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嘯見葉無雙並沒有什麼動作,嘴角笑意更濃,眼前的凌洛楓自然而然被他忽略了。

0

“你是兄弟盟的虎口堂副堂主苟嘯大伯嗎?”凌洛楓之所以上前去不是因爲她不怕,而是因爲自己曾經在自己父親舉辦的晚會上見過這個人,所以纔有此一問。

“你是誰?”苟嘯聽見凌洛楓一語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所以非常疑惑,想要問清楚。

“凌洛楓。”凌洛楓不卑不亢的答道。

此刻,苟嘯腦子飛轉,搜尋這個眼前陌生的姑娘,在整個海市,自己可是認識幾個大人物的,他就怕大水衝了龍王廟,最後他唯一確定了一個人物,凌天龍。

凌天龍可是海市響噹噹的大人物,巨頭一般的存在,正是海市血盟幫幫主,其海市地下王朝大半個江山都是他的。因爲見眼前的這位姑娘面對自己,竟然不卑不亢,氣質冷豔,所以不得不得問清楚,否則後果難以想象。

“請問,凌天龍先生是你什麼人?”苟嘯笑眯眯的問道。

“他是我父親。”凌洛楓依舊不卑不亢,雲淡風輕。

話音剛落,刷的一下,苟嘯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背後冷汗直冒,他沒想到眼前的這位姑娘竟然是海市黑·道大佬的千金。早知道,就是給他一萬個膽,他也不敢惹的。

畢竟血盟幫這麼多年一直隱隱壓着兄弟盟一頭,雖然這麼多年小有摩擦,但還不至於大動干戈,因爲兩方的大佬可都是在等待一個導火線,苟嘯可是個聰明人,自然不會做這根導火線。

“哦,呵呵,原來是凌老大的千金啊,在下有眼不識泰山,打擾了兩位,恕罪恕罪啊。”苟嘯強顏歡笑地拱了拱手。

凌洛楓不想浪費時間在他討厭的人身上,所以揮了揮手纖細玉手說道,“那既然苟伯伯沒什麼事,那小女便走了。”說完便拉着唐語言的手繼續往前走。

“呃,沒事了沒事了。”苟嘯直到凌洛楓離開還是手腳冰涼,冷汗滲透了衣衫,凌天龍的威名他可是聽過的,那真的是殺人如麻的狠角色啊,自己小小副堂主自然惹不起。

雖然不敢確定其真實性,但還是恐懼,而且看她與剛纔自己調·戲的姑娘關係不一般,所以自然不敢再有什麼歪念頭。

“老大,老大,怎麼讓她們給走了啊?神馬凌天龍啊,凌天龍是誰?有老大您厲害嗎?”一小混混很傻很天真的問道

“砰”一聲爆慄響起,小混混哇哇鬼叫。

“不該問的別問!不許再打這兩丫頭的主意!”苟嘯冷着臉爆喝。

隨即,一抹陰冷的眼光掃向葉無雙。

葉無雙感覺背後有一絲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轉眼即逝。

不禁轉頭瞟了一眼苟嘯離去的方向。


但並沒發現苟嘯盯着這邊看,剛纔苟嘯那來自內心深處的害怕他可是看在眼裏的。

凌姑娘到底是誰?爲什麼那混混見到她會這麼害怕。

“凌姑娘,他們好像很怕你?”葉無雙止不住疑惑輕聲問道。

凌洛楓身子明顯一顫,隨即笑嘻嘻地答道,“嘻嘻,那是因爲有你在呀!” 葉無雙聽到凌洛楓這麼說,愣了一下。

“哦?是嗎?我有這麼厲害啊,哈哈…”葉無雙尷尬地笑了笑,葉無雙當然對凌洛楓的這個回答只是半信半疑,葉無雙可是心知肚明的,不會認爲自己真的是虎軀一震就嚇到苟嘯等人了。

凌洛楓被葉無雙的這個問題問的顯然有些不自然,葉無雙當然看見了,只是也不點穿。

既然凌洛楓有意隱瞞,那自己再問也就沒有多大意義了,況且自己只是暫住在兩姑娘家,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離開了,所以葉無雙也就不再繼續問下去。

還是安安分分做好自己現在的本職工作吧。

做下人,也要有做下人的覺悟,該管的事可以管,不該管的事還是少管爲妙!

