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宓猶豫了半響,還是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主要也是因為聽唐華震和唐梓玥你來我往的「爭吵」聽得頭都快要大了。

0

唐梓玥也是十分好奇的唐華震會說出怎麼的答案,畢竟就因為這麼個婦人,他和穆天倫中午挨了一頓批。

「不想見就是不想見,哪來得這麼多理由。」

「???」

蘇宓和唐梓玥一臉黑線的看著唐華震,沒有理由還耍什麼小孩子脾氣,還賭氣不吃飯。

「哎呀,其實就是容易勾起往事的回憶,就會心煩氣躁,你倆別盯著我了行不?給爺爺一個面子行嗎?」

唐華震被盯得脊背發涼,只能再隨口解釋一下,說實在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會這麼煩躁啊。

蘇宓和唐梓玥對視一眼,兩人同時後悔請崔夫人過來了,總感覺會有什麼修羅場出現。

三人下樓的時候,飯也剛剛做好,蘇世初招呼著崔夫人和三個女孩子外加唐華震落座,剩下三個大男人當然是被蘇世初拉去「當苦力」端菜了。

「為什麼連我也要一起,你們一個兒子,一個女婿,跟我有什麼關係?」

穆天倫哭喪著臉,心不甘情不願地向廚房進發。

「你要是不想被打一頓,就閉嘴吧。」

「唐梓玥你嘰里咕嚕地說什麼呢?」

「爸,我說我最愛端菜了,這是我的榮幸。」

看著求生欲滿分的唐梓玥,穆天倫逐漸變得「恐婚」,萬一顏詩豪也是這樣的岳父,那他日後不得變得跟唐梓玥一個德行?想想就是一陣顫慄。

由於今天的餐桌上多了一個人,今天這頓晚餐頗為安靜,安靜地崔夫人真的以為唐家的餐桌上是充滿禮儀的。

正當崔夫人感嘆幸好她以前就教育了崔博然學習這種大戶人家餐桌上的教養的時候,發生一件崔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崔夫人的三觀逐漸開始崩塌。

無時無刻不在秀恩愛的唐梓玥,能忍得了不秀恩愛?不對,他和蘇宓是真的恩愛。

蘇宓還是挺喜歡吃皮蛋的,巧的是顏語涵和藍婷婷也喜歡,所以面對僅剩兩片的皮蛋,蘇宓已經表現出給顏語涵和藍婷婷吃的想法了。

這麼「委曲求全」,唐梓玥能看得下去?

顏語涵正準備夾起一片皮蛋的時候,唐梓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顏語涵的筷子之下搶走皮蛋,順便順走了最後那塊,全部夾進了蘇宓的盤子里。

「唐梓玥你搶我家丫頭皮蛋做什麼?」

「穆先生你可以閉嘴了,我本來就是要夾給阿宓的。」

穆天倫委屈,他想替顏語涵打抱不平,結果被顏語涵親自懟了,說什麼他已經比蘇宓重要了,假的,全都假的。

一旁的陳嘉珩倒是沒少往藍婷婷碗里夾魚,對於即將又要開始熱鬧起來的餐桌,他和藍婷婷一向是很少參與,一直都是專註於二人小世界。

「……陳嘉珩先生,請問你是把魚刺都剔除了,再給婷婷的嗎?」

穆天倫準備不搭理顏語涵了,但是轉頭又被正細心剔除魚刺的陳嘉珩餵了一嘴的狗糧。

怎麼難道他天生就是來吃狗糧的?

