,只要找了一個有五險一金且安安穩穩的工作,蘇慕這一輩子就不用愁了。可是蘇慕並不是一個稀罕安穩的人,對蘇慕來說,工作是鐵飯碗這沒錯,但是不靠譜的是她這個人,天知道她能在這種枯燥乏味的職位上熬多久,萬一她真的不能妥協,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工作,就算這個職位一輩子都不可能失業,蘇慕也會毫不猶豫地辭職。

0

蘇慕的媽媽一直不相信蘇慕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就只是不停地在說蘇慕就是不願意嘗試。蘇慕也沒有反駁,畢竟她也真的是不願意嘗試,所以兩個人就這樣堅持了這麼長時間。之後她媽媽妥協了,蘇慕原本還挺慶幸的,然而從那之後,無論她找什麼樣的工作,在她媽媽眼裡,都不是什麼正經工作,甚至在某段時間內,她一度被家裡人要求,去其他城市找工作。

雖然最近這陣風波也暫時停了下來,不過如果她和她媽媽提起這件事情的話,她覺得她媽媽肯定是會同意的。她是真的有了這個打算,甚至想要和未央去討論這些事情,但是等到她冷靜下來,想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和凌楓見面的機會就更少了之後,她就不得不把這個想法壓了下來。

蘇慕其實是對異地戀有很大的心理陰影的,因為上一個男朋友就是因為異地的關係,才有了第三者插足這樣的事情。雖說兩個人指甲的感情本身就存在一些問題,但畢竟在一起兩年半的時間,竟然沒有抵得過他們兩個人相識四天,這實在是讓蘇慕難以接受。而正是因為這些經歷的緣故,在這方面蘇慕非常沒有安全感。蘇慕和凌楓說過這樣的問題,但因為兩個人一開始就是異地,而且凌楓表現得也很好,一副十分值得人信任的樣子,蘇慕這才可以勉強接受他們兩個人開始發展異地戀。

一開始蘇慕還挺有信心的,結果沒想到,事情並沒有那麼容易,經過了這三個月的時間,蘇慕的安全感就變得更加少了。如果她真的打算留在西安的話,那基本上他們兩個就沒有什麼相聚的可能了,算起來或許得有五六年都見不上面,如此的話,那可真就沒有什麼必要相處下去了。

夫人捂緊你的小馬甲 如果可以就這樣順理成章分手的話,倒也沒有什麼,送人也是可以接受的,可如果要是因為這件事情不斷的吵架,想分手卻還分不開的話,那蘇慕可能就沒有辦法接受了。

蘇慕不喜歡拖拉,也不喜歡吵架,更是不太習慣因為感情的事情耽誤自己其他的生活,可是自從和凌楓在一起之後,所有的事情都是拖拖拉拉的得不到解決,兩個人有經常會為這些沒有解決的矛盾不停地吵架。卻還是沒有辦法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而且因為吵架的關係,影響工作的事情就更多了。蘇慕經常會因為和凌楓吵架而心情低落,然後影響到工作。所以想到如果要分手的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蘇慕就會覺得十分煩躁。就算是不喜歡的人,提起這件事情,蘇慕寧可湊合著繼續過下去,也不願意總是因為分手這件事情而不停地吵架。

就是因為想到了這些,所以蘇慕不得不暫時把這個想法放到了一邊,也沒有和未央提起。但是因為她本身真的很對這件事情很感興趣,所以,儘管她沒有說,但是在心裡她還是默默地想了很多遍,幾乎在回去之前,她的思緒都被這些事情填滿了。

兩個人就這樣又逛又吃又逛又吃的,很快,一整天的時間就被用光了。等到他們兩個好不容易回到酒店的時候,蘇慕躺在床上,感覺自己整個人好像馬上就要散架子了一樣。

真不是蘇慕的戰鬥力低,逛這麼一會兒街就覺得累,而是因為本身昨天爬山的影響就還沒有消退,她兩天腿和兩條胳膊都疼得要命,這麼又折騰一天,蘇慕感覺自己的半條命都沒了。不過實話實說,雖然很累,但是她真的是非常開心,儘管有一些不太愉快的想法穿插在其中,可總體來說,這一天過得也還算得上是頗有收穫。

原本想著借著這樣開心的緣故,她和凌楓之間的關係也應該能得到緩和。可事實上,當蘇慕把手機拿出來,發現依舊沒有凌楓的消息的時候,她終於不再只是失落,而是開始生起氣來。

她握著手機猶豫了半天,要不要和凌楓說這件事情。她並不是很希望在外人面前去表現他們兩個關係不好,所以她不想當著未央的面和凌楓吵架。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他覺得她實在是忍不下去了,而且有未央在這裡,出了什麼問題,她或許還能幫她出出主意,而不是像之前在網路上一樣,除了說之外做不了任何別的事情。

於是蘇慕就趁著她們兩個人的空檔,全都沒有什麼事情做的時候,把凌峰做的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和未央說了一遍。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夠長,但是要是轉換成語言來描述的話,也用了蘇慕不少的時間,當她把這些話說完之後,未央整個人氣得幾乎抓狂,忍不住吼了蘇慕一句,為什麼都已經這樣了,還是要和他在一起。

就這一個問題就把蘇慕難為得不行,她想了很長時間都找不到原因,最後就只得對著她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和他在一起,對我來說,其實我感覺我的生活並不是那麼很需要他存在。你也明白我,我自己一個人生活的很好,而且有你們在陪我,我並不需要什麼男朋友來豐富我的生活。我也一度懷疑他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存在的意義,為什麼我還是會這樣不想分手。說實話,到現在也沒有想到原因,或許等我想到原因了的時候,我可能就會記掉它,然後重新回到自己一個人的生活了吧。」

蘇慕說這些的時候,有些無奈,又頗有一些看穿了的冷靜在裡面。如果未央沒有那麼了解蘇慕的話,她大概就會被這些東西騙過去,然後結束這個話題,可沒有辦法的是,未央實在是太了解蘇慕了,所以等她聽完這些話的時候,她冷哼了一聲,毫不猶豫的揭穿了蘇慕想要掩蓋的東西。

