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臨天如此抱着凌雪薇,凌雪薇覺得特別不好意思,她覺得自己的臉上燒的。

0

凌雪薇想從葉臨天的懷裏下來,但是她全身都沒多少力氣。

「不要動,我給你治療!」

葉臨天如此公主抱凌雪薇,往實驗室的門口走過去了!

這個時候,實驗室的門已經打開很久了,嘈雜的人們都離開了,保安隊大隊長王朝帶着一批人沖了進來!

實驗室研究所出了這檔子事,王朝心裏急壞了,這可是公司最機密的地方,並且有人說總裁在裏頭,王朝聽了這話臉一下子就被嚇黑了!

然而,他帶着人還沒進到實驗室,裏頭就有人往出跑了!

王朝趕緊就逮住一人:「裏頭怎麼了?你們都這麼慌亂!總裁在哪?」

。 「燒了什麼不重要,但我覺得你應該關心的是,他為什麼差點死了。」唐南綰冷聲說道。

她的話讓陳晚霞有些心虛,下秒立刻惱羞成怒的罵道:「要不是你,我們家全被害成這樣?你這個掃把星,自從你出生后,我們就沒有過過好日子。」

「現在你還有臉來質問我,剛才你在他胸口扎那一刀,我完全可以報警來抓你。」陳晚霞罵道。

唐南綰聽到,她低聲冷笑,站在那睨視着陳晚霞。

她的目光清冷,淡然卻犀利,彷彿要看透她一樣,陳晚霞被她盯得毛骨悚然,她倒抽了口氣。

「要報警是嗎?秦佳,你替她打電話,就說這裏有人下藥謀殺,讓警察派人過來封了唐宅,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被抓走。」唐南綰厲聲說道。

陳晚霞打了個寒戰。

「唐南綰,你別太過份了。」唐夢琳咬着牙根走進來。

她在身後護著陳晚霞,看着唐南綰和秦佳,臉色越發難看,說:「你們倆在我爸的書房裏呆了一夜,現在他昏迷不醒,你還敢恐嚇我們?」

「是不是恐嚇,警察來了不就知道了?」唐南綰淡聲說道。

秦佳「噗」一聲笑出來,拿着手機就要報警。

陳晚霞衝過來,想搶手機,卻被唐南綰伸手把她架開,冷聲說:「怎麼,不敢報警?還是想讓我們被警察帶走,然後你好殺人滅口?」

「你在胡說什麼?」唐夢琳罵道。

她隱約感覺不對勁。

看着唐宗財躺在沙發上,胸口被包紮着,濃郁的藥味在書房內瀰漫,而唐南綰氣勢淡然,反而是陳晚霞有些慌。

「有沒胡說,你問她不就知道了?」唐南綰說道。

唐夢琳看了看陳晚霞,發現她的眼神閃爍。

她不傻,一眼就看出陳晚霞有問題了,但卻什麼都沒說,只是順手抓着東西就往地上砸去,罵道:「怎麼着?爸媽吵個架,還要你來干涉了?」

唐南綰冷視着她,沒作聲。

彷彿她是個潑婦一樣,稿得一身狼狽,卻看到唐南綰打了個哈欠,轉身拉了張椅子坐下,低聲說:「我眯一會。」

「我也困死了。」秦佳說着,往單人沙發上靠去,趴着就閉眼睡覺。

唐夢琳氣得胸口起伏,與陳晚霞站在那,像個外人似的,兩人對視了眼,她冷聲說:「媽,你出來一下。」

兩人走到書房外,唐夢琳手環在胸前,上下打量着她說:「爸是不是你傷的?」

陳晚霞沉默,沒作聲。

「你傷了他,以後我們在唐家的位置就尷尬了!再怎樣,你也不能下這麼狠的手,畢竟現在唐家的財產都握在他手上,就算他出事了,爺爺還活着呢。」唐夢琳說道。

「你看我做什麼?」她越說越氣,卻發現陳晚霞冷靜的盯着自己,唐夢琳連忙摸了下臉。

陳晚霞突然冷笑了聲。

「那天晚上,你打電話讓我過去陪你看劇本,事實上就想好算計我了吧?」陳晚霞淡聲說道。

「媽,我沒有。」唐夢琳連忙擠出兩滴淚,解釋道:「我根本就不知是怎麼回事,是宮媚秋給我介紹的人,我看你喝多了,所以去給我找解酒藥。」

「我沒想到回去后,卻看到你狼狽跑了出來,門口推滿那些人,都在討論這個事情,甚至還想要蹂躪我,還好我趁亂跑了。」

「我不知道宮媚秋為什麼要算計我,我並沒得罪過宮家,甚至也沒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宮家的人為什麼要對我們下手呢?」唐夢琳說道。

