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大劍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這幾天的折磨,已經令趙陽領教了痛不欲生的滋味,他不會再想承受那種非人般的折磨。

0

范大劍很有耐心,故意等了幾天之後,才來逼問趙陽的秘密,就是為了攻破趙陽的心防,從而得到趙陽的秘密。


「秘密?」

趙陽皺了皺眉頭,道:「即便我把我的秘密告訴你,你也無法得到。」

范大劍搓了搓手,一臉興奮道:「狗廢物,快說,你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只要你說出來,本少就一定能得到。」


趙陽瞥了范大劍一眼,語氣平淡的說道:「我的秘密其實很簡單,我得到了一門神奇的功法,名叫《無敵涅槃神功》,只要修鍊這門功法,我就是無敵的,不僅死了之後可以涅槃重生,而且治療傷勢一個頂倆,這是一門無敵的神功。」

「無敵涅槃神功?」

范大劍聽得口水直流,雙眼一亮,「本少得到的情報是,你擁有一具替身傀儡,所以才能一次次的死而復生,沒想到並非如此,你這狗廢物走了狗屎運,竟然得到一門無敵的神功。」

趙陽不屑的撇了撇嘴,「替身傀儡算個屁,一般情況下,真正的大能一旦出手,就能泯滅修鍊者的真靈,即便擁有替身傀儡,一樣死翹翹,哪能和《無敵涅槃神功》相提並論。」

聽趙陽這樣一說,范大劍不由更加猴急,連催促道:「狗廢物,你把這門無敵的神功交給本少,本少便不再讓人每天折磨你了。」

趙陽搖了搖頭,道:「就算我把這門功法教給你,你也無法修鍊。」

范大劍一愣,「為什麼?」

「因為這是一門獨一無二的無敵神功,換句話說,這門神功只能一個人修鍊知道嗎?除非我死了,其他人才能修鍊,可是因為修鍊這門功法的緣故,我永遠不會死,所以……」

「狗廢物,你戲耍本少的吧?」范大劍被氣得七竅生煙。

趙陽一臉無辜的攤了攤手,「沒有啊,事實便是如此。」

范劍冷視著趙陽,對范大劍說道:「哥,這個狗雜種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我看他純粹是在耍咱們。」

「我看也是。」

范大劍同意的點了點頭,而後看向趙陽,咧了咧嘴,「狗廢物,看來你這幾天還不夠爽,那就讓你再爽幾天,你就會把你的秘密交給本少了。」

隨後,范大劍和范劍這一對賤驢,趾高氣昂的離去。

……

這幾天,墨青青的心情很差,她的心情為什麼差呢?

原因很簡單。

趙陽不見了,趙陽被三大家族的人抓走了。

這些年來,四大家族在宗門很囂張,非常囂張,墨青青作為宗主接班人,看不慣四大家族的所作所為。

趙陽的事情只是一個導火索,即便沒有趙陽,她掌權之後,也打算動手收拾四大家族。

這樣一來,對於趙陽,她心中更加愧疚,因為……趙陽是被無辜牽連的。

現如今,四大家族之中,馬家已經向自己投誠示好,只剩下王、宋、范三大家族,依舊冥頑不靈。

三大家族當然不敢報復墨青青和雷方正,於是便把氣都撒到趙陽的頭上。

趙陽被范大劍等人抓走不久,墨青青就曾去趙陽的住處找他,當時趙陽不在,她也沒多想。

隨後幾天,她都沒見到趙陽的人影,趙陽也沒在宗門搞事情,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就這樣消失匿跡了。

可是她知道,趙陽從來都不是一個低調的人,趙陽一定是出事了。

隨後,經過多方打聽,墨青青終於得知,趙陽落在了三大家族的手中,被囚禁起來,並且遭受嚴刑拷打、非人般的折磨。

墨青青的心立即揪成一團,迫不及待的想找三大家族要人。

這個時候,雷方正卻出面阻攔了她,雷方正說道:「你上門去要人,他們肯定不會承認的,反正你也沒有證據,你並不知道趙陽被囚禁在哪裡。」

墨青青立刻清醒過來。

是啊,她不知道趙陽被囚禁在哪裡,三大家族死不認賬,她拿三大家族一點辦法都沒有。

於是這幾天來,她一直多方打聽,趙陽被囚禁在什麼地方,可是……卻一無所獲。

趙陽被囚禁在哪裡這個問題,即便三大家族的人都不清楚,這是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只有范大劍一個人知道,范大劍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其他人,因為這個秘密關係到他的身家性命。

面對眼下這種情況,墨青青心中焦急,可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天,她正在執法堂來回踱步,緊緊絞纏在一起的青蔥玉指透露出她心中的不安。

「小女娃,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趙陽被囚禁在哪裡?」

冷不丁的,一道聲音在她腦海中響起。

「靈識傳音?」

墨青青整個人一個激靈,她可不是沒見過世面的鄉野村姑,她曾經在「東勝神州第一修鍊聖地」中修鍊,見識淵博。

靈識傳音,顧名思義,間隔很遠的距離使用靈識來傳遞聲音。

靈識傳音,只有一些真正的大能才能夠做到,即便是她的父親,朝陽宗的宗主,修為已經達到洞天境,都未曾修鍊出靈識這種東西。

墨青青神色立刻變得恭敬起來,柳腰微微一彎,恭聲道:「前輩,晚輩墨青青,師承洪禹大聖。」

那道聲音再度響起,「洪禹大聖么……沒聽說過。」

墨青青聞言一驚,連道:「前輩,晚輩絕無示威之意,只是……」

那道聲音卻是直接打斷墨青青的話,懶洋洋道:「小女娃,你所說的那什麼洪禹大聖,本尊的確沒聽說過。」

聽聲音中並沒有生氣的意思,墨青青這才放下心來,她心中暗暗想道:「莫非這位前輩來自其他大州?」

她師傅洪禹大聖,乃是東勝學府的副府主,東勝神州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一般東勝神州的強者應該聽說過這個稱號。