「你也別狡辯了,你就是喜歡他,雖然沒有什麼原因,但是你就是喜歡他,你因為喜歡不想離開,因為喜歡讓自己變得很卑微,可是你不覺得這不是一段很正常的感情嗎?」

「是你跟我說過的,好的感情應該是兩個人相輔相成,互相讓對方變得更好。你一直要我找一個這樣的男朋友,那為什麼你不能找一個這樣的人去做你的男朋友?」

「你總是不停地給他找借口,一會兒說他年紀小經歷少,一會說他被慣壞了沒有樹立好正確的三觀。我真的很不理解你這種做法,你這樣做和溺愛他的老媽子有什麼區別?我的天啊我拜託你,你才二十七歲,你不是五十七歲了,別人家的孩子沒有教育好,真的不需要你來教育,那是他媽的事,你作為女朋友,你就應該坐享其成才對。這有這麼心理好不平衡的?你對他也很好不是嗎?這不就兩兩相抵消了,那憑什麼你還多出一個指導老師的身份啊?他沒被教好他家裡人不負責要你負責了?那你到底是他媽啊還是她女朋友啊?」

未央這幾個問題問得蘇慕是啞口無言,她盯著天花板看了很久幾乎一個問題都解釋不出來,而未央看到她這個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又繼續十分氣憤地對她說道:

「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覺得你喜歡人家,你就得多為他做點事情,他出了事情你就應該負責。你這想法本身沒錯,要是你倆人都這麼想的那就好了。可現在問題是,他根本就不這麼想,他覺得你們兩個人之間都是你的錯,他把責任都推到了你身上。我就想問問你,你覺得這是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事情?怎麼年紀小就能隨便推卸責任了?那長大了呢?殺了人說聲對不起也就算了?天吶,你就不能不再助長他這歪風邪氣?」

「我……」

蘇慕一直都覺得自己口才挺好的,吵架的時間幾乎就沒有在邏輯上輸過,可是自從有了凌峰之後,她倆吵架她沒應該,和別人因為他吵架也從來沒贏過。蘇慕自己也覺得很無奈,可是又一點辦法都沒有。

於是眼見著吵是吵不過了,蘇慕就試圖給未央講道理:

「但是你說兩個人在一起,肯定是需要有一個人多擔待一點,我覺得我還行,表現得還挺好的,不用他擔待我,那不是自然而然的,我就得多擔待他一點。」

「我的天啊,你能不能不要氣我了?」

未央被蘇慕這一句話氣得險些背過氣去。

她實在是想象不到,曾經那個和她聊天的時候激情滿滿、滿腦子都是稀奇古怪的想法的蘇慕,怎麼就會因為一個男人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就是凌峰現在不在他們身邊,還是在的話,未央一巴掌就得扇到他臉上,然後告訴他快點離蘇慕遠一點,不要再糟蹋她的感情了。

「你是表現得還行,那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表現在別人那裡能換來多少的好了?他就給了你那麼一點還覺得自己好像特別了不起的樣子,真的是有病吧?他哪來的那麼大的自信?是腦子進水了,還是你給他慣壞了?」 雖然其他的問題蘇慕么有答案,但是關於未央這最後一個問題,蘇慕直覺上還是認為,是她把凌楓慣壞了。因為在相處的這段時間,她一直努力樹立著一個不需要被照顧的角色,凌楓有的時候想要表現自己,她也會委婉的拒絕。在錢這方面她就更加看重了,幾乎就沒怎麼讓凌楓主動花過錢。而最最重要的是,無論凌楓犯了什麼錯誤,兩個人吵上那麼兩三天,蘇慕哭上一哭,凌楓根本就不用做什麼,兩個人就和好了。

關於這件事情,樂多曾經和蘇慕說過無數遍。她一直告誡蘇慕,就不要對凌楓這樣好,至少在他犯錯的時候,應該讓他付出一些代價,好讓他記住這個問題,以後都不會再去做。蘇慕也不是沒有想過,而且她也知道,自己心軟的代價就是傷害自己,可是她不止控制不住自己,甚至在問題出現的時候,她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蘇慕有的時候也覺得自己非常奇怪,雖然說她表面上看起來一直都和和氣氣的,對誰都很好的樣子,即使受了委屈也不會說,最多在事情結束之後有人問題的時候,她才能說上兩句,可是事實上,如果要她站出來和別人吵架的話,那她也不一定會輸,沒準還會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在氣勢上就先壓倒別人。可是自從和凌楓在一起的時候,她整個人都發生了改變,架一點都不出來不說,受了委屈都不知道爭論一下,就只會不停地哭哭哭,好像除了哭,她所有的戰鬥力都消失了一樣。

蘇慕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她是那種無論什麼時候都希望自己能以一個無所不能的狀態去應對的,即使這些事情她做不了,她也會當機立斷地表明,她做不了,絕對不會遮遮掩掩。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在之後的日子裡,蘇慕會特別討厭凌楓對事情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反應,不管是好與不好,或者是他能不能接受,他都全然不做反應。不止如此,在蘇慕和他說起兩個人的矛盾的時候,他就好像沒有耳朵聽不見一樣,就留蘇慕自己一個人在那裡不停地說,說完之後他什麼態度都沒有,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好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對蘇慕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打擊,可是凌楓卻不以為意,哪怕蘇慕三番兩次和他提起這件事情,他也依舊當成是耳旁風,吹過就吹過,什麼也改變不了。

不過其實凌楓雖然表現出這個樣子,但是其實有的話他也是有聽進去的,在蘇慕提出什麼問題的時候,他也會在自己心裡衡量,如果同樣覺得自己做得不對,他也會悄無聲息地就改掉。 都市無敵葯尊 可是儘管如此,儘管他會改,在蘇慕看來,沒有在語言上仙表示出來,這對她來說就是一件很難接受的事情,所就因為這樣,他們兩個人不斷的出現問題,無論怎樣解決,都不能徹底消除。