她刻意提到「宮家」,一邊注意著陳晚霞的神態。

據她猜測,陳晚霞和宮家肯定是有見不得人的事,特別是那天她接的神秘電話,足說明了一切。

陳晚霞沒作聲,轉身就回房。

唐夢琳看着她的身影,卻猶如手握把柄一樣,高傲的仰起頭,睨視着陳晚霞的房間,再看着隔壁的書房,不知在想什麼。

書房內,唐南綰剛眯一會,聽到動靜后連忙起身,看到唐宗財已經清醒。

「你被人下藥了,胸口的傷是我戳的,給你放了血。」唐南綰起身解釋著,唐宗財捂著胸口坐起,環視着書房,發現陳晚霞早就不在了。

回想那一幕,他一個男人,都覺得噁心。

「謝謝。」唐宗財蒼白著臉坐在那,目光複雜的看着她。

望着唐南綰氣勢淡閑,遇事不慌的沉穩,相對比唐夢琳,顯得成熟又有擔當,完全不像是這個年紀該有的冷靜,卻有了當家的范。

「你不用道謝,上次你幫我的事,咱倆也算是扯平了。不過我要提醒你,既然身邊的人不安份,自己要留個心眼,我不敢保證下次發生這種事的時候,你還會像這次一樣幸運。」唐南綰一針見血的說道。

「是我大意了。」唐宗財苦笑的說道。

他站起身,被唐南綰阻止。

她倒了杯水遞過來,看着他喝完后,才說:「那種葯和你平時吃的相剋,才導致吐血,既然醒了就沒什麼大礙了,你的家事自己處理,我就先回去了。」

「小綰。」唐宗財見她要走,連忙喚了她一聲。

唐南綰站在門口,她沒回頭,只是淡聲說:「你先處理好家事,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如果現在坐下來談,顯得自己趁人之危一樣,她是不願意的。

再說陳晚霞和唐夢琳兩人,現在就在外面虎視眈眈的,她也最討厭對付這些麻煩事情,昨晚她過來,只是單純的救人。

就算不是他,換成別人,她也要救,畢竟她是個醫生,學醫本來就是救人,這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唐財宗坐在沙發上,目送着她離開,他沉默了很久,看到不遠處的垃圾桶里的來,連忙打開抽屜,發現文件不見了。

他若有所思的跌坐在椅上,沒有給任何人打電話,也沒找陳晚霞算賬,似乎在等什麼……

秦佳跟着唐南綰下樓,兩人離開唐宅,坐進車內,她忍不住說道:「你好歹救了他一命,就這樣走了,豈不是便宜唐夢琳了?」

「說得好象我圖他什麼似的。」唐南綰笑了。

「靠,說得也是,你又不缺錢。」秦佳說着,神秘兮兮湊了過來,抱着她的手臂低聲說:「唐小姐,求包養。」

「滾滾滾!我的電腦還在公寓裏,你要不替我去拿一下?我現在回去看看晚晚醒了沒有。」唐南綰若有所思的說道。

畢竟那筆記本,對她很重要。

聽到她提到電腦,秦佳立刻嚴肅了起來,說:「我怎麼把這事忘了,我現在立刻過去取,你先回去,別讓那丫頭看到家裏沒人又要受驚了。」

「嗯。」唐南綰應聲。

說實在的,折騰了一夜,都沒怎麼睡,現在她多少有些疲憊。

秦佳連忙攔了輛車朝公寓趕去,上樓後去洗了把臉,上個廁所就準備走時,隱約聽到開門聲。

。 傅雲深知道會有這樣的一幕,雖然說這幾天相處還可以,但是葉瑾看他的眼神,總是縹緲虛無的,好像根本就沒有在看他。

眼底,掠過一抹痛苦。

心,狠狠被刺了。

可是傅雲深在二十多年來,早就習慣了,所以,也沒有那麼的不能忍受。

遮掩住眼底受的傷:「我好了,我就走。」

可是這句話沒有安撫葉瑾,直接把她激怒了,「傅雲深,你把我當什麼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么!」

