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香的音波攻擊對於封印了靈魂的李靈兒來說,完全就是沒有任何作用的聲音罷了,反之,李靈兒一心想要置蕭香於死地,更是不顧一切的接近蕭香,用李家的八極拳去逼蕭香和她肉搏,所以,纔會出現如今的這一幕!

0

而且,對於李靈兒和蕭香的金身肉搏戰,我只是觀看了短短的幾秒鐘,便得出了一個結論……蕭香的修爲很強,甚至和顛峯時期的李昌容差不多,但是,這僅僅是修爲而已,蕭香的近身格鬥能力,真的是太弱了,我想,蕭香應該是將她的精力,全都投入到了音波攻擊方面中了吧?

不管怎麼說,李靈兒已經佔據了壓倒性的優勢,她和蕭香之間的勝負,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只不過,李靈兒能不能在其他人承受不住蕭香的音波攻擊之前,將蕭香擊殺,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其他人,除了胡墨尚有抵抗之力之外,其餘人,根本無力抵抗蕭香的音波攻擊,一個個完全是目光呆滯,眼神迷離,包括已經被狼人吊打的石毅和吸血鬼,亦是如此!

當然了,我之所以沒有在幹掉美杜莎的第一時間,去救援石毅和吸血鬼,那是因爲,祖乙已經順利的解決了一名狼人,此時,祖乙已經同與石毅對戰的那名狼人,打了起來,而且仍舊穩穩佔據着優勢,暫時,石毅的安危,不需要我擔憂!

至於那兩名吸血鬼,雖然被三名狼人吊打,但在短時間之內,卻不至於喪命!

除此之外,我還有一個最大的難題,那就是……我現在的力量,僅僅能夠維持我站立不倒,至於救援,貌似,此時的我,並沒有這個能力!

上一次發動太阿劍,貌似沒有這麼大的消耗吧?

而且,這消耗也並不像這一次這般,來的這麼快,這麼急,這麼突然……

我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也來不及去思考其中的原因,因爲,此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已經從我的身後響了起來……

“親愛的楚!”

這聲音,是屬於卡羅爾的,這就證明,美杜莎死後,卡羅爾已經從石像狀態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了,雖然,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疲憊和痛苦……

聲音剛剛落地,拖着疲憊身軀的卡羅爾,便弓着腰,好像很吃力的走到了我的身前,這傢伙一隻手背在了身後,另外那隻右手則是放到了左心房的位置,朝着我深深的鞠了一躬,無比鄭重的說道:“親愛的楚,雖然我不知道,這柄神劍爲什麼會再次出現在你的手中,但我知道,我卡羅爾,欠你一條人命!” 毫無疑問,卡羅爾通過地上那具一分爲二的屍體,以及我持劍傲立的造型,已經認定,美杜莎也步了八岐羅迦的後塵,被我斬於劍下!

我深深的看了卡羅爾一眼,雖說我救了他一命,但我卻不能將我沒有任何力量的狀態,告訴他,因爲我還不確定,卡羅爾會不會趁機偷襲我,畢竟,卡羅爾除了德庫拉家族的代言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八部衆之一的迦樓羅!

我沒有對卡羅爾說話,只是保持着持劍站立的造型,一臉平靜的望着卡羅爾。

而另一邊,卡羅爾似乎並沒有起疑,他緩緩的挺直了身體之後,便立刻發出了一道自嘲的笑聲,“蕭香的音波攻擊很強大,但相比於美杜莎的石化來說,進化成迦樓羅之體的我,還是能夠抵擋一段時間的,我先去救援我的部下……”

說完這句話,卡羅爾便緩緩的轉過了身,以一種普通人奔跑的速度,勉力朝着那兩隻吸血鬼衝了過去!

而此時,爲了緩解大家的壓力,也爲了儘快的幹掉蕭香,我也只能硬着頭皮,虛張聲勢的朝着正在與李靈兒激戰的蕭香,厲聲狂吼道:“蕭香!美杜莎已死,你,也去陪她吧!”