直到這時,墨青青才想起第一次靈識傳音的內容,她謹慎的問道:「莫非前輩知道趙陽被囚禁在哪裡?」

「本尊當然知道那個臭小子被囚禁在哪裡。」

那道聲音淡淡回道,如果趙陽在這裡,肯定能聽出來,這道聲音分明就是至尊神雷的聲音。

墨青青一聽至尊神雷說知道趙陽的下落,情急之下,也忽略了禮數,直接問道:「那他究竟被囚禁在哪裡?」

至尊神雷嘿嘿笑道:「小女娃,你倒是挺關心那個臭小子的嘛。」

墨青青一愣,「前輩,你……」

至尊神雷笑了笑,道:「好了,小女娃,本尊這就給你指引,那個臭小子被囚禁的地方。」

於是,在至尊神雷的指引下,墨青青開始朝小黑屋的方向進發。

墨青青心中有很多疑問,她試探性的問道:「前輩,既然您知道趙陽被囚禁在哪裡,為什麼不親自救他出來?」

至尊神雷故作神秘道:「由於一些特殊的原因,本尊不方便露面。」

墨青青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前輩,你來自其他大州嗎?」

大千世界三千州,東勝神州在三千大州之中算是中等,有比東勝神州還要弱的大州,更有一些大州,強者無數,天才如雲,比東勝神州更加強大。

「算是吧。」至尊神雷含糊的答道:「小女娃,你的問題可真多啊,是不是想把本尊的老底套出來?」

墨青青吐了吐小舌頭,不好意思再多問了,畢竟,對方是一位可以靈識傳音的大能,深不可測的大人物,這種強者,即便放在偌大的東勝神州,也絕對是名列前茅的超級強者。

在至尊神雷的指引下,很快,墨青青便來到趙陽被囚禁的那間小黑屋外。

至尊神雷道:「小女娃,瞧見沒,前面那間小黑屋,趙陽那個臭小子就被囚禁在裡面。」

看了一眼面前的小黑屋,墨青青秀眉微顰,這裡已經接近鬼閻山脈,乃是宗門的邊緣,位置十分偏僻,人煙稀少,的確是個囚禁犯人的好地方。

唰!

墨青青手腕一翻,青虹劍落於玉手之中,然後緩緩走向面前的小黑屋。

由於不知道小黑屋裡情況如何,她還是比較謹慎的。

小黑屋中。

幾名氣海境修士正在對趙陽用刑,將趙陽折磨得慘叫連連。

此時,趙陽看上去很慘,全身上下皮開肉綻,好像是被鞭子抽的,十根腳趾和十根手指上的指甲,全部被抽掉了,流淌著鮮血,眼睛被挖掉一個,臉上好像多出一個黑漆漆的血窟窿,還有下半身……

總之,趙陽看上去很慘就對了。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遭受如此重刑的情況之下,趙陽的頭腦依舊保持著清醒,他還在認真的思考,自己究竟如何逃離這個地獄一樣的地方。

此時此刻,趙陽絲毫不知道,至尊神雷和墨青青已經有過一番交流,並且指引她來這裡營救自己。 現如今,趙陽對於痛苦的忍耐力,非常之高。

至尊神雷每天都會淬鍊他,而且幾天下來,經歷這般殘忍的折磨,他的心智變得無比之堅強。

幾名氣海境修士每天折磨趙陽,都感覺沒勁了。

對方無論遭受怎樣殘忍的折磨,第二天馬上恢復如初,等於他們的折磨沒有任何意義。

一名氣海境修士抱怨道:「這都幾天了,天天如此,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另一名氣海境修士也垂頭喪氣,道:「真想麻利的給這死廢物一刀,送他去見閻王,每天這樣面對他,老子都煩了。」

他們折磨趙陽,自己反倒不耐煩了。

「喂,你們倆貨作死嗎?」

領頭的那名氣海境修士罵罵咧咧,訓斥道:「范少給咱們好處,咱們老老實實辦事,別凈生出亂七八糟的想法,好奇心害死貓。」

嘭!

就在這時,一聲悶響傳來,房門直接掀飛開來,緊接著一道青色倩影闖了進來。

幾名氣海境修士下意識的回頭看去,看清來人之後,雙腿一軟,幾乎全都嚇尿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墨青青。

墨青青手持青虹劍,看著被狗鏈鎖在十字架上的趙陽,一時呆住了。

半響,她才反應過來,顫聲問道:「你……你是那個臭流氓?」

在靠近這間小黑屋時,她便聽到了趙陽的慘叫,只不過直到現在,她仍然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是趙陽,這簡直沒人樣兒了啊。

墨青青毫無預兆地闖進來,也是令趙陽目瞪口呆,他開口問道:「青青妹子,你怎麼來了?」

墨青青難以置信的道:「臭流氓,真的是你。」


「呃……你先等一下。」

趙陽呆了一下,然後心意一動,運轉起《無敵涅槃神功》,開始治療起身上的傷勢。

腳趾頭和手指上的指甲飛快生長出來,被挖掉的一隻眼睛憑空生出,下半身的小趙陽也重新生長出來,全身上下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復原著……

一時間,墨青青和那幾名氣海境修士都看呆了。

片刻之後,趙陽已經沒有之前的慘樣兒,整個人煥然一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