傅雲深就看著葉瑾,抿著唇,沒有說話。

葉瑾更生氣:「我相信小棲說的,說她綁架你,但是我不全信,沒有你的命令,她能輕輕鬆鬆地離開m國?」

「你想來見我可以,但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不可以!」

葉瑾看著傅雲深,眼神涌動著一抹倔強:「你來,知道我會生氣么,知道我會難過么,知道我會因為你,而整晚睡不著覺么,你傷害我了,就想一走了之?」

「傅雲深,你想過我么,我只是你隨意可以傷害的對象么?」

一滴淚劃過葉瑾的臉頰,但是她臉色沒有任何的表情,眼神甚至比剛才更冷漠了,可是淚水就是溢出了眼眶。

葉瑾到最後,她對傅雲深說:「你想走,走不掉了。」

葉瑾從沙發起來,居高臨下看著臉色慘白的傅雲深,一秒后,轉身就走。

「嘭!」一聲,狠狠地摔上了門。

而門外的葉瑾,所有的氣勢瞬間消失,一瞬間就卸掉了身上所有的力氣。

幾乎站不穩了。

連忙,走到隔壁的房間。

把門關上,接著靠在門上,臉埋在了手心裡,葉瑾哭了。

先是小小的哽咽,然後是抽泣,最後是無聲的痛哭,她的嗓子根本發不出聲音來。

傅雲深追了出來,裴嘉在門口,看著他毫無血色的臉,擔憂道:「傅先生,你還好么?」

傅雲深抓住了裴嘉的手腕,「她呢?」

裴嘉嚇了一大跳,可是看著傅雲深那雙眼睛,直接嚇傻了,好像不說,傅雲深可能會要他的命一樣。

可是,夫人是絕對不能背叛的。

「不知道……」

傅雲深一把揮開他,接著往前走,走著走著,他忽然停下來,再然後不省人事。

……

醫生詢問裴嘉:「你是他的家屬?」

「不是,是朋友。」

醫生道:「那你知道,他一直在長期服用止痛藥么?」

「什麼?」裴嘉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

「正常的止痛藥是不會上癮的,他應該是有服用過容易上癮的止痛藥,剛剛情緒問題,引起了戒斷反應,不過還好,他應該是停了一段時間用藥,戒斷反應也不怎麼嚴重了,他意志力也極強,這幾天住院都沒有讓護士有任何的察覺。」

裴嘉聽了非常的震驚:「為什麼要服用止痛藥啊,他身體不好么?」

「不,檢查後身體很好。」醫生道:「你們要多多關心病人,葯不能亂吃。」

裴嘉:「我……好吧,我會關心的。」

醫生囑咐說了幾句,大意是傅雲深身體挺好的,雖然頭遭了打,但也沒什麼大礙,可以回家修養。

裴嘉想著夫人逃去了隔壁房間,還不出來,一看就是獨自傷心。

如果傅雲深對夫人不重要,夫人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而傅雲深又挺慘的,於是裴嘉自作主張,把傅雲深接回城堡了。

有什麼誤會,多相處不就能解開了么?

裴嘉吩咐人將傅雲深送回去,接著就接到布萊克管家的電話,「顏洛雨小姐不見了。」

裴嘉震驚:「什麼!」

。 臨近中午,周陽他們從西灘方向回到店鋪。

各種海貨食材應有盡有,可謂是滿載而歸。

前院搭好了燒烤架,周陽很麻利地開始處理海貨。

石九公、黑鯛、包公魚、青斑、紅斑、土斑、龍膽魚、鰻魚、魷魚、野生小黃魚……

另外,海螺、扇貝、海參、海帶苗、鮑魚……

應有盡有。

鰻魚適合清蒸,石九公適合熬湯,其他的各有各的美味做法,當然,做成烤魚也是一絕。

這裡邊出名的燒烤是算是扇貝了。當然,很多人都知道,鮑魚燒烤也是一絕。

兩個手掌大小的扇貝,烤熟了,裡邊撒上蒜蓉、醬料、辣椒末,喜歡吃胡椒的還可以撒上一些胡椒,甚至喜歡吃芥末的還能撒上芥末。

我勒個去,那味道,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