我的吼叫聲,宛若驚雷一般,在沙漠中炸響開來,除了封印了靈魂,沒有一絲感情的李靈兒之外,所有人,包括狼人和吸血鬼在內,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我的聲音吸引了過來!

無數道目光,同時聚焦到了我的身上,也包括勉力支撐的蕭香!

快穿虐渣寶典 “楚風!想要我的命?不可能!”蕭香一邊躲避李靈兒的攻擊,一邊發出了一道淒厲的叫喊聲,完全沒有了之前那股氣定神閒的傲氣,“我可不是美杜莎,既然想以命換命,那就乾脆一點,徹底一點!”

蕭香話音剛落,我的心頭,突然浮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此時,蕭香被靈兒壓制,而那幾名狼人,在卡羅爾加入戰圈之後,也瞬間由優勢,轉變成了劣勢!

別看卡羅爾在與狼人交手的同時,還在承受着蕭香的音波攻擊,但是,迦樓羅之體,與普通的吸血鬼,完全是兩個概念!

面對完成了迦樓羅之體的卡羅爾,那幾名狼人根本就沒有任何還手之力,敗亡,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還有祖乙,也始終都在壓着狼人打,狼人覆滅,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沒了美杜莎,沒了狼人,那被李靈兒壓制的蕭香,又有什麼資格與我們拼命呢?

我猜不透蕭香的心思……

不過,蕭香並沒有讓我等多久,很快的,她便讓我見識到了她的計劃!

戰圈中,只見蕭香硬抗了李靈兒一掌,隨後,蕭香借勢向後急退,當蕭香與李靈兒拉開了一定的距離之後,她的眼神,突然變得寒光四射!

“楚風,我怎麼也想不到,李家的女娃竟然如此有膽識,如果不是被她拖住了這麼久,我完全有能力在你和美杜莎對戰的過程中,幹掉除了九尾仙狐之外的所有人……是李家的女娃,破壞了我的計劃,不過,雖然她破壞了我的計劃,但卻無法保住你的性命……你的神劍,很強,但同樣,無法保住你的性命!” 最後一句話,蕭香幾乎是歇斯底里狂吼出來的!

此時的蕭香,完全沒有了上位者的氣勢,也沒有了八部衆的尊嚴,她,就像是被逼到了懸崖邊的求生者,強烈的求生之慾,讓她忽略了一切……

就在這時候,蕭香的全身,突然顫抖了起來,而且顫抖的頻率極其劇烈,就像是犯了癲癇病的病人一般,甚至於,由於蕭香身體抖動的頻率太過劇烈,而讓她的身體,都產生了小範圍的殘影!

與此同時,當蕭香的身體開始劇烈顫抖的時候,她的音波攻擊,停了下來,衆人又恢復到了往昔的清醒,當即,所有人都將目光聚焦到了蕭香的身上……

另一邊的胡墨,呆滯的凝望着眼前無比異常的蕭香,突然,胡墨失聲叫道:“不好!蕭香打算自爆!”

自爆?

什麼意思?

我有些不理解的瞪起了雙眼,呆呆的凝望着蕭香……

說時遲,那時快,當胡墨的話音尚未落地之際,擺脫了音波攻擊的胡墨,直接將她的速度,催動到了極致,朝着李靈兒的方向狂掠了過去!

我的眼前,只見一道殘影閃過,下一瞬間,胡墨的倩影,已經出現在,正在衝向蕭香的李靈兒身前了!

胡墨眼疾手快,用左手將李靈兒事先交給她的黃符,貼到了李靈兒的眉心處,當黃符貼到了李靈兒眉心處的視乎,前一刻還狂暴不已的李靈兒,立刻閉上了雙眼,好似睡美人一般,毫無徵兆的昏睡了過去……

當即,胡墨直接擡起了另外一隻手,快速的攬住了李靈兒纖細的腰肢,硬生生的抱住了李靈兒,將昏迷不醒的她半抱了起來,隨後,朝着遠處衝射而去,其速度,比衝過來的時候,更加快速!

