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拉着柳雪的手,轉身走向學校,一邊問道:“雪兒,你相信碧蓮的話嗎?”

0

“我相信碧蓮對萬振宇的一片真情,但是不相信萬振宇轉世輪迴的事。因爲所謂的轉世輪迴,只是冥界用來控制人間的一個謊言。”柳雪說道。

“哈哈,你還是這麼執着。我倒是想查清楚萬振宇這件事,將轉世輪迴,證明給你看。”葉知秋說道。

“好啊,你證明給我看看,也順便幫一幫碧蓮,讓她和她的萬郎再續前緣。”柳雪笑道。

“行,明天我就去找這個萬宇,晚上的時候,將他騙到河邊,讓小女鬼出來見面。”葉知秋說道。

關於輪迴,關於轉世投胎,葉知秋也不太清楚。

所以,葉知秋想借此機會,徹底瞭解一下。

如果真的像雪兒所說,沒有轉世輪迴,那麼,葉知秋的世界觀,要被徹底顛覆了。

如果可以確認萬宇就是萬振宇的轉世,那麼,柳雪的觀點,就要被推翻。

總之,葉知秋和柳雪,只有一個人是對的。

回到學校操場上,早已經過了夜裏十二點。

柳雪立刻佈置陣法,讓蘇珍和幼藍修煉。

葉知秋在一邊看着,默默陪伴。

今夜裏很安靜,蘇珍和幼藍的修煉,也很順利。

三個小時以後,蘇珍幼藍修煉結束,葉知秋和柳雪回到賓館休息。

次日上午,葉知秋撥通了堯鎮元的電話,說道:“哥們我又回來了,你立刻到學校門口,我找你有些事。”

“我靠,真的假的?”堯鎮元大喜過望。

葉知秋一笑,扣了電話,和柳雪一起前往堯鎮元的學校。

堯鎮元果然等在學校門前,一見面,就撲上來,想要擁抱葉知秋。

葉知秋急忙閃身躲開,皺眉道:“有病啊,摟摟抱抱的?”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嘛。”堯鎮元咧嘴笑道。

葉知秋懶得廢話,問道:“我問你,你們學校裏有一個叫萬宇的學生,認識不?”

“萬宇?我們學校的大名人,當然認識了,你找他幹什麼?”堯鎮元說道。

“能不能把他約出來,吃個飯,認識一下?”葉知秋問道。

“那還不簡單?請他吃飯,他還有不來的?你等着,我打電話。”堯鎮元嘻嘻一笑,打開手機,翻找手機號碼,撥了出去。

一番通話過後,堯鎮元掛了電話,說道:“已經約好了,中午十一點,學校門口見面,一起吃飯。對了知秋,你找這個萬宇,到底什麼事?”

葉知秋冷笑:“我掐指一算,這個傢伙陽壽已盡,幾天之內就有血光之災。我慈悲爲懷,想救他一命!”

“啊?”堯鎮元吃驚。 手機閱讀

葉知秋嘿嘿一笑,又說道:“現在萬宇還沒來,你給我說說他的情況,知道多少說多少。”

堯鎮元點點頭,滔滔不絕地說起了萬宇的情況。

葉知秋聽在耳中,心中已經有了方案。

上午十一點,一個呆頭呆腦的書呆子,從學校裏走來。

堯鎮元用手一指,對葉知秋說道:“知秋快看,那個就是萬宇。”

葉知秋掃了一眼,頓時覺得天雷滾滾!

這就是女鬼碧蓮文武全才、風流倜儻的萬郎?

這就是堯鎮元說的學校名人?

只見這個萬宇戴着一副黑框眼鏡,穿着髒兮兮破舊的衣服,頭髮如亂草,至少有一個月沒洗頭了。將這個萬宇仍在乞丐堆裏,也不會有一點顯眼的地方!

葉知秋實在不明白,就萬宇這模樣,碧蓮爲什麼還一往情深?還每天夜裏,趴在學校的圍牆上哭他、盼他?