就在兩個人要就這種問題繼續討論下去的時候,凌楓先她們兩個人一步,給蘇慕發過來了信息。原本未央是不想蘇慕接這個電話的,甚至還想要蘇慕直接就掛斷,但是一想到蘇慕明天就要是找她他了,兩個人要是在今天晚上不先把事情聯繫好的話,那明天蘇慕就不知道要去哪裡,所以她只得咬咬牙,擺了擺手,讓蘇慕趕緊去旁邊直接打電話,別浪費那麼多時間和他說些別的。

其實和未央說了這麼多之後,蘇慕的火氣已經消了很多了,所以當他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凌楓的名字的手,她還是很開心的。再加上其實她也覺得這件事情自己也有責任,畢竟兩個人在一起真的沒有必要去在意究竟是誰先主動發消息,她完全沒有必要和凌楓堵這個氣,他不聯繫她,她也不聯繫他。所以等她接起來電話的時候,為了不讓這件事情鬧大,讓他們兩個熱都更加不愉快,她第一反應,就是和他撒了個嬌,問他為什麼一整天都沒有消息。

事實上,這個時候凌楓打來電話,其實也是想要責問蘇慕,為什麼一整天都沒有消息的。他之所以沒有給蘇慕發消息,是因為蘇慕之前總是和他說,不要讓他影響到她和樂多,剛開始他還覺得沒有辦法接受蘇慕這種想法,但是之後兩個人總是因為這件事情吵架,所以他也就只能妥協了。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一妥協,蘇慕倒好,來了個徹底消失,說了一句自己一天的行程,然後整個人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都快半夜了也沒個消息。

天知道這一晚上凌楓是怎麼熬過來的,就連玩遊戲的時候,他腦子裡都是蘇慕的事情,根本就沒有辦法專心,以至於他總是犯錯,連他的隊友都不停地在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技術倒退了好多。他根本就無心解釋這些事情,滿腦子都在想這個時候蘇慕到底在幹嗎,於是就在堅持了兩把之後,他急匆匆地退了隊,沒再和他們繼續玩下去,甚至都沒有說給蘇慕發信息,而是直接就把電話給她打了過來。

他已經等到了他的極限了,要是發過信息來蘇慕不回,還要讓他等的話,那他今天晚上可能會被活生生地氣死吧。

好在電話撥通之後,蘇慕雖然讓他等了那麼幾秒鐘的時間,但是到最後還是在電話自動掛斷之前,把電話接了起來。而凌楓這個時候已經想好了無數的說辭來指責蘇慕了,甚至連語氣和態度都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等下去就要爆發了,結果卻沒想到,電話剛一接起來,他就聽到了蘇慕極其少有的撒嬌的聲音:

「老公你這一天都幹嘛了呀,你為什麼都不發信息給我?」

蘇慕這問題問完,凌楓所有準備的那些東西,就全都好像一下子撞到了一片柔軟的雲里,什麼效果都還沒有發揮出來,就立刻煙消雲散了。他險些一口氣沒喘上來把自己嗆到,但是一聽到蘇慕的這個聲音,他還是完全不受控制地就把態度放軟了下來,根本沒有一點辦法去指責她的問題,甚至恨不得把所有的過錯都攬到自己的身上。

「我……那個剛……剛玩遊戲來著,你不是說盡量不讓我打擾你們兩個嘛,我就沒敢多給你發信息什麼的,怕你和樂多不高興。」

「是沒要你打擾我們兩個啊,但是也沒要你不理我啊。你不理我,我還以為你生氣了,那我又不會哄人,你生氣了我要怎麼辦啊。」

這算起來,幾乎是蘇慕第一和凌楓撒嬌了,在此之前,蘇慕絕對不會主動做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她做錯了,她也不會選擇這樣的方式道歉,而是很正規很嚴肅地去承認自己的錯誤,做得就好像和上學的時候犯錯了要寫檢討一樣,每次都弄得凌楓很尷尬,不知道究竟應該是原諒她還是不原諒她。因為在他心裡,他更希望蘇慕用一種柔軟的態度去對待他,這樣就算是她不認錯,只要她肯把態度軟下來,不那麼咄咄逼人的話,他也完全可以接受她不道歉,把事情說明白了也行。然而蘇慕從來都沒有這樣做過,哪怕他明確表示出了,只要她態度軟下來,他甚至可以不去計較她的過錯和傷害的時候,她還是很固執己見,一點都不肯改變。所以他們兩個人就因此時常性地因為一點小事而大吵一架,吵到最後甚至忘記最開始是因為什麼去爭吵的。

所以凌楓就一直希望能有一次,在他們兩個人吵架的時候,是蘇慕先把態度低下來的,或許也是因為這錢壓抑了太久的原因,所以到後期的時候,無論是因為什麼樣的事情吵架,凌楓就總要把事情扯到這個問題上來,然後一定要蘇慕先道歉。

哪怕錯了的是他,他也一定要蘇慕先低頭,只要蘇慕肯先低頭,那麼一切都好說,如果蘇慕不肯,就算是他錯,他也絕對不承認。

大國戰隼 一直到很久之後,蘇慕都不知道為什麼凌楓會這樣執著與這件事情,因為凌楓從來都沒有和她說過,在他眼裡,他們兩個人究竟存在什麼樣的問題。一開始她還真的有想到過的,就比如這次,她就是覺得凌楓一定會很喜歡這樣的解決方式,所以她一點都沒有猶豫,態度說軟就軟下來了。可是在往後繼續發展下去的時候,她就再也沒有這樣做過了。不止如此,她甚至連這種想法都沒有再產生過,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就連蘇慕自己都很懷疑,明明是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卻總是會被她忽略掉。一直到後來兩個人真的到了沒話可說的地步,甚至連問題蘇慕都不想再提起,凌楓卻依舊不願意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說出的時候,蘇慕在意識到,她和凌楓之間真的有很難跨越的溝壑,光是靠她自己一個人的改變,是完全沒有辦法鋪出一條能通往對方心裡的路的。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至少此時此刻,兩個人相處的時候,還都在對方可接受的範圍之內的,甚至於在這個時候,他們還是肯為對方去做出改變的。所以在聽完蘇慕的話之後,凌楓一點都沒有猶豫,直接就和蘇慕承認了錯誤。

