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妖的眼淚還在不斷的流下來,心裏也還是越來越難受,越來越後悔。

0

將軍纔不管那些,爲了讓花妖能儘快的爲自己所用,將軍伸手,一把拍在了那個釘子一樣的東西上面,讓那個東西瞬間,穿過了花妖的心臟!

只這一下,花妖一動不動,眼睛也瞪大了,難以置信的看着正前方。

剛纔還準備衝出眼眶的淚水,這會兒無助的掛在眼角,不知道自己是衝出去好,還是繼續留在眼睛裏比較好了。

“呵呵,現在你也不用糾結了,直接乖乖的聽話就是了!”將軍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一把丟開了花妖,轉身去看她的本體去了。

本章完 當花妖再次醒來,她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她了。

要說之前的那個她還算是天真善良的話,那現在的這個她,僅僅只是將軍的一個傀儡木偶了。

將軍看着花妖臉上面無表情的樣子,心裏竊喜。

看吧!你就算是再有本事,也還是我的一枚棋子,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必須要做什麼,毫無選擇。

花妖從地上爬起來,看了看將軍,然後乖巧的走了過去,衝着將軍一鞠躬,“主人。”

將軍似乎很滿意。

“很不錯,從現在開始,我說什麼,你就去做什麼,知道了嗎?”將軍仍舊是笑呵呵的,但是這會兒的笑呵呵,很明顯已經變得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花妖已經失去了判斷這些的能力,現在一門心思的,只想聽將軍的話,幫助將軍做所有的事兒,哪怕是自己做不到的,也要盡力而爲。

“很好,既然這麼聽話,那我就要你趁着墨衣現在還沉睡的時候,去消滅了他,知道怎麼做嗎?”將軍直接吩咐。

本來當初的計劃就是找到一個花妖這樣的去對付墨衣的,現在,不過就是執行當初的計劃罷了。

花妖再次點頭,“知道了,我的主人,我這就去辦!”

眼看着花妖十分聽話的轉身離開,將軍心裏更加覺得不錯了。

很好,自己現在就是要看看,周瑩瑩他們是否能抵擋得住這個花妖的進攻!

一想到墨衣現在還在沉睡着,將軍就覺得心裏竊喜。

真好!本來是想收付那隻小鬼的,結果那傢伙不識擡舉了,現在好了,被墨衣給吃掉了!

不過,這也算是那隻小鬼留下了最後一點點價值了,至少現在墨衣昏睡不起,什麼時候醒來,還不知道呢。

將軍覺得很不錯,要是墨衣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況,那也還算是不錯的一個事兒,至少他已經沒有多少反抗的能力了,只要是那隻花妖能接近墨衣,就有機會徹底的解決掉墨衣了。

到那個時候,張昊天他們沒有了墨衣這個幫手,看他還能有多大的本事跟自己對抗!

將軍心裏美滋滋的,總覺得自己的勝利就在眼前了,只要是邁出這一步,就可以徹底的幸福了。

然而,將軍一貫的疑心,也就在這個時候又發作了。

剛纔那隻女鬼是真的臣服了嗎?要知道,那可是一隻女鬼來的,要是她真的臣服了,那也還是好的,可如果這一切都是裝出來的呢?

越想,將軍越覺得自己有必要弄只小鬼跟在她的後面,去看看她接下來會做什麼事兒。

倘若是相當聽自己的話,順利的完成,那也就那樣了,但是要是真的跟自己耍什麼花招的,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想來,現在外面的那些小鬼全都受傷恢復中,所以,這個事兒,最後還是要交給李不忘啊!

將軍心裏不是很相信這個李不忘的,在將軍看來,這個李不忘就是一個不靠譜的傢伙,他心裏的歪心思實在是太多了,自己一個不留神,就有可能被他的歪心思戳中了。

所以,但凡是能不用他的時候,就最好不用,現在這個時候,不過也是沒什麼更好的辦法,更多的選擇,不然,自己纔不想用這個傢伙呢!

心裏默默的盤算了一下這個,將jūn zhuǎn身喊來了李不忘,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之後,直接讓他自己看着事情辦了。

這李不忘心裏是一陣陣的糾結啊。

本來還想着要給張昊天他們一些時間,既然自己都已經讓女鬼通知他們了,說是這個花妖就在這裏,還是被將軍給抓來的,那麼他們就肯定會想辦法來救的。

可現在好了,將軍的動作也還真的是有夠快的,那邊張昊天他們還沒做什麼反應呢,這邊,將軍就已經讓花妖去執行任務了!