“大家快走!走的越遠越好!蕭香要自爆了!”胡墨慌張的大喊了一聲。

從我認識胡墨開始,就沒見她如此慌張過,看來,蕭香的自爆,的確非同尋常,甚至,這就是我之前,所預感到的不祥的徵兆!

在胡墨的提醒下,衆人紛紛驚醒了過來!

石乾坤如夢初醒一般,二話不說,直接橫抱起了陸茗軒,一邊用他的後背對向蕭香,一邊卯足了全力,開始朝着蕭香相反的方向狂衝而去!

而石毅,則是控制着祖乙,架起了他受傷的身體,放棄了那名狼人,直接朝着我的方向奔了過來!

“楚風!俺猜,你現在應該是沒力氣了,不然的話,你絕對會突然出手,去偷襲蕭香……”石毅輕聲對我說道:“現在,俺們倆和祖乙,都不跑了,而且祖乙也無法帶俺們兩個一起高速奔跑,離開這裏,現在,俺讓祖乙帶着你先走……”

石毅這傢伙,還真是瞭解我,竟然藉助我沒有出手偷襲蕭香這件事,而猜到了我全身無力的事實……

不過,我現在可沒時間去誇張石毅那變得靈活了不少的腦子,而是毫不客氣的打斷了石毅的話,憤然低吼道:“廢話少說!要走,一起走!如果只能走一個,那麼,你走!要是走不了,那我們就一起在這,抵擋蕭香的自爆!”

“好!”石毅憨憨的笑了一聲,決然說道:“俺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麼,俺就拼盡全力,護你周全!” 與此同時,卡羅爾也放棄了同狼人的對決,一手提着一隻吸血鬼,展開了巨大的赤色羽翼,瘋狂的朝着遠處衝了過去……沒有了音波攻擊的干擾,卡羅爾也是將他無比過人的速度,徹底的展現了出來!

卡羅爾提着兩名吸血鬼狂奔的速度,竟然比步法精妙的石乾坤,更加快速,甚至,只比胡墨,慢了那麼一丟丟而已!

蕭香的身體,仍舊在劇烈的顫抖,而且顫抖的頻率也越來越大,不過,她始終是一言不發的站在原地,面露冷笑,冷眼凝望着四散奔逃的衆人,最後,蕭香將目光,定格到了我,石毅和祖乙的身上……

也就在這時候,我透過石毅和祖乙二人的縫隙,見到了蕭香的表情……我能確定,蕭香現在就是在盯着我,而並非是石毅和祖乙,包括蕭香嘴角上噙着的那抹莫名其妙的冷笑,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忽的,蕭香的嘴脣,微微的動了動,雖然我沒能聽見蕭香說話的聲音,但通過蕭香的口型,我能猜到蕭香要對我說的話……

蕭香在對我說……楚風,再見,再也不見!

沒錯!

就是這句話!

我送給美杜莎的這句話!

而現在,蕭香卻原原本本的還給了我!

諷刺嗎?

那要等我真正的死在蕭香的自爆之中,才能算是諷刺!

現在,我還活着,所以,這根本就不能算是諷刺!

不過,話說回來,蕭香想殺我,似乎還有些難度,因爲,我手中還有太阿古劍!

我的心念一動,注意力也立刻轉移到了古劍之上,雙手還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的古劍,可是,就在這時候,我的腦中,卻突然冒出了項羽的一句話,而且還是讓我絕望的一句話……

“蛇……已滅……”

簡單的三個字,卻表露出了一道讓我絕望的信息……蛇,已經被斬了,那麼,項羽和太阿劍,也是時候消失了!

彷彿爲了證明我心中的猜測是正確的,我手中的太阿古劍,突然震顫了起來,不足一秒鐘的時間,那太阿古劍,竟然直接變成了最初的小木劍,然後自動飛回到了我的懷中!

我……我想罵人!

如此關鍵的時刻,蕭香即將自爆,而我又沒有任何力氣,石毅又身受重傷,如此危局之下,能保護我的,只有太阿古劍了!