「我錯了嘛,以後都不會這樣和你賭氣了,就算以後你煩我,我也和你聯繫,你不回是你的事情,我肯定不會因為你不回就不理你了。那老婆你能不能不要生氣了,下次我再也不這樣了還不行嘛。」

凌楓這個時候的語氣簡直甜得有些膩人,如果蘇慕開了外放的話,估計未央牙都會被膩掉了。但是沒辦法,蘇慕就是喜歡這樣的感覺,凌楓越這樣說她就越開心,而這個缺點,大概一時半會兒還真的就改不過來了。

「那這是你說的,你答應我了就不能變了。」

「是是是,我答應你了,肯定會做到的,那老婆大人能不能不要生氣了吖。」

「哼,那這次我就原諒你了,下不為例,再有下次,我就把你的頭髮都薅光。」

雖然未央沒有聽到凌楓到底說了些什麼,但是看蘇慕的這個反應,就夠她氣的了。儘管她從來沒有見過蘇慕這樣小女人的樣子,也從來不敢相信蘇慕會被自己的男朋友哄得眉開眼笑,當她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她一點也感覺不到什麼驚喜,只有滿肚子的火氣。或許是她沒有談過戀愛的緣故吧,所以她真地很難接受蘇慕變成這個樣子。可是她對此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蘇慕喜歡,那她就只能接受。

於是她就在心裡暗暗發誓,如果有一天這個小崽子要是敢欺負蘇慕,讓她再多受一點委屈的話,她一定要聯合蘇慕所有的小姐妹們一起,活寡了他。

這面未央計劃著要怎麼懲罰凌楓,而那面蘇慕和凌楓就開始討論起了明天見面時的細節。

因為機票和高鐵票早在出發之前他們兩個人都已經商量好了,所以明天的時候,蘇慕只要下了飛機就去坐機場大巴的話兩個人應該就能在火車站那裡順利見面,不會讓另一方等得太久。只不過之後要住在哪裡還沒有定下里,所以他們兩個人就開始在一旁研究起了這些事情。大約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把這些東西都確定好了之後,凌楓就再三申請今天晚上和蘇慕連麥睡覺,雖然蘇慕有些擔心未央會不願意,但是也抵不過凌楓的央求,就和未央說好,把聲音調到最低,然後就在凌楓的哄睡中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蘇慕就和未央兩個人急急忙忙地趕去了機場。

說實話,蘇慕真的十分捨不得和未央分開,因為在她身邊真的沒有比未央能更了解她的人了,如果現實真的允許的話,她真的很想和未央一起,在西安生活。 對於蘇慕這種極度愛哭並且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眼淚的人來說,每次和未央分開的時候,無論是誰看著誰走,她都忍不住要掉眼淚。未央雖然不是這種愛哭的人,但是受蘇慕的影響,在送蘇慕去安檢的時候,想到要再見到蘇慕真的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也不禁是紅了眼眶。她一遍一遍地囑咐蘇慕,一定要對自己好一點,別再因為凌楓讓自己受到傷害了,而蘇慕則是一直要她照顧好自己,多長點心眼兒,在工作的時候一定要先想著保全自己。

就這樣,兩個人最後以一個擁抱做了道別,然後就各自踏上了各自原本就應該要去走的路。

上了飛機之後,在沒有起飛之前,蘇慕就給凌楓發了信息,告訴了他自己準備登機了的消息。而這個時候凌楓已經在高鐵上坐了很久了,一直也不敢睡,就怕錯過了蘇慕的消息,等到看到這條信息之後,他這才放下心來,然後簡單地和蘇慕聊了兩句,一直到蘇慕必須開啟飛行模式之後,他才在極度的睏倦之下一覺睡了過去。

關掉了手機之後,蘇慕的困意也逐漸襲來,在度過了飛機上升時期帶來的不適感之後,蘇慕也合上了眼睛,準備睡上一會兒。

其實在蘇慕的想法里,她一直覺得,在行駛的火車和飛機上讀書和看窗外的景色,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情。所以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只要她出門,背包里就總有一本書,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加起來也沒看完過一本。倒不是她不想,也沒有去實踐,而是她只要處於這種狀況,就一定控制不住自己的困意,十分鐘都用不上就特別想睡覺,更重要的是,如果她不睡,那想都不用想,不出半個小時,她暈車的情況就會十分明顯,剩下的時間裡,她想從座位上起來都難。

蘇慕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麼明顯的暈車情況,而家裡人則把這個毛病歸結到了隔代遺傳上。因為蘇慕的爸爸媽媽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都是司機,從來都不暈車,全家人就只有她姥姥和她有一樣的癥狀。只不過這個理由就只是安慰了她的其他家人,蘇慕本身就覺得這個理由簡直扯得要命,實在是讓她覺得難以接受。

不過說起遺傳這件事情來,蘇慕還是覺得很悲憤的。因為家裡所有人都一致覺得,蘇慕就是挑著她爸媽所有的缺點長的。畢竟她爸媽的基因真的都還算是不錯的,無論是長相、身材亦或是智商,在蘇慕這個年紀的時候,還都挺拿得出手的,可是到蘇慕這裡,他們所有的優點好像都避開了蘇慕一樣,以至於就給蘇慕留下了一個平板一樣的身材,還有各種有缺陷的五官。這些雖然湊在一起還勉強能看,可是和她爸媽比起來真的是比哪差哪,這著實也成了蘇慕心裡一道「難以自愈的創傷」,以至於這麼多年以來,只要一有人提起這件事情,蘇慕就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在飛機上迷迷糊糊地睡了有快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到了午餐的時間。蘇慕這時候根本就沒有睡醒,被叫起來的時候連眼睛都還有些睜不開,但是這並沒有耽誤她吃東西這件事情,哪怕根本都看不清空姐的臉,蘇慕也選了自己想吃的東西。

這倒不是蘇慕貪吃,而是在接下里的時間裡,她幾乎就沒有時間能夠吃飯了。為了能夠和凌楓一起到北京站,他們把時間都算得很緊迫,如果她現在不強迫自己把這些東西吃下去的話,那接下來她肯定會餓,而等到那個時候,她可就沒有機會吃東西了。

