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說:「報告。」

0

袁朗說:「你們看看,這就對了,講話一定要打報告,可是1號對不起,做對事沒分加,講」。

葉飛說:「報告首長,你讓我怎麼安慰你?」

袁朗陰險的笑了一下說:「講一下,1號扣三分,隊列裏面不許說話,而且是打斷首長的話。」

葉飛不停的深呼吸著,雖然知道袁朗是故意的,但是真是太陰險了。

袁朗說:「不過看在我們相識的一場的份上,就給你扣個三分吧!不要太感謝我。」

葉飛覺得袁朗一定是嫉妒自己比他長的帥,還沒開始真正的訓練就扣了九分,實在是太陰險。

袁朗十分意外的看着葉飛,還以為葉飛會破口大罵,沒想到忍住了。

樂文 「日落了嗎?風景還真是不錯。」

看著窗外的風景,頗洛夫不禁有些感慨。

這個庭院二層處於非常優越的位置,正因如此才能享受到這麼美麗的日落,不過日落什麼的怎樣都好啦,頗洛夫倒也並不在意。

讓頗洛夫在意的那場戰鬥也在幾天前落下帷幕,那場戰鬥最終與瑟利夫的勝利告終。

戰鬥當天。

「沒找到居然差了一籌呢。」

躺在地上,頗洛夫呼吸著空氣,他的身體此時前所未有的渴求著呼吸。

身體傳來受傷后產生的疼痛,餘震也讓身體緩緩在顫抖著,這樣的他已經明白自己輸了。

與頗洛夫不同,瑟利夫雖然也受到重創,可還是好好的站在那裡,就像一個勝者。

「你輸了。」

帶著竭力的聲音夾雜著虛弱,瑟利夫說。

短短的三個字,昭告了頗洛夫的失敗,與此同時他的期待也落空了。

「這樣也好吧。」

本來就是一個臨時起意的想法,就這麼落空也好吧,這麼想的頗洛夫失去了意識。

從回憶中拉回現實,頗洛夫看向正站在身前的黑髮少年——鴉溪。

這已經是第三次見面了啊,頗洛夫不禁這麼感慨著,和上次稍稍有些不同,這次是這個名為鴉溪的少年主動來找他。

因為那場戰鬥,頗洛夫身上已經到處包裹著繃帶,即使已經喝了治療藥水,但受的傷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好的。

疼痛雖然沒有讓他變得煩躁,但是也不想在無謂的地方浪費過多的時間。

————————————————————

瑟利夫兩側是身為隊友,也就是說同他的伴的傢伙們在用警惕的目光看著我。

「好了,說說你的來意吧,應該不會是想趁機攻擊我之類的吧?」

「怎麼會呢?我來是想跟你做筆交易。」

我拿出一塊晶石,雖然在這偏僻的地方不怎麼見到,但頗洛夫從看到的第一眼起,他的眼神就隱約有些顫動。

「你想拿這個收買我?」

「怎麼可能呢?我想你也知道這是什麼。」

從看到頗洛夫細微的表情時,我就明白瑟利夫想裝傻,並且現在他還是努力思索著,思索我拿出這塊晶石的目的以及意義。

考慮到並不想把事情搞得太過複雜,鴉溪決定還是要在這種時候佔據一下主動的地位。

「我希望你能停止推動謠言。」

聽到我的話,頗洛夫那淡黃色的瞳孔投射在我身上,試圖從我身上找尋我的依仗。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