可是,這太阿古劍,或者說,這項羽,竟然因爲殺了美杜莎,沒有了蛇的氣息,而直接消失,舍我而去,真是太不仗義了!

抱怨歸抱怨,但我還是要面對此時的危局……

沒了太阿古劍,我也只能靠石毅,來創造奇蹟了……畢竟,蕭香的自爆,連胡墨都十分的忌憚,這就代表,蕭香自爆的威力,絕對不小,甚至,已經達到了足以將我炸死的程度!

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目光深深的凝視着一臉詭笑的蕭香,但口中,卻是對石毅出言道:“兄弟……讓祖乙帶着你離開這裏吧!現在,應該還來得及!” 我不想死,但我更不想看着石毅留在這裏陪我冒險!

如果,我們之中,有機會活下來一個人的話,那麼,我希望是石毅!

可是,石毅似乎並不不是這麼想的……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石毅便發出了一道異常沉着的聲音,“俺不會走的,要死,就一起死,而且,俺絕對要死在你的前面!”

石毅言罷,陡然間,這傢伙直接從嘴裏噴出了一口鮮紅的血液!

殷紅的血,灑落在沙地上,宛若天降血雨,更加詭異的是,從石毅口中噴出的鮮血,還是那種均勻的灑落在沙地上的視覺效果,就像是,頂級工匠,一分一寸的用心塗抹過一樣……

“石毅!你要幹什麼?”我驚呼出聲道。

我雖然不懂巫蠱之術,但是,我懂道術,在道術之中,通常情況下,用鮮血來催動的法術,都是無比強橫,超越施術者極限的法術,甚至,還有可能威脅到施術者的生命!

如今,面對蕭香的自爆,石毅弄出了這麼詭異的噴血場景,自然會讓我聯想到諸如“血祭”之類的巫蠱之術,稍有差池,就有可能對石毅的身體,產生極大的影響,甚至威脅到他的生命!

所以,我纔會驚慌失措的喊出聲音!

“俺只是盡俺所能的去保護你!”石毅緩緩的轉過了頭,那張憨厚的臉龐上,寫滿了真摯,漆黑的眼瞳之中,也散發出了無比純真的光芒,“楚風,你是除了俺的姐姐之外,最值得俺珍視的人,不論俺是那個從大山裏走出來的窮小子,還是身兼巫蠱傳承的石毅,你都對俺不離不棄,所以……”

石毅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爲,就在這時候,不遠處的蕭香,突然發出了一道響徹天際的嘶吼聲,她的聲音之中,充滿了被我們打壓的憤怒,沒能殺死我的不甘,以及,面對死亡降臨之時的恐懼!

當蕭香淒厲的嚎叫聲喊出之際,一股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巨大沖擊力,便在一瞬間,席捲了以蕭香爲中心,方圓百米之內的沙漠範圍!

頃刻之間,颶風呼嘯而至,捲起了一陣陣的黃沙,就像如同炸彈爆炸之後的蘑菇雲一樣,怒沖天際,聲勢驚人!

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浪,翻騰不休,甚至,在這一刻,連大地,都在爲這股恐怖的力量顫抖似的,將我的身體,震顫的如同篩子!

最關鍵的是,數不盡的黃沙,配上了極其爆炸的恐怖氣浪,瞬間,黃沙便化身成了子彈,猶如暴雨一般,瘋狂的轟在我的身上!

不足一吸之間,我的身體,幾乎被那黃沙轟了個遍,無法忍受的痛楚,爭先恐後的從我的身體之上,傳入了我的大腦之中,在這陣痛苦的打擊之下,我險些疼到昏厥!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想昏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伴隨着黃沙雨的轟炸,一股恐怖的炙熱力量,便通過無比密集的黃沙雨,完全佔據了整片爆炸的區域,也是幾乎呈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遍佈在我全身每一寸皮膚,每一處毛孔,就好像,我身處於蒸籠之中,這股比沙漠的炙熱,強大幾倍的熱浪,壓的我根本無法呼吸!