也不知道張昊天他們看到花妖回去找麻煩,會是一種什麼樣的表情,想來,肯定會相當有趣的。

尤其是當時周瑩瑩說了的,一定要儘快去,結果張昊天還弄出這個事兒來,也不知道周瑩瑩一會兒會不會責怪張昊天。

想到他們內部可能出現狀況,李不忘心裏就覺得好笑,雖然有些期待,但是也並不是很想看到。

這說是期待,其實也就是因爲如果真的內訌了,張昊天他們也就算是徹底的瓦解了。

雖然他們真的很強大,但是要是真的拆開了,一個一個的來,也沒什麼太大的本事了。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他們幾乎就是不堪一擊了,到時候,將軍動動手指,就可以把他們給咔嚓掉了,那還有什麼意思?

到時候,自己的目的還怎麼打成?

所以要是真的內訌了,對自己也是沒什麼好處的。

他們應該會很團結,但是並不是真的很團結的那種,這表面上至少要能跟將軍對抗一下,回頭等到兩敗俱傷了,他們再拆夥,也是不錯的一個事兒啊!

李不忘在心裏默默的盤算着這些事兒,但是既然將軍讓自己找小鬼去跟着那個花妖,自己乾脆,直接讓女鬼去就是了,畢竟現在也就只有她,纔是自己最信任的過的。

回頭就算是真的被張昊天他們發現了,也沒什麼太可怕的事兒,最多就說是擔心張昊天他們的安全,所以偷偷的過來看看,適當的時候,還可以不明顯的幫張昊天他們一把,這樣一來,兩邊自己都有好處,就算是自己漁翁之利得不到,也可以嘗試着跟任何一邊搞好關係,好處也還是會有的!

李不忘心裏打着如意算盤,心裏更是精明到不行,喊來了女鬼,簡單的把這個事兒跟女鬼說了一下,女鬼瞬間就明白了。

“好的!我這就去!”女鬼答應了一句,轉身就這麼走了。

李不忘眼看着女鬼不見了,心裏也開始默默的期待了。

有些事兒啊,就算是想的再好,沒見到落實下來,李不忘肯定是不會放心的,現在就是這個狀態,一顆心,全都懸了起來,就等待女鬼的好消息了。

花妖這會兒已經徹底的沒了意識了,在她的印象當中,自己就應該是將軍的手下,什麼時候都要聽建軍的,不管什麼事兒,都一定是聽將軍的命令。

所以,現在將軍說了,要趁着墨衣現在還睡着的時候,就直接去找墨衣,然後消滅了他。

只事,爲什麼將軍說起墨衣的時候,自己的腦袋裏會有一個印象呢?按說這是不應該的啊!自己根本就不應該認識墨衣,就更不應該記得墨衣了。

花妖的腦袋裏十分的混亂,記憶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有一些畫面,清晰的就出現在花妖的腦海裏,比如將軍的那張臉,比如將軍剛纔下達命令時候的樣子。

但是墨衣這張臉就有些奇怪了,說是很清晰,但是又不是很清晰,說是不清晰,可又多少有些印象。

花妖心裏疑惑,但是想着這個事兒,大概是將軍讓自己的腦袋裏有了這些印象,也就沒太在意,畢竟這是將軍給自己下達的第一個任務,多給自己一些指引也都是應該的。

當這些並不是很能推敲的想法出現在花妖的腦袋裏的時候,花妖心裏更覺得奇怪了。

但是至於爲什麼會覺得奇怪,花妖根本就想不出來,只是覺得這裏面好像是有一個缺口,像是自己忘掉了什麼,可到底是忘了什麼呢?

腦袋裏面越想越混亂,越混亂,花妖還就越是想搞清楚了。

這讓花妖心裏開始有些痛苦了,不過,跟將軍的任務比起來,這些痛苦根本就不算什麼。

按照腦海裏的記憶,姑且算是記憶,花妖到了張昊天的家附近。

在左右看着的時候,正好遇到從單元門裏走出來的周偉光。

原本週偉光只是想出來買一些吃的東西的,這一直都沒吃飯,是誰也受不了了,別說是去幹什麼大事兒了,就算是在家裏待着,也不行啊!

可週偉光沒想到,自己這剛下樓,就遇到了花妖了啊!

周偉光沒想很多,直接就衝到了花妖跟前,笑呵呵的看着花妖,“你回來了啊!”

花妖覺得莫名其妙,這人是誰?爲什麼看着眼熟,但是並不認識?

周偉光看着花妖的目光有些呆滯,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有些奇怪,“你怎麼了?”這個花妖,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花妖還是不吭聲,腦袋裏不斷的尋找着周偉光這張臉的影子,想知道他到底是誰,爲什麼會這麼熟悉呢?

