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聲有突然驚道:“糟了,玲瓏會馬上過來,這一屋子的人怎麼辦?”

0

王憐花急道:“莫兄確定一定會是玲瓏先過來?”

莫聲有點頭道:“能確定!地宮異常,她第一個會想到的一定是我的安危!”

王憐花低頭稍作沉思,便扭頭看向莫言邪魅一笑,道:“莫言你說 ‘蕭肅’和‘玲瓏’兩個人,哪個上?”

莫言想也不想道:“當然是‘蕭肅’了,若來人是玲瓏,‘玲瓏’上豈不穿幫!”

王憐花笑着讚道:“聰明!那沈浪和莫兄兩個人,哪個上?”

這次莫言冷着臉不吭聲了,王憐花呵呵一笑:“那自然是沈浪……他現在正在牀上休息,連地方都不用換。”

“哼……”莫言瞧不慣王憐花那一張魅惑十足的臉,遂冷冷地轉過了身。

王憐花並不在意莫言的態度,依舊笑嘻嘻地道:“莫兄,那麼牀上和牀下,你們選一個藏身的地方?”

“那自然是牀上了,牀底下太擠了何況我的身體也不方便……”這次是莫聲有做了選擇。

王憐花神情一斂,正色道:“時間不多了,行動……”


王憐花、莫言以及莫聲有迅速來到牀前,掀起只放了一半的簾子,三人迅速竄上牀。莫聲有和莫言兩人就躲在沈浪的腳底下你,而王憐花則迅速半躺在沈浪的身邊。

“沈兄你不會介意吧!”王憐花用女聲柔聲說着,而臉上的表情則是異常的嬌媚。

“如果憐花兄能拿開你的手,在下就不會介意了。”儘管沈浪的臉色有些蒼白身體不適,但他還是往牀裏挪了挪,然後似笑非笑地對着王憐花。

“這可不行,做戲我們一定要對得起觀衆,不能太假不是?”王憐花頂着蕭肅的臉,風情萬種的說着話,還不時給牀上的其他兩人拋個媚眼,而一隻手也沒閒着在撥弄着沈浪胸前的衣領。

王憐花的耍寶讓所有人都忍俊不住,但大傢伙硬生生憋着沒理會那個傢伙,這時候聽沈浪道:“有人來了!”

王憐花揹着身能夠感覺到觀風口有人,他便迅速拉下衣領,裸出光潔的肩膀,傾身擋住了沈浪的臉,而沈浪也象徵性的做了配合……伸出手扶着王憐花的手臂……

從觀風口觀之,華牀上的曖昧旖旎盡收眼底。玲瓏萬萬想不到莫聲有身邊會有其他女人,看到那一幕她不由一愣。這是真的麼?那十多年的相思等待算什麼?來不及深思,玲瓏第一個想法就是被愛人背叛了,她心中頓時被怒火和憤慨填滿。沒有任何猶豫, 無上 。指着華牀怒道:“莫聲有,十年相思不算什麼嗎?你竟然如此過分……”

“過分麼?”牀上的女人緩緩轉過頭來,嬌笑着得意着挑釁着。

“是……阿姐,你不是在外面麼?你們竟然……竟然會在一起?”憤怒、震驚、傷心、不解,玲瓏又一次呆住了。

蕭肅嘆了口氣道:“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溼鞋?我就知道你遲早會發現我們的祕密……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會來的如此之早!”

“原來……原來你們老早就在一起,可笑我竟被埋在鼓裏!”玲瓏哆嗦着,竟然說話都不靈便了。

“我們是……”

“不要說了,我不想聽……不想聽!”玲瓏的腦中混亂異常,她根本就來不及深思事情的不合理,就已經被氣得失了理智。莫言瞅中時機,一枚銅錢飛出,便讓玲瓏軟軟地倒了下去。

王憐花和沈浪迅速起身躍至玲瓏的身邊,王憐花抱起玲瓏就放到牀上,而沈浪則走到門邊準備關門,這時候門外又闖進了兩個人,而來人一進來就反身迅速的關上了門,彷彿後面有人追趕似得。

沈浪定眼一瞧,來人卻是弘毅大師和穿雲子道長。

“大師道長你們這是?”

