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這個時候,再加上一個池南,只會讓情況更加惡劣。

0

夏冉冉見池南抓著慕初笛的手,擔心池南會做出什麼傷害慕初笛的事。

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小笛有多喜歡演戲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麼多年,她付出了很多。」

見池南還沒有鬆開,夏冉冉更急了,「池南!」

池南似乎沒有聽到夏冉冉的喊叫,他的眼裡只有慕初笛。

「我掩護你離開!」

慕初笛話都沒來得及說,就被夏冉冉推著出去了。

傭人推著坐在輪椅的池南,兩人先去探路。

慕初笛和夏冉冉殿後。

很快,走出醫院。

「謝謝!」

「還有抱歉!」

這聲謝謝和抱歉,並不是指今天。

而是遲來了四年的歉意和感恩。

如果當初不是她,池南也不會變成植物人。

她欠下池南一聲抱歉。

如今說了出來,壓在心頭的大石,稍微的輕鬆了一些。

「你不欠我什麼,那都是我自願的。」

「我知道你想逃離霍驍,所以那些新聞肯定有人在耍陰謀,我會替你處理的。」

池南話一落下,夏冉冉臉色就變了。

她就知道,池南根本就不會放手。

「不,其實……」

慕初笛想要反駁,然而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不遠處便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在哪裡,我看到了。」

「DD就在前面,走,快點。」

「她身邊那個是霍驍嗎?」

記者們快步追了過去,夏冉冉眼明手快,拉著慕初笛就要離開。

現場,只剩下池南跟傭人。

黑道第一夫人 另一邊,風華門外,停著一輛顯眼的黑色轎車。

車子沒什麼奢華的標識,然而那彪悍的車牌號碼,足以代表它的尊貴。

正因這號碼的尊貴,所以圍在風華的記者們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上前把轎車給攔住。

「二叔,我的人全都找過了,二嬸並不在風華里。」

「我們能走了沒?再不走,我怕走不了。」

霍錚知道,那些記者肯定是認出霍驍的車,所以全都圍過來,怕且再過一會兒,只會越來越多記者。

畢竟這次,涉及到豪門三角戀,和出軌門,這些記者都像瘋了一樣,什麼都不顧忌。

霍驍並沒有開口,霍錚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那是老夫人的電話。

霍錚按了按發疼的眉心,根本不敢接聽電話。

只能等老夫人自己掛掉。

「二叔,你又挖坑埋我!」

「你對曾奶奶做了什麼事,害得她找到我這邊了?」

司機收到簡訊,馬上轉身道,「霍總,找到霍太太的定位了。」 寬闊的馬路上,一輛不顯眼的轎車正快速馳騁。

夏冉冉瞥了眼後視鏡,見不到身後有人追著,這才鬆了口氣。

「小笛,別擔心,這件事霍總會處理好的。」

夏冉冉側頭看去,想要安慰慕初笛。

然而她發現,慕初笛面如往常,十分淡定地掏出手機在翻看,一點緊迫感都沒有,好像陷入出軌門的人並不是她。

屏幕上顯示的正是娛樂圈最新八卦內容的一個網站,這個網站粉絲數十億,數目龐大,基本娛樂圈所有的八卦第一時間出現的地方就是這。

果然,才剛點開,慕初笛的出軌門事件便已經霸屏,比熱搜還要可怕。

上萬個相關內容的帖子。

慕初笛點開點擊量最多的那個。

「豪門亂事,女明星周轉兩大男神的床。」

這標題十分的刺眼,底下的評論更是精彩。

「沈總那麼好,為什麼要這樣對他,我的男神好苦,DD賤人,滾出容城。」

「虧我還那麼支持DD,買了她代言的所有東西,現在,太噁心了。」

「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樓上的智障吧,什麼愛情,這擺明就是商家的營銷,狗屎。」