但是不管怎麼想,大腦就好像是被清空了一樣,什麼都想不起來。

周偉光看到花妖,真的可以說是喜出望外的,不是說她被將軍帶走了嗎?現在不是又好好的回來了嗎?

本來周偉光還想去買吃的,還想跟花妖多說上幾句話的,但是現在的這個狀況,周偉光決定,自己還是趕緊把花妖帶回家去比較好,也讓張昊天和周瑩瑩他們兩個看看,省的他們兩個在家裏擔心。

“走了,跟我回去了!”周偉光看着花妖還是呆愣着,伸手抓着花妖的胳膊,就把花妖朝着單元門裏面帶。

花妖更加糊塗了,這人是誰?他要幹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還有,他要帶自己去哪兒呢?

這些問題一個接着一個的從花妖腦袋的這邊,盤旋到另外一邊,再之後又盤旋迴來。

可不管怎麼盤旋,就是找不到合適的答案。

雖然是這樣,但是花妖還是勉強得跟着周偉光一起,到了那個將軍交代的地址。

這讓花妖多少有些詫異了,這又是什麼狀況啊!

本來還在研究要如何進門呢,現在好了,人家直接拽着自己進門了!這不想進門,還都不行了啊!

真的沒想到這次的任務竟然能如此的簡單。

花妖心裏竊喜,但是臉上還是沒表現出來半分,這會兒,花妖就當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完全一切記憶消失了的樣子。

剛一打開大門,不等邁步進去呢,周偉光就已經在門口大聲的喊了。

“你們快出來看看啊,這是誰回來了?”

周瑩瑩是沒什麼心情的,坐在房間裏,雖然是沒關房間的門,但是周瑩瑩也真的是沒什麼心情出去看看。

還能是誰?要麼就是親戚,要麼,就是經常走動的鄰居,不然,周偉光怎麼可能認識,還怎麼能這麼開心?

周瑩瑩這會兒一門心思的只擔心花妖,心裏也沒有要招呼客人的心情,甚至還在這裏想着,要是等下看到是什麼親戚的,自己乾脆,直接當自己不在家就是了,關上門的,他們也不可能真的衝進來抓自己不是?

心裏是這麼想的,周瑩瑩聽到腳步聲越來越靠近了,不耐煩的走到門口,想要關上房間的門的,可就在周瑩瑩站在房門口準備伸出手的時候,周瑩瑩猛地發現,這哪兒就是什麼親戚朋友啊,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周瑩瑩喜出望外,並且還是那種根本就掩飾不了的喜悅。

這會兒也不管什麼其他的了,周瑩瑩猛地衝出房間,一把抱住花妖,“你能回來就好了,你回來就好了。”

周瑩瑩嘴裏不斷的唸叨着這句話,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如果說之前的眼淚是着急,那現在的眼淚就是喜悅了。

本來還以爲花妖會被將軍如何折磨呢,現在好了,花妖回來了,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你……,我……”

花妖仍舊是一臉的呆滯,根本就不認識周瑩瑩一樣。

這讓周瑩瑩心裏多少有些詫異,但是很快的,周瑩瑩也就吧這個事兒定義爲驚嚇的後遺症了。

別的不說,不也是有很多的人,在受到驚嚇之後,整個人就嚇的傻掉了嗎?想來,花妖一定是被嚇壞了,所以現在纔會這樣的。

“你到底是經歷了什麼,爲什麼會被嚇成這樣?” 本宮玩轉高科技 周瑩瑩心裏疼到不行了。

花妖不明白周瑩瑩說的話,心想着,她不會是認錯人了吧!不然爲什麼要跟自己這麼說話?並且看着這個樣子,還相當的激動,什麼情況?

要是換做其他的時候,花妖大概會直接跳開,說周瑩瑩有毛病,但是現在,能毫不費勁的進來這個房子,並且,看着這個意思,還瞬間獲得了他們的信任,這簡直就是再好不過了!

還有,自己現在貌似只需要找個機會,就可以對那邊沙發上的墨衣下手了,這真的是太完美了!

花妖忽然又覺得奇怪,自己不認識這裏的人,但是這些人很顯然是認識自己的。

還有,自己的任務是墨衣,這墨衣爲什麼會躺在這裏?爲什麼自己會記得墨衣的那張臉,還有一些關於墨衣的事兒?

花妖的腦袋裏再次混亂成一團,並且這一次,似乎是出發了什麼開關一樣,心口瞬間疼了起來。

眉頭擰緊,一臉痛苦的樣子,這讓周瑩瑩心裏又疼的厲害了。

“你這是怎麼了?將軍對你做了什麼?”周瑩瑩攙扶着花妖,朝着房間裏面走,沒辦法,現在沙發上躺着的是墨衣,根本就已經沒有其他的什麼地方可以休息了。

花妖覺得更加奇怪了,爲什麼這個傢伙要說將軍?還有,在她們看來,將軍應該是如何對待自己的?爲什麼他們這麼擔心呢?