而且,在我無法呼吸的同時,這股異常炙熱的氣浪,還在不斷的刺激着我的神經,甚至是我的靈魂!

讓我在無法呼吸,並且承受着常人難以忍受的痛楚同時,這股炙熱的氣浪,還確保我無法昏厥……

我此時的境況,豈是一個“慘”字能形容的?

當真就是生不如死! 我要死了嗎?

我再次對自己提出了這個問題!

電光火石之間,遍佈我全身內外的熱浪,突然減弱了分毫,包括那猶如子彈一般的黃沙雨,也彷彿完全消失了一般……

我麻木的定睛一看,祖乙那龐大的身軀,猶如烏雲一般,遮天蔽日的擋在我的身前,黃沙雨,幾乎都轟在了祖乙的身上!

沒錯,祖乙利用那龐大的身軀,以及強橫到不講道理的身體強度,在我和石毅面前,形成了一堵人牆!

誰能想到,曾經的商王,此時,竟然變成了我和石毅的擋箭牌!

反正我是沒想過!

可是,祖乙的身體強度,就算再逆天,也終究會有達到極限的時候,而由蕭香自爆所產生的衝擊力,卻好像是那種無止境的強一般,祖乙那龐大而強悍的身軀,與之一比,就顯得弱了許多,僅僅五、六秒的時間,祖乙身體外的衣衫,已經被崩的支離破碎,露出來的青白色皮膚,也產生了數不盡的裂痕,就像是蜘蛛網一樣,密密麻麻……

咔咔咔……

一道細微的響聲,突然從祖乙的身體之中傳來,這一刻,我能清晰的見到,祖乙的皮膚,正在寸寸碎裂,最誇張的是,在這股炙熱氣浪的吞噬下,祖乙的身軀,已經冒出了詭異妖嬈的火苗,瘋狂跳躍的火苗,已經開始逐步蠶噬祖乙的身體了!

忽的,擋在我身前,一言不發的石毅,卻是突然出聲,只不過,石毅的聲音,聽起來那麼的沙啞,那麼的悲涼,“祖乙……謝謝你!”

石毅話音剛落,陡然間,石毅凜然暴喝道:“化身爲蠱!”

石毅的吼叫聲,很大,但在這火沙風暴之中,卻顯得那麼渺小……

然而,就在下一瞬間,石毅之前噴灑在沙地上的鮮血,卻突然爆發出一道詭異的紅色光芒,而且,這道紅色光芒,還與石毅的身體連接到了一起,就像是完全融爲一體似的!

我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詭異場面,當我還沒有回過神來的那一瞬間,我與石毅四周的黃沙,突然炸開,數不盡的黃沙彷彿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凝聚到了一起那般,平地乍起,在瞬息之間,便凝聚成了六道沙牆,分別從上、下、左、右、前、後六個方向,聚攏了起來,將我和石毅二人,完完全全的封死在了裏面!

陡然間,沙漠不見了,炙熱的氣浪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一片無盡的黑暗,以及死一般的沉寂……

“石毅……”我下意識的低呼了一聲。

“楚風,這處沙漠牢籠,是俺用燃燒生命的祕術,將俺自己的身體,變成守護蠱,蕭香爆炸的能量散盡之前,黃沙牢籠是不會崩裂的,除非,蕭香的能量太過強大,能將俺直接震死!”

雖然我現在看不見石毅,但是,他的聲音之中,卻是充滿了無比疲憊的味道,就彷彿,他全身的力氣,都在這處黃沙牢籠凝聚出現之後,被抽空了似的……

“你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你很有可能會死的!”暫時脫離了危險之後,我也略微的恢復了一絲力氣,當即,我便發狂一般的朝着石毅吼叫了起來,就好像,我想用這種方式,將我內心中的悲涼,以及體內積累的那一絲力氣,全都耗盡一般!

革命吧女帝 “陸家姐姐重傷,祖乙被徹底毀滅,靈兒又生死未卜……楚風,俺們的損失,太大了,所以,無論如何,你都不能再有任何的不測了,況且現在,我們還沒有順利的通過第二關呢!”

