艦橋上,在一號空天戰機脫離飛船,飛出去的一剎那,唯希就向李舟彙報了情況。

艦橋上,在一號空天戰機脫離飛船,飛出去的一剎那,唯希就向李舟彙報了情況。

艦橋上,在一號空天戰機脫離飛船,飛出去的一剎那,唯希就向李舟彙報了情況。 150 150 admin

「老闆,一號空天戰機已起飛,預計兩分三十秒后抵達第四行星遠地軌道。」

不等李舟開口,緊接著其它空天戰機彷彿有了默契一般,全部脫離飛船起飛。

艦橋上,所有人都安靜的看著全息投影上,空天戰機的移動。

黑星上,到了預計命中目標的時間后,大角星人秘書長第一時間下達了命令,打開了所有可以探測太空的儀器設備,觀察核彈的命中情況。

可隨著一個接一個的彙報,所有大角星人徹底崩潰了。

「報告,外星文明宇宙飛船已經顯示在原位。」

「報告,未在目標周圍發現殘骸!」

「報告,我們的核彈……沒有爆炸。」

漸漸地,彙報情況的大角星人聲音越來越小。

基地里,開始充斥著絕望的氛圍。

這個時候,包括秘書長在內的所有人都心灰意冷,甚至開始後悔自不量力。

不知道是誰,將軍方攻擊無效的消息透漏出去,整個大角星人社會直接亂的一團糟。

殺人的,自殺的,各種犯罪的,在整個大角星人社會上快速的流行。

在發現沒有軍方出來鎮壓后,大角星人的群眾變得更加激進。

更可悲的是,這些大角星人絲毫不知滅頂之災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士兵,請系好安全帶,一號空天戰機將會在十秒鐘後進入減速狀態。」

一直都系著安全帶的彭海龍嘴角一抽,沒有吭聲。

誰會傻到不系好安全帶啊!

「十」

「九」

「八」

……

「二」

「一」

「一號空天戰機進入預定軌道,開始掃描軌道衛星。」

「一號空天戰機未發現軌道衛星,開始進入投射狀態。」

不等彭海龍反應過來,三個機械臂抓起一根根的鎢棒從遠地軌道上將鎢棒投了下去。

攻擊的地點完全隨即,至於被攻擊到的地方有沒有外星人和外星建築,這並不在一號人工智慧的考慮範圍之內。

鎢棒進入行星的大氣層后,與大氣產生摩擦,發出火紅色的光芒。

在重力的作用下,鎢棒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一頭扎進了泥土裡。

緊隨而來的,是地龍翻身,大地在咆哮。

鎢棒落地周圍幾公里範圍內,直接形成了一個百米深巨大的坑。

直到地面遭遇到攻擊,大角星人才發現,外星文明的反擊已經到了。

6000根鎢棒,在第四行星上,濺起了一朵朵「浪花」,率先投完鎢棒的一號空天戰機,馬不停蹄的又開始投放一枚枚一億tnt當量的超級核彈頭。

黑星上,反應過來的大角星人手忙腳亂的開始發射導彈想要將外星文明的武器在空中擊毀。

可核彈頭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飛行軌道太隨機了,大角星人的反導系統根本反應不過來。

慶幸的是,大角星人並不是生活在地表面,而是生活在地下。

人類的猛烈攻擊讓大角星人損失慘重,至少有半數的大角星人直接死於這場攻擊,活下來的大角星人中。超過一千萬人數的大角星人身負重傷,並時時刻刻遭受著核輻射的摧殘。

「廣播,一號空天戰機完成任務指標。」

………

「廣播,十號空天戰機完成任務指標。」

一陣沉寂后,彭海龍率先開口問道:

