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天昊說著,還真的很認真的往車外看了一眼,江景的確很美。

蘇天昊說著,還真的很認真的往車外看了一眼,江景的確很美。

蘇天昊說著,還真的很認真的往車外看了一眼,江景的確很美。 150 150 admin

可是江水那麼寬那麼闊,倘若這個時候他掉進江裡面,那後果……

孩子打了一個激欞,身子抖了一下。

倏而,女子一傾身,手就遞到了他的面前,「手錶給我。」

「為……為什麼要給你?這是我的手錶。」孩子拒絕,轉頭看了一眼睡得象死豬似的齊墨晨,心裡已經明白,他從上車開始就發現這個女人是壞人的事情,這個女子應該早就知道了。

甚至於還知道他用手錶與媽咪聯繫了。

完了,什麼都穿幫了。

他想裝作不知道也不可以了。

「因為我想給你換一個更漂亮的呀。」女子說著,真的拿出了一個全新的小手錶,然後彎身就湊到了後排的位置,想要把蘇天昊抱到前排去,然後擼下他現在的手錶換上新的。

新手錶看著很漂亮的樣子。

可是孩子知道,那一定不是什麼好手錶。

眼看著再也躲不過,蘇天昊一低頭,狠狠的咬了一口齊墨晨。

這一口,他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

要是齊墨晨真的還不醒,那就真的是豬了。

「昊昊別鬧,讓我再睡會。」沒想到,明明都流血了,就差沒咬掉一塊肉了,齊墨晨翻了個身,居然還能繼續睡睡睡。

孩子無奈的看了一眼齊墨晨,隨即小手一下子就摁下了車門的暗鎖。

他要自救,他要跳車。

可是沒用,女子顯然是早就想到了蘇天昊會有這個舉動,所以,早就在駕駛座那裡上了鎖。

孩子怎麼摁都沒用,開不了。

「臭小子,想跟我玩花樣,你還嫩了些。」女子一伸手,到底還是把蘇天昊給撈到了手中,狠狠的扯下他的小手錶,然後笑眯眯的為他戴了她拿出來的新手錶。

「嗯,挺漂亮的,是不是,小東西?」女子說著,就摸了一下蘇天昊的小臉蛋,嫩嫩滑滑的,觸感很好,「可惜啦,一會就要餵魚了。」

「你……你到底要幹什麼?」

「我想你死呀,哈哈哈。」女子大聲笑起來。

「你放了昊昊,只要你放了昊昊,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一直在開車的齊墨川全程都聽到了女子與昊昊之間的對話。

在孩子撥過來的那一瞬間,他就接通了。

聽到此刻,他已經是心驚膽顫了。

還不知道那個女人要怎麼弄死昊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個誠府很深的女子。

她早就知道昊昊用手錶與蘇小荷聯繫了。

這是故意的想要蘇小荷親耳聽到昊昊在她手上死去嗎?

幸好是他拿了蘇小荷的手機,否則,小荷要是聽到了,一定受不了。

「齊墨川,怎麼是你?」聽到齊墨川的聲音,女子一愣,完全沒想到是他的感覺。

「你放了昊昊,你想要什麼,我都給我。」齊墨川眼看著兩車間的距離,他最快也要五分鐘才能趕到。

所以此刻,他要儘可能的拖延時間。

不知道為什麼,知道昊昊有危險,他居然是從沒有過的擔心。

哪怕是他自己從前遇到危險,也沒有這樣的擔心過。

他什麼時候,居然對那孩子那麼的上心了?

可是這個時候,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齊墨川,如果說我想要你,你給我嗎?」女子唇角勾出一抹微笑,手上卻是發狠的掐著蘇天昊的小脖子,低頭看著孩子掙扎的樣子,沒有任何的感覺。

。。眾人逃了老遠的距離,身後那嘶吼的蜥叫聲才漸漸變弱……

「卧槽,老子…想..想回去了!這…尼瑪…才是第一個勘測地點,就差…差點全軍覆沒!要想把金林市那些勘測點都勘測完,不得…不得…全軍覆沒啊!」逃到安全區域后,白藏鋒也是喘著粗氣,將話斷斷續續的說完了。

《全職法師之頂級天賦》第167章步步危險 四個忍村的高層最後卻每人帶著苦澀的笑容,終究是他們快賭輸了,才幾天啊!