柳雪也有些失望,原本以爲,萬宇和碧蓮在一起,是一對才子佳人。沒想到,萬宇的邋遢模樣,和才子一點也不沾邊。

“堯鎮元,你們學校的名人,就長這個熊樣?”葉知秋忍不住吐槽。

“嘿嘿,名人有很多種,這個熊樣也是其中一種嘛。”堯鎮元咧嘴笑道。

說話間,萬宇已經來到了身前。

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翻着一雙死魚眼,問道:“幾位同學,你們找我?”

我忽然不想找你了,簡直就是對女鬼碧蓮的侮辱啊,葉知秋心裏吐槽。

堯鎮元嘻嘻一笑,點頭道:“對啊對啊,我是建築系的堯鎮元,想必你也聽說過。今天找你有些事,走,我們找個飯店,邊吃邊聊。”

“什麼事?我還有很多作業,恐怕沒時間跟你們吃飯。”萬宇皺眉問道。

葉知秋不想跟這個書呆子廢話,直接說道:“你有病,得治!我是醫生,專門救死扶傷的,特意前來救你一命!”

“啊?我沒病啊!”萬宇一愣,抓着一頭亂髮,說道。

“現在有了。”葉知秋嘻嘻一笑,走到萬宇的身後,用茅山三絕指點了一下。

萬宇打了個冷顫,急忙回身,卻沒發現什麼端倪。

葉知秋笑道:“午後開始,你就會感到渾身冰涼,哆嗦不停。如果想治病,今晚九點,就去龍王溝北岸找我。” 空間仙行者

說罷,葉知秋拉着柳雪,揚長而去。

“有病吧?神經病!”萬宇看着葉知秋的背影,罵了一句,轉身回學校。

他目前一切正常,自然不相信葉知秋的話。

堯鎮元急忙追上葉知秋,找了個飯店,一起吃飯。

席間,堯鎮元問個不停:“知秋,你爲什麼要找萬宇?是不是他得罪了你?”

“你少問,與你不相干。”葉知秋懶洋洋地說道。

堯鎮元不敢再問,殷勤勸酒,岔開了話題。

……

一眨眼到了晚上,葉知秋和柳雪先一步來到龍王溝北岸,等待萬宇。

九點不到,河岸東邊走了一個踉蹌的身影,正是萬宇。

萬宇渾身哆嗦,腳步打擺,縮着脖子,簡直就像被人**的小受一般。

一見到葉知秋,萬宇立刻瞪眼大叫:“喂,你用的什麼妖法陷害我?我從下午就渾身發冷、怕冷畏寒到現在,蓋五牀被子都不行……”

葉知秋在萬宇的後背拍了拍,解了他的三絕指:“現在行了。”

萬宇身上的不適感立刻消除,活動着身體,狐疑地問道:“咦,真的沒事了……喂,這都是你搞的吧?你爲什麼要針對我?”

“你懂什麼?我這是幫你治病。我看你滿臉青春痘,一定是內火太旺,陰陽不調。所以讓你冷下來,幫你降溫。要不是我中午及時出手,你現在早就血管爆裂而死,去見閻羅王了!”葉知秋說道。

萬宇是個書呆子,被葉知秋一忽悠,便不知真假了,想了半天問道:“謝謝……你爲什麼,要給我治病?”

葉知秋轉過臉來,逼視着萬宇,一字一頓地說道:“因爲,我們上輩子是朋友。”

“上輩子?”萬宇又抓頭髮,頭皮屑就像下雪一樣,紛紛揚揚。

“對啊,上輩子。上輩子你叫萬振宇,是一個赤腳醫生,還記得嗎?”葉知秋緩步向前,說道。

“我、我不相信什麼上輩子,我相信科學,是無神論者。”萬宇跟在葉知秋的身邊,說道。

又是一個無神論者,葉知秋笑而不語。

萬宇遲疑了一下,又說道:“其實人是沒有上輩子下輩子的,相信這些東西,就是浪費生命。”

葉知秋忽然站住腳步,笑道:“萬宇,你會游泳嗎?”

