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一聽葉天這話,瞪大著眼睛,其中充滿了惡毒的怨恨。

0

不僅是葉晨,周圍人也是一臉驚詫,面帶恐懼的看著葉天。

只道葉天太狠了,如果那個葉晨真的按照他說的做,葉晨的臉恐怕就要丟遍江陵市乃至海西省了。

能來帝龍會所的人,哪個不是江陵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在海西省也是人際交往廣闊。

亂世醫女傳 葉晨真要給這些人下跪,那麼今天這事就能傳遍所有江陵市的富家子弟、社會名流,隨便海西省恐怕也不用三天。

真這樣,他葉晨可以去死了,畢竟臉都沒了,活著還有什麼用?

之前因為葉天的示意,一直躲在一邊的袁虎也是嘴角一抽,暗道葉天這招實在太狠了,若是他不在這裡也就算了,反正不關他的事情。

可現在他在這裡,如果不出聲的話,說不定會引起葉城身後的家族怨恨自己的老大,那事情恐怕就不太好了。

袁虎被派出掌管姜嫣然酒吧所在的幾條街,並沒有機會隨著周天朔參加酒會,所以也不知道葉天的身份究竟有多可怕。

根本不知道震塌江陵市半個官場的人便是葉天,如今已是萬眾敬仰,各種大人物爭先巴結他。

袁虎只知道周天朔會對葉天恭敬,是因為葉天是身手好,打敗了之前來尋仇的宇文豹而已,本身並不是出身什麼勢力。

這樣一來,身手再好也沒用,葉晨的家族勢力遍布海西省的大家族,人家真的要出手對付葉天,恐怕也是很簡單的事。

就算對付不了葉天,遷怒於周天朔也不是不可能,到時周天朔也會反過來遷怒自己,所以袁虎心裡想著,只覺得自己不出面都不行。

當下,他忍不住說道:「葉先生,這麼做未免太狠了吧?

葉晨雖然有些不對,但您這麼做,葉晨背後的家族勢達全省,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袁虎是在提醒葉天,如果只是葉晨或許不算什麼,可葉晨家族勢力遍布海西省,葉天真要這樣處置葉晨,那葉晨的家族絕對不會輕饒葉天的。

他完全不知道,葉天還真不怕葉晨背後的家族,他可是出身葉氏宗家,葉晨不過是分家的人,而且還不是分家的嫡系或天才。

被宗家完全壓制的分家,萬萬不可能為了個葉晨,敢來對付一鳴驚人的自己。

至於會不會因為這件事,從而使得帝都葉家的那人提前自己的存在,葉天如今已經不再去在意。

如今實力已經達到鍊氣五層,並且有著幾種兌換攻防秘法,實力已經遠勝一般剛入內氣宗師境界的武者,除非達到內氣宗師中期境界的武者,否則都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可內氣宗師本就稀少,能夠達到內氣宗師中期的,無不是各個世家大族的魁寶,不到非不得已,是輕易不會動用的。

以那人在葉家的權勢,倒也不是沒辦法動用,但必須是明確要動手之人的身份,家族裡的人才會允許。

可如今自己已不是往日的廢物,恐怕對方要是知道自己的境況,恐怕掩蓋都來不及,又怎麼會把自己的境況告知家族中人。

所以他想要派人對付自己,就只能偷偷摸摸的來,而且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派出內氣宗師中期境界的高手來對付自己的。

而擁有著裝逼系統,葉天的實力增長之快,絕非尋常人能夠想象,所以到時帝都那位就算知道了。

等他派出了內氣宗師中期境界的高手過來,自己就能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讓他知道什麼叫徹骨之痛。

所以在聽到袁虎的提醒,葉天也知道袁虎是好意,可他卻滿不在乎。

「不會善罷甘休?那我倒要看看,那所謂的海西葉家究竟如何一個不肯善罷甘休法!」

葉晨一怔,原以為袁虎把話挑明了,葉天怎麼也會有所忌憚才對,畢竟他怎麼說也是海西葉家的人,這裡又是地處海西省。

可沒想到,葉天居然還是這麼狂妄,完全不將還是葉家放在眼裡,雖然宗家和分家確實有別,可對付你一個被宗家趕出來的棄子,難道很難嗎?

心裡想著,葉晨不禁更加惱怒,可他表面上也不敢發作,只能用略帶威脅的語氣回應。

「葉天,袁虎說的沒錯,做事可不能太過,我都已經向你求饒認栽了!

你居然還不肯放過我,那要是讓海西葉家知道了,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我雖然不是出生海西葉家嫡系,但我爸在海西葉家也是有話語權的!

你要敢如此對待我,就算海西葉家不出面,我爸也不會放過你的!」

「是嗎?那你儘管可以試試,無論是讓海西葉家的人出面,還是把你父親叫來,我要看看倒底誰不放過誰?」

葉天淡然一笑。

葉晨一怔,暗道這個葉天到底是有多狂妄,真的是一點都不怕嗎?

