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擦了擦冷汗,“我不知道是姐姐您嘛,如果知道我哪敢動手。”

0

“好吧,我原諒你了。”踏古說道。

“謝謝姐姐,不過,姐姐你抓我手下幹嘛。”葉寒問道。

“呸,還你手下呢,心語她是我妹妹。”踏古有點憤怒的說道。

“妹妹!!!我怎麼不知道。”葉寒被嚇了一跳。

“我什麼事都要你知道嗎?心語是我認的妹妹,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後來她去當殺手,再後來,她就被你收服了,哼,讓你賺了。”踏古別過頭,不滿的說道。

葉寒:“…………”

“妹妹,出來吧,看來你這主人還是很在乎你的。”踏古對着身後的黑暗喊了一聲。

一陣腳步聲傳來,在黑暗中,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葉寒看着心語慢慢的出現在自己眼前,笑了笑,說道:“以後別亂跑,嚇死我了。”

當心語想單膝跪下的時候,被踏古一把拉進懷裏,“你這個不聽話的孩子,該打,一跑就是好幾年,讓姐姐擔心死了。”

“姐姐對不起。”心語冰冷的情緒出現了一絲波動。

葉寒笑了笑,轉身走開,不打擾這對姐妹溫存。

踏古,青丘首領,青丘,世界上最大的情報組織,讓人驚訝的是,該組織所有的成員都是女子,並且都是以一敵百的好手,這個組織讓各個國家畏懼,因爲它的影響力,威懾力,都是很強大的。

首領踏古更是一名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女子,一身紅色長裙就是她的象徵,看上去軟弱無力的女子,卻讓各個組織的人聞風喪膽,無人敢惹,爲什麼青丘有這麼大的威懾力,因爲她的情報能力,可以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她們不知道的,不少國家都不敢得罪青丘,誰知道自己國家的什麼機密在她們手上,到時候被曝光了那就完了。

曾經東瀛國就是公然挑釁青丘,後來首相曾經嫖娼,外交部長強X未成年少女,和各種醜聞被曝光,還有東瀛國最新研製的新型武器,東瀛國也因此臉面丟光,向青丘服軟。

葉寒坐到一張椅子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找到林夕瑤的電話,點擊撥打。

電話很快接通,林夕瑤那甜甜的聲音傳到了葉寒的耳裏,“哥哥,怎麼啦?”

“呵,沒什麼,想問問你在幹嘛。”葉寒柔聲說道。

“我在看你推薦的小說啊,太好看了。”林夕瑤很萌萌噠的說道。

“恩,你自己一個人在家要乖哦,有什麼事記得打電話給我。”葉寒說道。

“放心啦,沒事的話我先掛咯,這小說太好看了。”

“恩,好,拜拜。”

“哥哥拜拜,麼麼噠。”林夕瑤掛斷了電話。

葉寒放下手機,笑了笑。

“這小女孩就是你當初跟我說的林夕瑤?”踏古拉着心語坐到了葉寒身旁。

“是啊。”葉寒將手機放回口袋。

“告訴我,你剛纔用的是什麼能力,爲什麼我會動不了。”踏古看着葉寒,很認真的說道。

葉寒微微搖了搖頭,“這是祕密。”

“好吧,你不想說我也不勉強,畢竟誰沒有祕密呢。”踏古轉過頭,伸手抱着心語的肩膀。

“你怎麼會來東海?”葉寒問道。

“有點事要處理。”踏古笑道。

“什麼事情需要你親自出馬。”葉寒歪着腦袋說道。

踏古噗嗤一笑,“你現在這樣子好搞笑啊。”

“你還是先回答我問題吧,我很少見到你親自出馬的。”葉寒說道。

“好吧,不鬧了。”踏古收回笑容,“知道蠍子麼?”