隨着腦袋裏問號的增加,花妖的頭疼,心口疼,也開始變得更爲嚴重了。

疼着疼着,花妖沒辦法繼續思考了,但是奇怪的事情就又發生了,那就是花妖不去思考了,腦袋居然不疼了!

這讓花妖更加覺得奇怪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自己就不能更進一步的思考?

心裏好奇,但是還不能思考,這讓花妖心裏覺得很難受。

不過,好在面前就站着兩個人,或許,可以通過他們兩個,來了解一些狀況也說不定呢。

爲了搞清楚,花妖決定繼續裝傻,“我,我,我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除了記得自己是誰,自己從前的事兒,還記得墨衣和將軍以外,誰都不記得了。

“我就知道!不過你放心,你是花妖啊,你肯定能想起來的,就算是你什麼都想不起來了,也沒關係,我可以慢慢的,一樣一樣的再告訴你。”

周瑩瑩是不打算放棄花妖了,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雖然還不知道她是如何從獎金那邊逃出來的,但是既然能逃跑出來,就是再好不過的了。

寵妻指南:傅太太超甜 花妖呆滯的看着周瑩瑩,“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了!你放心好了,我肯定會一點一點的告訴你的。”周瑩瑩再次承諾。

但是花妖心裏知道,周瑩瑩這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了啊!

本來花妖只是想問問周瑩瑩,她是不是會對自己說真話,這個所謂真的,就是真話的意思,但是在周瑩瑩的理解裏,就是花妖在擔心自己是不是真的會說給她聽。

花妖本來想解釋一下的,但是轉念又一想,隨便她好了,自己到時候就聽聽她怎麼說的,看看她能說出什麼花樣來!

周偉光也十分開心,雖然他一直表現的沒什麼存在感,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需要找到存在感了。

“你們在這裏說話,我出去買吃的,花妖不是最喜歡吃各種零食嗎?我這就去買,多買一些回來!”

周偉光笑呵呵的轉身,再次離開了。

張昊天這會兒也已經過來了,但是張昊天沒吭聲,就這麼看着花妖,若有所思。

周瑩瑩心裏開心,也沒什麼心情去管張昊天,就這麼拽着花妖說話。

“你是不知道啊,你被抓走了,我們當時多着急。”周瑩瑩挑着好的說,至於當時張昊天攔着,說是要從長計議的事兒,周瑩瑩一個字也沒說。

張昊天就默默的站在房間門口,聽着周瑩瑩和花妖在那裏說話,心裏默默的合計着。

想來,將軍從來不是什麼好對付的傢伙,之前周瑩瑩被將軍抓走的時候,周瑩瑩再次回來,雖然看着還算是正常,但是將軍一撤掉控制,周瑩瑩就會疼的厲害。

那個原因也很簡單,無非就是將軍在周瑩瑩的魂魄裏放了東西,以至於周瑩瑩的魂魄和身體不能完全重合在一起,就會讓那一部分疼的不行。

所以,現在花妖也從將軍那邊回來了,她就很正常嗎?

眼看着花妖的背影,張昊天陷入了沉思。

回來的,真的是花妖嗎?真的不會又是將軍的傀儡嗎?

如果真的是花妖的話,那也還算是不錯,想來,憑藉花妖的本事,從將軍那裏逃出來,雖然不會很簡單,但是也不至於做不到。

但是如果這個是將軍的傀儡……

張昊天不想往下想了,因爲他這會兒,忽然想到了什麼。

“對了,你之前把你的本體拿走了,你放哪兒了?”張昊天不開口就那樣了,這一開口,直接就找到了重點了。

花妖被無奈的一愣。

是啊,自己的本體啊!

周瑩瑩剛纔也說過的,自己是帶着本體從這地方走的,現在本體呢?自己的本體去哪兒了?

花妖努力的想,但是怎麼都想不起來。

或許,自己的本體在將軍那邊也說不定了,他是自己的主人,自己的本體在那邊,不是很正常的嗎?

但是現在,這個事兒要自己怎麼回答?

想來想去,花妖決定繼續裝傻。

“我,我,我不記得了,我的本體在哪裏?”花妖着急的左右看着,像是在尋找自己的本體一樣。

被張昊天這麼一說,周瑩瑩也開始跟着着急了。

“該不會是被將軍拿走了吧。”周瑩瑩開始猜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