萬宇愣了一下,搖頭道:“不會。” 我當白事知賓的那些年

“哦,那你的生命,就要浪費在這裏了。”葉知秋點點頭,忽然一腳踹在萬宇的屁股上,將他踢下河中!

可憐的書呆子,哪裏是葉知秋的對手?

萬宇哎呀一聲驚叫,下一刻,跌落湖水中,濺起幾尺高的水花!

偏偏這一段水位較深,萬宇一落水,立刻慌了手腳,連嗆了幾口水,掙扎,起伏,揮手大叫:“救命、救命……”

柳雪吃了一驚,問道:“知秋你幹什麼?”

“別管他,人在瀕死之時,會想起一些前生往事。看看這傢伙快死的時候,會不會有什麼異常。這貨上輩子浸豬籠而死,現在又掉進水裏,說不定就會以前的事。”葉知秋說道。

“可是……這太殘忍。”柳雪不忍。

萬宇還在奮力掙扎,雙手亂抓。

葉知秋蹲在河邊,忽然喝道:“萬振宇,還記得張家小姐嗎!?”

彷彿是當頭棒喝醍醐灌頂,萬宇一愣,忽然大叫:“碧蓮,救我!”

柳雪聞言一呆,難道這個萬宇,真的是萬振宇轉世?

“萬郎別怕,我來救你!”一道鬼影嗖地飄來,正是女鬼碧蓮。

葉知秋扯着柳雪後退,冷眼看着碧蓮救人。

萬宇在碧蓮的幫助下,終於爬了上來,要死不活地躺在河邊,哇哇地吐水。

女鬼碧蓮心痛無比,撲在萬宇的身上,連聲問道:“萬郎,你要不要緊?萬郎……”

萬郎這時候神志不清,並不知道碧蓮是鬼,喘着氣問道:“多謝你……救我,碧蓮,我、好像……認識你。”

“萬郎,我是碧蓮啊,我是張家的大小姐碧蓮啊,你當然認識我了。”碧蓮大哭。

“張家?碧蓮?”萬宇忽然發呆,又困惑起來。

但是這一切,對於葉知秋來說,已經夠了。

因爲萬宇和碧蓮的存在,已經印證了前生後世的說法。事實就在眼前,雪兒不相信也不行。

萬宇在瀕死之際,脫口叫出碧蓮的名字,就是強有力的證明。

因爲葉知秋剛纔沒說碧蓮,只說張家大小姐。

葉知秋捏了捏柳雪的手,低聲說道:“雪兒你輸了,人,果然是有前生後世,有投胎輪迴的。”〔第三更〕

本書來自 柳雪認真地想了一下,說道:“好吧,算你暫時領先~щww~~lā我承認,萬宇是萬振宇的轉世,但是個例不具有普遍性,不能代表這世上的所有人。”

“要我怎麼說,你才相信呢?難道,要我把世上每個人的前生後世都查清楚,你才肯放棄自己的觀點?”葉知秋苦笑搖頭,給堯鎮元打電話,讓他送一套內外衣服來。

這時候的北方,氣溫還很低。

如果不換衣服的話,萬宇很快就會被凍成冰棍,變成死鬼,跟他的碧蓮永遠在一起了。

萬宇已經坐了起來,瑟瑟發抖,看着碧蓮說道:“我要……回學校換衣服,好冷……啊切!”

“萬郎你受苦了,快回去換衣服吧,奴家……在這裏等你。你換好衣服,再來此地,我跟你說說以前的事。”碧蓮說道。

“不用了不用了,衣服馬上就到,凍不死你。”葉知秋走上前,給萬宇餵了一顆茅山祕製的丹藥,說道:

“你們以前的事,我幫你們說吧。萬宇,你眼前的美女叫碧蓮,是你上輩子的老婆。不過,她現在是個鬼,做鬼以後,在這裏等了你兩百多年……”

“啊?碧蓮是鬼?”萬宇吃了一驚,驚恐地看着碧蓮。

葉知秋一揮手,用收魂符把碧蓮收了,然後又放出來,笑道:“你看是不是鬼?”