「如果你拒絕,我就把這個東西上交到冒險者公會,我想這對你來說並沒有好處。」

我往晶石里輸入魔力,在魔力的驅使下,晶石變得明亮,隨後傳來了頗洛夫和手下科德之間的對話。

「總之,既然已經實行了,那就好好的把這件事情完成,不然後果……」

「我會好好做完的,請相信我!」

毫無疑問,說出第一句話的是頗洛夫,這是他自己的聲音,第二句話則是科德所說。

對話並不算很長,但是卻很明確,即使沒有說是關於謠言之類的字眼,但只要有心就能把這件事推向他,畢竟頗洛夫的風評並不好。

「我明白了,現在把你處理掉比較好吧。」

像是試探一樣說出了這種話,果然不只是普通的小隊隊長呢,如我所想,頗洛夫的思維方式和常人不同,即使是現在也想使用威脅。

聽到頗洛夫的話,他的同伴也隨時準備好衝上來把我幹掉,不過還在等待頗洛夫的指示。

「你應該知道有備份的吧?」

「我想也是。」

沒有任何猶豫,就像是等待我說完就跟上一樣,瑟利夫這麼說。

「那謠言……」

頗洛夫抬手打斷了我的話,自顧自的看向窗戶,他的眼中看不出先前對利益的渴望。

「謠言那事只是隨便做的,就算你不說也該停止了,所以你可以回去了。」

「所以說是同意了?」

有些不確定的我重新問道,畢竟在最初設想時可是需要更多時間和精力才能解決啊。

「有些事情結束了就已經結束了啊,從戰鬥失敗的那一刻起我就註定無法贏過瑟利夫。」

「那我就先走了。」

「煩死了,快點滾回去吧!」

粗狂躁動的聲音伴隨頗洛夫不耐煩的情緒。

於是,這場謠言好像就在這裡失去了推波助瀾的力量,應該不久之後就會消失了吧。

「看來是太過謹慎了啊……」

我看向手中的晶石,突然湧上一種吃虧的心情,感覺這塊晶石的價值被我高估了。

晶石的來源是斯福,也不知道他是在哪搞到對話的,總之被用以高價賣給我了。

這塊晶石是錄音石,只要在使用的時候注入魔力就好了,釋放聲音也只需要注入魔力。

因為有著頗洛夫和科德的對話,所以被我當做了最終手段,結果卻沒發揮用途。

「明明用了很大的心思啊……」

說是很大的心情其實也沒什麼,斯福的高價就是讓我找茉莉姐幫他抹除一些資料上不好的信息,不過這麼做有一些……

其實對我來說好像並沒有什麼損失,但是幫別人做那種事果然還是會有心理壓力啊。

「至少最後把問題解決了啊。」

不論事情以什麼方式開始,又或者用什麼方式進行,總之結果是好的就好了。

街道兩旁也依舊是叫賣聲,在那群攤位里我果斷的走向了賣花糕的攤位。

「麻煩幫我拿兩塊花糕。」

交過錢,熟練的收過花糕,然後就是前往酒館了吧,瑟娜也應該在拿等我。

「要是地下城打開了就好了呢。」

摸著日漸消瘦的錢袋,我不禁這麼感慨道。

如果再不打開地下城的話,真的可能,很有可能要露宿街頭了啊!

「可惡啊,要是在之前和瑟娜更努力一些就好了,那樣就不會這麼窘迫了吧……」

就算說著這種話,事實也不會有改變,這一點是無可置否的,這一點應該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意識到了,可是無論如何都會有所抱怨啊。

就這樣,走在日暮的路途上的少年,發出對金錢的渴望,在這樣的身影中回到了酒館。 他今天怕是魔怔了才會進這個群,商略返回去想把群給退了,想了想,他還是先放在那裡。

吃飯的時候斕凝過會兒看一眼手機,過會兒又看一眼手機。

終於吐了一口氣,有點悻悻,「我微博下面居然出現了一個群,好想進去看看他們在聊什麼。」

斕凝簡直太好奇了,想當初她才進商略粉絲群的時候,裡面聊的內容太火熱了。此時她想進自己粉絲群卻在糾結猶豫。

「千萬別!」趙璧趕緊阻止,「偶像要跟粉絲保持距離,粉絲群一般都是一群沙雕待的地方,你進去萬一被同化成了沙雕,你的形象可就不保了!」

女神變諧星,這個落差也太大了。

斕凝糾結的就是這個,以她的特質,進了群被同化的可能性比較大。

她要保持一點神秘感,不能讓她的粉絲覺得她是個沙雕。

「嗯,我不進群。」

此時正糾結要不要退群的商略果斷選擇了不退群,莫名他想掌握一些她不知道的情況。

商略加群之後就只第一天冒泡了,後面一直在潛水,他居然還被群主設置成了管理員。

大概她們都覺得他對斕凝的關注和了解更多一點,沒準真是斕凝的親戚吧!

《霸道皇子》那部劇收官的前一周,斕凝拍攝的那部微電影《盲女與小偷》終於在央.視上線了。

故事的情節很簡單,考驗的是演員的共情能力還有鏡頭表達能力。

盲女的世界沒有光明,早晨的陽光照進整個房間,盲女跟往常一樣起床。她長長的頭髮披在肩上,白凈的臉上純潔無暇,一襲白裙穿在她身上與整個房間的高級色調形成點綴。

她睜開的眼睛似一汪清泉,目光卻無半分神采。她摸進了客廳,想要尋找昨日放在沙發上的手機和錢包。

她不會知道,有一個小偷潛入了她的家裡,此時正躲在她家的窗帘後面,小心翼翼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她的手機和錢包被拿走了,她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她有點慌,開始對自己的方向感產生懷疑。看不見讓她只能在房間里打轉。

躲在床簾後面的小偷也慌了怕被發現,為了能成功逃脫,小偷與盲女周旋,正在小偷要奪門而出之際,手機突然響了。

小偷十分懊惱,盲女朝他的方向走過來,小偷只能把手機放回去,想拿著錢包就走。

盲女摸到了手機就去找錢包,差點摸到了小偷的手,嚇得小偷把錢包也丟下了。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盲女的聲音,「我需要一隻導盲犬……嗯……要聽話、聰明能認識路,多少錢都沒關係……大概多久能送過來?一周?好的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