餓著肚子的感覺是挺不好受的,但其實她也能忍著,只是如果這樣忍下去,那接下來的時間裡,她可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想吃東西。凌楓最愁她吃東西少還不按時吃這件事情了,而且他經常會覺得蘇慕太瘦,不停地催促她多吃,然後好能變得胖一點,這樣身體才能變好起來。所以如果和他在一起的時候,蘇慕不想吃東西的話,那場面一定會變得很不好,兩個人沒準還有可能因為這種事情吵上一架,所以與其之後會因為吃飯這種事情和凌楓產生矛盾,那不如現在就強迫自己吃些東西,不讓這些事情發生。再說了,按時吃飯對自己也沒有什麼害處,多吃一點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在依靠著可樂里二氧化碳的在口腔里產生的強烈反應清醒過來之後,蘇慕就盡量讓自己把這些東西都吃掉一半。等到她勉強把自己規定的最後一口吃光之後,她才長吐了一口氣,如釋重負般地躺回到了椅子上。

本來她是想著就這樣直接繼續睡下去的,畢竟東西都已經收拾好了,一會兒空姐直接把垃圾撤下去就可以,沒有什麼需要她再動的。結果沒想到她剛閉上眼睛,就聽到了旁邊女孩子發出驚嘆的聲音。

「果然瘦的人吃的東西就是少啊,像我這種就肯定別想瘦了吧,根本就沒辦法做到不吃東西啊。」

她話音剛落,最裡面的女孩子就立刻說道:

「胖瘦怎麼了,又沒有什麼影響,別人怎麼看你都是別人自己的事情,你只要不嫌棄你自己就好了啊。跟你說了多少遍了,要自信啊。」

這兩個小姑娘應該是覺得自己的聲音都不高,再加上這個時候周圍環境也比較吵,所以說這些蘇慕肯定不會聽到。但是現實正好和想象相反,蘇慕不止聽到了,而且還聽得一字不差。

在飛機起飛之前,其實蘇慕是有觀察過這兩個女孩子的,因為她們兩個人的體型和關係看起來都和她和未央兩個人很像,所以她就不自覺地多看了兩眼。以至於此時此刻,她其實是很想開口插話的,不過她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選擇了閉嘴。

未央身材走樣是因為藥物的原因,這是她沒有辦法改變的事情,而且她這種胖想要瘦下來,真的是特別困難,蘇慕很清楚這件事情,所以她從來都沒有勸過未央去減肥,不過也沒有阻止過她想要減肥的心思,她就只是默默地支持著她,無論她做什麼樣的決定,她都會找各種各樣的理由去支持她,給她信心。

她能這樣對未央,是因為她清楚未央的狀況,但是旁邊這倆人是什麼情況她一概不知,也沒辦法做什麼評價,所以。就聽聽就算了。不過其實她還是想和那個坐在最裡面的姑娘說上一句的,別人處在什麼樣的環境當中,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和心境,其他人是真的很難理解的,感同身受這個詞在蘇慕看來,本身就是一個不應該存在的事情,因為每個人的經歷不同,對同一件事情會產生的感覺都不會相同,所以當別人想要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一味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阻止或者支持的話,會被看成是很愚蠢的行為,就算不能真正了解當事人的內心,但也要至少為對方多多考慮一點才是。雖然她說的要有自信是正確的,但是對長期處於這種環境下的女孩子來說,或許肥胖就是導致她不自信的源頭,而想要改變現狀,她就必須擺脫肥胖。這些東西真的是因人而異的,畢竟也不是所有人都有一個很強大的內心,能夠正面面對自己的缺點。就像蘇慕一樣,無論有多少人誇她長得不錯,她依舊會為自己牙齒上的缺陷而感覺到不自信,照相的時候從來不敢裂開嘴笑,甚至稍稍張那麼一點嘴,會露出一丁點的牙齒,她都會立刻選擇把照片刪掉。

每次蘇慕想到這些的時候,都會覺得自己很老氣,就像是學校里的教導主任一樣,所以儘管她學的是師範類專業,她卻一點都不願意當老師。她倒是能和學生們打成一片,畢竟現在和她相處的,有好多都是十六七歲的小孩子,而且他們關係都還很融洽,所以在師生關係上根本就不是問題,但是一想到老師的工作是教書育人,她就覺得,自己教書是可以的,但在育人這方面,她大約可能是做不到了。因為她本身都還不定性,說衝動可能真沒有人能比她更衝動了,做事還欠考慮,還不喜歡承擔責任,這樣的她根本就不可能會勝任一個老師的工作。她做不到昧著良心去賺這個錢,就算是挨點累瘦點苦少賺點,她也不想耽誤別人家孩子的前程。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她最受不了那種被家長慣得囂張跋扈的小孩子,她會很擔心自己一下沒忍住,揍人家一頓,還覺得自己有理。

不過她肯定是有理。

這段小插曲最終還是在蘇慕的隱忍當中悄悄過去了,蘇慕想著想著就又睡了過去,沒再聽到這件事情的後續。只不過等到準備下飛機了的時候,正巧又聽到她們兩個人在討論這件事情,而且還是真真切切地聽到了那個胖胖的女孩子帶著哭腔說了那麼一句「我真的就是想瘦一點,瘦一點我肯定自信」,於是蘇慕再也沒有忍住自己,拿起手機打開了和未央的聊天界面,用語音給未央發了一條信息。

「你想去做什麼你就去做,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無論是失敗還是成功,你背後都有我呢。」

蘇慕發完這句話,看也沒看著兩個人,就背起包徑直下了飛機。

她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妥,但是,那女孩子說這句的時候,讓她想起了不久之前那個想讓所有人都同意她和凌楓在一的她自己,她想或許這個女孩和她當時一樣,只是希望身邊能有一個人理解她支持她而已。所以即便她說出這句話,更加會影響那兩個女孩子之間的友情,她也還是忍不住想要說出來。