「各位,我們已經完成了任務指標,按照要求,現在我們已經可以返航了,不過這顆星球上還有沒有生命,有多少生命存活了下來,我們完全不了解。」

「我的建議是,低空飛行,使用生命儀器掃描。」

「附議!」

……

一致同意后,十二架空天戰機一頭扎進了這顆黑色的行星大氣層內。

7017k 李振偉父女二人滿臉的糾結和猶豫之色。

可能是照顧李振強的面子,也可能是不願開罪李振強。

總之,父女二人都保持了沉默。

「既然你們都覺得我是運氣好,那我就不留在這裡礙眼了。」唐宇呵呵一笑,看了眼雖然清醒過來,可雙眼還是很渾濁,神智有些不清的李海山,轉身就開門離去。

李陽對著門外罵道:「你早特么就該滾了,滾的越遠越好。」

李楠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感覺對不起唐宇,就想要送送唐宇。

可她剛一動,李振偉就拉住了她,還微微搖頭示意她不要亂來。

父女二人的小動作,全都被李振強看在眼中,不輕不重的哼了一聲。

伺候著大病初癒的李海山躺下,留下兒子和李振偉父女照顧李海山,李振強就對王大師說道:「王大師,辛苦你了,我送送你。」

「李總客氣了。」王大師笑著點頭。

李振強給王大師寫了一張十萬的支票,還讓自己的司機送王大師回去。

不過司機上車前,他在其耳邊低語了幾句。

回去的半路上,司機找了個偏僻的路段停車,按照李振強的吩咐,拿回了支票,還將王大師狠狠的暴打一頓,警告王大師從此在唐州消失,不然見一次打一次。

晚飯的時候,昏迷的李海山又醒了。

小護士急忙下樓叫李家人,李振強等人大喜過望,立刻放下飯碗上樓。

坐在床上四處打量的李海山,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稍微在身材嬌小的護士身上停留一下,最終停在從肚臍眼就劈叉的李楠身上,雙眼隨之一亮。

他昏迷了六七天,依靠營養液維持身體機能,身體本該很是虛弱,卻動作麻利的翻身下床,向著站在窗戶旁的李楠走去,臉上還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敢問姑娘芳名,家住何方,芳齡幾許,可曾婚配否?」

「[?ヘ??]」

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懵逼。

李楠緊張的吞咽一口唾沫,輕聲道:「爺爺,你怎麼了?」

「姑娘莫要說笑,小生前幾日才及冠……」李海山眉頭突然一挑,「姑娘稱小生為爺爺,可是床笫私語?甚好甚好……嘿嘿,夠浪,浪的本少甚是歡喜……」

李海山猛然撲到李楠身上,嚇得李楠本能的驚聲大叫。

李家人也是大吃一驚,都意識到李海山出了問題,連忙上前將李海山拉開。

可是本該虛弱的李海山,力氣卻是出奇的大,李振強父子加上李振偉,三人都按不住李海山,最後是私人醫生加入,四人才勉強將李海山按在床上。

「楠楠,快去找繩子。」

被嚇得蹲在角落裡的李楠,聞言才反應過來,跌跌撞撞的跑出房間,好一會兒才找來一捆繩子,將掙扎怒罵的李海山五花大綁,嘴裡還塞了個被角。

這一通忙活下來,幾人都是累出一腦門的汗珠子。

「爺爺的病不是治好了么,這又怎麼了?」李陽喘著粗氣,用衣領扇著風,「爸,王大師應該還沒走遠,快打電話把他叫回來吧。」

「王大師接了活兒,已經連夜趕往外地了。」李振強擦著汗看了眼沒腦子的兒子,隨後看向李振偉,「你找來的那個小子是什麼人,是不是他對老爺子做了什麼?」

沒等李振偉解釋,李陽先大叫道:「報警,報警抓他,他就是個騙子。」

「他是騙錢了,還是騙吃喝了?」李振強瞪了眼兒子,見床上的老爺子還在不知疲倦的掙扎,就拿著手機向外走,「唐州給人看事兒的大師不是只有王大師一位,我看看再找一位過來,你們先看好老爺子。」