就在這個時候,兩道人影十幾個彪形大漢的簇擁下,匆匆的趕了過來。

葉晨看到來人,頓時面露喜色,暗道救星總算是來了。

出身還是葉家,葉晨認識周天朔,更是認識欒天龍。

那可是實力達到內勁中期的武者,算放到一般的大家族裡面,那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

不用說欒天龍並非出身世家大族,不過是兒時跟過一位散修武者,全靠的自身摸索成材,在江陵市乃至海西省都有天才之名。

在葉晨看來,葉天剛才雖然一指擋住了瓦塔諾的攻擊,雖然非常的震撼人心,但一定是用了什麼特殊武技,真正的實力絕對比不上欒天龍。

畢竟欒天龍你就有著天才之名,又修鍊了那麼長的時間,才不過內境中期的境界。

這葉天才17歲,之前在帝都又是有名的廢物,就算最近得到『葉先生』的指點,也不可能超過欒天龍的。

所以在葉晨看來,如今欒天龍過來了,葉天再怎麼狂妄,也得收斂幾分的。

就算到了這個時候,葉晨仍舊不認為葉天便是那神秘的『葉先生』。

當下,他也顧不得此時狼狽的狀態,連忙對著兩道人影呼喊:「欒天龍,周天朔,快來救我。」

聽到葉晨的呼喊,周天朔和欒天龍兩人一愣,隨即加快了步伐。

當他們看到這一幕時,都露出了一臉的疑惑,不知道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可他們沒有著急去問,更沒有去理會葉晨,而是先快步的來到葉天的身前,神態無比恭敬的對葉天施禮問候。

「葉先生,周天朔(欒天龍)讓您久等了。」

特別是周天碩,那腰都彎的,頭都快要觸地了。

欒天龍也是一臉激動,他從周天朔那裡知道昨天發生的事,態度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雖然不像周天朔這樣,但也真誠了很多。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眾人有些措手不及,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氣氛一下子凝固住了。

眾人望向葉天的眼神已經麻木了,只覺得葉天帶給他的衝擊感,一波比一波巨大,讓他們似乎將一生的驚訝都用盡了一般。

欒天龍是什麼人?周天朔又是什麼人?能來帝龍會所的人,哪個沒聽說過這兩人的名頭?

一個是江陵市有名的武學大師,名聲遠播,拜入他門下學習的儘是江陵市上流人士的子女。

在他的武館,完全可以用往來無白丁,出入皆鴻達來形容。

除此之外,說起本人更是實力高強,曾經有各種跆拳道柔道之類的達人上門挑戰,結果最厲害的一個也只是撐住了三回合,便筋疲力盡的趴在地上。

這樣的人,不會是有實力,更有勢力。

可與之相比,另一個就更可怕了,當真是江陵市真正的梟雄人物。

身為山河盟的大佬,周天朔可謂是執掌著江陵市大半地下勢力,其權勢之強盛,就算是一市之長也得給面子。

可就是在這樣的兩個人,居然恭恭敬敬的主動向葉天施禮問好,反倒對葉晨的求救棄之不顧。

這個葉天,究竟是什麼人?

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老大和欒大師居然都對葉先生這麼恭敬,而且老大的態度比之上次在酒吧里,要更加的低上三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有,這個葉先生的身份有多可怕啊?

袁虎傻眼了,心中更是慶幸自己剛才的舉措並沒有過分。

我的姐夫哥哦,你到底是什麼人啊?難不成是天上的神仙,怎麼什麼人都對你恭恭敬敬的?

姜秋有些傻眼了。 葉天不只是帝龍會所的貴賓這麼簡單,他真的是葉先生!

徐流蘇也傻眼了,不,她覺得自己更應該瞎眼了才對。

這何止是超級股,這簡直就是證券交易所啊!

不過是有人要設置陷害他,結果他毫髮無傷,整個江陵市卻淪陷了半個官場,連帶著那高高在上的副市長都鋃鐺入獄。

徐流蘇覺得自己都無法形容這樣的人了,說是人形自走核蛋都不為過吧?

就是這樣的人,自己之前居然不知死活的不止一次呵斥他,還想要教訓他,讓他明白什麼叫尊卑之分。

一想到這裡,徐流蘇在尷尬到了極點之餘,也覺得自己還能活著,簡直是葉天的恩賜,心中不自覺的便滿是感激了。

不只徐流蘇和姜秋傻眼了,就連自以為有了救星的葉晨,此時也是徹底傻眼了。

這樣說或許不正確,應該說它不僅僅是傻眼,而是傻的,連整個人的三觀都快崩潰了。

他完全不敢相信,葉天這小子居然真的是那神秘的葉先生,覺得自己這絕對是在做夢。

不,比做夢還要荒謬!