下了飛機之後,因為在行李那裡浪費了一些時間,所以蘇慕幾乎是連跑帶顛的去找大巴的位置。

其實最開始和凌楓說她坐過機場大巴的時候,蘇慕也算是鑽了個空子。事實上,她每次到首都機場,不是朋友接送,就是朋友接送,連車都沒有打過,更別提坐機場大巴了。她這樣說只是為了不讓凌楓擔心而已,畢竟凌楓非常清楚蘇慕這找不到路的缺點,她就很擔心自己說了之後,凌楓會讓她在機場等她,然後他再買提前一點的車票過來接她。這絕對是凌楓能幹出來的事,蘇慕一點都沒有懷疑。所以為了避免這件事情的發生,蘇慕就悄悄偷換了概念,以至於現在她就真的在機場迷了路,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

東問西問問了一圈之後,蘇慕才找到了大巴的位置,不過這個時候,大巴已經開走一輛了,等下一趟還要好久,肯定是趕不上凌楓的車了。於是蘇慕在內心經歷了幾番爭鬥,最終還是決定去打車。

這個時候蘇慕其實還是很心疼錢的,畢竟早前並沒有這項支出,現在突然多出來了,蘇慕就會覺得心裡十分不平衡,覺得這個錢花的很是冤枉。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她也不想凌楓起了個大早,坐了七個多小時的車來找她,結果還要等她,所以坐在計程車上的時候,蘇慕一直在想,自己到時候是要實話實說,還是告訴凌楓,自己是坐大巴來的。

這對蘇慕來說絕對是一大考驗了,因為如果說了實話的話,凌楓一定會指責她,為什麼之前要說坐過,為什麼不提前查好,為什麼不提前為這些事情做準備,可要是承認了自己是打車來的話,凌楓又會指責她亂花錢,一點不知道珍惜自己的勞動成果。反正不管怎麼說,他都不會體諒她但是做這些時候的心情,所以就這樣想了一路,蘇慕最後還是決定,要實話實說。

反正挨罵已經是逃不過的了,那還不如說實話了,畢竟謊言可是要用更多的謊言去掩蓋的,她沒那個本事編一張謊言的大網,同時她也不希望,以後在出現類似的事情的時候,凌楓也這樣騙她。 坐在計程車上的時候,蘇慕突然想起了之前一次來北京見朋友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當時因為是想要和自己的小姐妹兒一起去故宮和博物館,所以蘇慕就趁著假期的時候,和小姐妹兒約了時間,之後朋友聽說了她的行程,又正巧他那幾天也有時間,就問了蘇慕要不要先到幾天,他可以帶她在北京逛逛其他的地方。

蘇慕對北京的興趣還是挺大的,而且之前因為一直都只是在逛街和去博物館參觀,其他的地方都沒有去過,所以當這個人提出這個提議的時候,蘇慕覺得完全可行,就順帶又計劃去了其他的地方,然後準備提前幾天到北京找他。

等到蘇慕在外地「流浪」了十幾天之後,她其實已經有些累了,在去北京的時候,她就想著反正也不趕時間,找個機會休息兩天。正好她朋友這兩天也不休息,於是她就提起和朋友商量了一下,先去他那裡找個酒店住兩天,然後再一起出去玩。

畢竟自己還有工作,也不好請假來陪蘇慕玩,所以朋友很爽快的就答應了,蘇慕也沒有想著要他去接站,等到下了火車之後,和他要了個定位,就準備打車去他那邊找酒店去了。

這期間都很正常,沒出現過任何問題,可是這車開了一半,蘇慕的朋友快要下班問她到哪的時候,一個讓蘇慕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現了。

她的朋友在聽到她說她是打車來的時候,竟然要她立刻下車然後轉乘地鐵,而原因就是打車實在是太貴了,她不能這樣浪費錢。

當蘇慕聽到這條語音的時候,她當真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一直到聽過兩三遍,確定這真真切切就是她朋友發來的時候,蘇慕覺得自己當時真的很想親手撕了他。

勤儉節約是美德,和存款多少完全沒有任何關係,這道理蘇慕十分清楚,但是也沒有人說為了勤儉節約就一定要讓自己吃苦受累吧。以蘇慕這個經濟狀況,再不濟也不至於掏不起一個打車錢,自己花錢享受,又沒花他的錢,他憑什麼要求她現在就下車去坐地鐵。她就是因為拿著這麼個行李箱,自己來來回回搬著不方便才要打車走的,跟她說這些,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那個時候的蘇慕還不是喜歡和人據理力爭的人,遇到這種情況,她是拍拍屁股就走了,半點都不猶豫,也不會和人打招呼。所以她說了句「我自己的錢,我愛怎麼花我都樂意」之後,就直接刪掉了那人的所有聯繫方式,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和他產生過任何交集。

從那個時候開始,蘇慕就發誓,她以後絕對不會找一個狠得下心讓她吃苦受罪的人。她可以陪著那個人白手起家,也心甘情願陪那個吃苦受罪,但如果那個人覺得她就應該過這樣的生活,那麼不好意思,她就是那個貪慕虛榮的女人,更喜歡有錢人的生活。

她一直覺得人窮沒有什麼,可能是沒有好的機遇,也有可能是沒有找對方法,但就算再窮,想要努力改變現狀、想要追求美好的想法一丁點也不能少,如果他只會埋怨,埋怨老天爺的不公、埋怨他所遭遇的一切事情,那這個人根本就沒有搶救的必要,他也就支配活在這種生活當中,註定不會有任何未來。

她不會和這樣的人生活在一起,去任憑這種人拉低自己努力提升起來的生活質量。

想到這裡,蘇慕不由得嘆了口氣。

其實在消費觀上,凌楓和蘇慕之間也有著很大的詫異。蘇慕不是那種善於打扮自己的人,對平常的穿著其實並不是很在意,而且這兩年喜歡上筆墨紙之類的東西之後,她買衣服的次數就變得越來越少,以前或許一個月能添上一件新衣服,現在半年一年的也不見得能新買上一件。而且她越來越心疼這些買衣服的錢,有的時候好不容易相中了一件衣服,左思右想之後,也有可能會因為價錢而選擇放棄。但如果這些錢都花在她喜歡的其他東西上,那她半點都不會猶豫,所以這麼長時間以來,她見凌楓穿的那些衣服,都是她幾年之前留下來、還沒有穿壞的那些,而冬天她穿的那件外套都已經有六七年了,袖子也確確實實地磨壞了,可她讓她姥姥縫了又縫,把壞的地方都縫好之後,還依舊穿著它,也沒說再買一件新的。