“咦,沈公子你也在這裏!”弘毅大師和穿雲子道長這才瞧清楚屋裏的狀況,除了沈浪還有其他人。

“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你們這是?”

弘毅雙手一合,苦笑道:“我等被囚多日,受盡屈辱,弘清爲此也送了性命,貧僧若不討個公道說法,怎麼有臉回少林?”

“那你現在打算報仇?”

穿雲子喘着氣解釋道:“現在沒有打算了……那個蕭肅堂主的身手很好,再加上其他的爪牙,貧道和大師只能聯手也不敵……不得已找了個人逼問,才被引入地宮。”。

“這裏也不安全……”牀邊的王憐花轉身插言道。


“蕭肅?”弘毅大師和穿雲子迅速戒備。

“大師道長勿驚,他是王憐花!”沈浪迅速擋住了兩人。

瞬間弘毅大師和穿雲子放鬆了下來,穿雲子苦笑道:“原來如此,貧道就說嘛,後面有一個蕭肅在追,前面怎地也有一個蕭肅在堵着呢。”

王憐花道“這麼說蕭肅馬上就會追到這裏?”

穿雲子點了點頭道:“所料不差的話,她們馬上就會追到地宮。”

王憐花當即督促道:“那麼大師道長你們快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躲?”穿雲子環視四周,除了牀之外屋子裏所有的地方都不能夠隱蔽人,而牀上顯然也有人。

嘆了口氣,穿雲子拉着弘毅大師道:“老友,就只能是牀底下委屈委屈了。”

瞧着一屋子的男男女女,弘毅大師呵呵一笑道:“無妨,牀底下好,牀底下清淨!”

待穿雲子和弘毅大師剛剛躲好,沈浪王憐花就聽到外面有遠遠的腳步聲傳來。二人對視一眼,雙雙來到牀邊。

“這次來人是蕭肅,只能‘玲瓏’上。”然後王憐花瞧了瞧沈浪又道:“看來看去也只有沈兄了,總不至於讓他們兄妹去演戲?”

所有人都轉向王憐花,眼神均是鄙視之極,但卻沒人吭聲反駁。在這特殊的地方特殊的時刻,王憐花的主意雖不大氣但卻管用。衆人雖都不是很情願,但是大家都比較配合,且各自迅速找好了位置,莫言換上了玲瓏的外衣代替王憐花側躺在了沈浪的身邊。 四」進去……」」進去……」」進去……」一道道人影隨著侍衛的允許聲走進一座城門。

每人都交上一枚金幣,作為進城費用。

隨著眾人,兩男一女也走向了城門。一男穿著黑色勁裝,眉清目秀,雙眸深邃;一男披著紫色披風,白色休閑服掛在身上;女子皮膚白皙,身著雪白長裙,雪白脖頸,一層紗巾掛在臉上,卻也隱不去那絕美的容顏。

三人交上金幣,緩緩走進了城門。

」這座城市真繁華啊!比勁城還要多人呢!」穿黑色勁裝男子感慨說著。

」是啊!畢竟這裡是帕斯學院的地盤嘛!」另一名男子說道。

」嗯。不過我們真的可以考上帕斯學院么?」女子問。

這兩男一女自然就是龍魂等人了,龍魂見葉族的高層全部身死,就放棄了滅殺整個葉族的想法,畢竟還有那麼多的婦孺老少,禍不及家人嘛!

龍魂還去拜訪了下南宮雪的父母,而他們也看得開,只揮揮手就讓龍魂帶走南宮雪了。而全程南宮雪沒有說一句話,面對為了一己之私可以出賣自己女兒的父母,南宮雪不想和他們對說哪怕一句話!