「不止嘉珩哥哦,宓兒也替我剝蝦呢。」

「???」

穆天倫再看看坐在對面的蘇宓,真的是在細心地剝蝦,不僅剝給了唐梓玥,還剝給了唐華震,蘇世初,陳嘉珩,藍婷婷和顏語涵,甚至連崔夫人都有份。

穆天倫驚了,為什麼他沒有?這不公平,不能因為他吃了狗糧就不給蝦了吧。

「小宓我也要蝦。」

「好……」

「不好,穆天倫你沒有手嗎?」

「你怎麼不想想我是宓兒的老公,爺爺是爺爺,爸也是親爸,嘉珩哥是親哥,婷婷姐是親嫂子,顏語涵是宓兒的發小,崔夫人是客人,你什麼身份?大伯哥嗎?」

穆天倫滿頭的問號,他就想感受一下這種待遇,明明蘇宓已經說「好」了,怎麼他還要被他女朋友和他表弟懟呢?

太委屈了,簡直是太委屈了。

「你……唔。」

穆天倫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嘴裡就被塞了兩隻剝好了的蝦,一隻來自顏語涵,一隻來自唐梓玥。

「你有女朋友,就別找阿宓剝蝦了吧,我的手是擺設?」

「就是就是,找你自己女朋友,別讓我家寶貝宓兒給你剝蝦。」

穆天倫看著彆扭至極的顏語涵和唐梓玥,再看一眼正在努力憋笑的蘇宓,嚼了嚼嘴裡的蝦,還真別說,別人剝的蝦,還真是挺好吃的。

被人寵著,好像還挺快樂的。 對於逐漸熱鬧起來的餐桌,崔夫人除了驚訝還是驚訝。以前的時候,她家的飯桌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歡聲笑語,崔博然只要一開口,她就用「食不言,寢不語」來教育崔博然。

現在想來,或許就如從崔博然離開家后,她一直反思的那般,是不是她的教育方式從根本上就錯了呢。

崔夫人面上的神情變化,唐華震全部捕捉到了,他的確不喜歡崔夫人那一家人,「私生子」一直以來都是他無法釋懷的恥辱。

不過既然這崔夫人只是有點野心,也沒了當年的那般嚴苛,唐華震也就對崔夫人的存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飯後,崔夫人借口身體不適匆匆離開了,雖然唐家諸位都待她很好,但是對她越好,她就越發心虛,也就越發得如坐針氈,只能先行離開。

「我說老爺子,你真得打算當甩手掌柜,把所有的一切交給孩子們了?」

好不容易孩子們去庭院里燒烤,等著過會放煙花,蘇世初也終於有了機會跟唐華震嘮嗑。

「我還能活幾年?還管那麼多幹嘛,你起開,擋到我看元旦晚會了。」

蘇世初坐到唐華震旁邊嗑瓜子看晚會,還不忘繼續跟唐華震談天說地。

庭院里,燒烤當然是三個大男人的活了,三個丫頭都坐在鞦韆和藤椅,進行著閨蜜間的秘密會談。

「我來採訪一下二位,婚後跟戀愛有什麼不同?」

顏語涵右手握著一罐肥宅快樂水,首先伸到藍婷婷的嘴邊進行訪問。

「沒戀愛,直接結婚了。」

「……打擾了,下一個。」

蘇宓的視線一直注視著專註烤串的唐梓玥,聽到顏語涵的問題,不假思索地就脫口而出,「越來越黏人了。」

聽了蘇宓的答案,顏語涵的手頓了頓,顏語涵現在嚴重懷疑她自己是有什麼毛病,幹什麼不好,非要學穆天倫恰檸檬。

「怎麼?小語涵是想結婚了?」

總裁騙妻好好愛 「唔,我不是我沒有,婷婷姐你別亂說。」

蘇宓也把視線收了回來,和藍婷婷一起目不轉睛地盯著臉越來越紅的顏語涵。

「看看看什麼呀,我真的沒有想要結婚啊。」

顏語涵越說聲音越小,越說越覺得心虛,可她確實沒有想要現在結婚的意思。

「她是不是思春了?」

「我也覺得是這樣。」

「二位,我還在這呢,竊竊私語能不能小點聲?」

蘇宓看著「氣急敗壞」的顏語涵,實在是沒忍住,一頭鑽進藍婷婷懷裡,笑得渾身發顫。

被蘇宓這麼一笑,顏語涵越發覺得她的臉更燙了,氣呼呼起身要撓蘇宓的胳肢窩。

「欸,小心小宓的肚子。」

「媽呀,救救救命啊。」

「你倆快躲開啊……」

「嘭–」的一聲巨響,從三個女孩子剛才聊天的地方傳來,唐梓玥嚇得心一顫趕緊跑了過去,穆天倫和陳嘉珩也是嚇得趕緊回頭查看。

然後就看到蘇宓完好無損地坐在鞦韆上,表情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藍婷婷和顏語涵抱成一團摔在已經歪七扭八的藤椅中間。