“那個死人妖,怎麼了?”葉寒不解的問道。

“他殺了我兩個手下,並且是用劇毒殺死的。”踏古雙眼彷彿要冒出火焰,咬着牙說道。

“原來如此,我早就知道他很擅長用毒,如果你要親自去對付他的話,還是小心點比較好,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葉寒有點不放心的說道。

“好,那我就不用出手了,就在一旁喝茶好了。”踏古壞笑道。

“啊!我開玩笑的,你還當真啦!”葉寒跳起來說道。

“我不管。”踏古別過頭,“你可不能反悔,對不對啊心語。”

心語:“…………”

“好吧。”葉寒無奈道,“什麼時候行動。”


“這個星期內,具體時間我會通知你。”踏古說道。

“想不到被你坑去當打手了啊,我不管,我要獎勵。”葉寒開始耍賴皮。

“喲,還跟我來小孩子脾氣呢。”踏古笑道。

葉寒攤開雙手,“我總不能免費幫你打一頓架吧,很累的說。”

“好吧,想要什麼獎勵,不能太過分。”踏古說道。

“東海的各個勢力的詳細資料。”葉寒說道。

踏古雙眼一橫,一手拍向葉寒。

葉寒連忙閃開,“踏古姐姐你幹嘛。”

“臭小子,你真是獅子開大口啊。”踏古怒道。

葉寒:“怎麼了?”

“這份資料值上千萬呢。”踏古憤怒的看着葉寒。

“哦。”葉寒摸了摸鼻子,“你又不缺錢。”

“你……”踏古被葉寒氣的說不出話來。

“好吧,就當便宜你這小子了,反正你決定在東海上學了,就當姐姐送你的禮物吧!”踏古揮了揮手。

“嘻嘻,謝謝姐姐。”這下葉寒倒有點不好意思了,她還真給啊。

“到時候抓蠍子你可是要認真點啊,別讓他跑了,要不然你想要的東西就泡湯了。”踏古說道。

“放心吧,這死人妖我還不放在眼裏,虐他無壓力。”葉寒自信的拍了拍胸口。

“那就好,我會在聯繫你的,沒啥事的話你可以滾了。”踏古笑着說道。

“姐姐你這樣就趕我走啊,我來你這連茶都沒喝呢,你忍心麼。”葉寒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忍心啊,怎麼不忍心,想喝茶啊,子彈要不要。”踏古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M9手槍,指着葉寒。

“額,那我滾了,不過心語……”葉寒看了看站着一旁不說話的心語。

“我們姐妹倆這麼久不見,我們要好好溫存兩天,過兩天再還給你。”踏古一把抱住心語,說道。

“好吧,那我走了。”葉寒無奈的說道,沒辦法,人家的確很久沒見,反正心語現在也沒什麼事要做,就讓人家好好聚一聚好了。

葉寒揮了揮手,轉身離開。 和同伴們交代好一切,清靈安下心來,現在她要考慮的是怎樣去內院,而且還是悄無聲息,不暴露實力的去?

她六種屬性的體質肯定不能暴露給所有人發現,就像曾經親媽說的那樣,秀木於林風必摧,雖然這裡是仙道學院,可是萬事也要小心。風玄四屬性都能夠被吸納入內院,可見進入內院的要求也不是那麼苛刻的,所以清靈有把握自己能夠輕鬆進入。

首先她要做的是找到仙道學院的院長或是副院長來告知自己的部分實力,可是院長和副院長在哪裡?清靈從入學到現在沒有見過,沒有聽說過。自己找不到他們,那就要讓他們來找到自己,所以她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讓學院中的高層都注意到她的潛質。

怎樣來展現自己的實力?風玄用了一個不錯的途徑,就是被其他人挑戰,從中展露出實力來。而自己肯定不會做那種無聊、麻煩,又得罪人的事情,所以清靈選擇了闖試練塔這一方式。

不是說試練塔很難闖嗎?新生學員一年之內要闖入十層以上,那她也來闖一闖,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到了哪裡。

做好了打算,就要開始實行了,清靈帶上半個月的乾糧離開新生學員的住宿區小破屋,獨自來到了試練塔下方。

抬頭望去,試練塔高聳入雲,看不到頂,清靈猜測試練塔的最高層可能會通往聖地。

仙道學院的上空是中域聖地的所在,清靈可沒有記錯,來的時候還能夠看到懸浮在上空的聖地大陸,可是進入叢林之後,聖地好像忽然消失了一般。

清靈知道那並不是消失,估計是一種結界,讓進入叢林的人看不到聖地。聖地是真實存在的,這點毋庸置疑。

選擇入口,走進試練塔之中,前五層輕鬆走過,因為這五層沒有出現任何妖魔鬼怪,來到第六層。本來清靈以為這裡應該有三十二的兩倍,六十四隻妖物,可意外的是偌大的第六層空間里只有一直傻獃獃的獃頭鵝站在那裡和清靈大眼瞪小眼……