“我……”萬宇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萬郎!”碧蓮大叫,撲在萬宇的身上大哭。

恰好堯鎮元送衣服來了,看見昏迷不醒的萬宇,吃驚地問道:“萬宇怎麼回事,死了?”

“沒死,趕緊給他換衣服吧。”葉知秋說道。

堯鎮元點頭,在碧蓮的配合下,手忙腳亂地給萬宇換衣服。

堯鎮元這傢伙,也是眼神不好,忙了半天,也沒發現碧蓮是鬼。

換衣服的過程中,萬宇被折騰醒來,驚懼地看着碧蓮,叫道:“你是鬼,你不要靠近我……”

“喂,人家叫你萬郎,你怎麼這麼絕情?她是你老婆,是你的碧蓮啊。”葉知秋笑道。

“我不要,我不要老婆,我不要碧蓮!”萬宇揮手大叫。

堯鎮元還以爲葉知秋說着玩的,不相信碧蓮是女鬼,差點笑得抽風:“你不要碧蓮?哈哈,你不要碧蓮!”

碧蓮的眼神裏一片絕望,無限幽怨地看着萬宇:“萬郎,你真的不要碧蓮了?”

“我不要碧蓮,我不認識你,你給我走!”萬宇拼命地大叫。

碧蓮抽泣無語,傷心欲絕。

葉知秋嘆了一口氣,再度取出紙符,說道:“陰陽不同道,人鬼不同路,碧蓮,你也該死心了。”

說罷,葉知秋的紙符飛出,將碧蓮收了進來。

“臥槽,真的是鬼?”堯鎮元大吃一驚,腿一軟,跌坐在地。

葉知秋搖搖頭,和柳雪轉身走向學校,口中說道:“都回去吧,今天的事不要跟別人提起。”

堯鎮元和萬宇愣了一下,急忙追上,緊跟在葉知秋的身後。

當晚,柳雪和葉知秋,繼續在大學裏,陪着蘇珍和幼藍修煉,天明方回。

經過這幾天的人氣滋潤,蘇珍和幼藍的情況大有改變。

現在的蘇珍,已經可以幻出人臉,也能開口說話了。

幼藍的情況弱一些,但是也能弄一陣風什麼的,比以前好多了。

柳雪欣喜,說道:“知秋,我們可以南下了。根據蘇珍目前的情況來看,再有一兩個妖物內丹補充,就可以幻化成人。所以,我們再去找找其他妖物,實在找不到,就找五通神。”

“好,休息一下,我們下午動身。”葉知秋說道。

“那個碧蓮怎麼辦?”柳雪問道。

“我想帶走她,收她做一個鬼童子,免得她夜夜哭泣,糾纏萬宇,最後弄出人命來。”葉知秋說道。

“碧蓮願意做你的鬼童子嗎?”

“問問再說了,就算她不願意,我也不能讓她留在這裏,以免影響萬宇的前程。”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

葉知秋放出碧蓮,問道:“碧蓮,現在你已經見到了萬宇,可惜,人家不要你,也不認你。以後,你打算怎麼辦?”

“我不知道。”碧蓮還沉浸在悲痛之中。

葉知秋點點頭,又說道:

“放下執念,才能獲得解脫。你老是惦記着生前的事,苦守龍王溝兩百年,等來了萬振宇的轉世,卻也等來了更大的失望。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天道輪迴,如同大浪淘沙,該放下的還是要放下。我看,你不如跟我走吧。”

“跟你走?我不明白法師的意思。”碧蓮茫然。

“做我的鬼童子,以後共證大道,修成鬼中仙,免去輪迴之苦。”葉知秋說道。

碧蓮徹悟,屈膝跪了下來:“願意追隨法師,求個前程。”

葉知秋點點頭:“好,我先收了你,過兩天有了時間,再將你祭煉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