唐梓玥趕緊把藤椅扶起來,好讓她們倆能起來,穆天倫和陳嘉珩也趕緊趕過來把自家夫人扶起來。

「沒事吧?摔疼了沒?快讓我看看。」

陳嘉珩小心翼翼地檢查著藍婷婷有無大礙,生怕藍婷婷剛才摔疼了。

穆天倫也是一臉擔心焦急地左看看,右看看,在確定顏語涵平安無事之後,開始惹人煩的大媽式念叨。

「你說說你,怎麼毛手毛腳的,就不能小心一點嗎?你這要是傷到了小宓,唐梓玥能把咱倆生吞活剝了。」

「穆先生,你變了,你就不能學學嘉珩哥的那般溫柔嗎?或者你學學唐梓玥的那般乖巧懂事也行啊,非得跟我互嗆才滿意?」

「穆太太,真是不巧,我這是深得你的真傳啊。」

「難不成你還想打一架!?」

顏語涵伸手去擰穆天倫的耳朵,穆天倫一個閃身躲了過去,顏語涵不肯罷休,繼續追擊,穆天倫不甘落後,迎難而上,兩人擰在一起(並不)。

為了避免這倆人的戰爭波及到蘇宓和藍婷婷,唐梓玥和陳嘉珩扶著自家夫人,迅速撤到燒烤架旁。

蘇宓聞聞烤肉的香氣,眼睛巴巴地盯著唐梓玥,唐梓玥拿了兩串烤肉,仔細替蘇宓吹涼了,再把肉擼下來擺放在盤子里遞給蘇宓。

「唐唐,這樣的吃法,毫無樂趣。」

「不行,你看剛剛差點你也摔倒了,萬一你再戳到嘴就不好了。」

「我是三歲小孩嗎?」

「不是,你是我的心肝小寶貝。」

「……」

蘇宓的內心有一句好土沒有說出口,礙於自家哥嫂在場,只能尷尬地低頭吃肉。

「這不是一般的土。」

陳嘉珩是忍不住不吐槽的,唐梓玥停下手裡的動作看著陳嘉珩,「我知道,但我樂意。」

「你是如何做到土味滿滿,還能讓我家小妹對你死心塌地的?」

小妹?

除了還在一旁打鬧的穆天倫和顏語涵,唐梓玥,蘇宓和藍婷婷都是有一瞬間的呆愣,他居然喊了蘇宓我家小妹?

好像就算是確認了兩人的兄妹身份之後,一直是蘇宓喊陳嘉珩哥,陳嘉珩好像真的沒有明目張胆地喊過蘇宓妹妹。

「咳咳,哥,是他對我死心塌地,我對他頂多算是『老公痴傻多年,我不離不棄』。」

「我也這麼覺得。」

「加一。」

唐梓玥算是明白了,這裡坐著的全是蘇宓的娘家人,他就是個沒人疼沒人愛的小白菜。

不過他不介意,頂多就是在小本本上記一下,等蘇宓生了寶寶再還回去,連同上次的一起,他是不介意多要幾個孩子的。

唐梓玥把火熄了,遞給陳嘉珩和藍婷婷幾串烤肉和烤翅,順便給依舊在打打鬧鬧的顏語涵和穆天倫留了幾串。

「說起來,嘉珩哥你怎麼沒把名字改回蘇珩?」

唐梓玥想問這個問題很久了,一直沒找到機會問,畢竟說到底陳嘉珩是蘇世初的親生兒子,改回蘇珩也算是認祖歸宗吧。

「沒什麼理由,麻煩。」 沒什麼理由,麻煩?這個解釋可以說是很厲害了,唐梓玥還想過是不是因為跟陳濤相處久了,所以陳嘉珩才遲遲不該名字,結果是因為嫌麻煩?