李陽急忙追著李振強而去,「爸,我聽說城東有位周大師……」

唉……

李振偉看著明顯換了一個人的老爺子,不由得長嘆一口氣。

李楠度過最初的驚恐,已經有些緩過來了,就算她不相信怪力亂神那一套,現在也不由得有些相信了,來到父親身旁后說道:「爸,那個唐宇……」

「應該是與他無關,他給你爺爺針灸時,可不知道你大伯會趕他走。」李振偉嘆息著搖頭,「草率了,剛才不該趕他走……想要再把他找回來,恐怕沒那麼容易了。」

李楠一時沉默了。

換位思考一下,她若是唐宇,絕對不可能再回來。

這時,掙扎中的李海山用身子壓住被子,一歪頭就扯出嘴裡的被角,挑動著眉頭對李楠說到:「姑娘,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爺爺調戲孫女。

這事要是傳出去,李家就成為笑話了。

李振偉一個頭比兩個大,撲上去就將毛巾塞進李海山的嘴裡,還不放心的將李海山身上的繩子捆緊一些,自然又是冒出一腦門汗珠。

門外打電話的李振強父子,聽到聲音也跑了回來,見李振偉壓在老爺子的身上,李楠臉色發白的抹眼淚,父子二人就也很是頭大。

不過他還真拜託朋友聯繫到一位大師,就是李陽說的那位周大師。

一個多小時后,周大師來到。

他看了眼被五花大綁的李海山,臉色頓時大變,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李總,不好意思,我這點道行解決不了你們家的事情,你們還是請高人來吧。」

李陽連忙問道:「找城隍廟的那位王大師行嗎?」

「城隍廟的王大師?」周大師一邊快步下樓一邊思索,來到二樓時才想起李陽說的王大師是哪位了,臉上立刻浮現鄙夷之色,「那個王大師就是個江湖騙子,一點道行都沒有,找他來只會添亂。」

「???」李陽懵逼了。

李振強臉色難看的瞪了眼兒子,而後連忙拉住周大師,「周大師,您就幫忙給我家老爺子看看吧。您放心,不管能不能看好,我李家都有重謝。」

「李總,不是錢的問題。我剛才就說了,我這點道行解決不了你家的問題。」周大師一臉的歉意之色,沉吟一下后問道:「你認識扎紙人的劉老六嗎?」

李振強父子二人都是搖頭。

這年頭還有人干扎紙人的買賣? 齊妮婭最近過的很幸福,只要她想見段瀟南,一個電話過去,晚上段瀟南就會去見她……

雖然每晚除了她喋喋不休的說着,而他從來不給任何回應,但她依舊覺得很幸福很甜蜜。

她日盼夜盼著一個月快點到來,那樣她就可以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懷孕,同樣也糾結著一個月別那麼快過,這樣她就可以多一點時間跟他在一起……

就在齊妮婭矛盾的時候,突然接到了段瀟南的電話。

這是他第一次自兩人分手后第一次主動給她打電話,齊妮婭無比激動,立刻接聽了電話,「瀟南……」

「晚上有沒有空?一起去吃個飯?」

「有有有,我們去哪裏吃?」

「晚上六點,我過去接你。」

「好好好,我等你……」

掛上電話,段瀟南滿臉冷笑,而電話那頭的齊妮婭則興高采烈的去打扮準備晚上的約會了。

……

自從厲默川接手順昌集團后,喬思語就徹底閑了下來,每天除了接送Sweety外基本上沒什麼事兒。

喬思語本想着繼續從事翻譯工作的,可厲默川每天晚上都可勁兒地折騰她,搞得她一天到晚無比疲憊,只想睡他個昏天暗地……

後來早上起不了床,Sweety的接送問題就落在了錢一鳴身上,好在錢一鳴前一段時間已經接送過Sweety,所以沒什麼大問題。

其實厲默川「折騰」喬思語是有原因的,得知喬思語生Sweety的時候月子沒做好,厲默川除了工作外,每天都在查怎樣才能讓喬思語的身體恢復如常。

網上都說月子沒做好的女人,生個二胎再好好做一次月子就好。

為此,厲默川每天都在為生二胎努力着……

終於有一天,喬思語「不堪疲憊」終於怒了,「厲默川,你該給我節制節制了,再這樣下去,別說你精盡人亡了,老娘的身體也受不住了!」

真是的,一天到晚的發|情,哪兒來的那麼多精力啊!