“哎呀,既然沒事,那我們就走吧。”凌洛楓臉色有些不太自然,趕緊轉移話題。

因爲唐魚雁此時也是一臉疑惑的看着她,所以凌洛楓臉色顯得有些不太自然。

“嗯,那走吧。”唐魚雁雖然感到很疑惑,但是見凌洛楓有意避開這個話題,所以也便不好再問下去,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祕密,何況自己也有,祕密當然是不願被別人知道的。

被這麼一件破事一攪合,唐魚雁和凌洛楓也沒了多大的興致,便準備回家了。

“今天就到這吧,葉無雙我們走吧。”唐魚雁向葉無雙招了招手。

“哦,走吧。”葉無雙提着大小包裝袋一路小跑跟在兩姑娘後面向停車位走去。

……

此時苟嘯並沒有走遠,他帶着帶着兩混混鑽進了一輛不起眼的白色麪包車裏,眼神一直死死的盯着葉無雙離去的方向…


“哎,老大,今天的事就這麼算了?”一混混很不爽的問道,自從跟着苟嘯老大以來,自己每次出去都是踩別人人,哪像今天被人踩啊,所以心有不甘。

“嘿嘿,今天的事,當然不會就這麼算了,不過那個姓凌的娘們是不能再動了,剛纔我向總部打聽了一下,凌天龍確實有一個女兒,名叫凌洛楓。”苟嘯陰着臉說道,剛纔要不是自己聰明,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苟嘯現在想想都覺得一陣後怕。

“不過,那個叫葉無雙的小子我們不能放過,昨天就是那個人打的黃毛和綠毛進了醫院,此仇不報,我枉爲老大。”苟嘯憤恨的說道,陰狠的神色一覽無餘。

“對,老大,我們乾死他!這小雜毛不知好歹!”精瘦的小混混扯着嗓子喊道。

“你行,你上?”苟嘯轉過頭笑眯眯的看着精瘦的小混混。

“呃,老大,你是知道我有幾斤幾兩,我上去就是當炮灰的料,您說是吧?”精瘦小混混哭喪着臉說道,他剛開始還有信心,但聽了自己老大說黃毛和綠毛被別人一招就幹翻了,頓時啞火了。

“是是是,我知道,我當然不會要你去,你去了估計連別人的毛都碰不到。”苟嘯不屑地說道,他當然知道自己小弟有幾斤幾兩,奈何普通人還行,但像這種硬茬確實奈何不了。

“哼,老子就不信整不死你這個臭小子!”苟嘯惡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隨即拿起了電話…

不過一會兒,一輛黑色的桑塔拉緩緩地駛過來停在了麪包車前。

車門打開,下來了兩個人,一個精瘦且臉色蒼白,額頭上的一道疤痕觸目驚心,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此人正是兄弟盟五大護法之一的獨狼,性格陰狠毒辣,殺人如麻,排行老四。

另外一個虎背熊腰,黝黑的皮膚,身高接近兩米,一副憨厚老實的模樣,特點便是那閃亮的光頭。此人便是兄弟盟五大護法之一的黑熊,性格狂暴,活脫脫的一人形暴龍,排行老五。


“苟嘯副堂主,找在下來不知所謂何事呢?”獨狼用他那獨具特色的沙啞嗓音問道,聽在耳裏是一陣發麻。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請兩位幫我幹掉一個人,事後必定重重酬謝。”苟嘯正色的答道,在這兩位護法面前,苟嘯可不敢託大,畢竟人家的實力擺在那裏。

苟嘯雖然可以請動這些護法,但也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因爲五大護法直接歸兄弟盟幫主吳天霸調遣,不聽命於任何人。

不過獨狼和黑熊最近花銷太大,想弄點錢花花,所以接下了苟嘯的這個任務,實際上就是僱傭關係,不是主僕關係。

“哦?什麼人?”獨狼疑惑的問道。

“一個名叫葉無雙的小子。”苟嘯惡狠狠的答道。

“沒聽說過。”獨狼滿不在乎的說道。

在海市道上的強者他幾乎都認識,比自己強的就那麼幾個,用指頭都能數的過來,但惟獨沒有聽說過葉無雙,所以便沒再當回事。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罷了,殺他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沒意思,既然是苟嘯堂主的意思,那我們就幫你出手解決了,不過還請苟嘯堂主記住我們的約定!”獨狼眯着眼盯着苟嘯,笑着說道。

“一定記得,一定記得,事後每人五十萬,將保證到位!”苟嘯說這話的時候也是一陣肉疼,一百萬吶,要不是看自己堂口內沒有拿得出手的人,自己也不會費這個勁青睞這兩位煞神。

苟嘯陰沉着臉,哼,葉無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得罪我苟嘯的人至今還沒有活着的…

“那就好,好了,把這個叫什麼雙的信息給我。”獨狼點了點頭不屑的說道。

“就是前面那個穿白襯衣的。”苟嘯指向葉無雙離去的方向。

獨狼順着苟嘯的目光看過去,很快便記住了葉無雙的長相。

“不過提醒一句,車上的女人不要動,否則後果不是你我能承擔的!”隨即苟嘯提醒道。

“知道了。”獨狼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很顯然葉無雙已經被獨狼判定爲將死之人。

……

就在獨狼眼色掃向葉無雙的時候,葉無雙心頭一凜,他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殺意掃了過來,葉無雙的神識還是很強大的,雖然現在只是虛氣境前期境界,但是對那毫不顧忌釋放的殺氣還是察覺得到的。

葉無雙感覺殺意一閃而過,很快便消失了,頓時心裏一陣疑惑,到底是誰?自己纔剛來到這個時代,沒有什麼仇人啊,唯一的仇敵就只有苟嘯了。

但是葉無雙知道苟嘯只是一個普通人,那股濃烈的殺氣肯定不會是他散發出來的。葉無雙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他不怕有仇敵,但就怕暗中的敵人,自己在明處,敵人在暗處。稍微不注意就會生死道消,這種滋味讓葉無雙很是不爽。

葉無雙回過頭,盯着剛纔殺氣釋放的地方精光爆射,狠狠地掃了一遍殺氣傳來的地方。

獨狼心中一怔,剛纔那股強烈的氣勢他也感覺到了,只是不知道是誰,難道有強者在這裏?