那葉天在帝都的時候,不過是人人可以肆意欺負侮辱的廢物,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搖身一變,成為了所謂的葉先生,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葉晨不想相信這是真的,可眼前欒天龍和周天朔都對這小子這麼恭敬,他就算是不想相信,那也是不能。

周天朔那還好說,他雖然背靠海西十三家之一的魏家,可本人只是個普通人,並非武者,對於武者的存在了解不多,所以認錯人也不是不可能

可欒天龍不同,他本身便是內勁中期的武者,不可能會被實力低於自己的人誆騙。

連他都對葉天如此恭敬,神態低微得快要趴在地上,再加上葉天剛才一指輕鬆擋住了瓦塔諾兇悍一拳的事情。

就算葉成一再不願相信,一再逃避這個可能的結果,也不得不相信,葉天真的是那神秘的葉先生了。

而這個想法一起,葉晨頓時恐懼的渾身顫抖起來,整個臉徹底的面無血色。

因為他知道如果葉天真的是那神秘的葉先生,那他這次就真的死定了,不管是自己的父親還是海西葉家,都不可能為他出頭的。

但是若是知道了,自己居然不知死活,不僅出手挑釁葉先生,而且還派出了身為外人的瓦塔諾,狂言要廢了葉先生。

恐怕不需要葉天出手,自己的父親乃至海西葉家都會動手將自己打成廢人,然後扔到葉天的面前,說上一句任憑處置。

這一下,葉晨在徹底獃滯的同時,更是屎尿失禁,一股騷味緩緩從褲子底下傳了出來。

謝家皇后 葉先生?能被欒天龍周天朔都尊稱葉先生,莫非他就是酒會上的葉先生?

眾人中的張藝彤更是傻眼了。

作妖王爺爬牆頭 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徹徹底底的傻眼了。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恭喜宿主無形令人傻眼的逼,逼格+100,獎勵小禮包一個。」

就在這時,門外又進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神情冰冷的靚麗女子。

好漂亮!

這是在場人看到靚麗女子的時候,心中同時浮起的念頭。

就連這份姿色尚可的徐流蘇,都不禁有些驚艷,更是自認不如。

看著快步走進來的女子,葉天不禁問道:「寧傲雪,你怎麼來了?」

這靚麗女子自然便是寧傲雪。

昨天發生的那起事件,寧傲雪也在今天早上知道,原本是打算等查完聚龍會所的帳,再去找葉天的。

沒想到葉天居然便在帝龍會所,而且和人起了衝突,所以便急匆匆的趕來了。

她一走近葉天,先是沖著周天朔和阮天龍點點頭,隨後又厭惡的掃了葉晨一眼,轉而溫柔的看向葉天嗔怪起來。

「葉天,你怎麼又這樣,來帝龍會所也沒跟我說一下。

我要不是正好來這裡查賬,根本不知道你居然在這裡呢!」

這話一出,跟著葉天一起來的那些人聽到查賬二字,頓時面露震驚,這女子居然是帝龍會所的老闆,這也太年輕了吧?

葉天一笑,說道:「沒什麼,正好陪我兄弟過來,沒想到會遇到一隻蒼蠅!」

「哦!你的兄弟?讓我能認識一下嗎?」

寧傲雪雙眼一亮,認識葉天這麼久,他還是第一次聽到葉天說有兄弟,心中自然很好奇。

不僅她,周天朔和欒天龍也是如此,眼中都顯出好奇,能讓葉天用兄弟相稱的,必定要好好巴結啊!

特別是在發生了昨天的事情,那就更要使出十二分的力氣,來巴結著能被葉天稱為兄弟的人了。

眼下這件事情,之前袁虎有小聲的交代過,他們也知道還是因為這個兄弟的原因,更是想要了解了。

葉天一笑,將一邊愣住的姜秋拉了過來,介紹道:「正式向你們介紹一下。

他就是我的兄弟姜秋。手上負責著幾間酒吧,最後還希望幾位能多關照一下!」

欒天龍還好,周天朔卻有些吃驚,之前在姜嫣然的酒吧里,他自然見過姜秋。

當時葉天也有介紹過,他還以為是因為葉天看上姜嫣然的緣故,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啊!

當下,周天朔連忙應聲道:「是是,葉先生客氣了,日後是我們需要姜兄弟照顧才對啊!」

欒天龍也說道:「是啊!是啊!日後還希望姜秋兄弟能多多關照了!」

寧傲雪也是一笑,「既然你是葉天的兄弟,那便是我們第一龍會所的貴賓,這張卡你收下,歡迎來我們帝龍會所玩!」

說著,她從包里掏出了一張卡遞給了姜秋。

這一下,看得所有人都呆了,就連周天碩也不例外。

要知道雖然也有貴賓卡,但並不是寧傲雪親手贈送的,而是其他帝龍會所的股東送的,這如何不讓他感到驚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