說完這句話,石毅便劇烈的喘起了粗氣,好像隨時都有可能窒息而忘似的! 石毅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短短的幾秒鐘時間,他的呼吸聲,竟然從最初的“呼呼”聲,變成了“嗬嗬”的聲音!

耳邊不斷迴響着石毅那好像上不來氣的呼吸聲,我的心中,也是無比混亂!

斬骨娘子 當即,我直接伸出了雙手,在黑暗之中,摸索起了石毅……終於,我的手掌,抓住了石毅厚實的肩膀,可是,我的手掌所及之處,卻是一片冰涼,就像是……死屍!

“石毅!”我無比驚慌的吼叫了出來,此時,我是真的怕了,我害怕石毅會死在這裏!

“俺還活着……”石毅的聲音,緩緩的飄進了我的耳中,只不過,他的聲音卻是無比虛弱,就像當初的張家老太爺張廷棟,臨死之前的那種聲音!

聽了石毅那無比虛弱的聲音之後,我的心,在次下沉,這一次,好像直接沉入了深淵!

我還想說話,可就在這時候,一粒粒的黃沙,卻從我的四周掉落,緊接着,黃沙掉落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多,轉眼之間,我的頭頂,肩膀,甚至是周身,便全都被黃沙覆蓋了!

黃沙落滿了我的全身,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暫別片刻的陽光!

我微微的眯起了雙眼,略微適應了一下眼前的光線之後,便鼓足了全身的力氣,直接爬到了石毅的身前,定睛朝着石毅望了過去……

此時,石毅仍舊盤膝坐在沙地上,只不過,他的頭,是歪着的,他的臉,無比慘白,他的嘴角上,也溢出了絲絲殷紅的鮮血,最重要的是,他已經閉上了雙眼!

“石毅!”我並沒有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只是用一種細不可聞的輕聲,呢喃輕喚起了石毅的名字。

忽的,石毅的眼皮動了動,緊接着,石毅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勉強的擡起了眼皮……

也許是被刺眼的陽光照的睜不開眼睛,又也許,是因爲石毅太過疲憊,所以,石毅的眼皮擡起了片刻,又閉上了……

正當我準備再次呼喚石毅的名字之時,石毅,又一次睜開了雙眼!

“楚風……俺們……都活着……”石毅一邊說着,一邊裂開了嘴,露出了一抹真摯淳樸的笑容,可是,下一刻,石毅臉上的笑容,卻黯淡了下來,“可惜……祖乙……被毀了……對了……其他人呢?”

被石毅這麼一提醒,我才注意到,蕭香自爆所產生的能量,已經完全消散了,沙漠,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靜,雖然祖乙被毀,但我和石毅,卻是活了下來!

沒錯!

石毅沒有死!

我也沒有死!

還有其他人……

當即,我猛的轉起了頭,雙眼在四周不斷的掃視……

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距離我最近的,直挺挺站在沙地上的一條身影,不對,應該說是一具屍體……不是蕭香,還能是誰?

此時的蕭香,猶如石化一般,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她的雙眼,已然閉上,生機,也完全放棄了那具身體,甚至於,我連蕭香的靈魂,都感覺不到了!

應該……蕭香經過自爆之後,雖然肉身沒毀,但靈魂,卻是灰飛煙滅了!

毫無疑問,八部衆之一的乾闥婆,死了,死在了世界靈戰之中,死於自爆!

蕭香的死,在我的內心之中,並沒有掀起任何的浪濤,打從我知道她要自爆的那一刻,我就已經猜到了,要麼她死,要麼我死!

而現在,明顯是死道友不死貧道,蕭香死了!

我只是淡淡的掃了蕭香的屍體一眼,便扭過頭,朝着另外一個方向望了過去……畢竟,我還沒有找到我的夥伴,那些人,纔是我最關心,最珍視的人! 畢竟,這裏是茫茫沙漠,一望無際,想要找幾個距離我不遠的活人,太簡單了……

我只是略微掃視了一下四周,便陸續的發現了目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