【兩天秤大野木:要是在這之前說我們快賭輸了,老頭子一定氣的坐立不安,現在卻有一種輕鬆感。】

【四代目雷影:是啊!執著於那些東西只會讓我們後輩受苦,我們怎麼又會讓仇恨綿延下一代呢?】

【千代:希望那個世界的曉組織給力點,不然這大計怕是難以完成!】

【照美冥:哪怕是做為女人,我也感到了熱血沸騰。】

【綱手:你們在說什麼?還有柳生怎麼了?】

【兩天秤大野木:我想這個才是決鬥場之主真正給我們看的東西,如果真是那樣,老頭子輸的心甘情願。】

柳生給看迷茫了,他又做了什麼?怎麼一個個都是那樣子瞭然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

【千手扉間:想法雖然不錯,但此時的木葉怕是難以承受你們的想法吧?】

【鬼燈幻月:不是木葉難道是我們霧隱嗎?不破不立,木葉此刻最虛弱也是最好改造的。】

【波風水門:事實的確如此可是如何把我們聯繫起來?】

【兩天秤大野木:這就要看那個世界的曉組織給不給力了。】

看的聊天群里的斑爺心裡一咯噔,瑪德曉組織的確和他有關係,長門就是他培養來複活自己用的。

【漩渦長門:關我曉什麼事?】

【四代目雷影:還真必須你們曉出力,我了解我自己,要是你們真要奪取尾獸,我們雷隱村一定會舉全村之力和你們開戰。】

【兩天秤大野木:如果你們曉真有斑,我們岩隱也一樣,斑曾經一度是老頭子的夢魘。】

【照美冥:只要把血霧之亂推給曉,我們霧隱也一樣。】

說到這裡照美冥面色複雜的看著木葉,最後只剩下一聲聲嘆息。

「唉!」

這種大計事關忍界後輩,乃是百年、千年甚至萬年大計,容不得絲毫馬虎。

【千代:讓我愛羅當風影,我砂隱也一樣,首領都叛變了,自然沒什麼反抗的動作。】

「?!」

我愛羅懵了,怎麼感覺千代哪怕知道他「被洗腦」也要讓他當風影。

這是在謀划什麼計策?讓他們不惜犧牲另外一個世界的村子的利益?