「我從沒想過霍男神竟然會當三兒,我的世界崩塌了。」

「霍氏的股價才叫崩塌,麻蛋,老子昨天才入的高價股,想著長期投資的,現在扔進大海了,就因為這對賤男賤女,我詛咒他們一輩子。」

「對,詛咒他們,永遠都不能幸福。」

下面就像被帶了節奏一樣,從討論到詛咒。

一片詛咒的罵聲。

慕初笛對之前的那些辱罵的內容並沒太大的感覺,畢竟這些鍵盤俠實在太容易被洗腦。

可當她看到那些詛咒的話,烏黑澄清的眸子便沉了下來。

他們能夠罵她,詆毀她,可她不允許任何人對霍驍進行莫須有的指責。

關掉網頁。

「小笛,你還好嗎?」

剛才慕初笛表現得太過平靜,夏冉冉有點擔心,現在見她臉色不好,夏冉冉就更擔心了。

同在圈子裡,夏冉冉很清楚那些鍵盤俠說話有多難聽。

「你不用在意他們的,經紀人會找公關處理,而且,霍總肯定不會由著這些人說你的。」

夏冉冉想破頭,才擠出幾句安慰的話。

慕初笛撩起垂下的髮絲,整理一下儀容,輕笑道,「我能有什麼不好的。」

「擔心害怕的人並不會是我。」

慕初笛掏出電話,撥打一個號碼。

「給我大量收入霍氏的股價,用盡一切辦法把股價給我抬上去,我要升一倍。」

對方停頓了片刻,然後馬上道,「好,不過前期價錢會虧不少,我看了一下你的賬戶,勉強還夠,不夠的時候我找你要。」

「嗯。」

簡單利落的對話。

這麼多年,她的錢都是讓這個經濟投資師在管理。

霍氏的股價,她才不會讓它跌。

她永遠都不會讓霍驍,掉下神壇。

叛逆豪門妻 掛掉電話后,慕初笛的目光看著窗外的藍天,「冉冉,能不能幫我查點事情。」

「可以,你說。」

「我想知道,記者的消息是從哪裡來的。」

夏冉冉在娛樂圈那麼多年,也有不少資源,她點點頭,「沒問題。」 只是,現在的慕初笛,在發生那麼大的事件,條理還那麼清晰,有條有序地在處理,使夏冉冉刮目相看。

這跟她記憶里的慕初笛完全不一樣。

即便看過她處理UK的事情,可現在親眼目睹,夏冉冉才真真切切地感覺到,她的小笛變了,變得很強大,十分的霸氣。

夏冉冉的視線十分的熾熱,慕初笛歪頭狐疑道,「怎麼了?」

「小笛,你比以前更有能耐了。」

也更有資本和膽量。

竟然把那麼多錢用來捧回霍氏的股價。

慕初笛不以為然地笑了笑,「當你有想要守護的人,也會變得跟我一樣。」

夏冉冉永遠都不會忘記,慕初笛說出這話的時候,像鍍上一層光華,使人移不開眼睛。

這就是守護?就是愛情?

夏冉冉陷入沉思,遽然,眼前出現一輛黑色的轎車,夏冉冉連忙踩下剎車,這才避免了事故的發生。

然而停下來不久,車窗便被敲響。

透過車窗,她能看到一張俊氣非凡的臉。

對方臉色並不好,似乎也很沒耐性,敲打車窗的節奏越來越快,也更加大力。

夏冉冉腦海里第一時間浮現的字眼就是,狗仔。

她以為那是狗仔,所以,準備開車直接沖走。

可對方似乎察覺到她的想法,眼睛半眯,眸子里閃過一絲凌厲。

呯的一聲,車窗被砸裂。

裂開后,露出空蕩蕩的一片。

夏冉冉嚇壞了,儘管這是她買來代步的車,不怎麼值錢,然而誰能想到,竟然有人能夠徒手震裂車窗。

刷新她的世界觀好不好。

「開門!」

夏冉冉被嚇到了,哪裡還知道開什麼門。

霍錚直接自力更生。

透過空出的地,開了車門,直接坐在副駕駛里。

「二嬸,二叔在等你呢,快點過去吧!」

霍錚見到慕初笛后,黑著的俊臉這才柔和下來。

「快點吶,別讓二叔等太久。」

慕初笛看了眼夏冉冉,霍錚馬上明白她的意思。

「放心啦,我會替你好好地照顧你朋友的。」

照顧這兩個字,被霍錚咬得特別的清晰。

哼,這女人,竟然不給他開門,把他霍小爺擱在車外,真是大膽。

慕初笛對霍錚是很放心的,「冉冉,那我先過去。」

「霍錚會送你回去的,放心,他是好人。」

慕初笛下了車后,夏冉冉便後悔了。

什麼好人啊,徒手震裂車窗的好人嗎?

她不要啊!

慕初笛下了車,直奔那熟悉的黑色轎車。

一上車,迎面撲來清冽的氣息。

男人直接把她壓在車門。

「沒去風華?」

慕初笛一把打下男人亂動的手。

「去了,只是後來接到個電話,所以去了趟醫院。」

「嗯?」

男人的尾音,表示要她繼續說。

慕初笛本來就不打算有任何的隱瞞,「池南醒過來了,我去看他。」

「我知道你會生氣,可是我跟他早就是過去,絕對不會有任何的交集。」

「他怎麼說都是因為我才昏迷那麼長時間,我不去,說不過去的。」

「你也別生氣,我心裡只有你!」

慕初笛說得很真誠,還特意的表白了一番。

這真真切切的情意,霍驍是感受得到的。

只是,男人的手卻沒有停下來,沙啞的聲音特別有磁性,「他們說,我是個三兒。」 商業圈的一界霸主,戰場上的不敗戰神,竟然被傳成一個三兒?

換了誰都生氣!

慕初笛主動地伸手摟住男人精壯的腰,貼了過去,「你不是,你是我丈夫!」

「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的。」

「所以這次,我來處理。」

一直以後,都是他在付出,他在護著她,那麼這次,就由她來守著他的神壇吧!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丈夫那兩個字咬得特別的清晰和動情,男人幽深的瞳孔微微收緊,緊接而來,便是深情的擁吻。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著兩人如此的恩愛,他不由得放慢了車速,開了空調,現在的車廂,氣氛越來越熾熱。

大半個小時候,司機把車開到江岸夢庭。

江岸夢庭的鐵門打開,他正準備開進去。

倏然,不知那來的一個男人,跑到正中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