當然獨狼不會想到是葉無雙發出來的氣勢,因爲那股強大的氣勢讓他感到心神不安,隨即便使勁地擺了擺頭,緩和了一下神識,再次望着葉無雙離去的方向。

…… 葉無雙也沒有多想便和兩位姑娘上了車。

“哎,葉無雙,今天看你表現不錯,我可以先支付你這一個月的薪水,給,拿着。”唐魚雁直到現在氣才消了一些,葉無雙幫她們提包裝袋,跑腿…她都看在眼裏,所以即使今天丟了‘初吻’,也沒有再去和葉無雙計較,唐魚雁可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人。

葉無雙正在想剛纔那股莫名其妙的殺意到底是從何而來,見一隻玉手拿着一疊紙在自己眼前晃,不禁回過神來。

“呃,唐姑娘這是什麼?”葉無雙疑惑不解地指着唐魚雁手裏的錢問道。

“這是這個月先支付給你的薪水啊,拿着吧。”唐魚雁也是一頭霧水,顯然不知道葉無雙爲什麼會這麼問,還以爲他是在推辭,在跟自己客氣。

“薪水是什麼?薪水是什麼水?”葉無雙好奇的問道。

“薪水就是錢!”唐魚雁狠狠地咬咬牙,儘量顯得心平氣和一點。

原來這傢伙不是跟自己客氣,而是根本就不知道這是錢,如果知道了,他肯定會迫不及待的接過去吧!

顯然葉無雙在唐魚雁的心裏變成了貪財小人了,要是葉無雙此刻能讀懂唐魚雁那厭惡的眼神中所包含的意思,那葉大狀元可真的奔要納悶了。

“哦,原來是銀兩嘛,不早說。”葉無雙笑眯眯地接過了唐魚雁手裏的毛爺爺,滿意地放進了口袋。

唐魚雁看在眼裏又是一陣鄙夷。

葉無雙當然接的心安理得,畢竟自己一不偷,二不搶,可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自己在兩姑娘家又是做保鏢又是做保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自然要收下銀兩。

車子在路上平穩地行駛着,唐魚雁自然也不想再和這個被自己鄙視了千次萬次的傢伙說話,凌洛楓正專心地開着車,車上頓時顯得安靜起來。

在葉無雙上了車離去不一會之後,又一輛黑色桑塔拉跟着啓動,一路尾隨葉無雙所在的那輛車,車上的兩人正是獨狼和黑熊,他們的目標自然是葉無雙,獨狼早想盡快解決掉葉無雙,好提頭去領獎勵。

葉無雙透過反光鏡看到有一輛黑色的車一直跟在自己這兩車後面,皺了皺眉頭,心神一凜!

頓時暗道一聲不好,自己被人跟蹤了!

葉無雙立刻運行功法,將神識擴散出去,很快便感覺到一股殺意,而且正是從那輛車上傳過來的,心頭一驚,看來來者不善。

那輛車的目標到底是自己還是兩位姑娘,葉無雙此時也拿不準。

當然葉無雙也沒有說自己等人被跟蹤了,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此刻葉無雙腦子裏的念頭就是儘快解決掉眼前的麻煩,越早解決麻煩,敵人對自己,對兩位姑娘的威脅就越低,葉無雙腦子飛快地運轉,思索着一個又一個方法。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葉無雙眼睛精光閃爍,計上心來。

“凌姑娘,請在前面下車。”葉無雙急切的對凌洛楓說道。

“啊?停車做什麼?我們不是要回去嗎?”凌洛楓轉過頭美眸撲閃撲閃的,面帶疑惑的問道。

“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去辦!”葉無雙說道。

“哦,那好吧,不過要快點回來啊,你先可是我們的專職保鏢,管家和保姆哦。”凌洛楓提醒了葉無雙一聲。

隨即,凌洛楓眯着那好看的大眼睛說道:“葉無雙,你不會是想畏財潛逃吧?”

葉無雙聽後嘴角一陣抽搐,隨即微微一笑:“我不會逃的,解決了事情我就回來,你們先回去吧。”

說完便推開門,下了車。

待兩姑娘的車離開後,葉無故意四處張望,其實神識早就盯着了一直跟蹤自己的那輛車。葉無雙發現自己下車後,那輛車也停了下來,頓時心中清澈如明,明白了那輛車的目標是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