【千手扉間:既然你們都捨得如此大的利益我們木葉自然沒什麼捨不得的,願意用資金、武器、藥物等支援支持同盟。】

柳生看的更加懵逼了,感覺自己一不小心,弄出了一個大事件,震驚忍界的大事件。

【波風水門:現在開始制訂計劃,首先大蛇姬大人先進攻木葉,殺死三代目火影,而進攻的同時又殺死四代目風影,一時之間木葉和砂隱都深受曉的迫害。】

【千代:隨後五代目上任,抱著受傷者的抱暖的心裡支援同時受害的砂隱村,而在中忍考試期間我愛羅被洗腦成為木葉的一枚棋子打入砂隱,要成為風影。

老身使用體驗卡進入砂隱村,力提他成為風影,這樣在人才凋敝的時刻,我愛羅在我的支持下成為風影。】

【四代目雷影:木葉和砂隱此刻已經是關係密切的盟友,要是四代目矢倉不死,憑藉他木葉卧底的身份,木葉一統忍界只差我們雷和土了。

我和大野木兩人都是誰都不服誰的,此刻就需要曉組織了。】

【漩渦長門:我們能做什麼?】

【兩天秤大野木:你們正常捕捉尾獸就行,你可以使用體驗卡進入那個世界暗中調配曉的成員,讓他們大肆捕捉尾獸,引起忍界戰力失衡,最後借著斑的名義開戰。】

【宇智波帶土:也就是讓我出場了?讓我假借斑的名義在巨大的壓力下促使你們融合,最後戰後友好協商?好是好,可怎麼保證你們戰後不會因為利益而互相倒戈?】

【兩天秤大野木:你個瘋子的確適合,但鳴人和伊魯卡身上讓我看到了希望,讓忍界放下仇恨的希望,而且不是還有個柳生嗎?】

【四代目雷影:的確,柳生的思想會帶給人們另外一種希望,只要曉不防水,一般忍界都會融合,你們不是期待沒有戰爭的世界嗎?長門,你要加入嗎?】

【漩渦長門:沒有理由拒絕!】

【波風水門:計劃已經搞定,現在命名為「全忍界五大村子聯合計劃」怎麼樣?】

【兩天秤大野木:……】

【四代目雷影:這名字把我看笑了!】

【千手扉間:水門別逗了,直接命名為「建村偉業」如何?】

【兩天秤大野木:同意!】

【四代目雷影:建造一個忍界和平村嗎?都是一個村子!】

【照美冥:那樣的世界應該很美麗吧?我們就不會覬覦其它村子豐饒的一切,因為不管是什麼都是一個村子的人們!】

【千代:那樣子的悲劇應該不會再發生了!】

「轟隆!」

看到這裡柳生才徹地看明白,整個忍界全忍界聊天全特么的居然暗中聯合了,要以他這個世界作為實驗。

進行全忍界融合的偉業!

【波風水門:前期計劃叫什麼?】

【千手扉間:猿飛必須死!】

【猿飛日斬:……】

【大蛇丸:的確,死去的三代目火影對忍界發展十分有力,可以和砂隱聯合,弱化自身實力,而且示敵以弱勢,讓曉組織不會將主力放在木葉。】

【四代目:哼,那就是我們雷隱了?也就是說第一個被抓的是我們雷隱的由木人!】

【漩渦長門:不,我們制訂的計劃是從一尾到九尾!】

話一出忍界瞬間又冷靜了幾分,也就是說必須讓我愛羅死咯?

這計劃怎麼展開?

五代目應該不至於早死吧?

千代想起了自己創造的那個術,蒼老的面容上露出一絲感慨。

「一切都像是命運的安排一樣。」

【千代:不用擔心,五代目死不了!】

【海老藏:姐姐,你難道要用那個術嗎?】

【千代:這是為了忍界,不用擔心,反正老身也要老死而去,何不為了年輕的砂隱,為世界貢獻一點綿薄之力呢?】

【海老藏:唉,我知道了!】

【我愛羅:……】

感覺有點不對勁,他們兩個這是交流什麼?

【波風水門:也就是說八尾和九尾是最後收取的?】

【漩渦長門:的確如此!】

【千手扉間:按照鳴人的實力,你們可能有來無回,而按照視頻里的畫面,木葉也的確被毀,恰巧鳴人不在,也就是說你們後面被鳴人打死。】

【漩渦長門:看來事實如此!】

【宇智波帶土:長門被打死以後,就是我登場宣戰五大國,而五國由於害怕斑的強悍,村子又受到嚴重創傷,所以聯合了嗎?】

【四代目雷影:看來的確如此!】

【宇智波斑:……】

【千手柱間:馬達啦設計的計劃也要登場的,所以最後應該是馬達啦和全忍界開戰。】

【千手扉間:這個時候就需要大蛇姬了,他把大哥召喚出來與斑對戰,並且把斑擊敗。】

【宇智波斑:……】

【大蛇姬:看來事情的確是這樣演化的呢?但鳴人那麼強悍,為什麼不是斑變強被鳴人擊敗呢?】

大蛇姬的話一出讓設計的計劃產生一個疑問,最後一場大戰裡面肯定有什麼問題他們不清楚,那就是鳴人怎麼強悍如何解釋?

7017k原本還掙扎著雄性黑天鵝在於雌性看對眼之後便沒了掙扎的慾望,雙方嘎嘎叫着,似乎是在嚷嚷着要死一起死這種令人升起敬佩之心的話語。

而蘇雲在捕獲到雌雄雙鵝后,便毫不猶豫的放開了雄性,此時雄性對於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雄性黑天鵝愣了愣,有些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突然間就被放了,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