凌楓雖然對蘇慕的這個習慣並沒有說過些什麼,但是每次蘇慕翻淘寶想要看看買些什麼筆紙之類的東西的時候,凌楓全部都會選擇阻止。幾次之後蘇慕也覺得十分不高興,而反駁他一見的大致理由也是她賺的錢都是她自己的,她想怎麼花就怎麼花,詢問他也不過就是要讓他幫忙選擇一下有那些是好看的,而不是給他機會讓他說不可以買的。

每到這種時候,凌楓都會特別生氣,然後大吼上蘇慕一頓。而蘇慕原本因為看見喜歡的東西而變得高高興興的心情也會因為他這極具消失殆盡,只覺得凌楓這是蹬鼻子上臉,一點都搞不清楚現狀。於是兩個人就會大吵上一架,而無論是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情,兩個人吵架的點,都會歸結到蘇慕不聽凌楓話這件事情上。

對此蘇慕真的覺得無能為力,她實在是不知道,究竟是誰給凌楓培養出了這樣一種「為我獨尊」的思想。雖然說兩個人在一起要多為對方妥協一步,嘗試著去接受對方的缺點,試圖去理解對方,可是蘇慕試了幾次之後,她發現自己完全做不到去適應。

她沒有辦法一直去委屈自己的喜好,只為了滿足凌楓那種在她看來極度有問題的思想,她也會覺得不公平,為什麼凌楓在說出他的要求之前,從來都不肯考慮她的想法和處境。

用時下比較流行的一個詞語來概括總結凌楓的思想的話,那無疑就是「雙標」了。蘇慕原本在做事之前還會考慮,做這件事情會不會讓凌楓生氣,他會不會不能接受,甚至還會去詢問凌楓的意見,可這種「雙標」事件發生了太多次之後,蘇慕覺得她真的是半點都不能忍受凌楓這樣的脾氣。凌楓總是在說蘇慕怎樣怎樣不聽話,一生氣就會說出很難聽的話來,也會有很讓蘇慕氣憤的舉動,氣到蘇慕無數次的想要說分手,無數次的一個人哭到後半夜甚至哭到睡著,可他在做同樣的事情的時候,卻不準蘇慕生氣,只要蘇慕生了氣,開始質問他之後,他就會十分努力地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蘇慕不聽話這件事情上,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一次先服軟、主動承認自己錯誤的時候。

蘇慕一直不明白凌楓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她更不清楚,凌楓為什麼總是一遍一遍地挑戰她的底線。因為她很明確地表示過,每一次吵架凌楓說出那些話的時候、把她晾在一旁任由她哭著睡著的時候,都是在消磨她對他的感情。可他仍然無所畏懼,無論事情發展成什麼樣子,他都會任由蘇慕揮霍她對他的感情。他說他這樣做心情就會好上很多,吼了、罵了、只要不聽她哭,他就能冷靜下來。他也願意去考慮蘇慕說的那些問題,更不可能去找解決問題的方案,蘇慕走不了就只能這樣受著。

天知道蘇慕在看到他這些回答的時候是覺得有多可笑,而更讓她覺得可笑的是,哪怕事情發展到這種程度,她還是沒有辦法下定決心離開他。每次要說再見的時候,只要凌楓說她欠他的,她就會又狠不下心來,然後在半夜哭著安慰好自己,第二天再忍著委屈和凌楓說是她的錯,是她又在無理取鬧。

所以其實走到這一步真的也不能怪凌楓怎樣,因為所有的這一切都是蘇慕的心軟造成的,如果早在出了問題的那一刻,當她發現哪些問題的時候轉頭就走,這後續所有的一切都不會發生。或者哪怕再晚一點,當凌楓不再願意因為他的過錯而主動哄她、當凌楓說她想要的太多給不了她的時候,她就應該轉頭就走,再也不給他任何傷害她的機會。甚至在後來她發覺兩個人真的不能在一起的時候再堅決一點,不因為他偶爾的溫柔一次又一次地給他機會的話,她或許也會比現在活得好上很多倍。

只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有些事情選擇錯了就是錯了,也不可能再有任何能夠改過的機會。所以蘇慕也不想再繼續糾結這些事情,只是想著,也許有一天感情真的會被消耗乾淨,然後等那一天到了的時候,就頭也不回地離開凌楓。

她已經沒再奢望凌楓能夠認識到什麼或者改變些什麼了,甚至連最開始的和平分手,她都已經不再期望了。

不過此時的蘇慕並沒有想到有一天她和凌楓的感情會變得這樣的糟糕,她甚至空閑的時候,也會悄悄設想一下,以後要是和凌楓一起生活了的鵝湖啊,會是怎樣的場景。也許按照他的脾氣,依舊會覺得她買這些東西都很浪費吧,但就算他說了,也應該會主動給她添置衣服,至少會努力做到,讓她在買衣服的時候,不用再計較價格。

如果真的能發展成這樣的話,那她或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想都這裡,一直閉著眼睛的蘇慕不禁露出了一個滿足的笑容,之後她就伴著這個美好的夢想睡了過去,一直到了火車站,她都沒有再睜開眼睛。

下了車之後,蘇慕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稍稍緩解了一下身體的不適,因為打車速度快了的緣故,所以蘇慕還剩下好多時間不知道要去做什麼。於是蘇慕就躲到了肯德基里,點了一杯可樂,一邊喝著,一邊等著凌楓的車到站。

就這樣坐了二十分鐘之後,凌楓的車終於要進站了,而一直都在期待著見到凌楓的蘇慕卻不知道為什麼開始變得緊張起來,而一緊張,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要繼續在肯德基等著,還是要出去到出站口等著,而如果要到出站口的話,她在見到凌楓的時候應該做些什麼。

是要像短視頻里的情侶見面時那樣表現嗎?有一個巨大的擁抱或者是送一大束花之類的?哦天啊,為什麼火車站周圍沒有開過一家花店呢,要是有的話,這得給團聚的情侶們帶來多少便利啊!