「怎麼只有一隻?」清靈疑惑的問出口來,她看得出,眼前的這隻獃頭鵝是只妖,還是一隻修為不低的妖。

「你是在看不起我嗎?小丫頭!」

獃頭鵝張開扁長的嘴巴口吐人言,聲音有些呱呱的刺耳,清靈皺了皺眉頭。「你就是這層看守的妖?」

「沒錯!就是我。」獃頭鵝趾高氣昂的說著,可是它整個身體卻在迅速後退,彷彿是怕了清靈一般。

清靈覺得奇怪,下面幾層都是見人就打,可是這隻獃頭鵝卻沒有動手的意思。

試探的問了一句,「我要從這裡過去,去第七層,可以嗎?」

「當然可以,你去吧——」獃頭鵝立即回答說到,退至一旁,給清靈讓出一條通往七層的道路來。

就這麼簡單?也太意外了點。

清靈將信將疑的走了過去,看看獃頭鵝還是沒有動手的意思,眼看就要走到七層的入口處了,可是獃頭鵝還是不為所動,眼巴巴的看著清靈,目送……


這下子,清理索性也不走了,站在通往七層的入口處停下腳步,轉身看向獃頭鵝,「說吧!上面一層有什麼東西!」

獃頭鵝這樣的表現讓清靈想到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六層給人一種輕易度過的感覺,讓登塔的人放鬆警惕,可是放鬆警惕過後,可能有著巨大的危險。

獃頭鵝沒有想到清靈會問出這個問題,它只是黑豆般大小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圈之後,頭一縮,縮進了自己的翅膀底下,就一副打死不說的態度……

清靈被獃頭鵝的這一出搞的有些目瞪口呆,她知道獃頭鵝是妖,不是小妖,可是沒有想到這隻獃頭鵝這麼人性化,可是往常這樣的妖應該很厲害才對,可是為什麼它就是看起來這麼無能呢?


想來想去想不明白,清靈也不在過問,不在停留,只是加倍小心的向著試練塔第七層走去……

……

試練塔的第七層——清靈剛登入這層就感覺到氣氛的不同,這層的陰氣比之前五層來說已經淡的幾乎不可見,可是妖氣卻濃的嗆人。

七層沒有什麼強大的妖,只有兩隻獃頭鵝,和六層的那隻獃頭鵝長相相同,可是這兩隻卻一副兇相,看起來很不好惹。

可獃頭鵝終究是獃頭鵝,在清靈的意識里,這種妖類沒有什麼特別的,輕鬆就可以打發掉。只是清靈不知道,為什麼前五層還有點小困難,可是到了第六層第七層反倒是輕鬆容易了?照這樣看來,恐怕就算是上了十層,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吧。

「不錯,不錯,獃獃給我們送上這麼個細皮嫩肉的,一定好吃。」一獃頭鵝興奮的說道,看到清靈,眼睛里就冒出精光來。

「是啊是啊,我還沒有吃過這麼嫩的呢,也不知道獃獃把下面的路給堵住沒。」另一隻獃頭鵝也顯得異常興奮,只是它在興奮之餘還有一些擔心。

清靈聽了兩隻鵝的對話,才知道剛剛六層那隻獃頭鵝的用意,原來它不是怕自己,而是怕上面這兩隻獃頭鵝,它的存在就是給這兩隻獃頭鵝堵路的……

………………………

這一章是明天的,因為明天有事,沒時間碼字,於是今天晚上就更上了。 從教堂出來後,葉寒毫無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看着這些從民國時期流傳下來的建築,時代變遷,居然還有一個地方的歷史建築保存的這麼好,真的是很難得。

葉寒不知不覺的,走到了街尾,周圍一個人影都沒有,這給了葉寒一個練習念力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