做完一切事情,他們就趕來了。

」要是考不上,就白來了!虧我還走了萬里路呢!」葉毅龍抱怨命運不公。

在路上,銀雷就是不讓葉毅龍坐它背上,哪怕葉毅龍坐上了,也會故意抖他下來,給龍魂等人增添了笑意。

多次熱臉貼了冷屁股,葉毅龍的厚臉皮也被磨薄了,只能自己走了。

」古語有云:行萬里路,讀萬卷書!毅龍,你就別抱怨了。」龍魂適時適宜地開玩笑。

」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葉毅龍假裝抹汗,開口說著。

」一樣一樣嘛!」這時,躲在龍魂背包中的銀雷開口回應。

銀雷已經元神八級了,自然可以變幻身體大小。

」哪一樣了!」葉毅龍不服氣地說。

」字都一樣!」銀雷慢悠悠的語氣又從背包中飄出。

」你!你……」葉毅龍被憋住了,不知說什麼好。

看著這兩個活寶,龍魂徹底無語了。這倆活寶一路走一路吵,斗得是那個天昏地暗,那個日月無光!好像結了九輩子仇一樣。

拖著恨地牙痒痒的葉毅龍,龍魂和南宮雪再起步伐。

」正所謂珍愛生命,遠離葉毅龍!」銀雷沒話找話。

」又所謂裝*遭雷劈,你該被雷劈!」葉毅龍強悍回擊!


」我不入地獄睡入地獄,我不被雷劈,誰被雷劈?」銀雷一副普度眾生語氣。

」我該被雷劈!啥?」葉毅龍不爽銀雷,下意識地答道。

」對,你該被雷劈!」銀雷平淡說著,可誰都能聽出銀雷那憋住的笑意。

」哇哈哈哈!」龍魂大笑,他實在是無法忍了,銀雷的鬥嘴實力簡直**翻天了!三言兩語就把那能說會道的葉毅龍給陰了。

」我不被雷劈,誰被雷劈!」所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葉毅龍完美演繹此句含義。

」你不被雷劈,葉毅龍就被雷劈!」銀雷再次說道。

」噗嗤!」南宮雪也笑了,儘管她竭力不讓自己笑,給葉毅龍點尊重,可她真的忍不住了。

葉毅龍的臉青了又紫,紫了又紅,紅了又白,由此可見他有多憋屈!

」哎呦呦,你的臉怎麼就像變戲法一樣啊?是不是有病啊?」銀雷從背包中探出頭來,看著葉毅龍。

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是有病!這還不是被你給氣的!

葉毅龍轉過頭去,不搭理銀雷。

銀雷的狼嘴斜斜上揚,滿臉意氣風發。

」好,乖了哦!別再欺負你葉哥哥了哦。」南宮雪撫摸銀雷的小腦袋,溫柔地說。

」嗷嗚!」銀雷一掃臉上的嘲弄表情,乖巧的點點頭,萌之*火力全開!

而龍魂則與葉毅龍同時想著一個問題,這麼一頭靈獸才開了那麼一重靈智就那麼牛,要是靈智全開怎麼辦?嗯!一定要小心!

要是銀雷知道龍魂倆人的想法,肯定會露出一副無辜之樣,再說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龍魂和葉毅龍對視,皆是苦笑。

銀雷見龍魂這副樣子,立馬明白事態,甩了甩頭,鑽進了背包,龍魂也及時握住了南宮雪的嫰手。

算你小子識相!這次就放過你了!龍魂望了望背包,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而背包中的銀雷,也咧咧嘴笑了。

」對了,有誰知道怎麼去帕斯學院么?」走到一半,南宮雪突然問道。

」對啊!一語點醒夢中人,怎麼走?」葉毅龍也看向了龍魂。

」啥?」龍魂撓撓頭,不知怎麼回答。

在若干年後,一次強者聚會中,葉毅龍當著許多人的面說出了龍魂的這個窘迫動作,不過換來的卻是一句」你說謊的吧」。

」那個,請問怎麼去帕斯學院啊?」龍魂隨便找了個人問道。

被龍魂抓住的是一名少年,看起來與龍魂齊歲,一頭斜斜的劉海,濃密的劍眉,身著藍衣紫褲,看上去不倫不類的。

」哦!那邊!」少年手指向一邊,掉頭就走。

」哦,謝謝啊!」龍魂道謝。」不謝!」少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緊了緊握住南宮雪的手,龍魂提步向少年指的地方而去。

走著走著,一座龐然巨物浮現在了龍魂的眼中。

建築那麼高大,為什麼自己之前看不到呢?

而一條長長的人龍則排在巨大建築之前!

」看來這裡就是帕斯學院了。」龍魂說」這麼多人,要排到什麼時候啊!」」嗯。但這些人都是一些少年,他們的父母也在那裡,所以人就多咯!」南宮雪也開口說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