就在蘇慕胡思亂想這些時候,凌楓的車已經提示進站了。蘇慕十分緊張地往裡瞧著,雙手用力地揉著行李箱的拖桿,腦子裡又不停地回放著剛剛看到的那些短視頻里的動作,就怕自己沒有經過實踐,然後等見到凌楓的時候做錯了那裡,讓兩個人在這麼一大堆人面前丟臉。

然而遺憾的是,儘管蘇慕做了這麼多的準備,可當凌楓出現在她視線中的那一刻,她的腦子還是瞬間就變成空白一片,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了,一直到凌楓走到她的面前,她才結結巴巴、有些尷尬地對他說了一句:

「你……你來了啊……」

凌楓其實也是很期待蘇慕能做些什麼的,這樣他就不會去羨慕其他情侶有的他沒有了,一開始他見到蘇慕這樣還覺得有些不高興,因為蘇慕看起來對他的到來一點反應都沒有,可是當他聽到蘇慕說話的時候,就突然發覺,可能是他想得太多了。

每個人都有愛一個人的方式,或許蘇慕就只是不會像其他女孩子那樣愛把所有的喜歡都表現出來而已,但是只要他肯用心去體會,那他就會發現,在每一件小事當中,蘇慕都加進去了她所有的感情。她其實也算是給足了他安全感的,只是,他卻曾經讓她失望過。他知道這些事情是沒有辦法彌補的,那些事情會成為蘇慕心裡永遠都不會癒合的疤痕,但他會盡最大的努力,讓她可以不再想起這些事情。 想到了這些,凌楓看向蘇慕的眼神,就變得愈加溫柔起來。蘇慕不太習慣被別人看著,本來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這樣就變得更加尷尬起來,甚至有些想要逃避。不過凌楓卻是並沒有給她機會,直接把她攬在了自己懷裡,然後輕輕啄了一下她的耳尖,就帶著她往地鐵站那裡走,一邊走還一邊說道:

「本來還以為能趕在你之前到的,結果沒想到還是你先到了,那我準備的那些都用用不上了,誒,還有點遺憾啊。」

「什麼什麼?你說什麼?」

因為凌楓的動作實在是太過突然,蘇慕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腳下,生怕自己沒保持住平衡,或者是自己把自己絆倒,再加上凌楓的聲音小,周圍又很吵,因此她並沒有太聽清凌楓究竟說了些什麼,就想凌楓再重複一遍。

凌楓本來就沒想讓蘇慕聽到這些,說完他就有些後悔了,不過很慶幸蘇慕沒有聽到,所以當蘇慕問起的時候,他直接換了另外一句,試圖把剛剛說的那些掩蓋過去:

「我說,我們快點走吧,排隊等地鐵也要好久呢,再不走天黑之前都走不到住的地方啦。」

「不可能,你剛剛不可能是這麼說的,我有聽到你說什麼準備之類的詞了。」

要說蘇慕不懂浪漫,有的時候那可真是名副其實。在這種情況下,稍微有那麼一點智商的人都能猜到對方是真的不好意思再重複一遍了,肯定也會給對方一個面子,不再繼續追問了,然而蘇慕卻是半點都沒有看出來,還一直打破砂鍋問到底,就是想知道凌楓說了些什麼。

凌楓真的被自己這個鋼鐵直女般的女朋友氣得不輕,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她的話,那「不解風情」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他是真的不想再重複一遍,可是蘇慕又在一旁嘰嘰喳喳地問個沒完,於是為了讓自己的耳朵能夠清凈一點,他環視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小孩子之後,他毫不猶豫地吻住了蘇慕,讓她暫時把嘴閉上。

蘇慕被這突然起來的吻吻得瞬間就大腦一片空白,她瞪大了眼睛呆愣愣地看著凌楓,不知道是要推開他,還是要接受他,以至於她就保持著這個動作,一直到凌楓放開她,她的眼睛還保持著一開始時候的樣子。

「就不能不問了嘛,又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啊可是,哪有那麼多事情都要被問清楚。」

凌楓說完這句話,就抓著蘇慕繼續往前走,完全忽視了周圍人傳來的一樣的目光。而蘇慕卻是完全不能忽視,以至於她的臉紅得發燙不說,更是連頭都不敢抬了,就像個小寵物一樣,乖乖地跟著凌楓往前走著,卻是把頭垂得很低,低到幾乎都要看不清眼前的路,差點把自己絆倒。

不過等到上了地鐵之後,蘇慕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因為剛剛發生的那件事的緣故,凌楓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她是怎麼到這裡來的這件事情上,這樣的話,那她就可以逃避掉這件事情,完全不用再擔心要怎麼做才能不挨說了。

想到這裡,蘇慕不禁覺得自己的運氣好像是突然變得好了起來,忍不住嘿嘿傻笑了兩聲。凌楓原本都快要睡著了,結果一聽到她這笑聲,就又清醒了過來,然後低下頭來問蘇慕在笑什麼。

因為地鐵人上多的緣故,所以蘇慕一直是站在凌楓懷裡的,這樣想要保持兩個人的平衡,就只要凌楓把住扶手,然後蘇慕抱住凌楓就可以了,這原本是一個很節約位置的方式,而且凌楓還可以護住蘇慕,不讓別人擠到她,可是就現在這個情況看來,他們兩個人的交談似乎成了一些問題,因為凌楓要是想和蘇慕說話的話,就需要低下頭,而蘇慕想要和凌楓說話,就需要把頭抬起來,於是兩個人的動作,怎麼看怎麼都像平時蘇慕撒嬌和凌楓要親親時的樣子,於是凌楓又沒忍住,還沒等到他得到剛才那個問題的答案的時候,他就先親了蘇慕一口。

作為一個自認為很扛撩的鋼鐵直女來說,從來都只有她心血來潮撩別人、給別的女孩子撩到臉紅的份兒,哪有人像凌楓一樣,敢這樣撩她的,於是在凌楓親完之後,她的臉瞬間就又紅了起來,然後就直接把臉埋進了凌楓的胸前,說什麼也不肯再露出來了。

凌楓看著蘇慕這個樣子,有些無奈又有些想笑,之後他又把她往懷裡摟了摟,然後再用手臂隔開了她和其他人的距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