蘇宓一副吃瓜群眾的模樣,絲毫不關心陳嘉珩會不會改名字,畢竟改與不改,都改變不了他們是一家人的事實,不過蘇宓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那如果婷婷姐生了寶寶,孩子姓蘇,還是姓陳?」

「姓蘇。」

「那孩子要是問她的姓為什麼跟爸爸的不一樣,你要把一切都告訴她嗎?」

「……這是個值得深思的好問題,不過首先我得有個孩子,你說是吧婷婷。」

「嗯?欸欸欸,小夾子你拉著我去做什麼,我還沒吃完烤肉呢……」

「我想要個孩子。」

陳嘉珩原本是拉著藍婷婷的手腕的,但是由於藍婷婷在聽到要孩子之後極力掙扎不肯走,陳嘉珩一個橫抱把藍婷婷抱了起來,路過還在打鬧的穆天倫和顏語涵進了別墅。

蘇世初和唐華震就看著陳嘉珩抱著藍婷婷徑直走向客房。

「你家隔音應該挺好的吧?」

「那是相當的好。」

蘇世初看著唐華震,唐華震看著蘇世初,算了他們還是出去吃烤肉吧。

「唐唐,我是哪句話說得不合適,他怎麼突然就想要孩子了?」

「借口,全都是借口,我跟你講,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你不也是男的嗎?」

「我是例外!」

離婚,我願意! 距離新年的鐘聲響起,還有三分鐘,穆天倫和顏語涵也終於結束了打鬧,只不過他倆沒有烤肉可吃了,唐華震和蘇世初已經替他們吃光光了。

唐梓玥和穆天倫去點煙花了,顏語涵依偎在蘇宓懷裡,小聲地為她之前差點害蘇宓也摔倒的事道歉。

「梓玥,你去點那邊,這邊我來。」

「好,哥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隔著嘈雜的風聲,唐梓玥和穆天倫互道完新年快樂,迅速點燃煙花,撤離回蘇宓他們所在的地方。

蘇宓左手緊緊握著唐梓玥的手,右手盯著手機上的倒計時,顏語涵也從依偎在蘇宓懷裡,變成了被穆天倫攬在懷裡,唐華震和蘇世初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互相「嫌棄」地離了「十萬八千里」。

說到底,一直在吃狗糧恰檸檬的是他們倆吧。

「倒計時啦。」

「3」

「2」

「1」

「新年快樂。」

隨著蘇宓的祝福聲落下,煙花也終於升空,嘭的一聲在夜空中炸出繁星點點。

夜空中還在不斷綻放著煙花,同樣漆黑的客房裡,陳嘉珩停下動作,手指輕輕拂去藍婷婷眼角的淚,輕聲在藍婷婷耳畔說了一句,「新的一年還請繼續多多指教了,小蘭花姐姐。」

「唔,小夾子你又犯規,新年快樂。」

煙花表演很快就落了幕,唐華震和蘇世初熬不住先去睡了,唐梓玥和蘇宓明天還要參加地皮的競標會,也先去休息了。

諾大的庭院只剩下穆天倫和顏語涵兩個人。

「還想吃烤肉嗎?我給你烤,保證比唐梓玥烤的還好吃。」

「穆先生你就別大言不慚了,唐梓玥為了給阿宓做飯吃,那可是找了名廚特訓的,你能比得過?」

「不管比不比得過,你不能長唐梓玥的志氣,滅你男人的威風啊。」

「什麼我男人,你你你不能換成男朋友嗎,真是的,快去烤肉。」

顏語涵推著笑得滿面春風的穆天倫往燒烤架那裡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